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火林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558  |  更新时间:2020-06-02 21:14:07 全文阅读

显世、隐世,相叠相隔。

前一瞬的陆筱颖尚在显世景象的村落中,后一秒就已置身到了隐世景致的树林内。

由天而降的火,仅非那一处村落的,是均数落于地、尚于半空的火,都被白衣的墨泽以术聚拢、隔离到了此处。

之所以选这处,隐世这里恰好有着一大片树林。到这片树林里,是对人类、对妖异都影响最小的。

树林相叠而在的显世里头,只有方才陆筱颖呆过那么一小段时间的村庄,人口不多。

地龙之力,老山主毕生的精髓之力,墨泽虽刚继承了没多久,但要全然运用自如,自然火候还不足,但仅这么个小村落里头、这么几个人,他要运力护住其性命还是错错有余的。

显世对应处的村庄,距离人口聚集的“沂竹镇”尚远,波及不到;附近其他的村落,也中间隔着些距离。从距离这点来说,这里算是不错的选择,虽也不算最佳。但看显世的话,选择那些荒山野岭会更合适些。

但一顾及到隐世这边的环境因素,这里却是唯一、且最佳的选择。

若再往于显世而言偏远、荒僻处走去,对应的隐世方位都有着不少妖异生存。

墨泽心系着人类,有心护着老山主也曾义无反顾护过的镇子、村落,但是他自身也非人类,还是有着自己分寸,更是做不出只顾着自己的想法、毁了一大方地界上妖异们利益之事。

老山主,他所护的……可远不止人类。更是护着妖异们,守着两方间微妙平衡的。

只要是自己那一方地界上的住民,人类或妖异都不重要,老山主都曾是一视同仁地护着的。只是,这一视同仁,得到的结果却并未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被老山主关照过的妖异,都基本记着曾经受过的恩惠。

但显世那方的居民,却只觉得一切的平静祥和来得如此理所当然。未曾记得倒也算了,稍有些许小小的不顺,咒骂、推卸到也含了老山主在内的妖异头上也是常有之事。

大概这也跟是否可见有关吧。总有些事情,目不见就若不存。

比如日常中,来自他人的帮助,总是轻而易举可以辨识看出,就更容易感动,更容易会去感恩。而对于来自极近之人、极亲之人的帮助,却总会容易看不到,觉得这便是相互牵绊下理所当然应得的。不记得感谢是小事,有时心情不快了还会恶语相向,早已忘却这人曾于己的好。

于老山主的事而言,大概也是如此。早已把一切当成了理应所得。

明明近在咫尺,近到每一寸生长着稻谷的田地,每一棵果树赖以生存的大地,每一座宅邸可安稳居于上方的宅基地,都有着老山主的守护。但如此近在眼皮子底下的事情却反而看不到了。

看不到了,于是时间流逝间,便愈加看不到。渐渐的,早已忘却山、地都是有着呼吸、有着生命的。只是一味或笑逐颜开、或埋怨不息地剥夺,无止尽地砍伐、只为争一时的面子或只为贪恋生死均不随的钱财,无休宁地对其他亦依赖于山林大地生物进行着猎取、只为解口舌之瘾……

一面是更进一步对山、对地的依赖,进而更得寸进尺地挖掘着可以挖掘的一切资源;另一面……是遗忘,冷冰冰的遗忘,未曾给予过大地丝毫鸣谢之词的遗忘。

遗忘之下,人身上生起的信仰之力便会尽失。虽说离了这一股力量,对于老山主,或者说对于汐也同样,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不信了就不信便是,哪怕没人信仰山水,山水依旧处在那里。顶多也就是会少了点源自信仰的额外加成,回归了更纯正的自身力量而已。

