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妖市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631  |  更新时间:2020-06-01 21:12:57 全文阅读

【一】

灯熄人静,婆娑树影兀自摇曳。

散尽了人市喧闹的河边,由帐篷搭起的摊铺的,都已放下原先收起着的帐帘,安睡下去。无帐篷设着的,或是走脚而来的,则是早已不见了影,待着明日再临。

繁闹盛时,里头也有不少夹杂着的店铺,店主实则来自隐世。例如少丘卖红薯的摊头,梦拾婆的帐篷,亦有一些其他卖着各自特色物品的店子。这些店家在妖市的热闹盖过了人市时,就纷纷把自家铺子从显世的视野中隐去,藏在了眼前的妖市里头。

两市重叠交错,梦拾婆、少丘之类的摊铺还确实为数不少,非零零星星的一两家。人众时可以卖给人,妖盛时又可以转而多做妖异的生意,一举两得,还可以早早占了店面位置,藏遁时也不用再挪铺子的地方。

交叠而设的这临时集市,人市也好、妖市也罢铺开的地理范围都差不多,都在这沿河东岸。但两个市场在热闹的时间段分布上还是有些少许的错落不一的。人声鼎沸时,自然是人这一头更热闹;到了目前这个时间段,此消彼长,则反过来,是子时妖市最昌盛、人市最安静之时。

除了热闹侧重的时点上不一外,两市的摊铺格局也大有不同。

相比而言,人市更来得整齐一点。摊铺都不约而同地遵守着无文而定的规律,基本水平着河道而设,且有搭建帐篷什么的也都是单层。

妖市,是待人声渐稀时,里头的摊铺才算真的如百花齐放般绽开,还是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凭空多出了不少店子。

逛妖市的、妖市摆摊的自然都有几分妖力。妖力驱使,一些人力难为之事,到了这里就简单了许多。故而分明是临时的集市聚会,却摊铺中还冒出了不少竹木之类搭垒起了好几层的。

还是河岸这同一条马路,但妖市的视角看去,却不可思议地扩宽了不少。店铺排列并不规整,让同一条路却随着随意开起的店子分叉出了不少蜿蜒曲折的小街道。

置身妖市间,原先人市里头不显突兀的红薯车子、风铃摊子之类的,就反而显得有点寒酸得起眼了。但少丘和梦拾婆这两家的店铺却依旧没有变出些花样,依旧保持着那简单、“寒酸”样,按少丘的话来说就是懒得折腾了。

当然其他也有不少也掺和了人市的店铺,一到了妖市时分就整个旧貌换新颜,幻出了另一番气派样貌的。

经了少丘的指点,混已知道了梦拾婆那风铃店的方向。

但这会已是子时,那店遁入妖市,混眼前的光景可没有早前水璃和陆筱颖、严晞来时那么干净好找。

先前实际同少丘处相隔也就几十米的路程,妖市里头却已经硬生生拉开成了几百米。还不算中间加隔了不少林立而起的其他店子,已是需要绕道沿着新生起的“小街道”几转循环才能走到的了。

“店子还真不少啊。”混边张望着左右的店铺,边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本是水泥马路,但妖市里头这段“新街”却已幻变成了石子街道,还是有着台阶下行而去的。

刚才少丘所指,应该跟他那烤红薯的车子并列同排、沿河枫杨处,只是要再往南点就行,且相对来说较枫杨、河道都贴得更近。但这会走了有一小会儿了,混总有种自己在越走越远的错觉。

这些乱起的店铺、“新街”,让他明明是沿着最靠近河这侧的路走的,却越来越见不到河岸枫杨的树影了。

“混大人!”一声招呼声从混的右后侧突然传来。

混转头去看,跟他打招呼的是一位婀娜的女子。着装没有特别华丽,不过一条普通的连衣裙外头系着条围裙。

同这一份一眼可见的朴素而言,女子那盘起得极为饱满的头发就是另一种华丽的极致,不免让人感觉头重脚轻了。

特别是她盘发上还戴着不少的发饰,更易产生这种感觉:梳篦戴在发侧;发簪几许玲珑、分插在盘发之上;步摇生姿,掩映此刻妖市华灯,左右又各是一枚;额前之处又是一华胜翠碧。

但这“头重”也并不显得杂乱无章。除去她身上穿搭来单看头上,倒更会让人联想到大概是某位深居宫阙的妃子,一大早已梳妆妥当,还是盛装,准备去赴某个盛典般。

只是这多样组合而成的头饰,这位“妃子”具体会是哪朝哪代是见者所联想不到的。如她的头饰同着装的组合一样,混搭。

“混大人,这是也来随便逛个夜市吗?还是……再寻哪家想找的店,哪个想找的人?”

