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离去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316  |  更新时间:2020-05-28 21:07:42 全文阅读

魂如烟去,此世若回首,亦不过烟雨朦胧一场。

生死交界混沌道中十年,再度轮回,过往的执着念想,亦不过风起云散。

河中的小砾这会已离去,执念不再是执念。河道间拂过一阵轻盈的晚风,从水中飘出的纸人离开水后,随风扶摇直起,晃晃悠悠地往桥上方向飘去。

虽不知错过了水下的何事,但执念的气息尽数消散,这点,水璃同着零珞、烨林都已感知到。

而水璃较另两人多察觉到的,还有严晞那原先被执念隐去了形藏匿在水中的些许魂魄、此刻也已归位的事。

在她地界上,但凡是有灵性的生灵,特别是人类,每一个魂魄的来去她都可以清晰地获悉。这是一种水乳jiao融的联结,不管她是否想主动去了解。那些地界上驻留过的魂灵都会多少留下些痕迹。时间久了,痕迹才会随魂魄的离去渐渐散去。

这些痕迹同妖异间可以互相感知的气息一样,人类的魂魄也有其自己的气息,如出一辙。只是,同人类,每去感知,就如遇了深不见底的湖中,无论往其内投入何物,到最后都得不到回应。

永远只有单方而去,时间长了,便会觉得疲乏,不想再去主动感知人类,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跟人类疏远已久了。

游离无主的纸人飘到了烨林附近。烨林正伸手想去抓住,一锥状的东西不知从哪冒出,径直从他的手与纸人间穿了过去。随后那锥状物又画了个抛物线直掉入了桥北侧下发的河水中,化为了乌有。

这迅速穿梭而过的锥形,本意也并不在伤人。只是速度之快,携卷着气流,致使差点寻到着落点的纸人又再度飞高了许多,离烨林直接可够之处越离越远。纸人忽左忽右,再次飘荡着,往更远的河岸东北方而去。再次飘落会在何处,不得而知,许是巷间,许是水泥铺就的路畔,许是檐上,又许是某个下水沟里。

锥形之物一闪而过时,烨林尚来不及反应,而一旁的零珞,天生狐族的敏锐再加九尾的天分,立刻显出来的狐耳微微一动,连蹦带跳地将双手从桥栏杆上挪开,往后退了几步。退后站定后,她甩了甩手,手间蓝色火焰一现,焰色把其手上的染起的冰给化解了。

而方才她手放过的栏杆处,瞬凝的冰依旧结在那儿。若是稍晚一些,零珞的手必定会被冻住一时半会拿不开。

桥上冰出现的同时,水璃身上的蓝色火焰也随之熄灭了。前边的折腾,她又往水里输出了皆数妖力,这会零珞施加的狐火绳索一消失,绷着的弦刚松懈,她便有些体力不支地跪倒在了地上。

“没想到那么快就能再次见到零珞小姐。”汐的声音先起,却尚未见其形。当见其形时,他已站在了水璃身旁,完全不知是从哪里出现的。

“没事吧,水璃?”汐低头看向水璃,轻声问道。心中已略放下了心,水璃没有大碍,只是需要些日子来恢复妖力而已;放心不下的,还是那水中之人。她……在哭泣。有种心似被绞缠的痛,借由印记传来。汐左手虎口处的莲由此一隐一现着。

“汐侯大人!”水璃仰头而视,原先不过因感知到网中有个心跳在衰弱而微红的双眼,见到汐的出现,眼中竟流下了一行清水,“没……没事。”

“没事便好。”汐说话间,几滴水珠从河中飞溅而起,化出了两个人形来。

人形辨不清男女,周身略有剔透恍然若水,长发披落松散地束于背后,双眼处又均蒙系着青纱。此即为水灵,对其主极忠,无魂无魄,无法语,无目却可视,无耳却能闻。亦无法识善恶,却可探他人之虚与实。

这两人形左右各一搀起了水璃。与此同时,深水区中如暗涡旋起,水璃化出的那网所在之处的水面瞬间往下凹陷了进去;随之迅速而上的,是那护着陆筱颖和小黑的网。

这网于水中时,就如正常渔网会在水中漂鼓出形一般,不同的只是网内空间无法被水所充而已。但一离水,正常渔网即瘪缩其形;水璃化出的网却依旧保持着饱满之态,从那水面凹下成暗涡之处急速升至水面上方后,平稳地落在了汐的附近。一占到无水的鹅卵石,网才自动消散不见了。

汐只瞥了眼浑身湿透的陆筱颖,又旁人察知不到地轻呼了口气,以妖力吹干了陆筱颖和小黑的周身,便匆匆把目光转回了桥上。水面已恢复平静,汐的表情也是平静无他,好似并未发生什么般。但其实还是有些不忍多视这会的陆筱颖。

