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井畔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27  |  更新时间:2020-05-26 20:50:42 全文阅读

嵌入地下的方井,长了青苔的石块垒固起的边沿,雨后的水滴滑落,悄声而入了井水中。

“嗯。然后呢?”刚听陆筱颖叙述完昨晚尚记得的梦境,水璃用随意的语气问道。

“没有然后了。就是这样结束了,然后醒了。”陆筱颖说着站在石阶上踮起脚尖,往地面上张望,生怕有人过来。她还是知道的,水璃的样貌估计其他人看不到,来这里已经有一会了,要是被别人撞上自己对着空气讲话就尴尬了。

“别看了。放心,妾身早就张开结界了。其他人类,看不到妾身,这会也看不到你的。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类认为傻的。怎么样?妾身对你不错吧?”

“嗯嗯,非常不错。”陆筱颖一下放下心来,用力地点了点头,“那,我梦到的严晞找我求救是真的吗?她说的……”

水璃轻咳了一声,打断了陆筱颖的话:“妾身觉得吧,你应该先感谢下汐侯大人,然后再问妾身其他的。”

“果然,真的是汐帮了我啊!”陆筱颖以手去触额间,那个隐形的印记,好似又传来那梦中清晰的感觉,有丝丝微痒,“可是,我都找不到他,现在没法当面跟他道谢呢。”

“事在人为。你确定你找不到吗?妾身可不信,汐侯大人会没向你透露过一丝一毫他的所在。”

“嗯……是说过。川祁镇……泓汐……对吗?”

水璃眨了眨眼,以示陆筱颖说的地点无误。

“我……我没一个人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呢。而且……我……我晕车。而且……那是妖怪的地方……”陆筱颖转而看向水璃正凝视着她的双瞳,“我不是找借口的,绝对不是!我只是……反正,我知道错了。不管是什么理由,我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汐的,是我自己问题,不主动去感谢。”

水璃看着这会显得有点羞愧略涨红的脸,不由地“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你倒是挺好玩的嘛!妾身大概有几分明白,汐侯大人为何在意你了。要是不介意,你可愿意让妾身看看你额头上的印记?”

“哦,可以。但是,现在可能看不到。平常没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的。”陆筱颖说完稍许拨开了额前的刘海。

清凉的感觉一下点入额心,那是水璃正以中指轻放在陆筱颖额头之处。印记像是回应着水璃,水绿的氤氲之气不知何时而生、也不知从何而起,已经缠绕在了水璃的纤手之上。

陆筱颖只觉脚下的地面在一瞬之间消失了般,身体一下无所着落,径直往下沉去。眼前的水璃也一下模糊得只变成了包裹着周围的浓雾。没过多久,下落中的她背脊首先感受到了凉意。

如此逼真的凉意,似曾相识。像刚从水璃的那口井中打起了满满一桶的清水,双手伸入桶中,又缓缓地把水搅动起柔和的漩涡。初觉沁人的凉,不一会熟悉了水温后却竟又觉出了些许暖意。这么想着时,陆筱颖却已发现自己落到了井底。

明明感觉这下沉过了许久,但朝着井水水面处望去,却也不觉得过深。

有明晃晃的阳光在井水上方闪烁着光线。这么一看,浓雾已薄了许多。往上方看去,长方形的井面,三侧是石块垒起的井壁,如高高竖起的围墙牢牢地把井裹在中心;而剩下的一侧则不似那三侧,井壁高度只较水面高了少少的一点,大概是有倾斜着延伸往地面上的路或台阶吧。

好熟悉的景色……就像巷子里的井,水璃在的地方。如果在那井的底部看,或许就是这样子的吧。陆筱颖的思绪如此转着,这会在水中好似没有身躯的她目光落在了水中不沉不浮的一枚珠子上。

这珠子不过弹珠大小,却是琉云璃彩,晶莹剔透,其间像是藏纳着一个细腻精致至极的世界。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此刻见着这珠子,才似切身有感,再小的米粒内也可以含下诸多个大千世界。大与小不过是个相对,一尘亦含数刹,恒河沙数,相对之间若以绝对去限制了视野,或许便会在这一遭世间的行走间错过些原本可触发的精彩。

