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巧遇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542  |  更新时间:2020-05-30 20:34:59 全文阅读

人群间穿行而过,喧闹中各往前行。

这临时的集市,明明里头的人都若融在了一起,组成着共同的沿河光源。但若近距离到直接入了里头,却发现每一个融在整体中的个体,都是那么的独立。

各有各行走的方向,各有各的话语,各有各的表情,各有各的那方小世界。

店铺商贩中,各自招呼着自家的生意。

而非商贩的,三三两两约着来的,独自逛着的,也有半路遇到熟人重新组成了队伍的。

不一样的小世界,交错、重叠,变换着组合的样式,但无论如何变换,还是依旧保持着不变的本质。既是大世界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又是自己那自由生长开的独立世界中独一无二的主宰。

韶华锦夜,今夜的河畔集市如是,世间此生走一遭,亦不过大抵如此。是芸芸中的一份子,又终归是独自行于此间。

陆筱颖同尹澄泫也不过是今晚人群间行过的组成之一。

又各走着自己的方向,一个向东,一个则反之往西。

一个有红从她自己都不知何时在了的手帕间溢出;另一个,则是额间一莲散着水绿。

一个继续独自闲逛着,另一个则是往水璃同严晞还在细细挑看着的店子走去。

“来了啊。这么点小地方,丢是丢不了的。是不是……又看到了哪个迷人的小姑娘,失魂去了?”

陆筱颖明明才刚走到,水璃却像早已未仆先知般,在她刚站定、还没来得及跟这两位同伴打声招呼时就先开口说话了。

水璃说话间并没有回过头来看,依旧反复细瞧着正拿在手上的一枚发夹。

发夹是她现有的发饰中所没有的物件。对于水璃来说,发夹属于不合她平日风格的东西,没有发簪、珠花、步摇之类的自带了一份古韵在其内。但这会她手上的这件,精琢细黏,夹子部分上面的缀花与蝴蝶,却完美地透出了她想要的那份味道。

一旁的严晞,自然没有水璃这样的本事,人声嘈杂中根本没有听脚步声来判断之类的一说。

听了身旁紧邻着的水璃说话,严晞才意识到陆筱颖终于已经跟上来了。

“啊,小颖,你来了啊。还以为你还在那边呢。刚刚回头的时候,看到你在转头看什么,还跟水璃说你肯定是见到了同学什么的。”

“没有了。我只是……随便看看。”

“看吧,妾身就说吧,她肯定不是遇到了什么同学。”水璃搭腔道,说着还顺手把手上端详着的发夹别在了头上,“怎么样,姓陆的花痴,妾身戴着这个?”

“好看!超级适合你!还有你喜欢的蝴蝶!”

比起陆筱颖尚未来时、严晞做出的评价,水璃却更喜陆筱颖这脱口而出、没有丝毫额外修饰的赞许。更重要的是……蝴蝶二字。原来这可以说是细枝末节的事情,算不上深交的陆筱颖却还记得她的喜好。

“老板,就要这个了!妾身就直接这么戴走了,也不必拿袋子装起来了。”水璃欢喜地又以手去轻按了下夹在侧发上的发夹。

“好嘞。”店家爽快地应着,原本去准备袋子的动作,听水璃这么一说,也终止了。

“多少钱?”水璃问道。

店家一听,还没开口直接说价格,双手却先连连摇起,一下激动地还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给弄滑了下来。

“怎……怎么会要钱呢?这么点小东西,既然是水璃你喜欢,就当送给你了。”缓了一下,咽了口口水后,店主才开口说道。

陆筱颖有点讶异,看了看水璃,又看了看店主:“你们……认识?”

接下来的两个字,陆筱颖顾及到严晞还是对水璃所属的世界一无所知的,没有实际发出声,只是以嘴型来表达着:“妖怪?”

水璃实际也看清了陆筱颖这两字的口型,但却一脸跟己无关地拿起一个镯子在自己手腕上比来比去。随后又放了下来,换着拿起一枚戒指套进自己手指里试着。那动作,明显并没有真的感兴趣,只是忽视陆筱颖所说话语的一种体现方式而已。

而店主就明摆着没有水璃这般淡定了。谁会曾能想到过这个年头,竟然还会从一个人类的丫头片子口里说出“妖怪”两字。

本来水璃同人类女孩一起逛街,就让这店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是秉着只做生意、不多管闲事的原则,他也没有太当作回事。但这个后面才走过来的人类小姑娘……也没看出有多强的灵力,也不像是有阴阳眼的体质,怎么站在这里没几分钟就一眼瞧出了他非人的实质?

