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交易
作者:冰翼熊  |  字数:7275  |  更新时间:2020-05-29 22:24:06 全文阅读

夜,可沉静,亦可喧哗。

当时间推移而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不过随着逝去的朝代、流走的年岁渐离渐远。

灯光点缀,以电为导,早已不是那个老旧的、只能借各种其他方式来生火为光的时代了。

漫漫长夜中,电灯的出现,轻而易举地驱逐掉了一方范围内的黑暗。对于夜中张牙舞爪、肆意乱开的妖魅鬼影而言,可以彻夜不灭的光明,这是人类对另一方的妖异世界毫不留情地侵入。

刚开始时,自然妖异们也有过极大的不适,畏惧与好奇混杂。保守者,盼着有朝一日重回那个人类以日出、日落为作息分界的日子;其他的,有观望不动,在阴影同光的交界处静待发展的,也有主动去靠近新的光源的。

不过,当变化已成定局之时,适者生存,大多数或主动或被动都会最终适应着趋势所行的。这会的河边,便是那早已顺应了趋势后的体现。

妖也喜这满是光源的人类庆典,不再是曾经见着黑夜中的明灯便起抵触之心的状态。

此时,玉竹公祠不过在此处更东面而去的地方,被夜色包裹,安静到迷离。而河边这连成带状的明光中,风铃于风鸣响的余韵间,玄鬼所述的玉竹公祠相关之事也画上了句号。

竹椅留声,有节奏地“吱嘎”着竹上所流过的岁月。椅子底部的弧形,也随着这旖旎了时光的声响,从前往后依次紧贴过水泥地面,又再从后往前缓轧过路面。

梦拾婆躺坐在其上,细眯着眼,看着头上那一片深蓝夹黑、又缀着星辰银光的天穹,手中的扇子间歇性地扇几下。

“就是说……玄鬼,你忽悠了人家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喽?”

“啊?哪有?梦拾婆,话可不能这么说!怎么搞得跟我拐了她,说要跟她私奔,然后半路上又把她丢路上了一样?”玄鬼一个激动直坐起身。说完,又端起茶几上的杯子猛喝了一口。

“老大不小,都那么大岁数了,还那么激动!”梦拾婆慢悠悠地说道,原本眯缝着的双眼睁开来看了玄鬼一下。

“跟我个堕入鬼道的、不是人的‘人’来说,岁数可没啥意义。再说了,真论岁数,跟你比起来,我也就是个小鬼头嘛。我可还小着。我这种小年轻,要是听了你刚才说的话,没有个激动的反应才是不正常的。”

“好,年轻人。那你说激动是应该的、正常的,那就正常的吧。不过,你跟那阿黎的戏子,这一出真跟拐了她,实质半斤八两了。”

“那可不一样!我可是有上心帮她物色观众,真心为她考虑,好让她安心瞑目的。”

“那就是你的事了。今天来我这,来谈生意的吧?来,说正事吧。故事的来龙去脉,我都知道了,既然没有牵扯杂七杂八的,这生意还是敞亮的。又是那么多年头的,还真是个稀有物。想拿那姑娘的梦想来交换什么?”梦拾婆问着。

说话间,这方临时集市间彷如隔世独立的小小区域上方,竟浮现出了不少形态各异的半透明状风铃。

悬浮于同帐篷最高处相仿高度的半空间,这些风铃好似挂在了高低不一的透明丝线上。若迷惘之间看去,更似不少剔透的水母在名为空气的海中漂浮着。

“我的需求不多,梦拾婆。阿黎的,绝对是个少有的珍品。这些……”玄鬼扫视了一圈,木架子上挂着的,帐篷里头只能借着入口、看清外面盒子的,以及头顶这一片水母似的风铃,“这些,不过都是普通货色。以梦换梦,怎么样,梦拾婆?”

“你是想用那公祠内姑娘的一个,来换我这些普通的?以你的性情,可不像是会让自己吃亏的。想换多少?你,不可能以一换一吧。若是只换一个,我倒反而要好好探讨探讨,这换走的一个跟你是有怎么样深刻的关联了。”

“哈哈哈~梦拾婆你还是了解我。当然不是只换一个了。”玄鬼靠在茶几边上,左手食指竖起,朝着梦拾婆还是做了一个“一”的手势。

“这一……不可能是一天的量吧?”

