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重返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00  |  更新时间:2020-06-01 21:18:15 全文阅读

不变的风铃店,从帐篷、摆设到凝于此方一隅区域内的空气,都全然未变。

夹在两栋随妖市兴盛繁闹而刹那矗起的店铺楼中间,梦拾婆的这小店铺范围内,还是拥有着一如先头未隐遁入妖市时那般的静。

外头熙攘,映着繁华尘世的缩影;一旦踏入这里,就如踏出了凡尘。

梦拾婆从帐篷内拿了篮子,刚跟站在木架前挑看风铃、还拿不定主意的两位妖异客人说了几句,就又有来者从那凡尘闹市间走入进了只属于风铃店的“隔绝”区域内。

梦拾婆看向来者,也是她早就猜到会来的,如长者的笑洋起在了她双颊上,不似方才同买风铃的客人交谈时那样就算笑也多少掺杂了份利。

虽说混从墨泽宅子那离开,又找少丘打探到了梦拾婆这店的方位,但梦拾婆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尚不知晓混要来。此时的来者,梦拾婆早先就有料到几分,只是猜不出何时会来。既能猜到,当然这来者非混。

而来者看着梦拾婆这一点都不见怪、更不诧异的笑,还朝着她点头示意,除了还怀揣着返回这里、一路上心头反复想着的那份不好意思外,也额外有了份落在心头上的心安、归属。

“不……不好意思,我……我又来打搅您了,老奶奶。”

“不打搅。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这附近落脚的地方不好找吧?”

来者有些难为情地笑着,点了点头。她手中的袋中还装着风铃店尚显在人市时,梦拾婆赠与她的那只风铃。

“可……可以让我……”来者正是翠音,刚想说话、想再向梦拾婆确认下是否真的可以让她暂时借宿下,一对上了那风铃木架前两位客人的眼神,她一下又紧张地低头、说不出话来。

平常她遇到陌生人,还不至于会这样。主要还是因为这会有求于人。有求于人本来就会气势上弱了一截,还要在陌生旁人注目中求人,紧张感徒然而生。

之前天色还算早,还没那么晚,她离开梦拾婆后,原本是满心欢喜地拿着风铃就先去找今晚的住宿地的。

虽然一开始会落到这个镇子里头,她确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想体验一把人市的庆典。但当发现她想找的合心意的地方不好找、以致都没怎么细逛这灯影迷离之处,而且听说这个庆典会维持三天时,她便改变了主意,从只停留一晚,改成了三晚都不想错过。

含了今天在内,满打满算也就三天,应该不会耽搁事,姐姐该在哪肯定还在哪。当时她确是如此想的。

只是,在继续寻找满足她心中住宿条件的地方时,有些意外的事情,让她把这个决定又改了。在这个镇子上停留的时间,也越改越长,终成了没有明确截止日、模棱两可的“要一段时间”。

那意外的事情,便是她脖间的挂坠竟然有了反应!

褪去翠鸟之形,她触地幻化成人类姿貌时,脖颈间并没有挂着任何东西。但那只是看似无。这件挂坠是从这次启程前另一位同类非同属、妖力还较她强出了不知道多少的一位姐姐赠与的。

“这串链子你收着。”

话音柔暖,寄着对她的关切。当时的情景翠音还记得一清二楚,那位姐姐替她戴上挂坠时,温暖的指尖无意地触到了她脖间的肌肤。每逢忆到此处,脑海中不知为何就会恍惚迷离起来,只记得那暖暖的触感,还有……那位姐姐饱满的红唇。

“你要找到你姐姐,这串链子可以派上用场。我在里面封印进了你的羽毛,以及当时找到你时,那块土地上的一些泥。这份牵绊的力量,可以助你寻到你要寻的人。为了方便你平常戴着,还不会惹人注意,这串链子整个都会看不到,就像这样。”

那位姐姐替翠音挂好了链子,果然,那原本银色的链绳、浅薄橙色的坠身都一下透明着看不到了。

“可是,这样看不到了。我怎么才能知道姐姐在的方向?”

