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夜桥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449  |  更新时间:2020-06-03 20:57:08 全文阅读

若问今夜的夜色为何色,望着延伸往南的河道,大概,答案便是黑色。

站在桥上,面朝深水区所在的方向,左手侧是人间烟火的喧嚣,右手侧是不食烟火的清冷。但喧嚣也好,清冷也好,都未曾同河道直接相接。

两侧都有着整排的枫杨树,更是把河道隔成了位于中间的第三方世界。

这片独立相呈的带状世界中,远方的景色不过暗影一片。今晚多云,月躲于云间,未曾探脸。

显世的河中,在无人走过时,自然不会有灯光。此夜又缺了或朦胧或又敞亮的月光,延伸去的景致,除了黑色,有着深浅、远近感的黑外,确实是没有其他颜色存立的地了。

这份颜色,是同钱婆婆所言“藏了晚霞一样的河”绝对搭不上边的。

陆筱颖疑惑不解地转头看向自己身畔站着的钱婆婆。反正她是没看出来,哪里可以联想到晚霞的。若是联想到芝麻糊、黑色的巧克力什么的,或者是联想到烤红薯外皮上烤得格外焦的部分之类的,她倒是非常理解。

一想去到了烤红薯,陆筱颖这会还真有点想念庆典第一晚白蹭到的那个红薯了。确实好吃。而且,夏天里还真是头一回看到卖烤红薯的。也大概是自己孤陋寡闻了,至少在她至今没怎么踏出去过的沂竹镇上是以前夏天里没见到过的。

“大晚上的,说想看藏了晚霞一样的河,是不是觉得婆婆我很神经啊?”钱婆婆依旧带着平和的笑,有些打趣地问道。

“怎么会?”陆筱颖连连摆手否认,确实也没这么想过,“那样子的河,肯定很漂亮呢。比这黑不溜秋样子的好看。”

“嗯,是呢。小颖有见过这样子的河吗?就这条河。”

本想立马肯定地回复,但细细一作想,陆筱颖却迟疑了。好像……还真没有。从小到大,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刮风下雨,每一次从桥上走过,都会无意地看看河。但不是碧绿碧绿的河水,就是丰水期猛兽般哮着的、洪水那样黄色的水。

藏了晚霞的,当然是比喻说法。但河水里头倒映着晚霞色彩,像是偷偷把云霞藏在了河水里头的样子,还真是仔细想想没见到过呢。还真是神奇!也在这镇子上生活那么多年了,要是再乘以天数,更是累加了几千个日子了吧,竟然自己印象中一次都没有。

“好像……没有吧。可能是我没记得吧。”

“婆婆曾经也没有过。活的年头,可比你们这些小年轻多了不少个年头呢。但之前一直没有见过。直到前天晚上。”钱婆婆说话时,若再次见到了有如霞彩于其间的河水,笑中有着细微的变化,更有着些惊奇与满足。

相比,陆筱颖就显得太大惊小怪了。

“晚上?真的……是晚上吗?应该是傍晚吧。钱婆婆您是不是记错了。”陆筱颖这么说着时,心中却纳闷着。前天,也没记得有很漂亮的晚霞呀?要是有那样的晚霞,自己肯定会留意到的。

傍晚时分,要是有绚烂多姿的云霞在,总是能抓住陆筱颖的注意力。漂亮的天空,无论是夕阳时分的橘色红色,或是其他时分的湛蓝一片,还是层层叠起的云朵别具一格,都对陆筱颖有着自带的磁力。

“是晚上,切切实实的晚上,没记错的。”钱婆婆极为肯定地道着,“小颖,你有没有婆婆类似的经历过?前一秒人还在这里,下一秒却好像立刻出现在了另外的地方。”

视线再次对上,但一对上陆筱颖就不由地立刻又把目光闪去了别处。倒不是心虚什么,还是因为不擅长跟长辈打交道的缘故。

“嗯……可能有过吧。”陆筱颖回答得模棱两可。但其心中的答案却是极为明了的。有过!昨晚那个奇怪的,还梦到了地龙、洪水的梦就算不是,那昨天白天里坟山那边的绝对算是的了。

陆筱颖对于自己遇到过的经历还能理解点,毕竟这个夏天遇到了那么多位不是人的人物。汐,水璃,那只鸟,那条蛇,要是再算上前天晚上逛这边集市能确信是妖异的店子主人,那还真是超过自己手指头的数量了。

可是,要是其他人问起……比如钱婆婆这么问起的话,还真是有点微妙。难道……钱婆婆也遇到过汐那样的妖怪吗?