“不是。”玄鬼神秘兮兮地摇了摇头。

“一个月的量?”

依旧得到的是玄鬼摇头的回复。

“一个季度的?”

看着玄鬼还是摇头,梦拾婆双眼大睁,一下有些激动,脸上已显回了妖异的本相:“一年的?”

“哈哈~正是,正是。”玄鬼点点头,嬉皮笑脸地说着,“就一年的量。就一年的量而已嘛。梦拾婆,你更老大不小了,这么激动可有伤肝脾啊。”

“你这臭小鬼!别给我来这套!老婆子我可没什么肝脾可以伤的。你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梦拾婆说这话时的声音明显起了变化。不似她先前的话音,虽能听出年迈之味,但却也听着干净利索,若一老旧、鲜有人至的池塘内那依旧澄净、清透的池水。

而现在这音,却已如池底积厚的淤泥搅起,浑浊了一整池。音质浑厚、模糊,一字一句却又听得清楚;又如借着一天成的山谷,那声放大、迂回,回声似的尾音同着本音拖出了错落的层次感。

音的质地已有改变,自然声音所传出的震慑力也随之加强了不少。

浮空而现的头顶那片半透明风铃海,就如哪个屏幕遇到了电流干扰,所见之像也出现了横条状的抖动闪烁。和着木架子上的风铃,都一并被梦拾婆的话语震得颤动着乱响,四下已是一整片的铃声肆意。

地上,水泥路面,免不了有些微尘,也被梦拾婆这几句话语之间所带出的声波震得弹离开了地面几毫。直到话音落时,才又落回本应在的地面。其他的茶几啊、茶具啊、帐篷内之物啊,更是不用说,质量较微尘大了许多,所收到的波幅自然也更大。

从身边之物已有微动的前兆时 ,玄鬼便已双手紧抓着椅子手把,正襟危坐了起来。虽然脸上依旧有丝笑感,没有表现得过于严肃或紧张,但从他双手上突起的筋骨、短袖而露外的肱头肌都能瞧出些一二不同于笑的东西。

时间虽不是绝对衡量妖力之物,但时间积累、沉淀下的东西却也是不可忽略的。梦拾婆那家伙的力量还是不容玄鬼小觑的。

玄鬼环视了一圈,就这一小块地方被梦拾婆随话而出的波动给影响了。往河而看,枫杨还是枫杨,风过树梢微动的常态;往东而视,集市热闹部分,该是灯光如昼的还是如昼,该是买卖之声喧嚣的也依然喧嚣。

果然外头没有受到影响吗?也是,梦拾婆这家伙平日里就挺低调的,就想她怎么可能突然不顾及自己一贯作风了。

玄鬼心中思着。这么大的动静,若是对影响范围不加控制,必定会在今晚的这夜市上炸开锅来。要是这一炸锅,估计不少妖异会心潮澎湃地跟着一起搅和吧。仔细一想,这样的结果也不错,看看人类会是怎么反应,究竟会乱成什么样子。

正在玄鬼这么想着时,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梦拾婆又回归了淡然的表情,只是原本习惯一样堆在脸上的笑消失成了平静而已。

玄鬼之前处在绷紧状态中的肌骨也一下放松了下来。他一个慵懒的姿势,又把背靠在了椅背上,一思绪又从其心闪过。没惹出事情也好,若真是到了那炸锅的地步,恐怕会把地界的主人汐侯大人给惊扰过来了。

那位大人物,说是据说对人类不感兴趣,却意外的,竟然会不允许他地界上出现随意伤害人类的事情,还真是矛盾!

“刚才我还真是激动了。玄鬼,你也是厉害了!我可是几百几千年的没发过脾气了,你可让我开了这先例了!”梦拾婆的声音,又已恢复成了引起这区域波动前的正常状态。

“哪有,哪有!我也不睁眼说瞎话,强掩饰了。梦拾婆,你刚才……还真是吓到我了。活了比我不知道大了几个世纪的老太婆要是发起飙来,我这年轻人,还真是有点承受不起。”

“知道承受不起,还这么狮子大开口,你这年轻人也是不简单了。再脾气好的人,牵扯到了自己利益,还能好脾气的,可也不多。我这老太婆至少是做不到。”梦拾婆没好气地回着,“你说的一年,每天的量是多少?要是没个上限,有再厚的底子也经不起这消耗。”

