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九十章 见友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522  |  更新时间:2020-06-02 20:55:31 全文阅读

疯长成林的竹,让阳光无法成片成片地倾泻而下。只有成了丝丝缕缕的明,丝丝缕缕如金的光线穿透过层层的竹叶。

光未照到处是暗,有光之处竹子的绿则变得通透明亮了许多。

汐正转头看向着陆筱颖,他的双眼在竹下的暗影中,却也明亮透彻得若有光映着般。

汐的眼依旧深邃、让人着迷,但陆筱颖却不免松开了原本抓着汐衣摆的手,还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你……是……你不是……汐……吧?”陆筱颖轻问道,脑中有那么一瞬间闪过了一片空白。

汐依旧没有回复,却有风应着。

恰好一阵风穿入了竹林。风声随竹萧萧,原本藏在头顶绿色间的枯色竹叶随之抖落而下。

先是几片几片的零星枯叶,如蝶飞落;再是一批一批的叶片,蹁跹而下。

短短片刻之后,陆筱颖所见、汐的再前方,已成了一场瓢泼的竹叶雨。

陆筱颖的目光从她已认定为假冒的汐身上挪开,转而凝视起了那片由枯叶组成、层层叠叠、铺天而下的“雨”。

竹林中原本占据了视野主要地位、绿意葱翠的竹子,这会反成了配角。不过是穿插在枯黄色中的几竖翠绿。这么看去,磅礴之势确实令人惊叹。

叶雨持续了两三分钟。将息时,也非瞬息即止,而是先几秒间规模减少稀疏了,再又减成了零星凋落的几片,随后才最终平息而止。

下了那么一场枯竹叶的雨,地上的落叶层却也没见得有丝毫的厚起。只是再前方,本来还是看不到边沿的竹林,此刻却赫然多了一幢被绿色缠满、有些看不出原本结构和本态的建筑物。

一直未说话的汐,看了看那幢楼,第一次开口对陆筱颖说道:“刚好,到了。”

说话的声音,也是同汐一模一样。身姿、音容,都还是陆筱颖印象中的汐。

只是某些感觉让陆筱颖还是认定眼前这位一定是假冒的。

“怎么?几步就到了,连走到那边门口也不愿意吗?”汐问向站在原地、始终不愿再往前挪动半步的陆筱颖。

“你……你不是汐!你是谁?是汐说的那位朋友吗?还是……还是住在山上的其他……妖怪?”一下说完,说时明明没有丝毫怯意,一吐为快后的陆筱颖却反倒有些许后怕生起。

这么直白地问对方,要真是遇到个不好说话的妖怪,那估计自己真要凉凉了。仔细想想,当时遇到汐,也是直接问了汐是不是妖怪。但好歹那次还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还不至于连“地利”的优势都没有。

“我怎么不是汐了?你这人类丫头说话还真是有意思。你说我不是汐……”眼前的汐走近了陆筱颖一步,双瞳紧盯着陆筱颖因距离过近发红的面庞,“那你知道我的什么,让你可以那么肯定,我不是我?”

挨得太近,陆筱颖不由自主就屏息了起来,一个踉跄往后摔退去。幸好后边就有一棵粗壮的大竹子,她一下靠在了那上面,右手本能地抓住了身侧的另一棵竹身。

“我……我也说不上理由。但你肯定不是汐!我对汐知道的是不多,但就是感觉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汐!或者你们刚好同名了,但不可能长得也一样。反正你绝对不是汐!”

陆筱颖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大概除了肯定对方是假冒的,其他都说得极为牵强,没有任何具有说服力的理由。

刚才这个汐不回她一句,她其实倒是也能从某种程度上理解,说不定跟前面来时路上汐说的“没人记得的山神,大概也只是妖”什么的有关,情绪、心事所致。

但除此之外,确实只能说是感觉。是种极其强烈的感觉,让她就是如此确信眼前的是假冒的。

“那么肯定?”

眼前的汐,又往本来退靠在身后大竹上的陆筱颖那边近了一步。

陆筱颖肯定地点点头。虽然极为确定眼前的是假冒的。是出于什么理由,当然是她无法猜到的,另一方的世界,她从未真正踏足过,现在只是同那边的多了些交集而已。

但另一面,现在的陆筱颖也已基本确定眼前的不管是人是妖,都应该没有太大的恶意。要真有恶意,估计也不会磨磨蹭蹭,让自己还有过多说他不是汐的机会。

“有意思!”眼前的汐这回竟不怒反喜,转而用另一种声音问道,“人类,汝叫什么名字?”

