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事端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36  |  更新时间:2020-05-27 21:21:38 全文阅读

铃声悠长,从河中传出。融入到了空气中,只剩一阵阵极难捕捉的微震起的气波传着。

一滴清水从井壁细缝间长出的一株野生植物上滴落而下。清脆的一下“滴答”,水井像是从睡梦中唤醒般也起了小小的波纹。

这一细小的惊动,井水中央像是作出回应似的,跃起了几星水花。水花闪跳又落下,随之,是水璃从水中化了出来。

“这波动……是从河的方向来的吗?”水璃自语了一句,双足已点到了井边那块石板上。

她轻提起及地的襦裙,沿石梯走上地面。这个傍晚,必有事端吧。虽不知道是有什么因素介入,才引起了这轻微的震波,但水璃知道这波动恐怕不是这会才刚冒出来的,恐怕已有段时间了。只是这会到了傍晚,阳气开始变弱,妖气已经开始活跃了才能被她发觉到吧。

这波动……是想传递给谁呢?

河水,深水区,是那执念相关的事儿吧。这巷子里头住着的,一个小丫头还有些魂滞留水底未归;另一个嘛,还是去看看她比较保险吧。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汐侯大人也会担心的。

正这么想着时,水璃已走到了陆筱颖家所在那个台门的拐弯口。恰巧陆筱颖走了出来,身后是方才听到叫唤了几声、这会还紧紧随着她的她家的狗。

“哦……看这样子,是被什么摄住了啊。说起来,束婆那老家伙拐杖头上的那些铃铛倒是也有这功效。不过那家伙估计不会随便掺和这种自找麻烦的事情。”水璃走在陆筱颖同小黑身后,一道跟了上去。

汐侯大人要守护之人,她也誓必会去守护。而且……怎么说呢,上一次陆筱颖来井边问自己梦境的事情时,水璃也渐渐发现这个人类没那么讨厌,大概自己多少有点先入为主的观念心防过了。

巷子距离河本就不远,没过多久,深水区就已在眼前了。此处,河底传上来的铃铛余韵之声更为清晰响亮,本只有陆筱颖这位声音接收的目标者才可听到的声音,水璃也能在这里听取到。

临河而居的妖异精怪不在少数,但这附近里头唯有同这条河亲近的水璃能够听取铃声扩散出的此音。以水为媒,借水相通。严晞魂魄的召唤声声入耳,另外还有桥上飘来的另一个小孩啜泣声也顺带着被强化着散了出来。

“难怪这丫头会丢了魂一样被迷到这里来。河底那东西估计就是束婆的铃铛了。这老家伙,都不好好保管自己东西。害妾身今天又得多忙活了。”水璃撅了撅嘴,看了看横跨在河上的桥,像是期待着束婆会出现在桥上,好去讨个理似的。

西侧桥头的指示木牌已显了出来,往泓汐的车站便是这座看着没什么特别的桥。

为桥时即是桥,为站台时是红色调为主感的檐廊式样,互依互存,又两不干扰。

站台内之人、事、物,是绝不会影响到外头的世界的,也察觉不到外头所发之事;倒是站台之外,例如此时河道中,也就偶尔,可以无意瞥到站台的样貌罢了。

水璃对这站台是再熟悉不过的,以前同潇一起去泓汐也都是在此处上的车。看到那檐廊的站台,她已猜到那无意乱入、无意被强化着传递出来的另一个小孩声音,便是站台里头那个迷路的人类孩童。

跟水中的执念不同,那站台中的小孩肉身尚存在人世间。只是她在那个易于见到另一方世界之物的孩童年纪,某个黄昏过桥时误着进了桥的另一面真实中,此后便一直没找到返回之路而已。也有多年了,大概这时间还长过了执念被缚在深水区中的时间了吧。按这么算,她的肉身估计早已成年。

水璃才走神没一会,水中一声轻响,她回神一看,陆筱颖已整个人消失在了水面之下。只有那只被唤作小黑的狗要死要活地还拼命往水里扑腾着,想从水里带回自己的主人。

“呃……人类还真是不省心。才一会没看吧。”水璃朝着深水区迈了几步,提了下裙子蹲下身来玩弄河水,“这么水里几秒应该没事吧。嗯……应该没事。太早拉她上来也不好,还是让她多呛会水比较好的样子,可不能让她以为妾身有多在意她。”

水璃又用手指做了个绕指的动作,小黑便被强行从水里完好无损地被带回了水璃所在的浅水附近。

“喂,小狗,别往水里折腾了!你家主人挂不了。等她水里玩一会,妾身会捞她上来的,在她挂掉前。放心。”

小黑转头看了看身旁的水璃。狗的双眼可观阴阳,水璃的身姿岸边那些人类虽见不到,但小黑还是可以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水璃总觉得那对有着光泽的狗眼中有些湿润。

小黑朝着水璃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随后又再一次义无反顾地冲向了深水区中陆筱颖消失沉下之处。

“这又何苦呢……”水璃有些不解小黑的举动,都说了不会有事,“真是麻烦!”