“哈哈哈,当然有上限了。这一年的量,指的当然是我本人一年的量。”玄鬼喝了一口热茶,清茶的热意沿喉而下,更让他多镇定下了几分,“阿黎那样的珍品,我也想独自消化。但我要是真一个人吞了,消化不了还是小事,万一搞得自己承受不住灰飞烟灭什么的,更亏本。自己能力不足,也是无奈。只能来你这边来换成我能承受的普通货了。”

“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嘛,玄鬼。你这样的小鬼,就想独自吞掉凝了五十年以上的珍品,基本不可能的。你的躯囊、根基都太弱了。这样的珍品,墨泽大人那样的来说,才可以轻而易举融进自身妖力之内。不过大概他那样的、汐侯大人那样的人物,都不屑于这玩意。”

梦拾婆身上的激动早已了无踪迹,她又以悠然之态手执着蒲扇,整个人贴躺在了摇椅的椅背之上,有着几分闲云野鹤之姿:“这玩意,说白了就是捡漏。人类遗忘不用的东西,却刚好可以为我辈所用。对于有能的来说,用这捡漏之物来提升自己,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何况有的自身妖力本就足了,这点还不够塞指甲缝的。特别呢……”

“特别,还是我这种诱拐了别人家小姑娘的,更不光彩,是吧?”玄鬼接了下一句梦拾婆未说出口的话语,“大人物嘛,有大人物的过法;我这种小人物嘛,自然小人物的做法喽。我倒觉得还好了,梦拾婆。我可是会切切实实去帮那丫头实现她遗愿的。也是合理的报酬。”

“行吧,行吧。玄鬼啊,我跟你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的秉性我这老婆子还是看得明白的。堕入鬼道,沦为我们妖异之属的人,肯定是舍弃了一些人类特有的东西的。从人类角度,是好不到哪里。不过,我也不是随便跟谁都打交道的。你不会强夺强取这点我还是看重的。”

“你这一说,我都不好意思了。那这生意……”玄鬼扬了下右眉,向着梦拾婆问着。

“认可你不会强取豪夺,可没认可你在那姑娘不知真情情况下,骗走她东西的事。”梦拾婆说话调子极缓,“既然每天还是有你这个上限存在的,那以你目前的能力,一天能够完全吸收多少个普通货?你不会来个,除了每天能消化的,再私下存货吧?那就又跟无底洞一样了。”

“不会!我保证!”玄鬼信誓旦旦地以手指天为诺,“我玄鬼就算不再为人,说出口的话,绝不会反悔。这笔买卖,只取我每天能承受、消化的,绝不再多取一厘!”

梦拾婆笑溢满面:“那就好,那就好,有个底线的那就好办。以你现在能力,应该这些普通货里的灵气,一天两个的样子吧?”

“差不多。别看你一只眼不好使的样子,还真是看得挺准的。”

“那是当然。我做的就是这生意嘛。不过一年,每天两只风铃,也要个七百多只呢。玄鬼,是不是还是有点高了?”

玄鬼双眼直视着梦拾婆的双眼,四眼相对,各含几分笑意。但各自的笑意中都隐着份老奸巨猾之意。

“我还以为这生意,你肯定会爽快地答应呢!要不是都是老熟人面子份上,我可不会只要这么点。数量再多,要弥补质量上的缺失可是很难的。几千只收集成的风铃,恐怕也难出这样的珍品吧。”

玄鬼如是说着,梦拾婆却未立刻回应。可能此刻的谈判桌上,对她来说,丝语不发才是更好的利器。

“要不,你要还觉得有点贵,我再去问问别人?这镇子只是小地方,能把人类的遗梦残梦聚成灵气综合体风铃的,还真只有你能做到。不过,泓汐那,可是天南地北、各色来头的人都有,我再去那打探打探?今晚,就当我没事过来找你唠唠嗑吧。”

还是玄鬼先开口,打破了那持续不过一分钟左右的沉默。

他嘴上虽这么说着,但心里却知道,这顶多也就算是激一下梦拾婆。泓汐那是来往之人众多,也确实大江南北的均有,可不像这个沂竹镇,妖异的也好,人类的也罢,镇子还是那个几十年没怎么变化的镇子。但就算是在泓汐,要遇到梦拾婆这样的妖异也是极难的。