女子再次说话间,混已转身走到了她处。她的身后便是她的摊子,有檀香之味飘出。里头有光,晕黄,却看不清里头之物,因为有着一大块竹帘感的屏风挡住了实物,只容得下光透出。

“算是……两个都有吧。”

“混大人可真会说笑。有目的地寻的话,哪可能还是随便逛哦!”女子娇声语着。乍一看也就头重脚轻,头上是古风浓浓、身上又是简约现代画风的混搭杂配而已,没有什么其他异处是可以区分于人类的。但这会在混面前娇声细语之际,其身后却现出了极长的斑斓羽尾。

“那可未必。”混应答的语气、站姿都依然透着一丝玩世不恭,说完还挑逗性地去抬起了女子的下巴,细瞧着。

“混大人!”女子娇嗔着推开了混的手,“您这样大庭广众的,可不好。我做生意可没把自己算进去哦!”

“当然,知道。只是嘛……看老板娘今天妆容不错,忍不住就想细看了。不是都说女为悦己者容。炎凤,你今天这么盛装打扮……”混说着目光扫了眼女子头上戴着的诸多发上饰品,“是为哪位心上人容的啊?跟平常很不一样呢。也让我知道知道你心上人是谁。”

女子面带桃色,心喜地抚了抚头上戴着的其中一根发簪:“心上人啊……目前没有。混大人要是不嫌弃,倒是可以当作小女子我是为您而容的。”

“哈哈……这个,恐怕我还不敢当,毕竟你也不是小女子。说认真的,你今天打扮那么隆重,是有什么我错过的活动吗?”

混原先的挑逗性语气,此处却带上了少许的认真。主要还是墨泽大人茶会中的一番交代后,让他更留意着了一些蛛丝细节,保不准就有什么将来会同自己相瓜葛的。不是所有的大事,先兆也是来势凶猛的,不少事情都是从细微至极处发酵而生。

“哎呀,混大人真是多想了。没什么活动了。您不也说了嘛,‘女为悦己者容’。按常规的理解是为某个心上人什么的了,不过按我理解嘛,女……为悦己……则容,为了自己换个心情、有个好状态,打扮打扮也不错的嘛。干嘛一定要为了别人?反正‘者’和‘则’听着也差不多。”

说话间,眼前这位名叫炎凤的女子羽尾更是左右摆得更欢了一些。说完又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又招呼向混处。

“呀!我都迷糊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混大人。在我这店门口站了那么久,都没请您进去坐坐。”

“不用了。前边都说了两者都有,还是要先找到想找的店,办完正事再来随便逛比较逛得开。回头再来你这坐坐吧。反正距离天明还有不少时间,你这关门没那么早吧?”

“嗯,没那么早。这儿最早会关门的,大概也就第一声鸡鸣时吧。我嘛,反正也没啥事,要比那晚,打算跟那车站牌时间一样,第一丝曙光露出时再关门。混大人,想找的是什么店啊?说不定我可以帮上忙。人市时这里找个铺子容易,可这会妖市的规模可比人市的大多了。”

炎凤下巴微抬示意了下这会站着的“新街道”两排都至少两层楼高的店铺,又继而同混说道:“混大人,您也瞧见了。就算知道个方向,要在这里头找到也可非易事。这里又是临时设的,可没泓汐啊、山市啊那种往日就基本固定好了摊位的容易找。”

“还……确实是这么回事。感觉我都走了好一会了。少丘那家伙是跟我指点了方向,结果明明只是一条马路而已,还岔开了好几条小街。你今晚也是头一晚来,你对这新搞出来的地形,熟?”

