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起风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06  |  更新时间:2020-05-30 20:47:25 全文阅读

一阙曲声入耳,是戏台之上尚未断下终章的悠唱。

不觉已到了人定之时。尚未曲终人散尽,但沂竹镇沿河这一长条临时街市上的人群,却已稀疏了许多。

先前摩肩擦踵的密集之态,不经意间,组成着人流数量的个体已在有来有去间少去了不少。

在烤红薯摊子上又多聊了一会后,随意几下乱逛,时间便已在悄然间挪动指针到了这个点。这时四人正在桥头处歇息。

人市中混杂着不少伪装化人极巧妙的妖异,但大抵都没料到汐竟会在此夜出现。

不过是个小镇子,又是镇子上七月半前昔人类的活动为主的,远比不过泓汐那的景致,任谁都不会觉得这地界上的大人物会高兴老远地跑来个相对寒酸之地。

但一见到同汐和水璃同行的,是两个人类女孩,听闻过点什么的妖异也都能猜出,这两个人类丫头中必有一人便是前几日同那条黑狗一起被汐从河里捞上来的。

初逢始于水。但坊间传开的,纳入在了妖异们的闲聊中的,却只有陆筱颖第二次落入深水区、还失去了小黑的那次。真正第一次被汐从水中救起之时,恰逢上了夏天的雨,正好附近没有人、也没有妖异逗留着。

面对日晒雨淋,并不是成了妖,就会对其自动免疫的。大部分的妖也同着人类有极多的相似,日头大时也会想着找个荫凉处休息,预雨之时也会加快步子往家里赶。

而那一次陆筱颖被从苕酒屋出来没多久的汐捞出深水区之际,附近的妖异就为这大部分的类型,基本看着要下雨,还估摸着是一时半会停不了的雨,都早已赶回了家中。也是这一份天时上的巧合,传闻才未始得更早。

既然同行之中有汐,在这镇上对水璃相知之妖也不少,离开烤红薯的移动车摊后,陆筱颖和严晞也是蹭到了不少这份给面子的好处,手上又多了些免费的小吃、饮料。

“亥时了呢。”这时的水璃坐在桥东头的栏杆处,晃动着一双纤足,也是颇带古风的刺绣凉拖正平放在地上,“现在台上唱的戏是接近尾声部分了吧。小半个晚上,都没见到过安臾,也是奇怪了。汐侯大人,您能感知到他今晚来了吗?”

“安臾啊……”汐靠着栏杆,喝了一口手中拿着的啤酒,“大概……今晚没来吧。”

水璃尚不知道安臾之事。但汐其实也不知该如何开口跟水璃说这事为好。

沂竹镇上,同汐一脉相承、以水凝形的也就三位,随便哪个出了点事情,终归还是会被知道的。

隐瞒不了多久,也没必要隐瞒,但汐还是想等到时那条安臾精魄新成的鱼,送到陆筱颖那寄养后,水璃自己去发现“安臾”之名早已逝去的真相。

“哦。”水璃不再多问,只是低下了头,盯着自己那双鞋子看。大概……有什么事情发生,汐侯大人不好跟自己说吧。有种预感,在她心中这么悄声说着。

汐的语气并没有丝毫异样。

让水璃会如此预感的,还是安臾竟然会反常地不出现,而且汐侯大人是明明确确可以清晰感知到同她一样存在的另外两位的,但却说了“大概”两字。

预感归预感,也不过浅浅一许。水璃还不至于那么悲观,只是察觉到了些异样的端倪,就杞人忧天。

一来,汐侯大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再则,镇上除了自己和安臾之外的,另外那位麻烦家伙,也没有冒出来。两相综合,应该还不至于有什么太过严重的事发生在安臾身上吧。

那个麻烦家伙,明明就在镇子上,还几百年没一点动静。但倘若水璃自己或是同源的安臾出了什么大事,那家伙是肯定不会无动于衷、依然不露面的。这点,水璃心里是极为肯定的

“好饱啊。我吃不下了,汐。”陆筱颖先打破了四人间短暂的安静。

“也没让你全吃完。剩下的你带回去,明天继续当零食。记得放冰箱里,免得天气热放坏了。”汐瞥了眼陆筱颖手上还剩下的食物,“小花痴,你胃口还蛮好的嘛。”