梦拾婆这种类型的妖异,本体并无实态,可以说是无中生有之物。稀少程度,可是比阿黎那种持续了半个世纪以上的梦想,来得更为稀罕,可以说是真正的凤毛麟角。

要说接近之物,在玄鬼通过各方途径所知的范围内,大概也就泓汐那几只刻意培养出的宠物——贪欲兽更为接近了吧。但贪欲兽所承载的,正如其名,贪欲,人类的贪欲。梦拾婆所源之物,却比这更来得复杂——人类的各种愿景、梦想,无论好坏善恶,并不局限于更偏消极的贪念一项。

想要之物,想做之事,只要是含了意愿的,便可成愿、成梦。并不是只有郑重其事地给自己定下了宏远的目标,才算是梦想,小到想吃个馒头、喝个奶茶,均可为梦为愿。梦拾婆便是从这些或细小、或宏大的人类意识混杂体中凝魄成精。

也正因此,她所拥有的这些风铃,也都跟她有着同源的联系,也皆是人类遗弃、遗忘的那些梦想、愿望被她收集起来成了形。人类虽没有妖力,但与生俱来的灵性,让从人类念想中衍生而出的这些风铃,也别具一番灵力,是不少妖异用来增强自身妖力的极佳捷径。

需求自然有,但梦拾婆这样的妖异却实属少见,供货来源便有了限制。市场定律是在无论哪方世界都相似着运转的,自然这类风铃在妖异世界中的价格不菲,不是一般小妖异可承担的。

先前小璐和严晞,两个人类拿走的虽然看着不过每只20元左右,也不贵。但严格来说,那几块钱只是梦拾婆收取的租金。

由拿走的人类保管一段时间,顺便还能再在人类居所中吸取一些被遗忘掉的新梦想。待有朝一日风铃被人类丢弃的时候便是租期已到,自然会自动回到真正的主人梦拾婆处。只有梦拾婆同妖异之间的交易,是的的确确把风铃的所有权也给切换过去了。

当然,梦拾婆这样的人物,稀罕的事实,在这两人的小谈判中却只有玄鬼知道。玄鬼常去泓汐走动,遇到过的、听说过的多了,世面自然广一点。

而梦拾婆却同那在玉竹公祠内的阿黎相似,只是,这镇子所在的小盆地才是对于梦拾婆来说的“公祠围墙”。沂竹镇是她常驻之地,除此之外,这小盆地内常会去的地也就苕酒屋所在那地方了。泓汐自然是一直都说着要去、却始终没去过的,更别提其他更远之处。

正是所见所闻的少了,此刻听完玄鬼话语后,脸上神态是未变,但梦拾婆心里头却并非如此风平浪静。能执着半个世纪以上、依旧不愿丢弃的梦想,那可确是上乘且凤毛之物。

人类寿命不过那么几十载,成为执念逗留世上的又只有那么几成;执念之中,又经了半个世纪以上的时间,却依旧保持着原真,未失去理智、还保留着初始那份愿的更是少之又少。

上一次遇到这样的极品,梦拾婆只模棱两可地记得,少说也距现在相隔千年之久了。若是错过了这个,下一次,可没说千年之后就必定会出现。

梦拾婆这么一合计,已在心中认定这笔买卖是做定了。

初一听,是觉得玄鬼明显胃口太大了;但细一算,对她来说这价值可远在一年量的普通货之上。

现在这年头,要合出普通货可比早个百千年前快多了。物资丰厚的同时也免不了多出了更多的物欲。有欲望便更易衍生出所求,所求便会再由此生出或大或小之梦想或愿望来。过了便是贪,没过便易化为梦。

玄鬼一年的量,梦拾婆粗略一估计,她也就顶多花个三年就能补回来。可若是错过玄鬼所提阿黎那样的,一人的梦就能直接成上乘的,时间上算也是绝对值得的。

另一方面,归根结底,她也是被人类遗忘的,对同样被遗弃之物都有着同病相怜之感,特别是对人类所不要的梦想、愿望。就算形式上,阿黎是在自己完成心愿后,由玄鬼拿走,但在梦拾婆看来这一样是被主人变相地遗弃了。

梦想,明明是最无价之宝,却常被忽略了这一点一滴可能会创造出奇迹的动力。

与其让它就此被渐渐遗忘,最终随着其内所含精神力的衰竭而消散不见,梦拾婆觉得还不如被她所收。就算不能为妖异需要,只有她会问津,只能以风铃这样再也没法创造出不同可能的形式展示,也远好过彻底被忘记掉曾经存在过。

