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采梦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508  |  更新时间:2020-06-01 21:27:49 全文阅读

繁间有静,静中亦有着繁。

从梦拾婆那处风铃店的静谧中走出,转刹即是妖市的喧嚷。而若从这喧嚷中再度遁入那已安睡去的人市,又会再度重临那无丝语、更为沉静的静中。

混这会前脚刚从梦拾婆处的静里走出,融入了妖市的闹中;后脚,翠音也同着梦拾婆也从那一隅的静里走了出来。

离开风铃店的混往左,径直朝着北面方向行去。

另外两位则是往右穿梭进了妖市,打算到了妖市边沿,也即到了河边马路东侧边沿、正是可以直通水璃的水井所在小巷方向的东西向马路路口处时,再一步踏入显世。

而他们三人均未想到的是,未回泓汐的汐,同着水璃,此刻也还在马路边上那处屋顶上。只是,边上多了些妖市里头弄来的小酒以及一些其他小食。

水璃的气息在妖气聚集中不易辨出,但汐的却不同。也是因此,他还刻意把自己的气息隐藏了起来,免得招惹来太多往屋顶处的视线。

本来嘛,这屋顶上的俩人,也就只是喝个小酒,小叙一会,随意看看这临时妖市的规模,和并未因是临时设起而有丝毫寒碜简陋的繁盛。但世事总是有些巧合。

屋顶那处的视线看下来,刚好,正巧可以看到梦拾婆处的店铺。若是换作看到了其他人,也不会去上心。但巧的是,汐看到了混从梦拾婆的店铺中走了出来。而不确定、但也有些依稀印象的记忆里头,先前也没记得混有从那店子光明正大的入口处走进去过。

“有意思!”汐饮了一口酒。虽没有苕酒屋酿造得那般手艺到家,后感醇厚,但也还算不错。

“墨泽大人那的那个混蛋啊?妾身可不觉得他是需要梦拾婆那风铃的人哦。那家伙……怎么会从那里出来?妾身要是刚才没看走眼,也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没有那么招摇地走到那里头过吧?”一旁的水璃说道。

“是感觉没有。虽然我也没太认真留意那家店子进进出出的客人,不过他那么惹眼的角色,我应该不会错过。还真是有意思啊……墨泽下面的那几位人物,还真都蛮有性格的。”

“性格吗?汐侯大人您手下的,不是也都各有各的性格嘛!比如说……妾身,也算是吧?”水璃轻声娇问着,正如一个急于得到大人认可、又不敢太过大声说出的孩童。

汐抿酒一口,转头对视了水璃一眼,嘴角清浅的一笑随即泛起:“嗯。”

这显得更为轻的应答,却让水璃开心地不禁多喝了几小口从这妖市买来的酒。

“看到这家伙的事情,水璃,你就当作没发生过吧。”汐交代道,心中自有他的想法。

混那样层级的妖异,不大可能是自身需要而去的梦拾婆处。那老婆子的风铃,确实是这一带,乃至到泓汐、垚阜都名头极为响亮的。但要提升妖力,只对小妖小怪有点用处。对水璃都用处不大,更何况是对于妖力在水璃之上的混来说。

但汐也知道不能仅凭着这一点点猜测,就先入为主、妄下结论,认定混必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说不定也确实是有其他的特殊缘由,让混去梦拾婆处跑了这一趟。

总之,这看到的有趣之事,汐的心中还是记着了的。若是没事最好,若是后面有点什么事情发生,保不准这小小一瞥就是有所关联的。

“妾身知道。妾身可不是那种喜欢随便乱说话的。哪些可说,哪些不可说,妾身心中知道分寸的,汐侯大人您就放心好了。”

“嗯。既然混在这里,那说明……墨泽那的吃饭聊天应该早结束了吧。等下倒是可以去他那骚扰、骚扰。都设在家门口的妖市了,也没感受到任何他气息,他还真呆家里守得住寂寞啊!”

“那汐侯大人,您等下的安排,是去墨泽大人处吗?”水璃问着。

“你也想去?晚上了,倒是也适合他家青鹤出门。估计你还能邀请她出来走走。青鹤,好像守着那宅子,极少出门吧?”