陆筱颖一直保持着那个出水时的动作,死抱着小黑,额头紧贴着以手拖起的小黑的脑袋。不发一语,只是兀自留着眼泪停不下来,肩膀因哽咽间或着起伏耸动着。

虽未曾如此亲历过,但汐知道,并不是只有大哭大喊才算是痛到了心底。尚能哭喊,至少还有声音可以用来寄予、分担;但若是连声都没法发出,那这份痛就只能憋在自己心里,实实在在扛着这痛的沉重,越沉越重。

“两位好像每次出现,都对我家的人有些不善啊。上一回是我家赤潋,这一回是我家水璃。事不过三,主人再好客,要是客人得寸进尺的话,可都是忍耐度有极限的。”汐冷冷地对桥上两人说着。

“好像还真是……两回了哦。”零珞无辜状地掰弄着手指,“真是不好意思了,汐侯大人。上一次见面后,本来想着吧,好歹也给您留个好印象,改天还想着要去您那玩玩。我真是……今天本来也就好奇心起,来看看河里的执念而已,谁知道一冲动就……”

零珞又屈膝、弯腰做了个郑重其事的致歉之礼,眼角一抹笑意带着少女的纯粹,诚意十足间却又藏着些狡黠:“还请汐侯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哦。意外也就这次为止了,不会再有下次的。”

烨林依旧未发话,只是用意念私底下同零珞说着:“你这道歉……明摆着两次就是故意的,你觉得他还会放我们一码?”

“要你管!说不定这次也没什么事。肯定他也有他自己算盘的,未必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跟我们纠结。就算有事,本小姐自己脱身是没问题的,你要是给本小姐太拖后腿的话,你自己看着办吧。”零珞也同样用意念回应着烨林。

意念联系之外的汐,对于零珞方才的道歉嘴角浅笑一过,回应道:“不会有下次便好,这次我也不是特意跑来追究责任的。不过,再有下次,那恐怕我也不会再这么客气地同零珞小姐在这里聊了。”

说出来的话是如此,但汐未说出的话却并非如此。意外也就这次为止,不会再有下次,可不止是只有一种友善的解读法。在汐看来,另一种非友善的解读法估计还更贴近。估计这九尾狐也是这么想的吧。不会再有下次意外,下一次……大概便是有意而为、且为敌了吧。

“那,今天,我们还是可以走?”零珞问道。可以走得太容易,比她想得还容易了许多,还是有些让她小小惊讶到了。

“可以,跟上次一样。事不过三,三次以内都好说。零珞小姐跟这一位同伴,想离开就可以离开。不过离开之前,有个事情想请教下。”汐说着,左手手间水绿色一闪,一枚水球中包裹着一小片树皮,“这东西是这河里的水灵巧合拿到的。它所属的主人,两位肯定认识吧。不知道方不方便透露些信息,多多少少都可以。这树皮的主人在我地盘上,做了些不可饶恕的事情。”

“汐侯大人对我们俩已经宽容了,这一点我也知道。要不然,没法那么容易两次三番可以随意来去。不过,这个树皮还真有点难到了,就算想以此感谢下也确实很难做到。天下树木那么多,这河边都有两整排的;成妖的要是深究起来也不少,光凭这树皮,还真是给不出汐侯大人您什么消息。”

烨林嘴上虽这么说着,但他也猜出来肯定是树妖那家伙惹了什么事情,那家伙就跟疯婆子没差,是保不准做了什么发疯、不计后果的事情的。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一块跟着那位大人的,也算同一条船上的,总不可能随随便便出卖她。

“哦……树皮啊。我知道哦,汐侯老大。”烨林一说完,零珞就补了上来,笑得极其灿烂,还不忘看了眼身旁小小讶异中的烨林,“肯定是那只树妖没错了。叫梓银的那只。这个河里头的,那个后竹塘池塘里头的纸人,都是她做出来的小手工。不过嘛……那棵树现在在哪,我是不知道了。应该已经离开这地界了吧。”

“梓银。记下了。谢了。”

“还有事想问不,汐……侯大人?”零珞故意拖长了汐的发音,“若是没事的话,那今天,我们也先撤了哦。”

“嗯。”汐点头示意。

下一刻,零珞和烨林也不多留,便从桥上消了身影。两人离开了桥,往河岸东北方而去。离去之前还有能回收便要回收之物,这东西便是纸人——深水区中原先附于执念上的那纸人。

“喂,零珞,你刚才干嘛还说了树妖那家伙的名字啊?”