水璃狠狠地甩了下水,猛地站立起身。虽看着是极为不悦,但内里其实是看着小黑的举动有所感触。这份何苦……跟自己一样吧。若是汐侯大人遇到了什么,自己也会这么奋不顾身的,不会听进一个陌生人没有依据的承诺的。

正释出了两股如缎般水布的水璃,本打算一股去捞出陆筱颖,另一股则再去带回那只不计自身后果冲入水中的小黑,没想到却在关键时刻却被突如其来的蓝色火焰似的绳索之物缠住了一下无法动弹。

“谁?没看到急着救人吗?”水璃抬高了音量抬头瞪向桥上的方向。

站台的影响方才不过一闪而过。这会,烨林和零珞正站在那儿。当然水璃并不识得这两人。

“嗯……路过的人而已了。还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救人了哦。没想到还有对人类那么上心的。”零珞正弯着腰靠在桥栏杆上,一手托着下巴,极尽妩媚之态。

“还真是,竟然如你所愿,真有戏看。前面在学校图书室里你那么说,我还想着你要是来了后发现没什么好玩的,平淡无趣,然后没看到后文就得按那位大人交代的先回去,你会是怎么样失望的表情。”

“可惜让你落空了,你看不到我失望的表情喽。那位大人该不会是未卜先知,知道今天这河里头执念那事要来个大结局,才让我们好准备回去的吧?果然那位大人就是厉害!”零珞一脸钦佩地说着。

“呃……大概那位大人也没想到会这么巧。不过,看这样子,是要多少有个了断了吧。不知道水底那执念要是今天就找到了替代,树妖那家伙的纸人会怎么样,这点,我也倒是挺有兴趣的。”

“喂!你们两个家伙,少在那里自说自话了!快放开妾身!”水璃有些心急。想不到出现这么个插曲。前边是想着让陆筱颖呛点水,但她还是有分寸的,那丫头和那条狗,可经不起多几分钟的折腾。

水璃瞥了眼深水区,水面之下的陆筱颖依旧没有声息,小黑在水中激起的动静倒是挺大的。

“厉害的话,你自己搞定,摆脱掉不就行了。我要是会乖乖给你松开,刚才干嘛浪费力气给你加上这东西啊?你自己慢慢想办法吧。就当作……本小姐特例给你的试炼。”零珞有些欢愉地回应着水璃,目光却未落在她身上,而是投入到了深水之中。

“切!”水璃咬牙切齿了一声。心里头想着,这女人说得也有理,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完全没法松开这像自燃着蓝火的绳索倒算了,还用几分力就束得更紧几分,灼烧感也加几分。

要是因为自己的无能,今天那人类丫头和那条黑狗真就命丧这河里,这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必定会常伴着愧疚的。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更是愧对汐侯大人,更愧对那一小方需自己守护的地界。

水璃这么想着,视线也同零珞一样投向了水中。

自从陆筱颖走下台阶,步入河道的范围内时,深水区那受河底铃音微震而起的水环也同步平息了。此时碧水如镜,倒映着零珞同烨林的身影。

镜可照妖邪,亦可镇邪魅。而比镜子更悠远的,有此功能的便是水。只是以水中之影来辨妖邪,较利用镜子会增加些难度。

静水如斯,借着这水中倒影,水璃细细凝视着。就算被束缚了,她本身便为水所化的实质是改变不了的。这一属性也让她可以轻而易举地能从倒影中视出他人不易视出的真实。

狐耳娇俏,妖气氤氲着缠绕,其后数条白尾轻摇。水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零珞的倒影上以察出其原型,并未去留意零珞隔壁站着的烨林,自然也没透过水中影像看出他的本体。但看到零珞的真身,水璃就已知道了实力上的差距。

零珞身后的数条尾巴,具体几尾,水璃的角度无法完整地数清楚,但绝不下于五尾这点,却是可以肯定的。

传闻狐族之类、猫族之类,随着年月的增长,妖力大概落于何阶段,基本都可从其尾巴数量来辨别。这数也可以说是其修行所示之证。

于此世间,无论是何种族,想要使增强自身力量大体都离不开修行。人有人的修行之道,或隐世而居,潜心去悟;或行于尘嚣,且忧且喜,且走且体。妖亦有妖修行之理,仙亦有其可修之路。

共通的是,世间没有不劳而获之事,若非凭己力而得,走了歪门邪道的捷径,也终有一天是会需要支付出对应的代价的。

而修行也是个渐进的过程,过了一段时间的平台期,总是容易遇到徘徊不前的瓶颈,若到此时,唯有化解了这进退维谷的两难境遇,才能精进到下一个阶段,如此往复。

这克服了自身平台期的展现,在各族群间均有不同,或显或隐,但力量的大幅提升却是一定的。又万物通灵,其间狐、猫两族更是灵性天赋异禀者,此两类在提升精进后的表象均再明显不过,便是其尾数量的增多。