“还真的是胃口挺好的!大晚上吃那么多,也不怕长胖。看看别人家严晞,多有控制力!”水璃说着狠狠白了陆筱颖一眼。

其话语中虽有着对严晞的赞同,但却也隐着份明显的距离感。

正如有的大人,在对自家孩子的呵责中却含着关爱;赞许着别人家的孩子有多好时,也间接默认了对“别人家”那份距离存在的设定。

只是有时候,若是传达得不当,“自家的”所接收到的呵责会被误会性地放大。一旦过大到完全盖过了应该被放大的亲昵、关爱,就会形成了沟壑在双方之间。

世间言语,有时,所说即是真实想表之意;有时,却是真意藏于了表面之下,需要寻味一番。说话之人自然是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最真实意思的,但是听者却未必能很好地接收到。

而就被说出口的言语本身来说,由嘴而述,以声传达出的字面便是真实,它所传收到的却始终只有说出口的字词。

言语亦是有灵力的,并不是纯粹无生命之物。

若是同一说辞反复出现多了,言语本身也会应着那多次出现过的话语走,随后离本真之意渐离渐远。而后,身边所生之事又受言语灵力影响,也会响应着说话人并不真实希冀的表面意思而去。

也正是由此,在某些重要场合中,才会对一些不吉利的话有所忌讳。

也是因此,有时直接传达出心中所想,不伤人的话语,又不拐弯抹角,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这会水璃说的,不过寥寥几句,当然不会生出这么多言语的反应。但深处,也是因她没有对陆筱颖太见外,才会这么直说。

“嗯……今天是偶尔而已嘛。偶尔……放纵下多吃点没关系的。”陆筱颖为自己辩解着。

“我也吃了不少的,其实也没什么控制力了。”严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向了汐处,但又有些羞涩地游离着眼神游,“那个……那个……汐……谢谢你今天请……”

“不是我请的,不用谢我的。只不过刚好,这里认识的老朋友比较多,又都很热情。”

“还……还是要谢谢你……和水璃的。要……要是不介意的话,下……下次可以来我家,我做曲奇给你们吃!小颖也可以一起啊。”

“妾身就不必了。”没想到水璃立刻冷淡地回绝了严晞,“今晚相识,只是今晚的事情。妾身可不觉得有那么熟络了。反正明天你也就看不到妾身了。”

“哦……哦,那……那好吧。”这毫不留情的回绝,让严晞显得极为尴尬。她又瞅了眼汐,本就更希望的是汐能够答应。

“你那么想吃啊?”汐轻声问向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陆筱颖。

“嗯嗯。你去不去啊?去吧,去吧!然后我也能蹭到好吃的。我好像还没吃过曲奇,特别是手工现做的。你和水璃都不去的话,我也不好意思的。”陆筱颖也轻下声音回复着汐。

除了对曲奇的期待外,陆筱颖也是因为自己前面答应过严晞,下次汐找她的时候约上严晞的。要是这次汐答应了,也可以算是对自己做下的承诺达成了,她也就可以不记着这个事情了。

“行吧。这花痴去,我就去。不过时间嘛,改天凑上了机会再说吧。”汐走近陆筱颖,把手放在了她脑袋上,“我家里头就有会做类似这种的糕点师,你想吃下次给你带点啊,花痴。好了,九点多了,小孩子该回去睡觉了。走吧,送你们俩回去。”

水璃听了,一个轻灵的跃身已落在了自己的鞋子上。穿好凉拖后,她紧跟着也走了上去。

桥栏已冰凉,依稀有了夜露生起之感。

应是人静入眠时,临时夜市上依旧光亮不减。人流虽是较先前少去了些,却依旧还是处在热闹的范围之内。

从桥头走回,一穿过了夜市,便立马落入了安静中。水璃的身形则在这份安静中,渐近小巷又渐隐去了。还是一如现出时那般,隐去也是悄然无息、无人发现的。

一把严晞和陆筱颖送到了巷内台门口,汐也一样把自己的身形从人所能视到的世界中藏去了。

“汐侯大人,您是……有什么要跟妾身交代的吗?那么早就打发这俩丫头回家。”

“这个点,小孩子是该睡了,也不算打发。去那屋顶上坐坐,那边能看到河。”

话音落下后不过须臾光景,汐同水璃的身姿便已转移到了汐方才所指的屋顶上。这一处屋子正好紧邻沿河的马路。今夜的马路即是方才路过的夜市。

“汐侯大人要喝酒吗?妾身可以去给您备一些,刚才那啤酒,大概不合您口味吧?”