此时,井水上方一只黄蝶舞过。许是感于那优雅的翩跹之态,琉璃之感的珠子光彩更似绚烂了些,妖气散出,以其自身为中心在整个井内荡开了一圈涟漪。

黄蝶不一会便离开了从井底仰视所能见到的视线范围内。水中的时间又似再次凝结,那枚珠子只是静静地继续着不沉不浮。陆筱颖的视角也同这珠子的角度所能见的相似,此刻发不出声的她也只是静静地陪同着看水上那个无关世界内,间或有打水的居民来了又起身离去了。

已不知过了多久,不知道这段沉入水中后的时间可以组成多少个刻钟,无所事事的陆筱颖只觉得漫长到了寻不到尽头。而她自己的身躯仿佛此刻也融化为了水,只有自己的意识可以清晰地认知哪是手、哪是脚。亦可视,却见不到自己肉身的躯壳;亦可闻,却唯独无法发出声来。

突然间,珠子又开始了大放异彩,且更较先前蝴蝶飞过之时强了许多。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正在靠近,陆筱颖也惊讶于自己竟也能未先见、却能准确地知道这靠近的气息是汐!

果然不一会,汐的身影便倒映在了井面之上。棱角分明的面庞上,那份俊朗如初见时一样,有种隐隐的温柔可以感受到。特别是那嘴角微扬起的笑意,有着比柔风更柔的暖意。

“差不多也能化为人形了吧。”

汐的声音落下,他的妖气也下沉着落入水中,裹挟在那枚珠子周身继而被珠子吸收而去。眨眼间,珠子已不见了踪影,转而换之的,是着一身水绿裙裳的女子从井水中而生。

女子的赤足尚在水中,裙尾亦在水中飘散着宛如舒展开的鱼鳍。而其上半身却已露出了水面。只见她一瀑黑发垂浮于水,一手如荑娇探于空,一笑更若初月出云。

而对面的汐,站在石阶结束后那井边的石板上,弯腰拾起了女子正停在空中的手。

女子的手如此便轻搭在了汐的手上,汐的笑意间,分明还有分长辈见到晚辈时的欣喜与宠爱。

阳光些洒,这两人组合的画面已足够美好。

这会的陆筱颖的实体身躯依旧透明着,却也跟着那枚珠子化为女子的姿貌后换了个视角观看着。大概是从原本的融为水,转换成了此刻的融入空气,陆筱颖就在汐同这女子的侧边看着。

带着几分羡慕,陆筱颖的目光在汐身上滞留了一会,才想起去细看女子的容颜。前边她初化成形时,注意力主要还是被汐吸引了过去,只大略注意到了女子的身姿,却并未仔细留意她的样貌。

“水璃?!”这一看,陆筱颖不禁在心里默喊了一声,原来刚刚那漂亮的珠子就是水璃!

此刻的她依旧无法真实地发出声来,只能在心中诧异一下。但随着这未出声的思绪波动,陆筱颖眼前的画面又开始起了浓雾,浓到连汐和水璃的模糊轮廓都寻不到了。而她自己的身躯又开始恢复了可视的正常,额前那印记所在之处,隐隐的那丝微痒清晰传来。

“怎么?白日梦醒了?”

回到了现实,水璃的柔音传入陆筱颖耳中。原来不过黄粱一梦,或许是比那黄粱一梦更短暂的神游吧。因为水璃那纤手还像刚放上她额头时一般;而自己仍站立在原处,也未觉得有站得过久脚底不舒服的感觉。

“前一秒妾身还跟你说话呢,后一秒就出神了啊。”水璃笑语,“你的神游里……是不是也有妾身啊?”