“活那么大岁数了,但以前呢,我也是没明确印象有遇到过这种。倒是年轻的时候,有次,去割草的时候,遇到过老人们说的鬼打墙的情况。那次的事,记得可清楚了。当时年轻头一回遇到,一下急了不知道怎么做。倒是还好,也就一会儿时间就好了。但还是吓到了,胆儿小,连割的草都不敢拿,就跑回家去了。还因为草的事被臭骂过一顿。”

钱婆婆述着曾经的往事,目光又视着暗色中的河道远方。这一刻的远方,大概有着曾经历过的清晰鲜明的一幕幕吧。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就鬼打墙了只那么点时间,很快就好了,说不定也是那位一直暗中护着吧。只是自己浑浑噩噩,一直不知道而已。也就最近才知道。第一次亲眼见到了那位时,又看到了满河的霞彩,以前从未见到过的这条河的模样。这一生啊,也算没白走一趟了。”

陆筱颖也不知该怎么搭话,只是静静地听着。除了钱婆婆所说之话外,细细去聆听的话,桥下的水流声也依旧可以听取到。都可以猜出水声中最主要的来源,必定是深水区北面那形成了小瀑布的落差处。

这水声,唯有静下心来,竖起耳朵才能听到的声响。若不是如此,背景中能听到的,便只有东岸临时集市那来的喧嚣声了。

河流一直在,水声一直存,听不到,大概在某种程度上带着主观意愿没有去留意吧。

钱婆婆继续说着,搭载着岸边人声为主、桥下水声为辅的背景。

“小颖,前两天,听说你家狗在河里头没了?这个夏天也算多事的一个了。算起来也差不多有十年没有类似事故在河里发生了吧。今年,一下一个孩子在河里没了,又加上一条狗。”钱婆婆的双眼从河道的远处改为凝向了漆黑、空洞的下方深水区,“小砾那孩子,本性不坏。小颖,你也别太责怪他。你家狗的事……也别太放心上。人也好,狗也好,总是会有走的一天的。”

小砾的名字一出现,陆筱颖只感觉自己神经突然紧绷了起来。儿时伙伴的名字,要不是今年前面的一些事情,陆筱颖自己掺和在了里面,否则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提到这个名字的。

可是钱婆婆不一样,她没掺和进来。也就严晞那边不舒服帮忙看了,还有自己吃饭、突然瘫到椅子下时也帮忙看了,钱婆婆是怎么……难道她知道些什么?

“钱婆婆,您怎么……”

“怎么会突然提到小砾的名字?怎么会知道的吗?”钱婆婆没变的笑,这会看去,却颇具深意。

陆筱颖用力地点点头。但其实“怎么”两个字说出时,她自己也在心中猜着,还真有这可能。并不是迷信什么,但确实偶尔有时候身体不舒服,去卫生所看了一点毛病没有,钱婆婆再稍微看下就会好。还是有些诸如此类的东西,模棱两可,有点解释不清为何的。

特别沂竹镇也是农村。从当地来说,沂竹镇也是不小的镇子;但从另一个角度,沂竹镇也不过是个乡下小地方。有些怪力乱神的传统说法,在小地方保留了更多,也是难免的事情。

而汐的出现,更是让陆筱颖对眼前的世界有了另一番认识。以前只是好奇心驱使在书中寻觅的妖怪世界,至于现实中存不存在,谁知道呢。反正她自己一厢情愿,大概是存在的。但自从遇到汐之后,那个世界的棱角在她面前呈现得愈加分明,还是觉得多少有些说不清的微妙的。

但假如说,结合上钱婆婆本来就算是镇上口传公认的,算是同另一边最有本事通灵的人;再加上汐那样的妖怪是真实存在的。钱婆婆会知道小砾前面一直滞留在深水区中不去,确实概率极高。