遗忘只是如是地空着其心,但只要自身未觉疲,伤及不到筋骨。但挖掘却是在实实在在、空虚着地的体。

信仰之力缺逝下,若是如老山主这般,地之体被过度开发、过度挖掘,连同着受到了极大损伤,耗及其精的话,他也就没法善其自身了。最终的结果,地龙消亡,老山主逝离。

山本为地之华。山、地万千百载,日月为照,天地间凝精聚魄,化出灵来。论存于世间的时间,是远较人类来得早的。

老山主同汐一样,在各自所辖地界内开始之时,大概就是那个说不清具体何时的“远古”了。还没有人类定居搬迁定居于此时,就已在了。山与水地界的划分,也从他俩“远古”相熟时便已定下。

地界的划分当时大概也带着些随意性,并没有郑重其事地拿到桌面上来谈。不过是几句酒间话语,便定下了这至今为止尚存的地界之分。

后来居于此的人类,临水而居,依山借地而耕。只是,山、地一边主人被遗忘得更快。水,虽也早已无人记得一样也是有灵的,但每日的饮水、用水,无论是否需要农作的都得每天用着,就算不记得水也有灵,倒还不至于会忘了水忘得过于彻底。

也是因此,老山主虽受到了重创。水地界一方的汐,却未曾受到这般创伤。

毕竟一旦水源出事,是会直接关系人类日常的自身利益,直接影响生活饮、用的;而山、地若是有损,长远必定也会伤其自身,但短期的,不靠山、不用地,做个转手生意买卖也能糊口,一下看不出有何过大的利益损失。

正是只看到了短期的,忘了长远的发展,亏空着大地,才造就了地龙为本体的老山主暗淡、直至消逝而去。

墨泽自然也是知道老山主是因何而去的;原应是老山主所有的地龙之力,又是为何偏偏选了他、由他来继承的。也正是因此,墨泽才更想要两边都护着,不想让老山主未曾放弃过的对人类的守护彻底徒然了去。

陆筱颖的魂,此刻就在这片墨泽为了承老山主遗志、隔绝聚集了所有赤潋落下火焰的树林中。

隐世间的这片林,茂密,本来透下的光并未太多。但因着树上都贴附着火,整片林子都有着格外诡秘的光亮。

有光火之处,本应有影会落下。不知是附了火的树过多,光有些一下充足过了、让林不适;还是因这林子为隐世之林的缘故,并没有影子随光生成。

这倒也反而让陆筱颖宽心了些。若是会有影,估计她就会轻易被自己的影子暴露了。

先前从林中不远处传来的长叹,一人所发,却若老幼两人同时同语的两道声道重叠在了一起。陆筱颖听了那音,急忙蹑手蹑脚地靠向了最近的一棵大树。

火焰是均数被收纳在了这片树林里,但树木极高,至少的也有六米高。树木的树干,从地面起至少三米左右都是光秃秃的。枝丫、叶片从三米以上才开始伸展、密集开来。

而火焰均是附着在枝叶上的,地面起无枝丫伸出的树干处并无任何光、火贴依。上方的火又是乖乖地未有一点会落下零星火点之意。这便正好方便了陆筱颖的躲藏。

只是毕竟头顶一片火色,她还是会时不时谨慎地抬头看看。不过就算不站在这棵树底下,其他地方也都有着伸出的枝丫,没有一处落脚地是可以保证头顶无火的。

“是啊……没想到老山主……”附和着方才说话的另一个声音,没有叠音,声音却苍老至极,“总以为老山主会永远都在。我凝神化出形时,他在;待我时限至时,他也一定还会在,保持着那副不变的样貌。没想到啊……没想到却比我先走了一步。”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味道了啊。说是老山主,可他老人家可远比咱们看着,要年轻了许多。道行更是深了不止多少。他的地龙之躯,没想到也经不起这些人类的折腾啊。要是没有这些人类迁移至此,也不会有人这么对山、对地过度使用了,老山主必定还会一直在这地方,哪怕我们没了的千万年后都会在吧。”

“唉……别说了。说多了啊,这心里更难受了。那些人呐,是真应该感谢老山主。临走还不忘惦记着他们。可以接替老山主、继承老山主地龙之力的,可不止墨泽大人一位。老山主会选墨泽大人,还不是考虑了那位大人是最会用心护着显世、隐世平衡的。”

