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前世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867  |  更新时间:2020-05-25 21:08:50 全文阅读

人群声如潮退去。

两侧原本火红到恍惚的色彩也渐渐变得清晰,最后只剩挂在空中的灯笼在夜色中晃着亮红。

“婆婆,快到了啊!”小孩轻快的步子慢了下来,拖鞋在青石板上踢踏出了悦耳的声响。

“好,好。”

“婆婆累不累啊?反正快到了,我们慢点走也没事的。汐侯大人说过,来泓汐的客人都不能太过怠慢的。刚刚我好像跑得有点快了,对不起呢。”乖巧的童音在人已稀少的这段街上荡起。

“没事,婆婆不累的。”钱婆婆应着,这会才意识到,刚刚一路随着这小朋友在人群里穿着跑了也确实有好一段了。

平日里要是这么跑,再精神也抵不住这把老骨头,估计早就气喘吁吁了。但今天的钱婆婆却丝毫不觉得累。在那么人多嘈杂的街上窜着,竟然也没有不小心撞上什么。前边只觉得那么快,都没好好看看街上有些什么,有点可惜而已。

肉肉的小手牵拉着钱婆婆那沧桑的大手,有韵律地一甩一甩。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这微风拂拂的路上。这会慢下来,才有时间细细地去看分置左右的两排房屋。

晕黄的光从屋子的窗户、大门间透出,较那屋檐下、以及街道上方半空中的灯笼红光相比,朴素了许多,柔和间却也温馨了几分。这里多为两层的居舍,瓦檐挑起,檐下多有木雕为饰。没有掺杂杂质的古味在石板砖墙间悄然流淌。

不似先前热闹处。在这里的不喧闹间,侧耳偶尔还能闻听到水流声。在这样的路上漫步行走,天晴雨落,白昼黑夜,都有种别样的雅致。

带路的小孩拉着钱婆婆的手,在这份雅致间带着蹦跳地走着,钱婆婆在后头看着,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小时候的他也常这么牵着自己的手。当时自己的手,还没有现如今的粗糙;那时他的小手,现如今却也是经历了不少沧桑的大手了。好快啊……那彷如昨日的画面,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老了……

钱婆婆这么想着,拿手去悄悄抹了下眼角。谈不上忧伤,谈不上惋惜,却分明有种酸涌上眼来。

如果说岁月也有颜色,那一定是白色的吧。染白了鬓角,染白了曾经的一头黑发,还染上了如经了冬日霜打后的苍老。

“婆婆,怎么了?眼睛进沙子了吗?要我帮你吹吹吗?”

还是逃不过小孩敏锐的洞察,钱婆婆笑着回道:“没事。真是好孩子呢!小朋友,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是呢。你想知道吗?”

“当然想了。那么好的乖孩子,当然想知道了。那,你高兴告诉婆婆吗?”

“我想想……”小孩故作沉思了许久,“还是不告诉你了吧。汐侯大人想见的人类,应该不坏,有保障。但……还是不告诉你了。还是不怎么喜欢跟人类打交道。婆婆可别见怪哦!”

“……嗯。”这番话让钱婆婆有点进了迷雾中一样摸不到方向,只能礼貌性地应和着。好好的一个孩子,却怎么说起话来那么怪异呢?

继续前行了一段,气温似乎降了几分。迎面有股寒气直逼而来。抬头望去,钱婆婆不禁眨了好几眨眼睛。白色的山?雪山?前面不知道是自己没留意还是怎么的,这会一看,还真有一座雪山静矗前方远处,雪山相邻处还有一栋同平的高楼。

“是雪山哦!雪山隔壁那个是汐玥楼。很漂亮吧?”童音自豪地说着,也证实了钱婆婆没有看错。

“哦,哦……”

雪山?钱婆婆心头的疑惑反倒更深了。那,这里是哪里?不在沂竹镇附近了吗?江南地带这个季节是看不到雪山的,自己是什么时候跑那么老远了?应该是自己在做梦吧?

“是梦亦非梦哦,婆婆。我知道婆婆在想什么。看到这雪山,来此的人类大抵都会这么想。”小孩已松开了钱婆婆的手,一个并脚跳转过身来看着她说道。双手在背后交叉,小孩的眼中、笑容中都透着神秘。

看着钱婆婆诧异、略带警惕的眼神,小孩又补充着说道:“我听汐侯大人说了,婆婆是从沂竹镇来的客人。婆婆现在的肉身皮囊也还在沂竹镇呢。好好地在自家床上睡着呢。但离开家里、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也是婆婆你自己哦。只是,是婆婆的部分魂识。”

“魂识?”