“嘻嘻~有呢。这都被你猜到了。”陆筱颖不好意思地笑着回应。总有点窥看了水璃隐私的感觉,虽然也不是自己有意的。刚刚的画面必定是水璃化成人形的场景吧。

水璃依旧带着那甜而不腻的笑,收回手转过身去。没想到真的会是汐侯大人的守护印记啊……既想确认这印记,但真确认了后,此刻她的心情却又有了点复杂。

刚才触碰上陆筱颖额间的印记之时,那莲花的形状显现了出来,随之而出的妖气缠着水璃的手指。已不用多说,这确确实实不是那种需要人类付出对等代价交换的契约印记,而是守护印记无疑了。

若真是如此,那对身后这个人类,可就不能像之前那么随意,是要真放在心上了。汐侯大人愿意守其永世,那自己为了汐侯大人也好,爱屋及乌也罢,都要在自己地界内多尽起看护她的职责了。

人的寿命不过数十载,妖异若予此印,这世注定是要看着心系之人在自己不过眨眼的时间内渐渐衰老,直至死亡。而妖异能做的,却只能默默地看着那人一日一日、一丝一丝被年龄所积的衰弱纠缠包裹,别无他法。

然后,终有一日,拥有守护印记的那人类这一世的终点来临,那人终将离去,唯印记不变铭刻在其魂灵之上。妖异便又在寻寻觅觅中苦等那人新一世的轮回,再去守护,再眼睁睁看着其再次灭亡、再次轮回。

这一世、一世的轮回中,每一次,那碗必定需喝下的孟婆汤都会让那人忘却前世的一切,包括那愿意给予守护印记的妖异。

这也意味着,每一个轮回中每一次对于那人类的初遇,对于妖异却会是欣喜中又带着难覆的痛。曾经一起经历过诸多,眼前之人却已是不记得了自己;亦或总有那么几世,那人都不知那份守护的存在,只有妖异在近处的阴影中不弃地随着。

不过,这份义无反顾的守护,就算汐侯大人是突然兴起而为,他必定也是对这需承担的后果再清楚不过的。已是事实,水璃也只能认定,那自己就陪着这位作为家人的大人一同去守护便是。

“水璃?你……没事吧?”看着水璃背过身去,在那呆滞了一会,陆筱颖怯声问道。

“没事啊。你这印记……若是妾身没感觉错,方才你出神是看到了妾身的……算了,不提也罢。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昨晚的梦,是真的。梦有时能打开此时与彼世的通道。那个叫严晞的小丫头,确实是在向你求救。不过,妾身奉劝你一句。别好心太泛滥了,瞎整出什么来。你只是妾身地界内一个普通的人类,可不是有什么神通的大人物、大英雄,顶多因缘和合,恰巧遇上了汐侯大人而已。”

“嗯。知道的呢,我也不想做英雄什么的。只是,就跟平常一样,看到自己可以帮忙的,能帮就想顺带帮一下而已,反正也没损失。所以来请教下你问问看,看我是不是真有什么可以顺带帮严晞的,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过要是严晞说的血,是我的血,说真的,我还是非常、非常、非常地不舍得的。我还没那么伟大。”

“血啊……”水璃故作玄虚地拖长了音调,“你怎么会觉得是你的血?莫非……你觉得你的血有驱邪什么的功效?”

“怎么会呢?我又不是小黑那样的黑色汪,又没有黑狗血什么的。”这么说着时,陆筱颖的心突然沉了一下。前边完全没有考虑过,确实是说黑狗血可以驱邪,难道严晞指的是……黑狗血……小黑……不,小黑跟这个没关系,就算要牵扯那也是自己。就算确实是需要小黑才能帮到严晞,也绝不能让小黑涉险。小黑是家人,自己有义务保护好它!