“别急嘛,小丫头。若是你姐姐,或是同你姐姐极其相关之人在附近了,这挂坠就会自己亮起来,还会有金黄色的点指引你该去向哪个方向。到时,你就去细看下坠身就行。”

“这会的话呢,离你姐姐远着呢。你看不来,就由我口头告诉你吧。往东,一直飞就行,这是我在封印施法制这链子时看到的。你应该能在江南那边,某一座人类的城市或是镇子上找到她吧。”

那位姐姐的话铭记在翠音心上,明明从那之后,她独自出来已有些时日了,但那柔声话语宛若昨日朝晨之事。

正是当时临行前戴上的挂坠,让她游荡在人市的临时集市上时,又再次决定延长留在这镇子上的时间。

原本她还在努力着,试图隐晦着询问到一处极佳、主要是可以让她不用担心会因一不小心的露馅被人类抓走吃了的住处时,挂坠上一阵灼热感透肌而直传入她的筋脉之中。她不由得因此手颤了一下。

当低头看到坠身时,那一刻,惊喜、期待、又夹杂着怕被人看到了脖间这非常之物,交错而瞬生的情感是无法准确描述出的。

翠音当时一手匆忙握着盖住了挂坠,迅速地穿梭过人群,跑到了河岸边那排枫杨树下。这里,人类的灯光不怎么照得到,可以让她毫无顾忌地细看挂坠上显示的东西。

只见圆形的坠身此刻是从未现过的浓烈橙红,而里头冒出的金黄小点更是前所未有过的多。金黄的点,今天也没有规整一致地往某个方向偏移,转而环绕着沿着外围的圆形弧度在里面疯狂地打转。

翠音没有多去考虑,为什么前面在这里走了好一会儿挂坠都没反应,这个时候竟然又有反应了。肯定是姐姐在这镇子上!就算姐姐不在,一定有姐姐相关的线索人物在这里!

脑中只有这两句话反复回荡着。她双手紧握坠身,把那灼热感紧紧地抓在双手间,随后又忍不住蹲下身去,泪点从眼角泛出。终于,马上,可以再见到姐姐了!为了这一刻,都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了。

也正是那在枫杨树下的时刻,让翠音终于再次改了自己的决定:要在这个自己还说不出叫什么名字的镇子上呆着,直到找到了引发刚刚坠身反应的那人为止。

挂坠从那刻亮起后,也不是一直都是保持着橙红的样貌不变的。翠音待在枫杨树下等了有一段时间,坠身才又恢复成了透明。

而她之所以没有趁着挂坠共鸣亮起时,趁热打铁,出来找人,也是因为这集市。

人群之中,灯光人影,又有妖魅之形恍惚,早已模糊了来来去去各人各物的痕迹。

能有线索,也是因置身在集市内,聚集之处机会也便更多;而也是因这闹市,人头攒动,让找人的事情添上了不便。

更何况翠音也怕橙红色的挂坠太过显眼,招惹上了不必要的目光。这也是临行前给了挂坠的姐姐叮嘱过的。

正是出于上述的考虑,待挂坠坠身重回透明状看不到后,翠音才再次从树影下走出,踏入这会已热闹渐散的人市中。但是……

直到人市的最后一盏灯都熄尽了,她还是没有在这人生地不熟之地找到住处。既然人市无果,那也就只能到重叠此处的妖市中寻访。

妖市同人市一样,本来就是临时的生意聚集地。而镇子因人成型,非因妖异众而成,相对人市而言,妖市也显得更为临时,要在妖市里寻到她想寻的处所更是不可能的。

几经周转,寻得失落不说,差点还迷路在了妖市里头。而总结出的结论,只有:这座镇子上,根本没有可以让一只小小翠鸟之妖栖身居住之地。

最后的最后,翠音想起了赠了她手中风铃的那位——梦拾婆。那个问过她落脚处的老奶奶。

于是绕了一圈,翠音便又在此刻身处在了梦拾婆的店铺处。

“这小姑娘,没见过呢。梦拾婆,你认识啊?是从附近哪里来的啊?”在场的其中一位客人开口问道。

“别人家小姑娘的事,打探那么多干嘛?”另一位客人挤挤眼以胳膊捅了下方才说话那位,转而又问道,“这小丫头,一看就像刚来这里的。是……没找到住处吧?”