“嗯。就是魂魄了。”小孩又一个大转身,继续引路往前走去,双手依旧置于身后,步子迈得大大的,一步一步,彷如诗人边走边吟着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婆婆定是白日里念着什么吧。心有所求,心有所愿,愿随水往,魂随愿迁。乡土情深,水河之育,难解难分。入梦时分,遂终携所求至泓汐。”

钱婆婆听着,已懂亦非懂。这话语已很明白,若论听,也算是懂了;但虽然平日里帮着他人处理些似有似无的东西,但一旦真真正正整个人浸在了另一方的世界里,心中的不可置信却反倒更深了。

走了一小段路,带路的小孩便拐进了左侧的一条同为青石板铺就的巷子内。拐弯的同时还不忘歪出脑袋来看了钱婆婆一眼,生怕钱婆婆没跟上。

这巷子略有蜿蜒,同拐弯前走的街道不同,到了这里空气是一下就被安静彻底包裹住的,连稀少的人烟都难寻到。

“婆婆,快到了哦,前面看到桥就到了。那位大人就在那等你哦!”距离目的地越近,小孩的愉悦就似增了几分,童音里自带的甜味凝得更为厚重了。

不一会,一座黑灰色的木桥便已入了眼帘。桥两侧有垂柳随风而动,桥上一白衣男子正倚着桥栏看着桥下。水流之声潺潺,丝丝凉意亲人肌肤。

“汐侯大人……”小孩一见到桥上的男子身影,便兴奋地一溜烟跑了过去。

“汐侯大人,汐侯大人,我把婆婆带来了!让您久等了。”

汐笑着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应着:“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能直接帮汐侯大人办事,是我的荣幸!那我就先退下了。”小孩回头望了眼已走到木桥桥头的钱婆婆,“不打扰汐侯大人您跟这位人类婆婆聊事情了。”

“好。”

一得到汐的应许,小孩便往回跑下桥去。擦身而过的瞬间,钱婆婆转头正打算道一声带路的感谢,却发现附近均已不见了那孩童的身影。

这不知去踪的突然消失,多少有点让人毛骨悚然。但此刻的钱婆婆却没有丝毫的不安。这里……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感盖过了突然身临陌生环境会产生的其他负面情绪。就像……像……见到了镇子上的那条河一样。

镇子在几十年早已变了样貌,但唯独河长流不息、日日夜夜镇守着。不论何时,见到了那河,便会心安,便觉家就在咫尺之处了。此时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钱婆婆却总有着这种类似的心安之感。

汐的目光已切换到了走上桥来的钱婆婆身上,柔中自带威严的嗓音无意地迷惑着桥上、桥下的众生:“欢迎来到泓汐,钱小姐。”

“唉……我都是老太婆了,叫我小姐真是受不起。不知道……请问您……我们在哪见过吗?您是怎么知道我这老太婆来这了。”

“钱小姐太过自谦了。没有受不受得起的。皮相不过一时之相,年不年轻岂是区区一副皮囊说了算的。就好比母亲的眼中,孩子永远是孩子一样。在我之类的眼中,钱小姐这岁数所经过的年头,不过打个盹的时间,距离‘老’字还是远远搭不上边的。”

钱婆婆听着会心地露出了笑容。笑的动作平日里也是一味不可少的调料,但这会听完汐的话语后,包裹着自认老旧沧桑的那颗心的灰暗外壳一下分崩离析。此会这发自内心之笑带着重新焕发光彩的年轻心态。

是呢……皮相不过一时之相,自己又何必太被这皮相困住了心态。钱婆婆在心中叹着。

汐看着钱婆婆似已明晓,嘴角微一抿,继续说道:“我跟钱小姐算是见过面的。还要谢谢钱小姐那次关照了我家的小孩,人类的身份会比我直接出面方便许多。这次请钱小姐过来,也算是道个谢。钱小姐还是第一次来这吧?不知来泓汐,是有何所求?只要能办到的,作为感谢,不需要钱小姐付出任何代价。”

“哦……见过面吗?我好像……有点没印象。会不会是……认错人了?”钱婆婆问道。若是见过面,眼前这位被称呼为汐侯大人的人,自己必定会记得。毕竟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被吸引住目光,不是那种大街上遇到却又完全没印象的随意路人。他所提到的关照过的小孩……还真是感觉不怎么可能认识。

“没认错。我家的小孩,唯独你关照过的那个,是跟你一样,是正常的人类。是我前不久从你那个镇子的河里捡上来的。那么,你的所求是什么?最近……你肯定是有什么心事惦记着吧,要不然也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

钱婆婆看着汐,眼前这位的男子,双眸的深处像是映照着自己藏于心底的隐秘,竟一时话语哽在了喉处、不知该如何回复。对于是否认错人的话题更是一瞬间遗忘掉了、不再去纠结。

“是跟脚踝处的印记相关吧?”汐用眼神示意了下钱婆婆的守护印记所在之处。

钱婆婆未语,但眼神已经做出了回应。这两天惦念在心最多的确实就是这印记,以及那天印记被唤醒后前世窜入的回音。

“钱小姐要是想知道那印记的因缘,我倒是可以免费帮你。”

