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风铃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64  |  更新时间:2020-05-29 22:07:17 全文阅读

“刺~”转刹即逝的撕扯声。

梦拾婆已从桌边挂着的那一沓袋子上扯下了最外头的一只。她边把翠音手上的风铃装进这刚扯下的礼品袋中,边朝着刚来的三位客人招呼了两句。

说是三位客人,但一同进来的却实际并非只有三位。还有水璃。

这倒也是让梦拾婆有些出乎意料的。也就是说,这三个人类女孩中必定有一人,便是最近传开的同汐侯大人相关之人了。

水璃是梦拾婆本就知悉的。汐侯大人的这处地界内,水璃是同那位大人同系相承,且是距离梦拾婆居所所在地最近的,免不了有过些来来往往,自然相识。

这会,翠音已离开了。不过梦拾婆可以基本确定,那初来乍到的小姑娘会再来找她的。独自出门在外,落脚点可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翠……音。那小姑娘……

梦拾婆看得清楚,翠音带走的那个风铃上的图案是鸟同水。翠……音,翠……是翠鸟吗?

“水璃,这个好不好看?”陆筱颖只在心里想着问向水璃,并未真正用声音传达出来。

翠音的背影早已走入了外头临时街市的强光中看不见了,被水璃嫌弃完花痴的陆筱颖也因此把注意力收了回来。本就喜欢风铃、捕梦网之类的小玩意,这两木架上挂的,每个都有其独一无二的特色,陆筱颖看了好久,才犹豫出了一个目标。

果然还是第一眼就被吸引住目光的那个风铃最合陆筱颖的心意。是一个色彩古朴的铜风铃,形如一朵半开半收、倒置着的莲。

“还不错吧。你自己觉得好看的,便是最好看的呗。问妾身,妾身可给不了意见。妾身的喜好未必跟你一样。”

水璃看着陆筱颖以手托着那莲状风铃爱不释手的模样,却有着别的想法生出。这人类花痴大概是无意就中意上了这款的吧,但是这无意却又是那么冥冥中含着些注定的味道。莲啊,那是汐侯大人最喜之物。

倘若这只是哪个人类店家摆设出的风铃倒也算了。但若是那样,也肯定不会如此,没有一个是完全重样的了。梦拾婆的风铃,可不是人类批量生产什么整出来的玩意,每一个的成形都有着自己的因缘际会,就如束婆那老东西杖子顶头挂着的铃铛一样。

“那就这个吧。”陆筱颖欣喜地说了一声。但还有些顾虑,虽然今天出来逛,多了点额外的零花钱,但并不多,要是不够就尴尬了,更不好意思为了这个不是必需品的玩意去再问爸妈多要零花钱。

陆筱颖转头看向停在另一边那架子前的严晞和小璐。小璐已经挑了个竹筒式样的,竹筒身上精细地描着些什么,具体是什么就有些看不清了。严晞则是还没挑出最心仪的、还在犹豫的样子。

“这个多少钱啊?我就要这个了。”小璐问着店主人。

“你这个啊,20。”

小璐二话没说就付了钱,于是手上除了发饰的袋子外又多出了一只。

陆筱颖听着小璐选走那个的价格,想着这个铜的应该要再贵一点吧,但应该不会贵到太离谱,手上的零花钱应该够。

水璃已看出了她的心思,在她有所行动前抢先直说道:“妾身可提醒你,中意归中意,可别想着买下这风铃。你那点不多的零花钱,还是花在别处吧。”

“为什么?幸好老板应该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说话,要不然绝对不喜欢你这样的客人的。”陆筱颖在心头说着,水璃可以凭意念读取到。

“老板?梦拾婆吗?”水璃以眼神瞟了眼梦拾婆之处,“她可看得到妾身,也听得到妾身所说。”

“咦?那她……应该不是什么有特意功能的人吧?也不是人?”

“哦,不是人。刚才一块刚走过来的时候,你没注意到她在看着妾身的吗?当然能看到了。”

“我以为,她只是比较那个什么,比较和善,朝我们笑着算是打招呼而已。仔细想想,好像是冲着你的方向的哦。那……那这个……”陆筱颖原本托着风铃的手收了回来,“那小璐刚买的……”

“也不用过于担心了。今晚人类那么热闹,妾身之属的,不过也是一起凑个热闹。混杂在人类中间的妖异,可不止是一两个。大家都没恶意的,顶多也就小小恶作剧一把。这个风铃嘛,你若是买了也不会发生大的事情,不过嘛……”

陆筱颖期待着水璃“不过”后面的下文,但水璃却突然打住了,别有用意地笑得异常妩媚。

“到底是不过什么呀?”

