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鬼影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395  |  更新时间:2020-05-30 20:38:34 全文阅读

一根枯旧的竹竿直指向天空的方向。竿子早已失却了绿色,显示着的是那丢失了水分和营养补给后特有的黄。

一根绿皮包裹的电线盘绕着攀爬在竹竿上。竿子尚未到顶处,叉出的其中一根分枝也算是这绿皮电线的终点,则是悬着一个发着明亮黄光的灯泡。

照下的黄光,随着竹竿明显微弱的晃动也轻轻晃荡着。但早已被各种灯源的光覆盖在了范围内的这处摊铺,也没因此有忽明忽暗之感。

光下,一只枯槁如久旱之后草木般的手正稳稳当当地端着一勺糖汁,于板子上方来回挥舞。动如行云来去,汁如金黄琼浆,勺子边沿处漏下的糖汁在板子上一线一线交缠出形来。不一会功夫,一条以糖浇筑而成的龙形已滕然现在了板子上。

竹签子一放,小铲刀娴熟地一铲,这栩栩如生之物已被那只做出了它的老手拿起。

“来,给。”老手的主人把这糖画递了出来。其手血管凸起,褶皱密布成了沟壑,指甲已如入了秋的树叶般染了些微黄,食指的指甲上更是有着一处裂口。

这看似粗糙无比的手,却意想不到的,是短短几分内可浇绘出这龙腾之态的老匠人之手。

“哇!太厉害了。谢谢。”陆筱颖接过这为她而制的糖画,欣喜、钦佩早已在放光的眼中毫不掩饰地暴露。

“也要谢谢水璃。你真请我和严晞吃啊?”陆筱颖继而又转头看向站在自己右手边的水璃。

“嗯。刚刚不是都说过了嘛。妾身都说了请你们俩吃,当然是真的喽!今晚逛得挺开心的,难得有机会请你们的。可惜潇来不了,人太多。人少的时候都不喜欢靠近,别提这样人多的了。”

“诶?潇?”陆筱颖原本还在心底窃想着水璃有人类的钱币可以付钱吗,一听到“潇”的名字,一下注意力整个被牵引了过去,“潇?那只鸟?”

“小颖!”严晞急忙轻捅了下陆筱颖的胳膊,小声、又强调地提醒道。既然水璃提到了,肯定是个人名,称呼别人“那只鸟”还是太失礼了。

“不打紧。确实是一只鸟嘛。”水璃笑着说道,“听说上一次,你差点被一只鸟给干掉了?”

不知为何,听到水璃这样的说法,陆筱颖的脸红再次回到了今晚的脸上。而旁边的严晞手中拿着她心喜图案的糖画,对水璃所提的写满了疑惑在脸上。

“妾身算是代她向你道个歉了。虽然换作其他不相识之人,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是不存在道歉一说,只能说是他自己倒霉的。不过既然我们认识嘛,无论真意假意,妾身都要跟你道歉下的。”

水璃说完,又亲密地以手搂向了陆筱颖的肩膀。看似温柔婉转、玲珑如一碧玉,但水璃这搂肩的动作,却总带了些不相符的硬朗之感。

“潇呢……她只是想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地盘而已。那次的事,虽然是差点你就不会站在这了,但妾身还是希望你别太介意,可以慢慢地放下。潇那家伙,她其实没那么坏的。只是受过的伤,在她心口上留下的伤疤一直没好而已。”

这几句,水璃改成了在陆筱颖右耳边的耳语。随语,丝丝清凉之意,缕缕茉莉清幽之香,一并混杂交错着拂向陆筱颖的右侧面庞。

“老师傅,您这手艺还真是不错呐!”水璃转而向那只做糖画的老手的主人说道。她搭搂在陆筱颖肩上的手已收回,原先略歪的脑袋也随着耳语的结束回正了。只留下陆筱颖因这亲密的动作,一阵一阵,脸上的热度一下降不回了常况。

“哈哈,你这一说,我这老头子可都要不好意思了。”糖画摊子的主人笑着,露出了那泛黄、又不齐整的牙齿,“可惜,现在这门手艺,年轻人愿意学的不多了。估计以后也要失传了。不过我自家的小鬼头子们,我也希望他们多去大城市里看看走走,也不希望他们守着我这门不赚钱的手艺。”

这回那只老手在板子上描绘着的作品,是依着水璃要求来的。说是自由发挥,只要多画上几只蝴蝶就可以,但这样超出平常样式外、更需要创造力的反而有些挑战性了。也是因此,画糖画的老者也是比前边严晞同陆筱颖两个的更多花了点时间。

“来,好了。小心着拿啊。”

被小心翼翼递过来的这糖画,用两根长竹签子粘着。糖画之中,几只凌空而舞的蝶,有大有小,叠错着构成了整幅。蝶的翅都有的复杂的花式,而蝶交错的空处则可以看出花叶之形。

“羡慕吗?”水璃如孩童一样炫耀着,“谁让你要条龙的!你要是要个莲花什么的,或者其他跟汐侯大人相关之物,妾身也让老板给你现场定做一款豪华版的!”