说不定钱婆婆还比自己知道得更多,知道得更早。自己认识汐,也就今年的事,才几个月。钱婆婆可是从陆筱颖很小时候就知道这个婆婆是很厉害的,可以帮忙驱邪的。

“一些因缘吧。要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我会知道,这里头,也有些……小颖,你的关系。”

“我?”陆筱颖吃惊地指了指自己。

难道……汐……他干嘛了?他认识钱婆婆?最能想到的,感觉也就汐了。但他那么厉害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事情需要钱婆婆帮忙吧。以前听大人们谣传,钱婆婆有小菩萨什么的跟着的,不会跟汐有关吧。

可他明明是个大妖怪,还是对人不感兴趣的妖怪,应该不是汐的缘故。但除此以外,陆筱颖也想不到其他的谁了。水璃算是除汐外最熟的,但总感觉她应该跟汐会保持差不多的态度,也应该不是。

“嗯。本来,就算是这么没说明了的,也不应该找你提吧。毕竟也算是承诺过的。不过,想想自己时日不多了。其他人呢,没有经历过,没有遇到过某些事情,是不会明白的。”

钱婆婆说这话时,看向了东岸。夜中的枫杨,不过也是暗影幢幢,但繁闹的灯光从其数不尽的细缝间漏出,使得暗影也被笼上了极为强烈的光晕。

“大概,也就你会相信些我的一些胡言乱语吧。这次前面一见到你,就想拉你来瞎聊几句。临终前能有人听我胡说,也是挺好的。小颖,谢谢你了。”

“嗯……这个,我好像也没做什么可以让钱婆婆您感谢我的事情。倒是我应该感谢您才对的。上次吃饭的时候,突然不舒服,直接滑到椅子下去了,后面听爸爸妈妈说,还是您帮忙看的。然后就好了。而且,您还好好的呢。怎么会是临终呢?您平常老是帮别人,大家都知道的,肯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钱婆婆不再维持先前始终带着的慈祥的笑容,平静的脸上嘴角只浅浅一扬。这一表情,并不显得太过无奈,但却分明透着份天地大道轮回面前、天命不可违般的释然与看淡。

“我知道自己的时间快到了。也就这两天的事。能知道自己的期限在哪,也算是一种特殊待遇了。活了几十年,本来以为还算活得明明白白,其实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一直被护着。小颖,那次啊,不是我帮你,是你帮了婆婆我。没有那次机缘,我大概到死都不知道有人为了一个承诺,守了我那么久。也更加不会有机会,见到那人一面。”

“我前面说的,藏了晚霞样的河。见到那副景色是前天、头一天晚上听戏。也是那天,我终于见到了那人。他是来跟我告别的。小颖,好好珍惜你遇到过的、对你好的人。哪怕那个人,不是严格来说的人,只要他是真心对你好的。那是不是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你比我幸运,好好珍惜。”钱婆婆说着,意味深长地轻拍了两拍陆筱颖的胳膊。

“钱婆婆,您……也认识汐吗?”陆筱颖看着钱婆婆轻声问道,话中所暗指的是汐无疑了。

而之所以陆筱颖刻意轻下声来,还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倒不是顾忌汐会突然听到冒出来。

已是夜色浓浓中,是有说法,白日里呼唤了人的名字,人便会来;若夜间呼唤了妖鬼之名号,则此类会来。

汐若是来了,陆筱颖倒是还挺乐意的。但要是……来者不是汐的话……

前晚汐、水璃在的时候一起逛了一圈,有不少摊铺的店主子都主动地不肯收钱,估计那些都不是人类,且都是认识汐的。

刚才跟着钱婆婆往桥这边走,陆筱颖也有自己留神着这些铺子,有几家还是同那天见到的一样;但更有不少却寻不到了,原来铺子处转而换成了做其他生意的。但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

这会的话语,如果不说出来,钱婆婆当然也没法水璃那样凭意念就获悉她要说的;但要是说出来,指不定肉眼看不到处,便有些认识汐的妖异盯上了陆筱颖。

听到熟人的名字,会格外竖起耳朵来留意下是常理之事。

正是出于此,陆筱颖才把汐的名字说得极轻。自己没有恶意,但妖异眼中,自己这个人类估计才是异类,他们要是耳中听闻到了名字,可未必会认为说出名字的人是没有恶意的。

“算是吧。我听到过的称呼跟这个稍许不大一样,不过应该就是指的同一位。”

