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求救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09  |  更新时间:2020-05-25 21:15:31 全文阅读

【一】

垂柳依依,薄雾渺渺而起。

示完了钱婆婆前世今生同印记相关的画面,桥下又恢复了往昔的常态,水仍为水,光影依旧光影。

“钱小姐?”

汐的轻唤把钱婆婆的思绪拉了回来。

刚看完了自己非今世的记忆,多少会感慨良多,一下深陷其中楞住一会,汐也理解。不过泓汐今夜的夜色也是如此美好,就算是作为感谢也已经额外占了不少时间了,这会的汐已经开始惦记着想回汐玥楼赏景喝酒了。

“因果缘由,想必钱小姐已经知悉了。那,回归一开始的问题。钱小姐来此是有何所求呢?”

所求为何?乍一被问这一问题,多会排斥、掩饰,亦或迷茫,或初觉自己并无所求。但无论如何,唯独骗不过自己内心,心从初始便知答案,只看人是否愿意如实面对。

“我……我想……我想见见那位守护人。”

汐浅浅一笑,钱婆婆未说出之前,其实心中就已猜到是这个的可能性八九不离十。这一个嘛……说难办也没有特别难办。不过见与不见,还是尊重她守护人自己的意愿更重要。

在感知到钱婆婆来到泓汐的那刻,汐就已经做好了打算。今天这一次估计也就是见个面,算是关照了自家的小颖,自己作为家人当面感谢一下。至于给钱婆婆的那份不收代价、满足其所求之物的谢礼,估计是要留到下次有机会再说了。到目前为止,也算都在意料之中。

“这个所求……钱小姐,恐怕我不能做出允诺。不过我会跟他提下这个事情的。至于他最终让不让你见到,那就另说了。相比人类,我会优先尊重同类的意愿,还请谅解。”

“嗯。还是一样要谢谢您的。至少这样,多了一分希望。要不是来了这里,我估计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身上还藏了这些纠葛,也不会知道其实自己是被一直守护着的。”

“那倒也未必,钱小姐自己也多少有点感觉的吧,其实。只不过没有今晚的牵引,凭一己之力没法轻易想起前世的事情,没法那么清晰确定那感觉而已。要不然,钱小姐又是如何猜到,还去了茶山的?”

钱婆婆笑笑:“也是。从小我就觉得自己仿佛比别人多了点能力,虽然也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就是因为这样,才开始在大家遇到奇怪事情时能帮就帮衬下。”

“既然这一次没法达成钱小姐的所求,就留着下次吧。沂竹镇就在我地界内,要是钱小姐哪天又想到了需要什么,只要心中有所想,自然可以来到泓汐的。那,今天,我就先送钱小姐回去吧。”

“那个……还是想问下,要是没认错人,那……不知道您说的我帮了您的小孩指的是……”

“哦……那个啊。小颖。她现在是我家的。”

“小颖?”钱婆婆诧异地睁大了眼。

小颖,小晞,小东……这几个孩子可以说钱婆婆也是看着这么长大的。小颖怎么会……变成眼前这位绝对非常人的人的小孩的?前面提到是从河里捡的,小晞最近缠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不说,小颖不会也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唉……这群孩子啊。

这么想着时,另一个名字窜了出来。小砾……那孩子……也好些年了呢。还没跟他这些小伙伴一起长大,就在河里没了。

老话都说这样的容易变成水鬼。希望看在那个孩子走时还小,也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份上,没有变成水鬼被困在河里吧。最近镇上这奇怪的事情还真是凑堆地来啊。这两天,河里头还有个孩子无缘无故说没就没了,还据说是勒死的。唉……

“钱小姐不会是在担心小颖的安全吧?”汐抬头看了眼夜空,夜色被泓汐遍地盛开的红光也映得着了些许颜色,继而汐又看向了钱婆婆,“确实会有点诡异啊,人类眼里。要是我跟钱小姐说,我不是坏人,可信度毕竟也还是太低了。钱小姐估计心里也知道,这里不是人类的世界,刚刚的街道也不是正常的街道,我也不是人类吧。”

钱婆婆微点了个头示意,心里还是有几分紧张起来的。先前那带路的小孩跑下桥就完全不见了踪迹,钱婆婆就已非常确信自己所处之处不是自己常识中的地方。

“钱小姐没必要紧张,要是想把你怎么样,也不会聊那么久了。小颖,是我认定的家人。你也没必要替她担心的。好了,我送你回去吧。临走之前,为了避免给小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小颖跟我相识的事情还请钱小姐……”汐说着竖起一指做了个禁言的动作。