“陆……陆筱颖。”陆筱颖答道,一下毕恭毕敬了起来。

因为对方不再是汐的声音中,那份威严,让陆筱颖一刹那间有了种错觉,觉得眼前这位只是披着汐样貌的山神,不免肃然起敬。那威严感,同汐的不一样。汐有时说话,也会让陆筱颖觉得自带一种气场,但这位的,威严在话音中真的如山的棱角般分明。

假冒的汐保持着汐的样貌,伸出右手来往陆筱颖额间触去。

陆筱颖方才回答自己名字是恭敬了点,但面对伸过来的手还是想闪开的,只是自己已紧靠在一棵大竹子身上,也没法躲开。

那手冰凉。不知为何,陆筱颖觉得这凉意带着树木的气息,自己就如身处到了一片茂盛到疯狂、又疯长到没有丝毫光线可透入的深林中般。

额间那处,正是汐给予的守护印记所在的地方。

被这冰凉的指间一触,守护印记又隐现了出来,还以印记为圆心,一圈一圈向着竹林的四周荡开了水绿色的空气波纹。

整片竹都像是在回应,无风,没有任何枝叶的摇动,但却有竹子在狂风中呼啸的声音响起。

“守护印记吗?汐……那家伙……”说话间,披着汐皮相的这位已收回了自己冰凉的手。

竹林呼啸声的回应也就此停息。但一没了那声响,方才未曾挪动过半步的陆筱颖和这位假冒的汐,却一下已身处竹林外、前面出现的那幢被绿包裹了的建筑物前。

陆筱颖尚未透过层层长开的绿色、看清楚哪怕一点点建筑物的真形,还只留意到了原来这建筑一侧为松、一侧为竹时,建筑的影像却一下模糊了起来。

看去不过更像是水中倒影,还是被石子或什么惊扰了平静、起了不少波澜的水中倒影。

而假冒的汐也终于没有了汐的形态。变成了一个算是人形的形态。他的全身均是悬浮态的绿叶构成。绿叶的形态不一,有片状的、有松针状的,各色日常中常见的、不常见的叶片样子都有。

而这绿叶构成的人形,透过叶与叶间的间隙,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对应人类心脏应在的那处,体内有着一个蓝色发光物。

只能清晰辨出是蓝色、发光的,具体是何物、何形还是看不出的。

“难怪汝这人类丫头身上,会有我友人的气息。方才的莲花也是他指引你过去的吧。既然如此,那你就去他那处吧。我这一丝残留之息,没想到还能在彻底散去前见到些有意思的事情,倒也是不错。”

“友人?你是汐说的那个朋友吗?这里的……山神?”

“哈哈~山神!小姑娘还真会说笑。”绿叶构成的人形并没有五官,但却有声从其内发出,更像是从那蓝色发光物里传出的,一说完,人形的声音又披上了几分忧思,“山神啊……唉……没人记得的,不过也是妖怪……”

跟汐的说辞有好几分的相似。陆筱颖听着,又有种遗失了某物的空洞感荡起。

就在这瞬间,陆筱颖眸中所映的景象,模糊得更甚了。原先的建筑不过像是打破平静、起了波澜的水中倒影般,这会模糊得只剩了随意刷出的颜色。

那绿叶的人形也是一并,成了她视野中的一抹颜色。人形心脏处原本的蓝色光体,在绿色为主的色彩中,也不知去了何处。

“人类的小姑娘,汝可记得,方才见到吾之事,切不可跟任何人提起。包括,另一个世界的人……比如吾的友人,汐。若汝不遵此约,汝必会世代受到此山的诅咒。且还会牵连汝身边亲密之人。”

是方才人形的声音,如四面八方涌来的潮水灌耳而入。

声音散去后,景色的越加模糊,让陆筱颖恍若误跌入到了某幅随意涂抹的油画中。

当然,从“油画”的错觉中出来,也是极快的。

陆筱颖看着眼前的并不算色彩繁复,但却也是各种层次、不免觉得眼花头晕的色彩,不由地眨了两眨眼睛。眨眼之后,却发现眼前光景早已从光怪陆离的色彩世界,回到了熟悉的坟山景色中。

眼前是坐落在坟山里头的那处池塘。池水潋滟,翠碧环池而绕。池边说不上名的野草,还是比她人还高。

不过,这个角度……

好像有点神奇……

按照道理,能看到这个样子的池塘,应该是在那条大路上。可是,为什么感觉自己变太高了。

正当陆筱颖还有点没从方才满是色彩的眩晕感中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池塘、野草有些恍惚时,汐的声音再次响起。

“喂,花痴。你走路也不看路的吗?骑车不看前面就算了,走路也不好好走在路上。要是我今天不在,你这会要直接到池底下喂鱼去了。”

“汐?池底?”陆筱颖看到这会站在池塘边青石板上的汐,莫名的肯定感再生,这个汐是真的!