“好像是。妾身……”水璃掰着指头,“说起来……见过青鹤的次数,总共两只手都能数过来呢。明明都在这镇子上那么久了。墨泽大人倒是常见。青鹤的话,还真是出门太少了。那妾身等下同汐侯大人您一块过去,带青鹤出来逛逛。刚才买的那个梅子挺好吃的,说不定她也会喜欢。”

屋顶处,夜风较地面来得稍强,从河水处,往东面吹来。汐和水璃尚未喝完的酒,酒香不过幽幽几许,却也淡淡地融入了些到风中。没有酒肆那般满屋满架的浓香,这丝香气若有若无,也飘不到多远就散了。

比如这会已走入显世间的梦拾婆和翠音,也不过是走到了水璃那处水井所在的巷子口不到点。距离岸边汐所在的那排屋子,再往东也不太远,但却不会知道一样也是往东而来的风中,曾也在其中某处夹进过些酒味。

而走到这段之前,翠音也没留意到自己脖间隐着形态的挂坠,在她还随着梦拾婆尚只走到妖市边沿一带时,虽未整体呈出浅薄的橙色亦或浓厚的橙红,但却有几星极为碎小的金黄点状现了一会。

只是那会看去,不过像是她那处的肌肤上,有些许不知何处来的格外亮的光点一并被妖市的光线照了出来而已。光点极小,繁闹妖市的光晃影动中并看不出异样。

尚在屋顶上的汐,也未觉察到一丝极隐、极隐的其他妖力从他身上一样所携之物内散出。当然这丝妖力,也是一会即逝。

翠音的光点同汐身上的这丝妖力,可以说是共鸣而起,同步而隐。只是分携了这两样的两位,均尚未留意到,也均不知终有一天他们会相遇、相牵连。

屋顶,依旧如此静止不动着。

梦拾婆、翠音则是渐行渐远,距离原先起始的风铃店。

从渲染、明亮的妖市里出来,终踏入了显世。

正走着的这条河边通往街去的路,翠音不陌生,是她从高空中飞下、降落时所呆过的。

前面翠音下落、化为人形时,这路也安静,但这时更是显得多清静了几倍。可能之前人世未歇,附近的热闹也是能多少烘托着驱散些这里沉寂的氛围的。

这一带上,小镇的人类居民早已安睡。这会,连偶尔几声狗吠也听不到。远远地,倒是间或会有几声猫打闹发出的叫声,但间或之后立刻又是寂静到让人连走路都不敢发出脚步声。

路灯算是这一带唯一醒着的住户。水泥质感的电线杆,直往天际的方向,头顶弯下之处,是喇叭口似的路灯灯罩、衬着灯泡。

有的灯相对明些,有些则昏暗得仿佛只照亮了自己,而有的忽明忽暗地闪着、好似已看到了寿命的终点。

“我称呼混大人的那家伙,刚刚不知道是瞎扯还是怎么的。不过,他瞎扯里头倒是让我想到件事情。你从其他地方来,估计也见过不少城市镇落吧。能适应吗?这个镇子这一段路,大家都歇息得早,这个点,晚上确实还是有点暗的。特别是你眼睛……能适应吗?”

梦拾婆的声音从寂静间响起。既有声起,仿若静止凝固的空气,也便又活动了起来。

“啊……能!能适应!”翠音急忙应道。梦拾婆在开头处提到混,又让她神经瞎紧绷了一下。

“真能适应啊?鸟类……之中,你应该不是夜行类的……要是真适应不了啊,可跟我说啊,别藏心里不好意思。看不清东西,心里头,也容易没有安全感的。等下会去的地方,是比较窄的巷子,会比这还更暗点。”

“嗯,没事的。我能适应的。我不是夜行类的。本来夜间视力是不好,不过……发生过一些事情,所以,还好了。晚上我能看得清的。”

“好,那就好。要真是看不清什么,你也可以来拉着我胳膊。”