“有什么关系吗?知道名字也不能怎么的。迟早,他们自己也会查到的。树妖那疯婆娘,就算债主找上门,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活该呗!”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一处安静的弄堂间。

鳞次栉比的房屋,前一排同后一排平行地夹着那弄堂。这处的弄堂已铺上了水泥的路面,同镇上有些年头的那些台门群落一样,有着一样的安静;哪怕有锅碗相碰的声响,也只是反添一份静谧,并没有去打破。

路面上有些水刚淋过的湿,是某户人家顺手泼洒上的吧。纸人便躺在那被打湿的一处墙脚附近。两人不约而同地落到地面上,刚往前走了不过一步,纸人却被抢先了。

一道黑影快速地飞闪过去。闪过之后,那影又寻不到踪影了,而地上的纸人也随之不见了。纸人原本就刚好位于黑影飞过的路线上,很明显,不管是以何种方式,那纸人必定都是被黑影给消化掉了。

“刚刚过去的,是什么鬼?”

“老鼠?老鼠有那么快?”零珞对这不明来历的黑色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走到那纸人原先所在之处往地上特意踩踏了好几脚,好似那里确有实物还可以踩一般。

“白来一趟了。树妖那疯婆子估计要伤心了。”

“哼哼~”零珞两声冷笑,“伤心?那家伙会伤心才怪。她可比我们无情多了。打个比方来说,比上次跟我打架那条叫赤潋的蛇更像冷血之物吧。她跟着那位大人,可跟你我不一样,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

“那家伙只是她死去的那些牵绊汇杂成的傀儡罢了,跟会行走、会说话的行尸走肉没差!”

“行尸走肉不至于吧。只是活在过去太久了,至今还迷失在自己那片死掉的树林里,没走出来而已。反正对我来说都无所谓。目前来说,她对那位大人有用。她整出的纸人,那位大人不是还觉得那主意不错,有玩头吗?既然如此,我就顺着那位大人的意,顺带推一把。你不也这样吗,零珞?”

“哦,这点一样。不过只有这一点。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零珞说着,未转身,但却突然现出一根狐尾来直往背后的巷子口卷去。

下一秒,狐尾卷来之物已被烨林拽在了手上:“果然跟我不一样啊,零珞小姐。毕竟比我年纪大了那么多年。我还没反应过来,你就发现这偷听的家伙了。”

“谁偷听了?你们才偷听了!你们两个外来的,别以为妖力比我强就了不起了。这可不是你们的地盘。”被逮住的小妖身材矮小,头却是不相称的大。脸上白面,未戴面具、却彷如戴有一张白底略红纹的面具。他悬空的腿死命蹬着,用手舞足蹈来形容此刻的动作也极为贴切。

“嗯,没偷听啊,没偷听的呢。”这会的零珞蹲下着身,一手轻抚着小妖的脑袋,“刚刚是不是姐姐我吓到你了啊?不要理会这个拎着你的家伙的。”

听着如此甜美柔和的话音,又看到零珞的容颜,小妖的白面双颊处不禁微微泛起了红,也一下静了下来,不再踢打吵闹。

“对嘛,这才乖嘛。来,跟姐姐说说,看到刚刚黑色的跑过去很快的东西了没?”

小妖点点头。

“那正好,再跟姐姐说说,知不知道刚刚那黑色的是什么不?”

“那个东西,就这两天跑过来的。前面听说在雕鸮精潇那的地盘上乱窜过。速度很快,大家都以为是老鼠,但不是老鼠。但是,是什么东西,我们都不知道。”小妖老老实实地回复着。

“那知道哪里可以找到这东西吗?或者……怎么找到?”零珞追问着,笑中满是柔情祥和之意;但烨林同零珞相识已久,他从零珞眼中读出的却是谜一样的笑意,明显是虚情假意。

“我也想告诉姐姐。但是我真不知道。嗯……”小妖说完,还意味深长地似还想说什么。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零珞问道。

小妖扭捏着,还是不好意思地说了出来:“姐姐那么温柔,又那么美丽,还是第一次见到姐姐这样的人。可以……可以抱抱吗?或者……可以握个手吗?我都很听话,知道的都告诉姐姐了。本来陌生人,不可以随便告诉的。”

零珞笑得更甜了:“真的吗?那真是给姐姐我面子哦。不过嘛……本小姐果然还是不喜欢走温柔路线。作为你回答问题的酬谢,本小姐就给你个你没提到的奖励吧。”

说着,零珞站起身,一把从烨林手里拎过了那小妖,右手轻松一提一甩,那小妖便被扔往了空中。一狐尾又显,只随意往那小妖所在处一扫,小妖便被扫得不知飞往了多远的何处、没有了踪影。