古之有云,天地之数五十有五,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而这天地之数中,九为阳极。九九归真,狐、猫之属若修行到了一定阶段,其尾数最大则为此数。猫若成精,在可化人形之际,其尾分而为二股,是为猫又;若为九股,九命俱足,便从阳极之理。而狐,九尾狐之名更是可溯早古。

《山海经》中便有述,青丘之山有兽,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又有“绥绥白狐,九尾庞庞”,禹娶涂山氏之女,谓之女娇,以生启也。

水璃看着零珞水中的本态,虽不知这位狐族中也必定是妖力中上成的来者突然造访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是出于什么目的,但自己这状况有多糟糕她是清楚的。再糟糕不过了,按人类的说法,大概就是早知道出门前应该好好看看黄历。

她转移了自己的视线,不再集中精神于看零珞水中的倒影。双臂有又强烈了些的焦灼感传来,既然是狐狸,那这蓝色之物应该就是狐火吧。还是头一次见到。

说也奇怪,知道了对方是多尾的狐族,本应对眼前的困境有些苦恼或者丝许的胆怯,但此刻的水璃却反而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之感。

水下的陆筱颖依旧无声无息,融化成了河水一般;水中那原本为了主人闹腾着的小黑,也已平息了动静,像要追随水下之人一道化为河水的碧似的。

要是真成了这河的一部分,不知道给予了她守护印记的汐侯大人会作何感想呢?水璃有些无奈地想着。

说起来,赤潋……不知道赤潋那家伙能不能打得过这只闯入别人地盘的狐狸。

那家伙的本体……平常化回蛇身,都以那么小一条赤链蛇展示,若是真现出蛇的原身,估计也有雪蛟原身那样的体型了吧。平日里总是想看她出出洋相,没想到这会,她又跑出脑海来了。论实力,自己还真是望尘莫及呢。

水璃抿着嘴笑笑,开始毫无顾忌地释放运作自身妖力,任由狐火的绳索越来越紧。实力悬殊之大她自清楚,她不过是口小小的井。

放在这些什么五尾以上的狐狸,在土地上盘踞得过久都快能随便动动真身、就能引发地动的蛇啊相比,自己这小小的井水化形,要年头没年头,要妖力又不足的,还真不算什么。但若是就此罢休,也太过小看自己了。

妖力越是释放,灼烧感更强。水璃只觉自己便是被困在烧水壶中的沸腾之水,身体在沸腾中也在逐渐蒸腾消散般。身体的本能想要停下这沸腾不息,但内在的意识又想要再拼一拼,外来的狐火热度也是不减反增。

“这是打算……怎么说来着,自寻死路?自讨苦吃?自不量力?”零珞在桥上看着水璃的一举一动,明知动用妖力只会引得狐火噬性更强,反而开始这么放肆地释散出妖力,不是找死也不知该作何解释。

“恐怕不是。”一旁的烨林挺了挺背,倒是稍微对这一身装束好似远活在古时的女子有了几分的敬意。

只见水璃嘴角微扬,依旧似带着盈盈的笑意;但那肢体,从指间到臂膀的紧绷上,眉头忍不住的轻搐上,每丝每毫都可看出这是强忍着的微笑。

只有她自己清楚,这笑意为何。不是所谓的大义凛然,不是做好面死准备的疯狂、肆意、痴癫,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对自己所敬之人呈上始终不变的敬意罢了。无论何时都不想让汐侯大人看到自己糟糕的一面。

若是今天的自己在此就此作罢了,那么不管汐侯大人能否见到自己最后一面,也想在他所掌的河流经之处最后留下的是一抹笑。如若今天是安然无事的结局,那么还可以继续见到至敬之人,继续在这河畔守着自己那微不足道的井、大不到哪的地界,笑着也是更合适的。

强作的笑背后,真实的痛楚是可想而知的。那缠绕着的狐火绳索,看着不过这般粗细,水璃周身也未见其他明火燃起,但狐火的灼烧感却是实实在在从肌表传至心髓。

起先是一丝一点的灼热如火蚂蚁沿着筋脉爬行蔓延,随后焦灼之感野草疯长一样地一下铺展而开,熄不灭又无休止。躯体不灭,这灼烧便不止;却又偏偏火不伤身,只有烧不尽的灼痛。

水璃以自己全力把妖力释至河水中。这河是汐侯大人所有,她又依托着汐侯大人而成形,只要在河水中,就算她为了减轻狐火带来的灼烧消耗了些妖力,也还是可以借河水来强化余下的妖力救下那人类和那条狗的。

水面之下,水璃以其自身妖力如愿地结成了一张水凝但不融于水的网。她可以感知到网中的陆筱颖和小黑都尚有心跳。在网中,她们就不会有事,可以像在陆地上一样呼吸。那执念被汐侯大人关着,应该也不会乱生出事端的。

只是……有一个心跳在迅速衰弱。还有……血的味道。

还是……晚了吗?

无泪,依然是嘴角的笑意不散,但水璃的双眼却有微许带上了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