叠音的声音回应着:“是啊。无论是另外的任何一位,有资质接替的大人继承了,都绝不会像现在这般,为了显世平和,把赤潋大人下的火给引往这处的。所幸,隐世里头的这片林子,还真是火烧不倒、烧不死的,要不然这片林子要是成了替死鬼,我倒真替里头的树可惜了。呵呵~”

听着对话,仅两“人”的样子。一音似老幼两声相叠;另一音则是苍老至极,若耄耋老者。但就算听着只有两位,陆筱颖躲在方才那棵树下依旧是尽量轻着呼吸,更不敢悄咪咪地探出头来窥看一二。

听到声音的是两种,谁保的准还有同那个声音的妖异一道行走、没发声的呢?就算是除了那两声音的主人外看不到其他影子,这么诡异,火一直烧着树、树却没有任何损伤任由火燃的奇怪林子里头,谁能保的准是不是还有其他隐身、她肉眼凡胎看不到的妖异?

这么考虑的陆筱颖,继续静静地藏身树下听着后续的对话。

“墨泽大人选了这里,也必定是考虑了居在这里的妖异不多吧。走吧,走吧!赤潋大人的怒火恐怕没那么容易消。保不准等下又下点什么到显世里头,然后又被隔绝到了这里来,那我们可就连带着遭殃了。”

“也是,也是。我看赤潋大人在那云层中,今儿个都没露脸出来呢。先前她同老山主好像闹了点矛盾,没想到两人间还没和解到如初,老山主就这么先没了,她也一定很难受吧。错过了的……恐怕此后永远都补不上了吧。”说这话的是那有着叠音的妖异。

这一对话,陆筱颖听着,估摸着这两妖距离她所在的地方又渐远了些,但如果冒失地出去,估计还是有概率被他们发现的。还是保险起见,多原地不动会儿。

从对话中已经可以猜出,刚才她魂飘在空中亲眼见到的那条蓝色地龙消失了,跟人有关。估计自己在这里绝不会受欢迎的。还是谨慎点比较好。

两妖没有察觉到陆筱颖的存在。较常态,哪怕是人类的魂,人类气息是不会散的,还是容易被发觉出来。这会未觉,并不是因为陆筱颖身上有着些什么特殊之处,而是因为她身在的这处,但并非是在发生的当刻。她只是借着梦,误入了那一方的曾经,见到了曾经发生过之事。当然,她本人是未发觉到的,只觉得置身其中一切是真。

“我看,我们呢,还是先别操心别人家的事了。还是先管管我们自个儿的吧。汐侯大人跟老山主的交情,大家都知道。那位大人,估计迟早也会来掺和一脚。赤潋大人的,墨泽大人还有法护着那些人。汐侯大人要是施起法来,就算是继承了地龙之力的墨泽大人,还没完全掌握了这股力,也没那么容易找到破解之法的。”林中音若老者的那妖说道。

“哎呀。哎呀!你……你这一说,还真是!你怎么不早提醒?你……你有没有感觉北面来的空气里,水分变多了?”

“啊?快,快,快走!估计是汐侯大人发起力来了。汐侯大人那河可也是穿了这片林中的。那位大人要是发起飙来,可不能保证隐世这里也不受点丝毫影响。”