“跟汐有什么关系。我觉得龙挺帅的。超级……帅!绝对比豪华版帅!虽然我没见过,但绝对会比汐帅!”陆筱颖回应着,也带着份小孩子的倔强。

陆筱颖左手侧的严晞则不禁笑从眼起,本就不算大的双眼,微笑得更成了一条细缝。真同小时候一样呢,严晞不由地心中想着。就跟孩童时,一定执着地认定称呼她为“严晞”更帅气,而不应该称呼不够帅的“小晞”一样。

水璃轻舔了一口手上的蝶舞糖画,有些小声地自说自话了一句:“仔细想想,汐侯大人也同龙有关呢。”

“你说了什么吗?龙?汐?”陆筱颖一脸惊奇地歪过头来看水璃。

“想什么呢?先帮妾身拿着,妾身付个钱。”水璃说着把自己的糖画往陆筱颖处递了过去。

“还是我来帮你拿吧。”看着陆筱颖一手拿着自己的,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接过水璃的那个,还是严晞见势走了过来先拿着了。

好似松了口气的陆筱颖,继而又是一脸惊奇地看着水璃从自己腰间取下了原先系着的荷包,还从里面取出了钱来给做糖画的老板。惊讶之处,自然是在于荷包中取出的钱币,竟然是人类的钱币,还以为会出现样式不一样的,或者是会倒出一大把铜钱、银两出来。

水璃见着陆筱颖的表情,只是给了一个随和的白眼。

而她们三人之后,糖画摊子的对面,有两个魅影匍匐于暗间。

这两魅影从陆筱颖同尹澄泫相遇之时便已跟随。看到她们三人停在了糖画摊子前,便也驻足在了现在所在的地方。

“这穿着古装的,没有人的气息呢。不是人类吧?”

“当然不是,又不是找她!你看她干嘛?不过好像……认认她,说不定也有必要。你有没有觉得她身上的气息,跟刚才我俩去的那巷子里头,那口方井里头井水的气息一样?”其中一个若有所思,手抚着下巴有模有样地问着另一个。

“没感觉。你什么时候变那么纤细敏感了?井水不就井水,天底下的井不都差不多。要说有差也就有的枯竭了,有的还有水;有的方的,有的圆的呗。”

“行吧,行吧,你说差不多就差不多。那她隔壁那俩丫头是人类,你说哪一个才会是真的跟主人有过牵连的那个啊?”

被问者并没有立刻回复,只是左右四顾了下是否自己引起了他人的注意。盯梢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见得的人的事情。更何况这个也不算自己地盘上。

“不好说。主人想找之人,都早已经重新经历过轮回了。前世的牵连,还要今生留下了方便找的痕迹的,也就印记那玩意了吧。主人当年还没彻底摆脱人道,压根没那东西可以给。要判断这两人中哪个,难!”确认了无人留意他们俩,这一只鬼魅才开口应道。

这时正热闹着。

人市之中,地面是光下映出的绰绰人影,穿梭中间,有未被丝毫遮挡的灯光变化着位置余留;而每一个人影都有着一个同地面有着夹角的本体相连。就算有人能见到这两只未伪装为人的鬼魅,也大抵在周遭感染下尽情享受着夜市,无暇顾及不怎么引人注意之物。

而妖市,重叠着,但也是要么享着今宵的欢愉,要么,也是想着法子怎么弄点恶作剧或是从某个不走运的人类身上弄那么一丢丢的好处。压根也没有谁会去特意留意这两个初次来此地的鬼魅。

“那或者再观察会儿,两个丫头都记上,一起汇报主人,让主人定夺吧。这两人身上都沾着那个铃铛的味道,我们俩也不是当时的当事人,更辨别不出来。”另一同行者也因着方才那位的感染,心虚地去环顾了四下后才说道。