“真的吗?”钱婆婆说着脚还往前微挪了一点,心切之情已不言而喻。别说是免费,就算是汐提出了对应的价码,只要能够承受,也会在所不惜。

“嗯。那,麻烦钱小姐往桥下看吧。”

钱婆婆随着汐转向桥栏杆的方向,桥下的流水在光线晦暗下依旧可以感受到那清晰。其间颜色更深的好些条长漂带是水草在水流中舞着。

朝水凝视了几秒,水中转起来明亮的漩涡。少许,漩涡渐渐平复,钱婆婆在这中间看到了自己的记忆,白日的记忆。

茶山,泉眼,夏日细风中对空自语着的傻傻的自己。意料之中的无事发生,却又对这意料感伤的自己的背影。水中的画面呈现着白日里自己在茶山怅然转身而回,钱婆婆看着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撑在桥栏杆上的双手握紧了一下。毕竟除了自己,这会看到这糗相的还有站在一旁的汐。

这一幕当日发生的情景依旧清晰,只是,钱婆婆没想到透过这水面看到了自己印象里未曾见到的事物。

在她转身离去时,她的附近分明还站有两个模糊的身影。听不清这两个身影的话语,亦看不清样貌。只是凭着身形的判断是一男一女。

“这是……”钱婆婆不解地看向汐。当时泉水边,明明确确实实是只有她一人啊。

“那两个身影,就是你的守护人和他的随从。守护人就是给了你印记之人,也是承诺守你十世之人。这个场景时,他们就在你身边,只是你的肉眼看不到罢了。这里显示的不全是你的双眼所见,而是你的灵魂所见。但双眼未见,呈现出的也就没法清晰了。”

汐的语气平淡如止水。但这份语落便尽的平淡却在钱婆婆内心里激起了波澜。

“原来一直在啊……”钱婆婆继续探着些身子看着那明亮鲜明的画面,但一手已离桥栏去轻抹了下眼。只是依旧晚了一丝,一滴泪已从眼眶中径直落入桥下。显在水中的画面被这落泪惊起了小小的涟漪。

水中,下一幕记忆被牵引而出,还是这一世的画面,是钱婆婆遇到了严晞的场景,被纸人占据了躯壳的严晞。严晞的手用力地甩开了她。

身贴地面,血唤起印记。

脚踝间的印记光亮一闪,前世此世纠缠,这时的画面里也随着传来了那让钱婆婆放不下的声音——“谢谢你帮了我。你这世于我的恩,我定守你十世以为回报。哪怕你忘了,我也会谨守这承诺……”

水纹轻晃,画面换成了一条陌生的河畔。浅岸处河水清,水深处又显悠静,两侧绿意正浓,头顶是雨后的淡墨云层金黄天穹。

“这个地方……是哪里?”

“也是钱小姐灵魂记忆中的。如果你没印象,对这画面陌生的话,那就说明这已经是你前世的画面了。一般的,一世走完,魂下九泉。这一世的恩恩怨怨、纠葛纷争都要在喝完孟婆汤后忘尽。不过若是灵魂上有守护印记,那有的记忆也会一同随着印记铭刻在灵魂上,轮回之后也会记在深处。”

“哦。前世啊……要是可以见到那位守护着的人就好了。”

水面显示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孩蹦跳着路过河畔,手上的狗尾巴草还带着雨水洗礼后的痕迹。已不用明说,这定是钱婆婆的前世。

女孩的目光被河畔一处吸引,是一条搁浅受伤的大鲤鱼。黑色的鱼身,鱼头处却有着艳丽的红。正是这红在泥石头的岸边格外醒目,才让女孩一眼便发现了。

看着人类靠近,鲤鱼不安地加大了拍打鱼尾的频率。

物久虽能成精。但对于本就是动物所成的妖异,哪怕多年修行妖力不错,若是某些缘由使不出妖力、打回了原型,那也跟普通无奇的动物无异。这会的鲤鱼也是如此,惊怕着百千年修行的结果竟是成为盘中餐亦或人类把玩观赏之物吧。

“你……受伤了吗?”女孩已到近处,蹲下身细声问着鱼儿。

鱼尾拍打的声音更响了。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已经受伤了,不能这样甩尾巴的,会更受伤的。”

女孩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鲤鱼,往河的方向走了几步把它放入了水中。

鲤鱼一入水,还在浅水清澈见底处,却只游动了几下便瞬间失去了踪影。只是那一片的河水一下均变得通红,像是某个傍晚艳丽的云霞被谁偷偷摘下藏在了河里、却藏不住那华美的色彩。

河水中传来低沉的男音:“谢谢你帮了我。你这世于我的恩,我定守你十世以为回报。哪怕你忘了,我也会谨守这承诺……”

悠长的声音渐去,女孩歪着脑袋只是不解、又激动地看着河水的颜色又变回了平常的样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