“敢问零珞小姐,走的不是温柔路线,这是走的……什么路线。你那狐尾,就这么轻的一扫,就算伤不了命,对于刚刚那小妖来说,估计落地的时候已经可以哭到怀疑人生了吧。”烨林打趣着道。

“还好吧。那么轻,反正挂不了,也就飞远点。这小色妖,那么点妖力,就已经打好不做好胚子的底子了,就应该吃点苦头才是!纸人反正没法回收了,走吧。树妖那疯女人再多整几个手工出来,再重新收集数据情况就可以了呗,我可不想再为这事费劲了。”

“当然。只要你不想,没人敢强迫你。那……零珞大小姐,恭请……回府?”

烨林侧身让于一边,零珞笑着先行,两人便就此离去了。

这江南之地,一方小镇,名不见经传,誉不曾远传。不过总有些有趣的事情,要从这些看似不起眼之地始发。有趣之事、有趣之人,并不是大地方、大人物才许有的特权。

零珞、烨林两人的先行离去,大概也只是这有趣之事的开端之一吧。齿轮已经开始转起,推动的多米诺骨牌会在何处结束倒下,就算是发起之人也不好预知,更是无法再随意玩弄其走向。不过趣味之事的趣,大抵魅力也在这未知上吧。

而另一面,烨林同零珞离去之后,河道之中依旧静静。只是桥面之上多了一两个停下的路人。

前边陆筱颖和小黑皆在水中,路过的凡人自然无法察觉知晓;另外汐等桥上桥下四人,连同着两水灵本就非人世间之物,更是人类所视不到的。

但陆筱颖出水之后,情况却不同了。那桥上投来的人类目光,显然是看到了陆筱颖抱着小黑哭泣才被看过来的。

“小颖,小黑……已经是没法后退重来的事,你也别太难过了。先回家吧。”汐蹲下身,轻语道。还是那常有的动作,他亲和地摸着陆筱颖的头。

陆筱颖只是迷茫地抬头看了眼汐,眼皮已哭得有些浮肿。此刻的她,正自己怀疑着自己,是不是缺失了某种情感或能力,只会这么掉掉眼泪,却发不出一语。心里明明如此难受,有块很大的空缺正赤裸裸地曝露在外,但就是无法像电视什么上那样地哭喊出声来。

“汐侯大人,您这是……您都好久没在人前显身了,就这么点小事,就这么轻易地……”

陆筱颖对水璃的话语有些不解,好奇地仰头去看她。眼前的汐在她看了必没什么特殊的。显身是……什么意思?

“小颖也是人类。要说人前显身,也早已显过了。反正其他那些人类就算看到我了,也不会对突然冒出来的我察觉到异样的,无妨。倒是不显身的话,让别人看到只有我家小花痴一个人在这里哭,也太凄凉了。”汐说着,凑上前去以额头轻抵着陆筱颖的额头。许是在水下呆久了,方才虽然用妖力弄干了她周身,但是陆筱颖身上的冰凉却尚未缓过来。

这额间的触碰,暖意传入心间。陆筱颖不免闭上了眼,先前感觉无法平复的痛不知觉间竟平缓了下来。虽还是没法想象白天还好好地在一起的,这会小黑却已永远离开了自己,以后也再不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了,但是那失去的痛不再像是吸尽了她话语的黑洞。

“好点了吗?”额间的相触松开,汐的话语也似带着让人平复下来的魔力。

“汐……汐,我……小黑……”刚因额头相抵的暖意停下的落泪,一开口说话,又情不自禁从眼眶内有泪水要盈出。

“我陪你回家吧。老呆在这儿也不是事。到家了,再好好休息下,让你爸爸妈妈好好安葬小黑。好吗?”汐扶着陆筱颖起身。知道她不愿松开手上紧抱着的小黑,便顺带着让她所感知到的小黑的重量轻了许多。

回巷子的路上,水璃还是有些不解:“汐侯大人,那位您称为零珞的,听意思前面您就见过。是另外,最近还出了什么事吗?如果是的话,妾身还是不明,为何汐侯大人今天就那么轻易让她和她同伴走了?”

“时机未到吧。有时候把危机扼杀在了摇篮里,也会因此扼杀掉了本就不多的线索。这会没必要心急。除了这纸人,估计在我地界上还玩了些别的花样吧。况且,九尾狐,我可不信没做准备、这么临时匆忙来的,就能稳稳捉住,不让她跑了。”汐说着。

巷间,脚下的石子路如往日。对于这些石子来说,死生不过一去一往吧。而今日走过其上的,不过又有一个相遇过的生灵终已离去罢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