“那是当然的喽。开门做生意,广告可少不了。我这店铺门面的样貌都跟本店那差不多,没怎么变化,也就想起个品牌效应什么的。前面妖市基本成型的时候,我就整个逛了一圈,还派了几个小妖去各个关卡张罗客人了。混大人要找的店,要找的人,我要是搞不定,估计这妖市里头也拿不出第二个敢说能搞定的。”

“那正好。看样子今晚我跟炎凤老板娘你,还真是有缘注定要相遇呢。”

听着混这柔下了语态如和风拂面的话,炎凤不免拿手掩面,有些羞涩之态。

“混大人真会说话!那您要找的是什么店子?”

“一家……风铃店。”

“哦?”眼中光泽一闪,炎凤随着自己这短而轻的语气词中,已立刻想到了梦拾婆处。

要是显世里头,问风铃即是风铃,基本衍不出第二意。隐世里头,说着风铃可未必就是风铃。特别是在这里。

这藏纳了小小沂竹镇的小盆地里头,可远不止今晚有庆典的这一个本镇范围大小。但若提到风铃,要是有哪个妖异竟然不知道梦拾婆名号的,那才是意外了。梦拾婆之名,是否在泓汐那也如此声名远扬是不知,但至少这片区域的地方内,可以说无妖不知,无妖不晓。

炎凤其实已经猜到混所指的风铃店,就是梦拾婆那,还有把握八九不离十,但她仍假装着没有猜透般。

“风铃啊,还真有几家。最南头那就有三家,那几个老板的手艺还都不错,各有千秋。我这店铺往上边走,东北方的地也有一家,特色全是纯手工琉璃造的。不知道混大人有意向的是怎么样的?”炎凤单眼一眨,“或者说,以上皆非。而是……名为风铃,而非风铃的那家?”

“嗯。一个独眼老太婆开的那个。”混轻描淡写地回着。

“那可真巧了!”炎凤情不自禁地拍着掌小跳了一下,“果然,混大人今晚是跟我有缘呢。既然混大人是想去那,可还真得请您去我那店里头坐坐看看了。少丘大人大概妖市成型后,没有多走动,知道方向,可不知道多少店子为了蹭热度挡了直往那去的路子。都说名人效应吧,那老婆子的货色确实稀有,想去淘点货的小妖可多了!”

随而炎凤细步往前一挪,踮起脚尖,把嘴凑到了混的耳边,极为亲昵地私语道:“我这私下设了个往梦拾婆那去的小道。从这走,还能少些耳目。顺带,我这有件东西,也想请您务必瞧瞧……主子。”

耳语终时,炎凤笑得依旧若桃花无意贴上了颊,只是松开了凑耳私语时顺带抓着混手臂的双手。

“混大人,不知您意下如何?要不要去我这店内坐坐?少许小坐片刻,也不耽搁您逛街的呢。”语中依然难遮娇羞之意。

“哈哈……老板娘那么客气,我不进去都说不过去了。”

混说笑着便跟着炎凤走进了店中。

一跨过店铺门槛,屏风就自往边移去;待到两人都入内了,便又重新移回,藏起了内中的一隅小铺。唯剩更浓的檀香随着那一移,更多地散在了外头,停滞在空中片刻,等着行人来去、夜风小续时好把它也带散了。

而来去路人,顶多觉得这股檀香好闻,深吸一口该往何处去、依旧往那处去。方才混同炎凤在店门口聊着时,也有几个路过的妖异回转神来看,毕竟都是居在这一带为主的妖异,山那一方地界之中,以墨泽大人为首,其下十位长老级人物可还都是要晓得些的。

但转神回看也就那么零星小瞬间,而且看着也就如眼所视,是混在同这“凤茗堂”老板娘正常地打招呼而已,没有什么可疑的。

顶多一眼便可知两人先前就认识,但炎凤做生意的,自然对潜在客户都会热情,也在常理。只是偶尔这两人的举动有些稍显暧昧罢了。也正是越看着无恙的,越藏着些玄机。

炎凤所说想让混看看的物件,也就他俩知道。而那声也带了些娇滴滴的“主子”,不过耳畔轻语,一样,此妖市中唯这二人自知。

【二】

枫杨依旧间歇地、随河风而摇曳,恍惚着灯影。

人市时刻的普通风铃店算是已歇息了。

若这个点还有哪个没睡着的夜路人或是已是酩酊大醉的醉酒之人,穿行过了这河边马路的人市,又恰巧经过了只能从两摊铺中间的过道通入进去的风铃店前方,必定只能看到空无一物、一片黑黝黝的夜色而已。