两妖说着声音就迅速地消失在了林间。

待声音彻底平静后,少许微等了一两分钟,陆筱颖才从树后探出脑袋来,张望了下两妖远去的方向。

这里的树均至少一人多宽,她躲藏其间一棵后,也是凭着声音自己判断的方向。

已四下无人、无声。抬头,一片火光安静地烧着,没有熄灭的意思。光秃秃的树干之上是一片火做的枝叶海洋。

“刚才那两个说话的,是提到了汐吧。汐,也会来吗?”见着四下唯她只身一人,陆筱颖才自语了两句。

听到汐的名字,她反倒安心了不少。在不知身在何处的状态下,假如可以遇到汐,他应该可以带自己回家。反正这里随便乱走也很容易迷路的样子,那也不差多在这里呆上一会儿。

这么作想的陆筱颖,自然是不会理解方才那两妖为何要急于离开,还对汐带着好几分敬畏的缘由的。

火燃着,有些恍惚了上方的空气。

陆筱颖抬头看到的火海,火均是依托附在枝叶身上的。间或着,枝叶迎风摇曳个几下,都会有些空隙可以望到再上去的空中那片深灰之色的云海。

火光娇艳,深灰却素若溶水之墨。而这素雅的深灰云层间,赤潋那庞大的身躯,依然偶尔会露个小小几分出来。

为什么那条蛇,不露脸出来呢?还真是顶多只露出点长了鳞片的蛇身,没有看到过她的脸呢?如果她真有那么大,上次那只鸟那里时见到时是假的,那她的蛇头一定也很巨大的吧?要是她这会脑袋那里不是蛇的样子,是上次见到的化为人形后的样子?人头蛇身,还那么……大,肯定很吓人!

正当陆筱颖这么异想天开着时,却没想到一大股冰冷冷的巨大力量直接裹挟着而来!

水……

淹没掉了整片树林的水……

冰冷刺骨的水,从北面铺天而来。树林好似一下变成了长在一条深河底部一般。

“咕噜……咕噜……”几口水不免从嘴而入。

这就是刚才那两个说话的为什么要跑的原因吗?

陆筱颖也同林子一道,周身的水。被这突如其来的水拍倒在地,倒是水中浮力作用没怎么撞到受伤。也就灌进了好几口的水,这会也还像鱼儿冒泡一样,从嘴中有水泡泡出来。

一下进了全是水的环境,她双眼极为不适,一下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而呼吸……

她用一手去捂着嘴,努力着睁开眼想去寻找一个抓稳的点。虽然不会游泳,但她觉得水必定会扑灭火,说不定有办法让她借着树、借着树枝,浮到水面上去。

不过在水中,一切却比她设想的,比她先前在空中晃荡时轻松了许多。还未等她睁开眼,呼吸就舒畅了许多,跟在陆地上一样。

额间的守护印记,若隐若现,正微许显出了些莲的形。

大概也是因着这印记,陆筱颖在方才被突如其来的巨潮巨浪般的水拍倒也没有什么大碍。明明这冲击,是拍掉了不少枝丫的。

陆筱颖自己心里也有底,又是汐帮了她。就算这水是汐干的,但汐肯定不是针对她的。还是要谢谢汐的。

确定了自己没事的她,这会正睁眼看着转瞬已为水下世界的林子。

可是……火……竟然……还在?

陆筱颖惊诧无比地看着先前的火海。水并没有冲掉火。这些火更像是已被树木的枝丫吸入了体内一样。火的光芒隔着树皮,隔着覆在叶片最外头、好似蝉翼般薄的那一层外表透了出来。

火依旧燃着,没有熄灭,也没有烧伤了树的任何痕迹。

只是经了这水,火反而融入成了树的一部分。橘色的火光间,隐隐地,竟还透出了些水绿色。这水绿并不明显,还是橘色为主的焰色,但正是因为这份不明显,才更这火多了些诡谲,更似是为妖异们量身打造的景色。

“万家灯火……一样呢!”陆筱颖于水间感叹了一句。守护印记的庇护既已在水中生效,与她而言,水中就是多了些浮力,其他跟在地面之上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说话也已可以正常。

为何会说万家灯火,也只是她第一反应下的一句感叹。刚落入这林子里头,见到火光扑朔、燃烧着,就已让她有这感了。这会,经了水的润泽后,更是让她觉得,这里恍若是万家灯火通明的妖异镇落。

而且,估计凡是见了这般奇景的,都会生出“万家灯火”的同感吧。

正在她有些痴迷水中之火景,一边又借着守护印记的力量慢悠悠往上漂浮时,一个清晰的男音响起。

这声音……是那白衣男子的。

“汐!这个节骨眼上,你……又是凑什么热闹呢?赤潋冲动了就算了,你还……唉……”

墨泽的声音毫无阻隔地传入了水中,一如先前毫无阻挡地也能传至高空一样。

只是这回的语中,能听出诸多的无可奈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