这么一惊,店主原本不过有着厚镜片的眼镜滑落了些而已,这会却连脸也有些变形了。原本还不算油腻、有着棱角的脸,一下凹凸不平、扭捏起来,肤色还变成了青绿色。

陆筱颖目瞪口呆地盯着店主这奇妙的、好似化学反应一样的变化。

店主自己也是知道自身的妖异之态这会已漏出了马脚,正手足无措、紧张仓促地捏拍着自己的脸,又塑回了原来有棱有角的面庞。要不是盯着他看之人是跟水璃来的,他恐怕要直接动手想办法让这人类断片掉这一段了。

“严晞,你看这戒指……妾身戴着如何?”

店家惊慌整理仪容中,水璃则是早已转移了严晞的注意力,正伸出戴着戒指的那手,往倾向原先身后人流方向的角度侧身站去。

水璃这么问着好看与否的问题,严晞自然也随着侧转身站立,双眼目光随着水璃那偏离向人群的手移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店主奇妙的变化。

“嗯嗯,好看。我觉得你戴什么都好看。真是羡慕你。”

严晞这么夸完,店主那变过形的脸也已经被急速捏回了人类模样。

陆筱颖原本只是转头来看下水璃,还是带着些惊奇,带着些讶异,主要因为刚刚看到了这家店的老板不可描述的情景。但这一转头,从她眼中的光芒间都能估出几分,那些本来带着的东西都已一下消散,只剩一份看得出神的痴迷。

一双瞳眸之间,都映着陆筱颖所见之物。

人流不息,此走彼去。路对面一排的摊铺,明亮到直视那最终光源都会灼眼般。中间又有些铺地而设的小地摊,偶尔行人间的空隙可以瞧见那坐在小板凳上的摊贩子,可以瞥见蹲着挑看物品的客人。

而这些,都不过是水璃身影后的背景,不管是清晰到如此,亦或模糊成虚影,都只是更多地衬出了陆筱颖眼中所见的主角。

今夜的众人众妖中,虽都没有明确定义了谁是主角,但此刻陆筱颖眼中,水璃便是那一位。

正因为没有明确,那么各自才都可以认定为各自心中的主角。都非主角,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每一个都是主角。就同各有各自的特殊规则的情况一样。若是适用特殊规则的个体多了,一旦泛到了每一个都有一套自己的,那么就跟大家都没有规则一样。

此时的人流在陆筱颖眼中已流成了不过色彩,而色彩的前景中,那依旧如初见时般一身古风的水璃,正也回转头来看着她。

人造的光线,敞亮的、稍弱的,各种频调的夹杂在一起最后调和成了柔和晕开的金黄。这光线洒在水璃姣好的面庞上,一缕缕的,好似清晰到了可以从中抽取成一根根金丝线。

而水璃,明眸,唇间皓齿微露,盈盈恬笑轻灵若蝶。如瓷的肌在光下,竟有份隐隐的通透感,恰若骨瓷的玲珑剔透。

“果然……是个小登徒子的花痴呢。” 水璃笑语着,拿手在陆筱颖眼前晃了几晃。

襦裙宽大的袖也随之晃动着,轻纱,透出了着裙之人手臂上的肌色。轻缈缈的茉莉香,伴着水璃的一举一动散得稍强了些,但依旧似有似无的。

水璃身上的这茉莉花香,真实存在着。只是在食物香气格外浓厚的夜市里头,显露在外的就好似只剩了浅显淡薄、蝉翼厚的一最外表层,并不易每时每刻都捕捉到。正仿如妖异世界,若隐若现,同人世交叠,展现而出的却永远只是藏于迷雾间的冰山一小角。

“呃……不好意思。”陆筱颖红着脸,尴尬地低下头,拿手遮在了自己双眼前。

“这不是水璃吗?怎么跟……这两位?嗯……挺难得的。极其难得。”恰好路过搭进话来的是芷芕,老习惯口中嚼着她最喜的口香糖,看到了一身襦裙辨识度极高的水璃就停下来打个招呼,“哦?这丫头在啊……啧啧,难怪了。你还会人前现身出来。”

芷芕所指这丫头,自然指的是刚好听到了她话语、正抬起头来看她的陆筱颖。

这个镇子上另一个拥有守护印记之人。当然有芷芕她自家主子守护印记的那位钱女士,印记也快失效了,到时候也就只有这个人类丫头还有这稀少之物了。

水璃抿嘴而笑,淡若初菊,又甜若甘醴,算是对芷芕的回应。

稍许,水璃又补充着说了几句,也是避免一旁的严晞好似空气般,有些尴尬。

“这个……看样子你已经知道是谁了,不用妾身介绍,花痴一枚。”水璃示意了下陆筱颖,随后又较为郑重地摊了下手,示意向了严晞处,“这位是严晞,也住我那附近的。比这个花痴……嗯……正经多了。”