再一看脚下,自己竟然是凌空站在了池塘上方、毛估估两米高处的!下方,只有绿得深邃、看不到底、猜不到有几米的水。

不看还好。这一看,陆筱颖腿就一下软了,一个重心不稳,身体直往下坠去。

离水面的距离正好少了一半时,她下方的碧绿池水猛然如潮汹涌升起。水与她的凉鞋鞋底相触之际,涌起的池水就保持在了那稳固的圆柱状态。

池水做的圆柱顶端,有细碎溅开的水花不停拍打着站于那处的陆筱颖。

刚想着要怎么从这水柱上下去时,跳下去也貌似不行,汐已走到了水柱前方。随他的走近,水柱竟又生出了层层的水阶梯,一路从圆柱顶端延伸至了水面。

“花痴,你……不会是刚刚过来,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汐问着,一手接着正走下阶梯的陆筱颖的手。

“嗯……奇怪的东西吗?”陆筱颖最先想到便是遇到了假冒的汐,但那警告……世代会受到诅咒,还会牵连其他人。不管那个假冒汐的,是不是汐的朋友,也不管那是妖异,还是山神,她可都不想冒风险。

汐的存在,就已证明了那个曾经不过只能依着书中描述猜测其貌的世界,也是切切实实存在着的。那么诅咒之类的东西,也估计十有八九是真实存在的。

不能告诉汐刚才发生过的事情!

“那些……莲花算不算奇怪的东西啊?应该是你的吧。”这会的陆筱颖已从水柱上下来,同汐一道站在了水面上。

“嗯。本来嘛,只是把你引到这里来,也有很简单的方法的。但既然是给花痴你带路,还是只有花痴能看到的,感觉还是要弄点花样出来才比较好玩。”汐看了看陆筱颖,又极为顺手地把一手放在了陆筱颖头上,俯下身凑近了问道,“确定……没有遇到其他什么?”

“确……确定啊。”说这话时,陆筱颖眼神却小小游离了一下。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的“确定”,总会有些细小入微的动作在不经意间暴露。

“真确定?为什么我觉得你有点紧张、有点心虚,有事瞒着我啊?”

“你……你离我太近了,才……才紧张的。”陆筱颖急忙辩解道。确实汐俯身凑近的动作是让她不由心跳加快了少许,但也只是少许而已。实际主要的,确实是因为对汐隐瞒了刚才那片陌生竹林内的事情,才心虚、游离眼神的。

“哦。确定没遇到什么最好。这片坟山,因为我那朋友的一些关系,平常基本没什么妖异。顶多也就偶尔会有路过路过的,但没有居住在这山里的,算特殊了。今天,我也没感觉到其他有谁在。不过你刚刚走过来,真有点慢,本来应该也就几步路的事情。走到了这边,也不看路,直接往池塘里面走,还以为有你遇到了我没察觉到的妖异。”

“没有。顶多,可能……你。而且,哪只几步路啊?明明好几步的,过来池塘边。对了,汐,你不是说要带我见你朋友吗?你朋友,在这个山里的,有几个人啊?就……一个吗?”陆筱颖问道。

前面那个假冒的汐,从他提到的“友人”来看,应该就是汐的朋友假扮的他。但对于汐的朋友,陆筱颖所知甚少,自然也不知道刚才那位让她三缄其口的,是不是今天原本要见的。那“人”还提到过一句“残留之息”,是……有什么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才会变成残留吗?

“一个。”

说话间俩人已走到池塘边、前面汐站过处。池塘边沿的这处,恰好有一大块长条青石板,原本是供人们下到这里打水、洗手干嘛方便站立的,这会其上却置有酒壶、三只酒盏。

不用说,陆筱颖也知道,这酒一定是汐准备的。

已从水面上方走上了岸边石板上,但汐的目光却还是被那水面吸引,面朝着池塘看着一方潋滟一方晴好。

“你朋友……”陆筱颖指了指满池塘有溢出感的水,“在水里?”

“不在。他嘛,大概算是既在这山里,又哪都不在吧。”汐平静地说着,在酒盏里一一添上了酒。

“花痴,刚刚你过来不管是你自己神游了还是什么,这会想不起来或者不想说都不要紧,后面要是想起什么、只要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都记得跟我说。不说出来,别人想帮也帮不了的。藏着,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跟我那个世界牵连的事情,我来处理,会比起人类自己解决更合适、也更快。”

说完,没得陆筱颖回应,汐已把其中一盏酒递到了陆筱颖面前。

“你的,花痴。不会喝、或者不喜欢喝,就别勉强。嘴边意思下,不用真喝,倒地上就行。算是跟那家伙打过招呼,认识了。”

“哦哦,好。”陆筱颖接过酒盏,凑到鼻尖轻闻了一下。酒香之中,还带着些花香,说不出具体哪种花香,只是恍若置身在了春日众花齐放的花园内。好闻!