“不过嘛……就是妾身嫌弃麻烦喽!”水璃的笑缓缓消散,又转为了一脸正经,“你在妾身地界上,又有汐侯大人的关照,妾身总得多少看着点。但妾身的原则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里的风铃都有它自个儿的故事。你这花痴要是拿了一个,万一牵引出了什么来,那妾身免不了也得掺和进去。妾身可不想有这万一。”

“你不会介意我赶走就这丫头的这趟小生意的吧,梦拾婆?”水璃又笑着转头去问梦拾婆。

独眼老婆子冲着水璃及陆筱颖方向只笑了笑,算是对水璃做了回应。既然都已经知道,这个女孩就是汐侯大人相关之人,就算水璃不提,梦拾婆也没打算做陆筱颖这个人类的生意。

“是因为……这个吗?”陆筱颖依旧在心中传达着疑惑,手放上了自己的额头。

水璃却急忙紧张地去拿开陆筱颖触着印记所在之处的手,身子早已一个灵巧的步子挡住了梦拾婆及另外两人看过来的视线。

“嘘!可别随意张扬。汐侯大人给你的这印记,妾身觉得目前还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这回,水璃的双唇也没有动一丝一毫,而是以意念把话语传达给了陆筱颖,“虽说这镇子上,那个姓钱的人类也有个守护印记,但你跟她的可是不同的。若是被不该见到的见到了,就怕被谁惦记在心上,生出点事端来。无论是人类、还是妖异,看别人好戏的可从古至今未曾少过。”

陆筱颖点了点头。这份来自汐的特殊礼物,她也不想因此而给汐增加额外的麻烦。她还是觉得自己只是那个依然普通、平凡的她,只是同他人相比,多了点跟另一个世界的交集而已。

“那小璐……她买了那个风铃真的没事的吧?要是严晞等下也买了一个,也不会有事的吧?”

“妾身发现吧,你还真是有点多管闲事的喏。上次执念那事也有点,做了个梦而已,就特意跑来找妾身了。这会也是,都说了,今晚妾身之类的也就只是凑个热闹,顶多恶作剧,你没必要替别人多考虑的。”

水璃依旧没有说出声来,这是唯有水璃同陆筱颖才能听闻、互传的话语。

“再跟你多说几句吧。你跟妾身的世界,已经有了关联,早点让你知晓些规矩也是好的。免得后面你好心太过泛滥,不小心找上了麻烦。”

见着陆筱颖又乖巧地点了点头,水璃便继续说道:“在妾身所在的隐世里头,别人先看上的猎物,或是不小心自己先撞入别人那的猎物,他人都是不可随意干预的。干预了,便是断人财路。反目成仇有时候就是这么来的。所以……以后你可记着点,若只是你自己不小心纠缠进了什么事里,妾身还是会看在汐侯大人份上帮你;但是,不是你自己的,妾身可不想惹火上身。”

“明白了。我觉得我没那么吃饱了没事干。不会没事给你们添麻烦的。本来没遇到汐前,我也活得好好的嘛。没怎么跟妖怪啊什么的牵连上过,以后当然也不会了。其实,现在也就你和汐,给我感觉亲近,其他的,也可能见得不多,但光知道是妖怪,就心里会有点不自觉发怵、不怎么想过于接近。”

陆筱颖无声地回复完,又后仰了下身子,去看那头一块来的两位同伴。说是不会添麻烦,也确实是发自内心地不愿麻烦到水璃或者汐中的任何一人,但这不代表心里头的惦记和挂虑可以说放下就放下。还是不希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之人身上。

小璐跟严晞应该算是第一次遇到吧。但这会却一见如故般,两人正在一起说笑着帮严晞挑着。

这是陆筱颖大概此生都学不会的技能,初次相见之人,就算是朋友的朋友,她也没法做到那么熟络。最好的情况,也是要到第二次相见的时候,才能可以像她们那样有说有笑。

梦拾婆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有挑中意的吗?”这是独眼老婆子嘴中传出的声音。

但紧接着的声音,梦拾婆的声音却并非借由其嘴传出:“这些风铃呐,跟普通店里你能买到的不大一样。若是你有看中的,我也确实不愿做你这单生意。老婆子我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妖怪,你那两个朋友的,不用担心她们的。”

梦拾婆也就过来交代这一句,便又走回了另一处的木架子处。严晞也已挑好一只,确实样式少见。远远看去,如一团蓝色的火焰凝在了那处,缀下的丝线上是凝露的蓝。大概是什么玻璃材质的吧,蓝色相碰之间有着悦耳的清音。

梦拾婆走回那处的路上,又说了几句,悠悠地传入陆筱颖耳来:“风铃啊,本也是来源于人类的,回归到人类中间也是对它们来说不错的归宿吧。就算有因果之事,也不过是早就自己种下了因果之种。”

陆筱颖听着咧着嘴笑了一笑。总感觉跟妖异的世界呆久了,自己哪天说话也能随口冒出这种有深度感觉的话来吧。

水璃随手戳着木架上的一只风铃,那铃便不断晃动着发出音律来。突然,音律却又戛然而止,她的手也停在了那处像是突然凝固了。

“陆筱颖,妾身突然想到个事情来。”

被水璃突如其来地直呼其名,陆筱颖反倒有些愣住了。

“那枚你从河里头捡上来的铃铛,没扔吧?”