钱婆婆正打算应答、但尚来不及发声之时,却已发现眼前的景物发生了变化。那位男子的身形消失在了周围的景中,而自己的身边,天地就像是反转着置换了般。

脚下仍是桥,桥下却是无垠无底的夜空。垂柳、房屋、灯火、水流……那一切都留在了仰头所见的大地上。唯独黑灰的木桥陪着孤零零的钱婆婆浮在应唤作天空的“地”上。心悸之感袭向钱婆婆,她赶紧去抓紧木桥的桥栏杆,没想到的是一触碰上,木桥便灰飞烟灭在了眼前。

木桥一消失,钱婆婆的身体便朝着缀满星辰的此时的“大地”坠去,双手双脚无处依靠支撑,只能徒劳看着相反方向那越离越远、流光溢彩饰着的泓汐。

眩晕……可以感受到身边划过的气流……闷热,就像置身在这个季节没有空调、亦没开电扇的房间内……身体好像平躺在了什么上……

钱婆婆动了动手指,去感受那被自己所躺的是何物。触到了熟悉的凉席的纹路,她一下猛得睁开眼来。

“只是一场梦啊……”她在昏暗中坐起了身,轻拭了额头浮起的一层薄汗。未开灯,先看了眼那相比房内别处有着更多光亮的窗。

窗帘尚拉着,朦朦的光透入。

以千以万个计的清晨梦醒时分,都要看看这传递着外头模糊时间的窗,钱婆婆早已能大概地预估出不同季节中不同亮度所代表的天气、以及大概时间。

这会……那些赶早市的人应该已经开始忙碌了吧。不过对自己这个也没什么要紧事要做的老太婆来说,起床还有点早呢。天都没亮。钱婆婆突然想到了什么,兀自微微一笑。那梦依旧清晰,桥上那男子的样貌身形也依旧清晰,他所说的话语也如清水映明月般依旧清晰。

皮相不过一时之相,年不年轻岂是区区一副皮囊说了算的。

那个亦真亦幻,亦假亦实的地方——泓汐。就算是梦,钱婆婆也更愿意认定那是真实存在的地方,也是自己确实去过了的,而不是自己潜意识融化出的臆想。

“我又落入那老旧思路了啊……要是连自己都从心底觉得自己是老太婆了,那就真是老了呢。”

钱婆婆看了看虽昏暗、但仍能分出轮廓的床,那空着的半边,曾相约一同走完的旧人早已去,唯留那份自我的慰藉让她一直保留着放着老伴枕头的习惯。好似某个夜晚,他还会如往日一样拖着劳累了一天的身躯回来休憩一样。

钱婆婆伸出粗糙的左手抚了抚那枕面,只是这么轻抚着,都没有去回忆那携手共渡的任何丝毫,眼眶却已先湿润了。

“你还记得吗?以前说好的呢。我要连着你的份一起好好过下去,带着我们俩的份看着我们的孩子也慢慢地、一点一点地长大、变老。”

一阵空白的寂静。

“你没亲自体验的岁数,这么算的话,也算是算在了我份上。我更不能老是觉得自己是个老太婆呢。还要同你的份一起更多得多看几眼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呢……”

房间内苍老的声音终落,落入无所见却又在的尘埃中。

钱婆婆拍了几拍那无人睡着的空枕,这时的她才注意到空调的指示灯熄灭了,原来空调不知何时已经关了。也是奇怪呢,没记得有定时,可能是记错了吧。这一夜的梦就够奇怪了,也算见怪不怪吧。大概前边感觉的闷热,也是空调关了的关系吧。

正当钱婆婆准备伸手去探床边的电灯开关,好去开个空调继续睡个回笼觉时,一个人形的黑影却分明闪过了那透着亮头的窗户。

“钱婆婆,帮帮我……帮……帮……我”一个小男孩的声音颤颤悠悠地,似有似无。

钱婆婆看向窗户再一定睛,却又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外头那棵老树探出的几根枝丫跟往日一样,在窗户划出的格子内静静地映着自己的影子。

肯定是眼花幻听了。这是二楼,也不可能平白无故有个人飘到窗户那。钱婆婆这么想着,便无视了刚才不过须臾的黑影和声响,径自去开了个空调继续睡下。

而窗外的窗台上,有两个水形成的痕迹正在渐渐干涸、消去。那两个痕迹有着小孩双手的大小,也有着小孩双手的外形。只是,待到日出之时,也不会有人知道这里曾留下过两个来路不明、又显诡异的水手印吧。

【二】

安静的家内,轻微的鼾声此起彼伏着。

陆筱颖正睡眼惺忪、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来。天还未亮,迷糊中看了眼时间,四点都没到。