一语中的,翠音听了这话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处。确实是没找到住处……虽然镇子外面随便哪个荒郊野外也可以将就,她并不是对落脚地的硬件设施要求很高,但那样以人形就有点怪异,但要是以原本的翠鸟形貌,又怕……还是最担心会被不小心当作食物吃了。

“刚还自己说的,打探那么多干嘛,你自己就先开始打探了。”梦拾婆嗔怪着说道,“这小姑娘,是我客人!”

对梦拾婆重音了的“客人”两字,这会挑着风铃的两位客人并不是没懂。但还是明知其意还假装不知地说着诨话。

“梦拾婆,来你这的客人多了去了。你还记得哪个是哪个呀?也就风铃,要是你家出的,你一定记得。我看这小姑娘就是初来乍到,没找到住的地方。胆子又小,又不敢装成人类,就大摇大摆住到人类开设的那些宾馆里头。”

“我也觉得,就跟你说的一样。不过要是初来乍到,直接先到的这里,要找个人类旅馆也不好找。这附近没有。都集中在再往东面过去,镇中心人类车站广场那带。这里啊,可都在镇子偏西了,咱们隐世的车站倒是在。不过,妖异住的旅馆,这个沂竹镇就没这东西。”

“哪里没有了?瞎说什么!要不,小姑娘,我给你介绍个住处?大家都不是人类,不会坑你。那地方也算是沂竹镇唯一的可供妖异的旅舍了。只是平常嘛……没怎么打广告,知道的不多。就是嘛……这个,物以稀为贵,既然这样的住处少,那就……你懂的。”

两位妖异客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听了此话的翠音不由地小退了一步。对她而言,梦拾婆也是今晚才认识的,但相比而言,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梦拾婆还是靠谱、诚心收留她住的。但这两位……

她有些许的担忧,梦拾婆会不会听了这两人的对话,也推荐她去刚才话中所提的“沂竹镇唯一的可供妖异的旅舍”住,而收回前面说的可以到梦拾婆住处那暂时寄宿的话。

翠音这不由自主做出的一小步的动作,梦拾婆却也是看在眼里。

论感情丰富度,人世才是聚集了各类情感的杂糅之处,远非妖异的隐世可比。梦拾婆长期身在隐世居,但源起之处还是人世,也常在夜间走动于显世间,对这些细微处的情绪想法透露自然知道得明白。她已经猜到翠音这一步中的顾虑。

“我可都说了,这小姑娘……是……我……的……客……人!”梦拾婆一字一顿地道着。不过十几个字的一句话,但严肃中自带一份气势。她的那些风铃,更是随着这店主人说话时每一分空气细小地颤动,而拼尽全力地碰撞发出铃音。

两妖立刻闭了嘴,知道自己大概压到了什么线,不再多说。当然他俩心中对于为何向来独来独往独居的梦拾婆,会对这姑娘那么关照的纳闷依旧未解。

“翠音,你就住我那好了。我刚好也有个伴聊聊天。”梦拾婆看了眼闭嘴后继续乖乖挑风铃的俩妖,“这两家伙啊,就是看到个漂亮小姑娘,就想着法儿多搭讪。别把他俩说的太记心里。这镇子上,确实还真没有妖异住的旅馆,你就安心住我那吧。”

“是啊,是啊。刚才我俩说的,你就当放屁啊。”梦拾婆这的一位客人带着点歉意地回头搭话道。当然他那满脸朱红的脸上是看不出任何歉意的,只有始终辨不清细微表情变动的呆滞。