“不过,这个镇子的人们可睡得真早!连一户有亮着灯的都没有。还以为,现在的人类都睡得晚,总会有人类房子里的光是彻夜未眠的。”翠音左右看着两侧房屋,确实除了路灯,没有丝毫其他光线来源可以寻到。

“这个镇子上,其实也不是所有房子里头都没有光的。只是这一片区都是这样。这边的房子还不算最老的,东面过去那些老台门是更老的,那边就更暗了。路也基本是石子路。彻夜不灭的房子里的光,你要是想找,基本都集中在镇子日常的热闹中心、车站广场那头。”

“那里……一定这会也很热闹吧?”翠音问道,带着明显矛盾的情绪。既兴致满满、极为期待地想去一探究竟,但又有些对人类聚集多的地方本能似的担忧。

“这个点嘛,也热闹不到哪了。但至少会有些人、有些除了路灯外的灯光。再过会,这个点还没收摊的一些夜宵店什么也就会关门了。但换一片的地会开始热闹起来。那些晨起很早、赶着批发早市的人,会先有动静。批发的那波歇了,开早餐店的就会陆续开门早早开始准备了。基本上,这么来说,这个镇子也算是彻夜不眠吧。”

“哦哦……”翠音还是第一次距离人类的世界如此近、还如此长时,“那我们现在……是要去那个车站广场那吗?”

梦拾婆摇了摇头:“不是。”

“可是,不是要收集材料,风铃材料的话……不过好像要买材料也是白天更多店的样子呢。”

“傻丫头,真是!妖异的铃,就算材料是来了人世找的,可不能按照人世常规的思维来想。”梦拾婆看了看满眼疑惑的翠音,继续笑着补充道,“傻丫头,还记得我叫什么吗?”

“您?梦……梦拾婆啊。我……我应该没记错吧。这个……这个风铃材料跟您的名字有关系吗?”

“名,总是会有些寓意的。直接字面上的就算看不出何意,其背后,为何是此名?也总是能找到点用这名、而非另一名的源头的。比如这些对我们来说寿命不过尔尔的人类。新生之时,取名大多都会含着父母的期望。乳名嘛,听着悦耳、陋名好养之类,也总是有着各自渊源的。我的这个名字也是。”

翠音的脚步始终随着梦拾婆。梦拾婆左转,翠音便也随着转左;往右,翠音便也随着右去。这会已转入了一条比方才光线暗了不少的石子路上,右手侧有着一条穿镇而过的小溪流潺潺流着。

小溪上有着不少简易小桥,每一座都通着小溪右侧那些宅子的大门。

“可是……您的名字,我还是联想不到跟风铃有什么关系。”

“风铃,并不是纯粹的风铃。我名中的‘梦’字、‘拾’字,便是风铃相关的。要收集的素材也是跟这个有着关联。都是人类的梦啊。而我这老婆子,大概说白了也是捡破烂、捡漏吧。拾起被他们啊、不要了的梦。”

梦拾婆说着看了眼左侧一处屋子。是一处同一路走来所见无异,没有丝毫灯光泄出、黑色匣子似的屋子。

站在其右侧的翠音,视线上自然看不到梦拾婆的眼神,但却也莫名肯定地觉得梦拾婆这会的“看”中,带着些寂寞,带着些哀愁。

正当翠音的目光还聚在梦拾婆身上时,只见梦拾婆晃了下篮子,那处正被看着的屋子处就有一道金色的光从二楼的窗户飞出,径直进了篮子内。

再看向篮内时,光已成了一片金色剔透的不规则瓷片状物。

“哇!这个……就是风铃的材料吗?”翠音激动地问道。

“嗯,是啊。”梦拾婆从篮中取出刚化成的瓷片状物,递到了翠音面前。

翠音欣喜地接过去细瞧,拿得极为小心,生怕稍一用力就把这东西给弄碎了。金色剔透,又自带着些金灿灿的光芒,给这条晦暗的路添了一份明。

“好看!是从这屋子里睡着了的人类那弄来的吗?”