“嗯,没扔。虽然不知道那个里面有什么名堂,那次感觉严晞的声音就是从铃铛里面发出的。但想想这个事情已经过了,还蛮好看的,扔了可惜,就还放在房间里,做个留念。为什么问这个啊?是有人失物招领吗?”陆筱颖反问向水璃。

“还有哦,水璃小姐姐,可以……有办法……我们正常直接以说话形式交流吗?我还是不习惯这样的,说话不能动嘴巴的。”

“哦,妾身考虑下。”稍一思虑,水璃便爽朗地答应了,“可以吧。那妾身就勉为其难,让人类看到下吧。这样,你也可以毫无顾忌地直接同妾身说话了。方才提到的铃铛,妾身认识它的失主。不过那失主,近些日子还不能来收回,就暂时要放你那一段时间了。”

“可以啊。失主……也是妖?”陆筱颖特意轻下声来问道。但刚一说完,便急忙去捂住了嘴,水璃是同意了,可没说现在就已生效、别人能看到她了。

“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妾身已经弄好了。这么点小事情,很快的。现在,你那两个朋友也能看到妾身了,不过嘛,所见跟你所见的真实会不大一样。”水璃说着摆了几摆襦裙的裙身,“比如妾身的这身装扮,免得被过于注意,她们看不到的就没这么古风喽。”

“嘻嘻~那真是我的荣幸了。我觉得你穿这个超级好看!”

“妾身就先谢过你的夸奖了。不过,你说这夸奖,若是出自一个被妾身说完登徒子的花痴没多久的人口中,夸奖中有几分是真实的呢?”水璃故作疑惑地笑问着。

“当然是百分百了!就是因为是个花痴说的,所以才更真实嘛。花痴之所以花痴,就是痴迷美丽的东西多了,不是美的就不会感慨出来赞美了。”陆筱颖自己也感觉这话说得有点脸皮厚了;但脸上又分明有些热感传来,像是在证明脸并不厚似的。

“我挑好了!”正巧,严晞带着蹦跳地到了陆筱颖和水璃身后,“你们有挑好的吗?”

“妾身对这没有特别大的兴趣。你挑了哪个啊,给妾身瞧瞧。”

水璃说完便同严晞两人凑在一起,探讨了起来。好似从一开始两人就已相识已久般,没有一丝异样。

小璐拿出手机接了个电话,接完后过来也只是来道了个别,说是要跟来看戏文的奶奶一起先回去了。

一阵逆风由通道处吹往此处。水璃扶了扶头上的步摇,灯光渲染,步摇上闪着细碎的银光。

“有客人来了呀。”水璃转头看向梦拾婆处,“妾身就先不叨扰了。”

说是有客,但却未见其形。陆筱颖已经猜到这客人,必定也是那一方世界之“人”。

梦拾婆依旧是那笑,挥了挥手:“慢走啊。”

水璃同着严晞、陆筱颖一道离开,等她们的身影走得见不到后,梦拾婆又回到了她的摇椅上。蒲扇轻摇,椅下“吱嘎”声继续。

“说吧,是有什么生意来找我?这会没人了。”

“没想到水璃也在你这。她怎么跟两个人类混在一起?”椅边有声传出,却依旧见不到说话者的本体,“梦拾婆,我可给你找了单好生意。这人的,绝对是稀有品。”

“是吗?这稀有品……来路干净吗?我可不想招惹上什么。来路不正的,再稀有的生意,我也接不起呢。”

“当然干净。玉竹公祠内那个女人。年头可比先前这河里深水区里头的那个执念久多了。”

“倒是听说过一点,那个唱戏的是吧?”梦拾婆又站起身来,向北而立,今晚的戏台便设在那方向处,这会依旧能感受到戏台的如火如荼,“戏啊……”

“怎么样,怎么样?这生意接吗,梦拾婆?”

“不明不白的,我这接了,心里头也不踏实。你先给我讲讲来龙去脉,你是怎么搭上这趟生意的。到时,我再接也不迟。按理,跟那公祠内的女人,有交集的概率也是极少的吧。”

梦拾婆说完,那同她对话的声音终于在灯影摇曳中缓缓现出身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