有了梦拾婆的这番话,翠音心宽了许多,但转念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先前自己只是短住,现在是说不准什么时候走、需要住一段时间了,这样的话,可能会给梦拾婆添麻烦吧。她的好意,若是当成理所当然就长住下了,恐怕也不大好。

“那个,老奶奶。”翠音开口,羞涩之情藏在话语间。

“叫我梦拾婆就好,别老奶奶、老奶奶的叫了。大伙都这么称呼我的,叫我别的还有些不习惯了。”

“好,好的。那个……这个镇子上真的没有妖异住的旅馆吗?或者隔壁附近什么村子镇子有的话也可以。今天晚上我是肯定要去您那打搅了。但我……我可能要住一段时间了,不是就一个晚上就够了的。会有段时间的话,感……感觉我还是要自己找个地方比较好,不能老麻烦您的。”

“这小姑娘倒还挺懂事的啊。”

“对啊,对啊。真是不错的姑娘。梦拾婆,这小姑娘那么善解人意,你那要是长住不方便,我们俩兄弟可以帮忙找个地方。这回是正经的,不是前面乱扯、想搞点赚头的黑店啊。”

俩妖说着,梦拾婆此时脸上已又是那和蔼亲切无比的笑。

“方便的。我可从没让别人借住我那过。”梦拾婆提着篮子走到翠音处,一手搭在她背上带着她往里头走,“看到你啊,总感觉是有某种注定的缘,我才开口的。大概就跟你同你手中的风铃有缘一样。既然我会难得的开口,当然是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的。你呀,就安心住我那好了。”

“嗯嗯,那就麻烦您了。还有……还有这两位,不知道怎么称呼。反正也谢谢你们刚才的好意。”

翠音道谢着,刚想着问下梦拾婆房租什么的,白住也还是过意不去的。梦拾婆像是看透了般先开口说话了。

“也不用多考虑房租什么的,前面你来的时候就说过。反正我那屋子挺宽敞的。空着也是空着,刚好可以利用起来。你有自己事情,可以弄自己事情,我这也不会多管闲事的。有空啊,可以帮我点忙,收集点风铃素材就算是抵了那么点房租了。”

“那……那真是太感谢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谢您好了。收集风铃素材要怎么做吗?除了找……找人的时候,其他时候我都很乐意的。”

翠音说着又低头瞥了眼梦拾婆提着的篮子,只猜着大概是用这篮子去装采集到的木头、竹子、玻璃之类的有实物的素材吧。

大概这些风铃的制作,都是先像人类的风铃一样做出了形后,再赋上了妖力或者其他妖异之物。如果真只是普通风铃,恐怕在这个妖市里头不会有客人光顾。

“一会……”梦拾婆刚开口打算回应翠音。木架上的群铃却细微地颤抖起来。

这颤抖仅维持了两三秒,但未逃过梦拾婆和翠音的眼睛。

一个是这店铺的主人,细致微小之处都看得明白;另一个虽是初来的翠鸟之妖,但正如她可在高空翱翔,还能如鹰般凌空穹霄之间依旧看清地面动静一般,某些因缘的关系让她的自身能力早已超越了翠鸟之外,不过妖力上来说也还算是只小妖之类。

而另外两位梦拾婆的客人,这细微的风铃颤动倒是没有太注意到的。首先留意到的是另一股对他俩而言有压迫感的妖力侵袭着背脊,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这捷径,还真不赖啊!谢了。”是来者的声音。

来者正回转身看着正在迅速消失的漆黑门框,并朝着那处挥了挥手,算是对那门内之“人”的致谢。

门内之“人”为谁,梦拾婆店铺这区域内的其他四位本就在场的,均未看清。但见到了这位特殊的客人,已明显感受到了木架旁那两位客人的焦灼、只想早点逃脱离去之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