“对啊。这些都是不要了的梦,有意、无意不要的都会有。每一个人的梦用篮子收集,都会成为不同的材料。我呢,就是利用这些材料再熔炼成形。一般的,也就只能这样子的材料。但也会遇到些例外。一些极为执着的梦,凝聚着的精神力更强,凝得越多、不要时可成的形也更完整,会有出现直接一整只风铃的。”

梦拾婆解释着,不免联想到了公祠里头那个女伶。跟玄鬼的交易若是成了,那女戏子的,必定能化出一整只风铃来吧。

“直接一整只?感觉好厉害的样子!这样的一定很稀有吧?”

梦拾婆点了点头,篮子又摇晃了几下,两侧的人类住宅内便又飞出了些光线。光线颜色不一,不仅仅是金色。落入篮子后化成的形态也不一,有化为青铜样的碎片的,有化为布料的,也有成了丝线的……

“很简单吧?”梦拾婆笑着看向翠音,笑是依旧如长者融了慈爱的笑,“这个篮子我注入了我的妖力,它自己会收集的。不过嘛,到哪一片区收集,就需要一步步走过去了。不能每天在同一段地方。需要给点时间凝聚。今天这条路两侧,那明天可能就要另一条路那边。否则每天都同一个地段,无异于竭泽而渔啊。”

“嗯,明白了。那这些,对被采集了材料的人类……有影响吗?”翠音自己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关心人类会怎样,明明不喜欢他们的,顶多也就对他们做出的一些小玩意和食物确实有点喜欢而已。

“没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刚刚要交代不能总在同一片地方的原因。若是每天都收集住在同一个地方的人类的,对他们是肯定会有些影响的。少则无缘无故地疲劳,多了就容易缠上病端,再重了的话嘛……一个人要是没了梦,没了想法,还不自知,是会很可怕的。不过对于当事人来说,估计浑浑噩噩反正也不知,也不会感觉到可怕吧。”

“这些梦……”翠音再次把视线投向篮中,梦拾婆这么一说后无故有些背脊发凉了下,“是梦的主人,人类,不要了的吗?还是……”

“是溢出了,算是主人不要了的。我只是那个拾荒者,没有巧取豪夺的。只是梦的‘拾荒’,不同于平常可见实物的‘拾荒’。捡拾梦,也不能捡得太过干净。要等到了一定程度再来,容易凝出材料。太过干净了,也不易于梦的主人一环循着一环,一生二、二生三,不断生出更多所想、所梦的可能来。”

“哦。”这会的翠音已少许有些理解,但还是有点疑问,“那采集的时间,也有什么要注意的吗?是不是一定要这个点左右啊?”

“白日的时间,古来就是供人类行走为多的。我们妖异出行嘛,本来就是习惯性的夜晚为多。不过夜晚,特别夜开始深,人开始静时,是最合适采集的。人呢,总是容易在睡前思虑些事情,今天做了什么,还有什么没做。一思虑,大部分人都不免会感慨,今天又是这么一天,没干出什么来啊。感慨之时,又容易立下明天一定要怎么怎么的想法。”

“但第二天,很多还是照旧,不会有什么新改变的吧?”翠音插道。

“是啊。但有想法之时,便已在那时成了一个梦。梦可大可小,这种细小的,也是‘梦’。第二天又是照旧,该几个点跑还是几个点上跑,这就是那前一晚的想法并没好好放在心头上,‘梦’在产生没多久的那一刻就已被主人舍弃了。所以夜晚采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也更容易集到内容。夜间会被遗弃得多,整体凝留在人类居所的就会密度大,材料会相对厚实、质感好点。”

说话时,她俩已往前走了一段路程。前面的路没有再笔直往前,而是有一处不算急的拐角,把路引往了左边。

“梦拾婆……我……我可以试试吗?”翠音有些期待。

已是拐进了往左手侧延伸而去的路,晦暗并没有被驱散多少。

梦拾婆手中的篮子也已递到了翠音手上。

篮子轻晃,又是各色的光线从路左右双侧的屋内不约而同地飞出。落入篮中,又是各异的材料,还远看不出将来融成风铃时将会呈现何种样貌、所成风铃又可供汲取多少的妖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