这一举动不过掩耳盗铃般,兀自骗着自己。虽说当下也确实没人注意到鬼鬼祟祟的两鬼魅。

“行!也只能这样了。你说也真是,那铃铛不知道是哪来的,前面都没任何感知到的。这突然冒出来,还给我们两个小喽啰加活了。”

“别抱怨了。主人的事,还是要上心的。还以为他早就对曾经的事情了无牵挂了,没想到这个小镇子又会出现让他再次牵挂的人。不……不好……”

“快往那边去点!”说话间,这一只鬼魅已匆忙推着另一只往更深处的黑影处去了点。

从阴暗处往光亮处看去,他俩的目光所集均在了已找完了钱、还又闲聊了几句的陆筱颖三人处。方才的慌张,也是因三人竟然转身直往他俩藏身处走来所致。

人声、物品相碰之声、悠传而来的戏曲声,各种声响混杂,早已淹没了三人这横穿过纵向人流的脚步声。

“是不是……被发现了?”先开口说话的鬼魅明显声音较前面轻了不少。

“嘘……说……说不定没发现,只是巧合想过来这里。”这来自同伴回应的声音也带着明显的不确信。

三人边舔尝着各自手中糖画,边缓缓走来。

而每一步走近,对于对面这藏匿于阴影中的两位盯梢者而言,都是每加剧一分的紧张。

一步……两步……

明处行着的陆筱颖三人,同这藏缩的两位间的距离也在越缩越短。

两米……一米……一点五米……

终于,最后的一点距离也已可以被忽略,但也并非近到紧邻到跟前。因为三人停留在了正好停摆在此处、卖烤红薯的车子前头。

已被提到了极致的心,即将紧张到停息的心跳,这一刻,也因着三人骤停下的步子瞬间松懈了下来。

但一站定,水璃便一脸若无其事地往烤红薯的车子后头扫视了过去。那片阴暗之中,便藏着已跟随许久的两只鬼魅。

“呦,这不是水璃吗?来尝个烤红薯?”

一听这红薯车子的老板先向着水璃如是说着,陆筱颖已猜到了几分。估计水璃认识的,这个老板也不是人。怎么今天晚上到处都有奇怪的“人”,以前怎么没遇着过。

而正当陆筱颖又一脸惊奇地望向水璃时,旁边两人却是真正地被红薯的香气给吸引了。

“好香啊!没想到暑假里也能吃到。老板,有没有小一点的红薯?”严晞问着。

“妾身也觉得不错。老远就闻到了。比那边的臭豆腐味道可好闻多了。不过嘛……还是给妾身也挑个小的吧。晚上吃太多好像不大好呢……”

“这个……吃了,不会有问题吧?”陆筱颖在心中问着。不好意思明说出口,只能寄希望于水璃能够如先前严晞还看不到她时那样,可以借着意念接收到。

“没问题啊。能有什么问题?”水璃果然接收到了,似之前那般也同样以无声之语回复着,脸上盈盈笑态不散。

“那就好,那就好。”陆筱颖心里念道,随后爽快地开口说道,“老板,那帮我挑一个大的!还要烤得焦一点的。”

“好嘞。既然是水璃的……同伴,那我可不能怠慢。再稍等会啊,我再给你们稍微多烤会,可以更香点,更熟透、热乎些。”老板说着,又盖上了烤红薯用的那大圆桶上方的盖子。

移动车摊的后头,则是进一步往后头退去的两鬼魅。本来这三人走到了这边,就够让他俩受到惊吓的,前边水璃那一扫眼,更是差点把他俩的魂都直接扫飞了出去。

“呼……吓死我了。还以为被发现了。中间不是人的那位,看着可真不像是省油的灯呢。”

“真是的,又不是大冬天,买什么烤红薯!卖什么烤红薯!不知道会吓死个鬼吗?”另一只也紧接着细声抱怨道。

“等……等等。好像又有麻烦来了。”

“你……你也感觉到了吧。好像也在往这个方向过来。我们……要不今天还是先不跟着,先走吧?”这时鬼魅的话音明显在哆嗦着。

妖市相叠,聚拢在一起的妖气混沌如雾,辨不清何处是生起之源头,但恰恰又各处都是源起。而其间,一股强烈、清晰可辨的妖气可以明显地被察知到,从桥处来,且即将到此。

烤红薯的车畔等着的水璃,也有所感,莞尔之间,嫣然无方。这股妖气为谁所有,她是再清楚不过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