水璃并未察觉到陆筱颖这细微的心理活动,回应着说道:“谁知道呢?说不定你跟妾身之类的走得近了,变异了呢。来,妾身就委屈下,帮你验证下。”

看着水璃眼中的笑有些不怀好意,陆筱颖还没来得及退后闪躲,一只手已被水璃抓住了。

“啊……被……被妖怪咬了……”

一排清晰的牙印显在了陆筱颖的手腕上,而留下这牙印的水璃已咯咯笑着直起了身。

水璃这突然的一咬,陆筱颖并未觉得疼,只有点井水那自带的清凉感,是在这夏日里倒还蛮舒服的凉意。

陆筱颖看了几秒牙印,又看了眼水璃,也不甘示弱地抓起水璃的手腕咬去。谁知却在一瞬间只触到了凭空出现的井水。水璃早已抽身,一旁开心地笑着。

“你太狡猾了!”

“你不都说了,被妖怪咬了。既然妾身是那妖怪,怎么可以轻易被区区个人类小丫头咬到?妾身还是水的妖怪哦。怎么样,妾身刚刚脱开化出的井水凉快吧?”

“嗯,凉快。其实我不觉得你是妖怪呢,刚刚只是随口就喊出妖怪来了而已。我果然还是觉得你是神灵。就跟上次说的那样。”

“那汐侯大人呢?还是认定是妖怪吗?”

“对啊,妖怪大人。但我对汐的妖怪称呼没有贬义的。怎么说呢,我还觉得挺亲切的,这么称呼。”

“那,若是汐侯大人是妖怪,你又认定妾身非妖,那妾身可是听从汐侯大人命令的哦。你觉得这样不矛盾吗?”

“还好吧。也没说妖怪和神灵的区别,就是像等级那样的区别吧。很多传说里面的仙不也是妖类精类修行来的吗?上次跟你谈完后,我回去想了想,其实妖跟仙至少对于我来说很难准确区分。反正说不定也会转化的,不过一个称呼而已,好像也没必要在意。”

“看不出来,你还真挺有意思的。”

“不过,没想到我竟然真能亲眼所见你们诶。以前觉得基本只存在在书本上的,没想到还能真实里见到。”

“缘分呗。以前你也说不定遇到过,只是缘分未到,你的肉眼见不到而已。”

“对了,说到这个想起来,这两天河里那个淹死……不对,勒死?印象里一开始是都说勒死的,但感觉好像也是淹死的呢。反正就是这两天死在河里的男孩,是河里的水鬼,就是那个什么执念干的吗?”

“嗯,对。但稍微还有点附加的东西,反正差不多了。是勒死的。只是河里头无缘无故的这死法太过奇怪,妾身今天刚给附近的人类洗完脑,你才会有淹死这样错误的认知进去。如果你没有汐侯大人给的印记,也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肯定认为从始至终都是淹死的。”

水璃看了看陆筱颖,又补充道:“河里的事情,还是那句话,你别瞎掺和。包括严晞那个女孩的事情。那个梦你也别放心上,她自有她的归路,她所提的血也不是你的血。虽然你同她的牵连相对更深,确实会比妾身去找她的所在更有用。但别忘了你只是一介人类肉身,若是鲁莽而为,出了点意外,那你背后的家人也会难过,反而会帮不上忙还搭上自己的。关键是,你要是有点事情,妾身还会牵连着被汐侯大人责备的。”

“哦……知道了。我也没想干嘛,只是对那梦好奇,了解了解而已。能帮上严晞最好,帮不上也没办法的。希望……严晞没事吧。”陆筱颖的目光随着水璃裙裳上刺绣着的蝶也在这会的风中起舞,“水璃,你很喜欢蝴蝶吗?”

“嗯。很容易看出来吧。”

水璃笑着,蝶状的花钿衬着其笑颜。

“为什么你会那么喜欢蝴蝶啊?”

“喜欢便是喜欢。大概……也有点妾身曾经的期许吧。妾身未化人形前,在这固定不变的地方,最常见的除了来打水的人类也就蝴蝶了。每次看到蝴蝶在空中舞着,不像妾身当时那般被井壁束缚着,妾身还是挺羡慕的。”

水璃说完随手一挥,几只水做的蝶便扇着翅膀出现在了空中。雨后的湿润饱满,同这几只透明的蝶交相呼应着,藏在巷子深处的这水井边,在停歇的风雨后显得格外宁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