“确实不是我喜欢的口感,不过不用了。苕酒屋那老板娘好像没来这里开个小摊子嘛。要是她家的,我倒是想来一点,调和下啤酒那味道。”

“还真是没看到呢。不过住苕酒屋附近山里头不远的那只蜘蛛,妾身倒是看到了。”

“哦?”汐看了眼水璃,随后又朝墨泽宅子在的方向看去,“是去那的吗?”

“对。去墨泽大人宅子里了。那蜘蛛出现,妾身觉得一定没什么好事。要不是因为她是去墨泽大人那的,妾身绝不会允许她来那么靠近妾身地界的地方!”

“你对她偏见有点深嘛。”

“那是当然的了!那家伙浑身都是掩盖不尽的血腥味,老远就能闻到了。”

“要起风了啊……”汐感叹了一句,语气却异常平静。

“起风?”水璃伸出左手去感受着空气中的波动,也就偶尔有些细风。这么点小风,还不至于要刻意提起。转念,水璃便悟了进去。

“莫不是……”水璃看向了墨泽那处同人类居所毫无差异的宅子方向。

那处屋子,样式皆同隔壁人类的相似,但却自带着结界。以至于,完全感受不到里面是否有妖异在。特别今晚,里头必定有好几位妖力上乘者在,但一样丝毫没有蛛丝马迹的气息泄露出来。

水璃,以及附近的妖异都对那宅子的过往记得清楚。但居住那宅子附近的人类,一代一代,更迭变化,传承、来去,却未曾有人记住过、或者联想到过。

墨泽的宅子,百千年来一直都坐落于同一条河畔、同一个位置。而他,也是百千年来一直以人类医生的身份,夹杂在人世间行走。

为医生时,他始终以着“林”为姓氏,取山林之意,怀老山主之恩;为本态时,则回“墨泽”之名,既承传了老山主,自然也无法像大部分山林精怪那般潇洒随意、想不问世事就不问世事。

这个年代,墨泽的宅子是以砖瓦而成,同相邻的房子一样现代的风格。墙壁瓦檐上也似着同一带附近的居所,刻画着经了几十年风雨后的陈意。而在这个年代之前,这处宅子也有过以木为构的时期。

春去冬来,一个百年后是另一个百年,循环往复,却始终是同一座宅子。从墨泽定居于那处起,也没有做过任何的重建、翻新,但每一个年代,宅子也有灵性般,总是参照着附近的居民楼变幻成相仿、不突兀的样貌。

汐的目光也同水璃一道往那宅子方向看着:“墨泽的宅子,大概也快成精了吧。都那么多年了,跟这个小镇一起,一呼一吸,一直都这么相连着。不过要是宅子真成精了,大概这小镇也快成精了。”

“应该不会吧。不过,宅子成精,妾身倒是听闻过。这一整个小镇都成精的,妾身还真前所未闻呢。汐侯大人觉得这小镇,真有可能有朝一日也凝出自己精魄来,化为妾身之类的存在吗?”

“谁知道呢。我也就随便说说而已,确实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镇子,一般都聚了不少人。一会儿格局会被变成这个样子,一会儿那个样子。始终静止不下来,要成精也难。毕竟凝魄,也是很需要沉淀的。只不过,这个镇子,十多年没有什么大变化也是神奇的。十年对人类的寿命来说不少了,一般肯定会搞出点动静,不可能一成不变的。”

“汐侯大人您这么一说,妾身也有同感呢。以前还真没留意过这个细节。妾身去泓汐什么,在汐侯大人您地界范围内,也见过不少个镇子,还真的就只有这沂竹镇,始终如一,慢悠悠的,真有十多年整个镇子都没怎么变过了。”

已把视线从宅子处收回的汐,这会又看向了笔直正前方、远处的黑影中。

良久,汐又开口道:“刚刚说的风,跟墨泽宅子里头,这会在的客人是否有关,我也不敢确定。估计,也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大佬有瓜葛吧。不过,西面那坟山肯定是脱不了干系了。鬼节,鬼门,坟山,还真是挑了个好时节啊。”

水璃也看向那处。河西岸的建筑物挡着,无法看清整个坟山的轮廓,只有冒尖的山头在暗夜中化为了更深的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