梦拾婆的风铃店,摆摊的位置并未变动,之所以这会如从人类视角看不到,不过是它已整个遁形入了妖市内,转而成了妖市内的一方小店。

妖市里的这店铺,依旧是那不起眼的帐篷,帐篷前头左右各是两个挂满了各色风铃的木架,同人市时的一模一样。细风来时,铃音清脆如一处小泉叮咚;河边夜风稍大时,群铃左右互碰,乱舞一阵便分不清其中哪一种音是哪一种材质的铃发出的。

妖市起兴时,在梦拾婆处谈完生意又瞎聊一会的玄鬼,早已起身不知逛到了妖市何方、去凑热闹去了。但玄鬼来时才从帐篷内弄出、多添置上的一椅、一茶几,以及茶具都未曾撤去。

除此以外,这方小地隔壁的邻居店铺却都早已换了模样。

妖市虽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还是在这马路上,但严格来说是另一方空间。

原先梦拾婆这摊子外头的人类铺子,在人市的维度依然在,基本不到庆典最后一天结束不会撤离。妖市维度的相邻铺子却是左右各一的双层店铺。

其上方侧的为一栋茶楼,整栋红色木质。虽是临时的摊子,但茶楼无论是茶桌茶具、围栏楼梯、木柱镂刻上都不像是临时凑合着将就的。其间时不时飘来浓浓茶香,这会梦拾婆茶几上的茶,就已换成了这家送的。

而风铃店南面的,也即按镇子里习惯说法下手侧的,则是色调上同上手方北侧的那栋完全相反的。这栋店铺是满满江南气息的黑白两色。

这栋同沂竹镇保留尚好的建筑极为搭配的铺子,里头供应之物,一层是有着异域风味的人间小物品,熏香、挂坠、牛皮钥匙坠、戒指、耳饰,不一而足。进了一层里头,会发现并没有楼梯之类可以通往二楼。但上面那层才是重点,里头均是隐世才有之物,自然也只有隐世居民可以凭妖力上去。

“你们俩,都在这看了很久了。挑好了没啊?看别人家挑得多快,客人都来去几波了。”这会,夹在两栋店铺中间的小片区内,摇椅依旧发着“吱嘎”声,旖旎着此刻的光影,梦拾婆则躺坐在其上,偶尔扇动几下蒲扇。

“可别急嘛,梦拾婆。做生意可不带你这样,还催着客人的。”其中挑看着架子上风铃的妖异说道。

“不催怎么行?你们俩这挑法,怕是挑到这三天庆典结束,还选不好。”梦拾婆从椅子上起身,随手把蒲扇丢在了摇椅上就径直走到了帐篷里头。没多久就又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出来之时,她手中已多了一只竹篮。也不知是从哪拿出的篮子,大概也是同玄鬼来时椅子、茶几的来处一样,从帐篷内那张老旧黑木桌子的抽屉里头拿出来的。

这会的客人就只有两位,先前已经选好东西走了好几位了。但木架上的风铃数量依旧不少,毕竟帐篷里头梦拾婆是备好了足够多的存货的,卖出了几只,稍过片刻就会自行从帐篷存货内补上这个数量的铃。就算这里的不够,回一趟镇子西郊那台门内的住处取也是快的。

这两位客人确实已经挑了许久了。犹豫不决,不过两个因素:价钱能不能吃得消;自己能不能消化得下。

“你要出门啊,梦拾婆?我们可还没挑好呢。你这是要提前收摊……还是,打算让我们白拿走啊?”方才说话的那位客人笑着问道。

“不收摊。妖市里头哪有那么早收摊的?你们继续挑就是。不过啊,你们两个,可别想太美,我这的东西,可都是认主的,可是白拿不走的啊。”

梦拾婆刚说完,已又有来者从外走来。她转而面向来者,脸上的笑和祥若人类的年迈长辈,又轻点了几下头对来者示意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