不过心中的打算,归心中的打算;既然是讨价还价,梦拾婆也不想让玄鬼太摸出了她的心思。

“你这臭小子,还真是……挺会给自己考量后路的嘛。”梦拾婆笑着说道,“这样吧,也算是老交情,总要给你个面子。你跑泓汐,还要花个路费什么。到了泓汐,找买家恐怕也免不了要给出点什么中介费之类的,可都是要你额外付出的。这单生意,我就接了,也给你省点事。”

玄鬼一听已成,心中也小小地舒了口气。要再找买家,确实是麻烦的。这么一来,万事俱备,只差搞定阿黎的观众了。第一根丝线,走到这里之前就已经牵下,还真是出乎他意料地顺畅。不过表面上,他这会还是装着没赚到什么的样子。

“下回,可记得有生意多来找我啊!别老想着胳膊往外拐,净想着把生意送给外头不知道来路的人!”

“那是自然的!虽然这单生意,我也没多要到太多好处。不过懂的,谈生意,双赢嘛,还是很重要的。你也是替我考虑,确实让我少跑了一趟,互赢互利嘛。”玄鬼没等茶几上茶壶浮起自动添水,就自己去拎起茶壶给杯中加了满满一杯热茶。

“玄鬼,那我可等你好消息,期待你早点搞定那小姑娘的事情,我就好去验收了。等我收到了她的,再给你你的,没问题吧?需不需要写个契约什么,类似人类合同的玩意?”

“不用!我还是很信得过你的。你应该也信得过我,不需要我写这种东西的吧?”

“信得过!都在这里混,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的嘛。名声要是臭了,在这地方,可是很快就会传开,会寸步难行的。”梦拾婆心情已是大好,对阿黎的梦能成何形有着极大地期待。

上一次那只类似的极品,孔雀羽状,蓝绿相间却遍体泛着金光。羽状却并非羽毛般柔软;羽状垂下了三串剔透晶莹的串珠,每一粒串珠都如形状不一、均有着细微差别的无色珍珠般;串珠末端则各挂着三枚铃兰花形的银铃。

那一只她可是至今都不舍得拿出来人前展示,更别提出手出去了。

这么细忆着时,梦拾婆有意无意地问向玄鬼:“玄鬼,叫阿黎的那姑娘,你是真不打算告诉她,梦给了你后的后果?”

玄鬼一愣,茶杯尚在手中,未放落回茶几上,没想到梦拾婆这么挂念这个问题:“不打算啊。放心,这坏人要做也是我做的,跟你没关系。再说,我们既然是妖异,干嘛那么好心。说了,你的极品可就泡汤喽。我一年份的,也就没掉了。”

“也不是我好心。只要你来源干净,没牵扯上麻烦的人物,其他过程什么对我来说都无所谓。老婆子我只是多问一句。梦实现了归实现。因果相扣,梦相环啊。若是看作一条咬尾蛇,中间被拿走了一截蛇骨,缺失了一段,后面的又怎么能再衔接上?那姑娘,还太年轻喽!”

“嗯……”玄鬼拖出了长长的音,只是应付性地回应着梦拾婆这话。

“既然生意谈妥了,今晚人多,更方便行事,你要不要去给那姑娘物色观众啊?只有一个两个,可不够吧。”

“这个嘛,慢慢来喽。”玄鬼一副胸有成竹又散漫的模样,“我自然能找到方法的。稍微有点挑战性的事情,才有玩头嘛。你不会是生意谈妥了,开始嫌弃我在这里打扰你清静了吧?”

“怎么会呢!你要是安排好了,今天也没什么事,我倒是挺乐意你陪我随便聊聊的。点心倒是没有备着,茶水足够,随意添。”

“这茶香味还真不错。实话跟你说吧,梦拾婆,在来你这前,我已经物色到了一个人类小姑娘。那小姑娘灵力不错,好像是从其他镇上来的。从灵力强的人类入手,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的。”

“是吗?你算盘里头,是不是还有……那个这两天传开、同汐侯大人走得近的那个人类?”梦拾婆问着,带着别有深意的笑。

抬眼望空,此时的天穹,沉于深蓝发黑中的星光,也已多了不少。

梦拾婆这一说完,同玄鬼两人两相各看了一眼,都各自笑了起来。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只是有的事情,未必适合明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