而再看汐,他正在青石板的近水边沿处,把另一盏酒水轻缓地在水面划过了一个“一”字。

酒已入水,汐对着倒映着他自己影像的水面说道:“快鬼节了。也算是请你喝个酒吧,吾友。后面这人类丫头,我最近刚认识的。没想到,我也会有一天,竟然跟人类走那么近。这花痴有我守护印记。不是以前给那些巫女的东西。可惜,她出生得太晚,相遇得也太晚。你就只能错过了。”

汐语毕,又把另一盏给他自己留的酒一饮而尽了。

陆筱颖看着,也细细地舔了一口自己手中的盏酒,味道不错!随后便也跟着一口喝尽。

“干嘛这么看着我?”

这会的汐正有些讶异地看着陆筱颖。原本只是想再跟她说声,别勉强喝的,没想到竟然看到她一口气喝完了。虽然酒盏也不算大,但还是有些出乎了汐的意料。

“你会喝酒?喝完……没事吧?”

“没事啊。”陆筱颖疑惑地举起酒盏,看向酒盏里头,“为什么会有事?有毒吗?还是……这个是只能妖怪喝的?”

“是隐世里头酿的酒,不过人类喝了没事。我还以为你不会喝酒,看着那么乖宝宝。”酒盏已被回了石板上,汐走近、一手揽在了陆筱颖肩头上,语中透着几分喜悦,“果然我们注定要成为家人的,花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果然亲生的,跟我挺像的。叫哥哥。”

“呃……你……喝醉了……”陆筱颖在记忆中搜索中,上一次汐提起这个话题是在什么时候。好像过了很久,但隐约又觉得也没多久。

“怎么可能喝醉?认真跟你说的。上次不是也跟你提过?”汐把放在陆筱颖肩上的手,转而搭到了她脑袋上,胡乱揉了几下她那一头短发,“好了,你走开也有点时间了。本来还可以多聊几句,前面就几步路,你还迟迟没走到,时间不多了。等会估计你妈妈看不到你,要着急了。她那边貌似快好了的样子。你先回去吧。”

陆筱颖没有多问汐是如何知道“貌似快好了”的,妖异自然是有自己的本事的。不过这一番提醒,还是让她觉得挺暖心的。真的汐,果然还是觉得挺好的。

但她并未立刻转身离开,对汐的朋友,还有些好奇的东西想多问几句。

“那你朋友……这样算见过了吗?我没看到人啊?还是我的眼睛是看不到的?”

“是看不到的。我也看不到。”汐看了眼写满了一脸疑惑的陆筱颖,“他……早就挂了。”

“他……他怎么了?”陆筱颖有点难以置信刚才自己听到的那两字,特别还是汐轻描淡写说出的。

“挂了。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花痴,你的姓氏,不是这个镇子最原始的姓氏吧?这个镇子一开始只有陈氏。那家伙挂了的时间,是比你最早的祖先搬到这里来,还要久远的事情了。不过当时,陈氏已经定居这里,这个镇子也有雏形的规模了。”

“不好意思啊,我……问了不该问的。”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我先要带你来看他的。再说,挂了,也不过是天道循环一个点。有始总会有终。终也只是换一种形式存在的开始而已。说当年他挂了,我从没难受过,那是假的,但现在早就放开了。这座山,本来是他居住的地方。现在是彻彻底底的坟山了。堆积了不少人类的坟墓,也埋藏了不少人类的尸骸。这里,也是他的坟墓,整座山都算是吧。”

“这样的吗?”陆筱颖随口问着,心中其实又起了另一疑惑。要是汐的这位朋友已经不在了,那刚刚自己见到过的,那个绿叶的人是什么?残留的息,应该就是汐的这位朋友吧。

但疑惑归疑惑,陆筱颖也没有说出口。既然以防诅咒生起,她得对这事始终保守秘密,且作为秘密也没其他什么不良影响,那就顺带也把这刚从心中生出的疑惑也当作从未发生过吧。

“那家伙,跟墨泽一样,同人类走得还是挺近的。他要是见到你,肯定会喜欢你,也会把你当成小妹妹一样看待的。我家花痴身上,还是有些吸引人的东西的。”汐又朝着陆筱颖补了一句,视线、笑意都带着柔和。

“那……可未必。那……我……先回去了啊。估计我妈妈是差不多弄好了,等下我们还要去后面山上挖笋。”

“好。”

陆筱颖沿着泥土台阶往上面走去。上面就是那条进山的大路,环了半面的池塘。

刚踏上大路干燥的泥地面,陆筱颖又想到了什么,转身朝向依旧在那青石板上站着的汐:“汐,谢谢你的酒,很好喝。前面只顾着自己吃了,忘了给你也拿一个苹果了,下次有好吃的我一定会记得给你留的。”

“祭祀过的东西,还是不用考虑我了。我可不想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汐回了一句,看着那个带了他守护印记的女孩背影跑远、终消失在了遮挡住视线的绿色后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