她轻轻拧开了一楼里侧父母睡着的房间同外侧客厅相连的门把手。小黑早已听到了她的动静,连在脖间项圈上的锁链随着小黑的摇尾走动在地上晃出了金属摩擦的声响。

“嘘……”陆筱颖朝小黑示意了下,又摸了摸它的脑袋。

随后,陆筱颖便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

“咕噜~咕噜~咕噜~”一口气,一杯凉白开已下肚。先前嗓子的干燥难耐一下得到了缓解。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睡着睡着渴醒了。陆筱颖继续蹑手蹑脚地拿着先前所拿的手电摸回楼上房间补觉去,只觉得前面睡得整个人反而更累了几分。

浓浓睡意依旧,但喝了凉水,头脑已经稍微清晰了些。躺回了床上的陆筱颖又闭上了眼,在尚未再次沉入睡梦前,回想着渴醒前那还依稀记得的梦中之景。

似曾相识的路,但又不记得在何处见过。只觉得跟走出巷子口通往河边的路有一点点相仿。两侧的房子,沿路展在外侧的门面都是上了年岁后色调变深了的老式木板墙。但是,那些房子的样子又分明跟现实中的那条路有着不同。

梦中无他人的路上,自己像是在寻找什么。还有隐隐约约的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声音。那声音……那声音很熟悉……像是……像是……严晞的……

沉沉地,回想的思绪禁不起睡意侵袭终归开始了偷懒,陆筱颖又再次进入了睡梦之中。新一轮的觉,但新一轮的梦,却仍然同上一个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

此时梦境中的陆筱颖还是儿时七八岁光景的样貌。小小的她在一个大房子内穿梭,一扇门打开走到了外头的房间,又去打开外头房间的门,然后又是再外面的房间……往复循环,却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房间、不一样的木门。

每一个房间内的摆设在梦境中都像是直接被省略了一样,唯独那些木门清晰无比。梦中小小的她意识依旧转动着,没有害怕、没有担忧,只是想着:好熟悉的场景呢……好像来过这里好几次了呢。梦到这个肯定是什么坏东西要去掉了,有发烧感冒的也都会好起来。

意识这么告诉着自己,确实这个梦境从小到大已不是第一次出现。那为数不多的几次算是邪门的发烧,每次好之前,入梦都能来到这里,总是她自己在一扇一扇门地打开。

终于,又一扇开侧开在壁上的门开启,进入了一个堂前内。

两把太师椅分置茶桌两旁,威严地镇守在空无他物的堂前里头。太师椅正对着的两扇木门敞开着,那是通往外面的通道。大门通道中那较常见的门槛高出许多的木门槛看着又亲切、又陌生,对于她小时候的身形来说要轻松跨过去还是有难度的。

她跑上前去,一手压向左侧的门框作为支撑,两脚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跨过了门槛。外头还是镇子上熟悉的景色。是深蓝的夜色。夜色中勾勒出的建筑边框告诉了她这是在家里通往医生那小诊所中途一段的地方。

“小小的月亮,弯弯的船;弯弯的船儿两头尖……”童音在深蓝中一直重复着这两句。

那声音……是曾经风靡过、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的小喇叭播放的声音。现如今已基本寻不到踪迹,但很小时候在外婆家那会听到过,对这声音记得清楚,也正因此这会也才能一下分辨出。

陆筱颖在这夜色无人的地方,辨识着建筑的轮廓,黑灯瞎火地在梦中往家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如既往、往常的梦中一幕,每一次都在模糊间不知道有没有走到家了就会醒来。但今天这一次却有着很大的不同。一个是这一次现实中的陆筱颖并没有生病,也不知为何会来到这个总是在特定时刻才会来的梦中;另一个,一个本应不在这梦境中出现的声音擅自闯入了进来。

“小颖……小颖……”声音的源头既好似来自左侧、又似来自右侧。

左顾右盼中,小陆筱颖一下从那个黑夜的梦中惊醒,虽真实的她其实还在睡梦中游离,但梦中的她已走出了第一个梦。

不知何时她又变回了现今长大后的样子,周围的黑夜一瞬撤去,变成了白日里的小镇巷子,黑白为底,素朴低调的巷子。

“小颖……小颖……”

那声音再次唤着陆筱颖,她有些迷茫地问了空气一句:“严晞?”

转头四顾,没有严晞的身影。

汐……这个名字突然窜入了脑海。梦中的意识像是被硬拉着回来,终于联结上了现实中的频率。严晞……汐说过严晞的还丢了点魂,还在河里。那现在这声音是……严晞在向自己求救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