水璃又示意了下这位巧遇的熟人芷芕。镇子不大、今晚会在这里遇到概率其实也是不低的,按概率来说也不算巧遇:“这位是芷芕。白芷的芷,野芕草的芕。西面那座茶山上的那个泉眼,就是她家整出来的。嗯……应该说她家主子的,反正半斤八两。”

芷芕因口香糖有略微鼓起的腮帮子从左侧换成了右侧,嘴角只是机械似地扬了下算是对严晞和陆筱颖也打了招呼。这明显冷淡的反应,没有制止掉陆筱颖礼貌的笑,却让严晞说到一半的“你好”尴尬地凝在了空中。

芷芕的目光继而落在了站在这家摊子台子后头的店主处,互一点头。她此时嘴角的弧度明显没有方才同两个人类时那般的僵硬与随意。

“来帮你家主子买东西?”水璃问着。

“嗯。他不喜欢这么多人类、还混杂吵闹,两个都沾上的场合。不过,有集市,好吃的错过了也是可惜的,只能我来跑个腿,招摇撞骗成人类买一下东西了。说起来,我家主子今天难得,勉为其难地离这夜市很近呢。在桥那。听他说,汐侯大人也会来,说不定这会也在桥上呢。”

“汐侯大人来了吗?”

“汐也来了吗?”严晞说着,脸娇羞一片,也如陆筱颖附体般红了起来。

水璃同严晞一听完芷芕所言,两人便激动地异口同声了起来,对汐的称呼也不过差了几个字而已。反倒是陆筱颖,一脸淡定地看看水璃,又看看严晞。

芷芕挑了挑眉,颇有深意地笑了下。水璃对汐侯大人的敬仰之情,她是领略过、懂的。没想到同水璃一起的这两个人类,没有印记那个竟然也认识汐侯大人。她的那份八卦之心仿佛瞬间被燃了起来。

说真的,芷芕她自己也觉得自家主子那十世相约的守护印记,不过平平淡淡地守看着,太过波澜不惊了。明明是少有的,同人类有了深的瓜葛,却硬生生把原可成山川河谷般大起大落、就算称不上波澜壮阔也能几波几折、充满戏剧性的故事,整成了柴米油盐一样再普通平静不过的日常。

不过,这汐侯大人的守护印记,就目前形势看来,绝不会那么无趣。她倒是可以心安理得地做个旁观者,看这出人世同隐世交缠而起的好戏。

这个名叫陆筱颖的人类所有的,据芷芕所悉,是汐侯大人唯一给出的守护印记。不过听说先前倒是还有几脉早已失传了的契约印记存在过。要是契约印记,尚有后人留存,又跟这守护印记持有人碰出点什么花火,一定会更有意思吧。

这些不过都是快速闪过芷芕脑中的念头。她转而赶紧又未发声地“呸呸呸”了几下,不禁有些矛盾地感慨着,还幸好自家主子的印记即将可以平静地收起尾幕了。

看别人家好戏,多少也有点跟那句“站着说话不腰疼”所说的半斤八两,不在自己身上,不痛不痒。要是真发生在了自家主子身上,那她还是不乐意的。自家主子的印记,还是这样没有牵扯出过多事端就可完成诺言的好。

想有番不一样的事迹,总是需要承担相应代价的。高处不胜寒,英雄有光鲜一面的同时,背后的孤寂、知己难觅也是常人体会不到的。芷芕还是宁可她家主子不做这“英雄”,未有一番壮阔闯出,也未有催人泪下的过往,只要这么平凡平静到被人遗忘般,但却无事无忧便好。

想了诸多,但脑中的时间也似可以跟现实脱离,实不过零星以秒计的碎片。

“你们逛,我要继续去我家主子那了。要是刚好见到了汐侯大人,我会捎带提下一句。想必他也会来找你们的吧。”

芷芕说完,又瞅了眼陆筱颖,便留水璃她们三人继续在那原地,自己往前走着迅速融入进了人流之中。

河岸喧嚣一片,人流来去依旧如流。但一个个单体汇成的整体中,单体又有着自己的那方世界,那方所向。而芷芕此时的方向,直往桥上,朝自己追随的主子所在处走去。这是今晚她家主子同钱婆婆的道别之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