听到钱婆婆这么说,陆筱颖却反倒心中有些落寞起来。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除了自己之外,汐也认识严晞,还在更早之前就认识医生,跟医生还是好朋友,再认识些其他的人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陆筱颖却还是有些小小的失落,当知道汐还有其他人认识时。

钱婆婆虽上了年纪,但眼神却还是极好的,也多少有些她自身印记的缘故,大把年纪了做针线活也是手到擒来之事。这会桥上是没有自带的光,但东岸的明晕还是扩散着影响到了这一带的。她的双眼看得明晰,一个尚未涉世的女孩子的心思,以过来人角度来看还是明白着的。

也正因此,陆筱颖藏在心头、脸上不过一闪即逝的落寞,钱婆婆也是丝毫不差地估摸到了。

“那位,必定是位大人物吧。如果不是小颖你的缘故,我应该也不会有机会见到。之前,我并没有见过他,更谈不上认识了。看得出,他还是真心关心你的。能够遇到真心对自己好的人,是真不易的。遇到了就好好珍惜。”钱婆婆转念一想,又问了一句,“小颖,你对那位……是什么想法?”

“想法?好像……也没什么想法啊。有点没明白……这个意思。”

落寞感因着钱婆婆补充上的解释,已经全然散去。小女孩的心思,如果钱婆婆是因为自己才跟汐认识的,那对汐来说,自己应该还是比较特别的,丝丝喜悦不禁生起。但钱婆婆这后一问,却又让陆筱颖疑惑不已,摸不准这个问题是具体想问什么。

“也没什么。我就随口问问。你也好,小晞那丫头也好,你们这一辈的孩子呢,都还小。小伙子,小姑娘的,大好前程还在前面等着你们的,还是要记得学业为重,不要太早去谈情说爱的。等到了该谈的年纪,人情世故也更通了,自然会遇到对的人。那时候再好好擦亮眼睛看个意中人就是。现在啊,还是先别太早踏进去了的好。遇到对你好的人,还是先做个普通朋友吧。”

听完钱婆婆语重心长的这番话语,刚刚的疑惑更深了点,但隐隐地又好似明白了点钱婆婆想表达的意思。钱婆婆不会……以为……自己跟汐在谈恋爱吧……

怎么可能谈恋爱呢?跟……汐。虽然是喜欢汐。但是……毕竟有着妖与人的界限,她还是清楚的。除了这个界限,还有时间,自己的时间过短,汐的时间过长。

况且要往那方向发展,假设就算是自己有意,汐也无意的。还是现在这样的好。唯独跟汐,是不可能会发展成爱恋的。那样的近,只会毁掉好不容易邂逅、连上的羁绊。

陆筱颖觉得,现在这样有些模棱的关系也许是最好的。若即若离,不需要拥有彼此,但可以随时敞开心扉在一起聊天、看夜里的萤火、畅所欲言。

“知道的。谢谢钱婆婆关心。”陆筱颖心中已猜到了点,不管是不是跟汐有关想多了,还是礼貌性地回应了。

“嗯。叫你好好珍惜,我自己倒是没好好珍惜呢。”钱婆婆说笑着转而望向了戏台那方,从锣鼓的紧凑感上可以听出必定是到了一段高潮处,“人,是没有太多牵挂的了。家里头小孩子们,也总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这戏文呢,大概这是这一世能听到的最后一场了,我还是该好好珍惜呢。也不知道下面那个世界,有没有戏可听。”

“嗯。那您……先去听戏吧。”陆筱颖说道。她并不怎么喜欢听戏文,可能是环境不一样,更喜欢听现代感的音乐,但还是非常理解老一辈的人们对戏曲的钟爱的。但是夹杂上了“下面那个世界”,她还是有些尬地做出这回应的。

“那婆婆就先过去了。小颖,谢谢你听婆婆瞎扯了那么多啊。都耽搁你不少逛街时间了。”

“没事的。我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要做。”

钱婆婆又轻拍了下陆筱颖的胳膊,像是一个长辈在对晚辈道别般,随后便加快了步子,带着些小期许地朝光亮耀眼的桥头走去。

陆筱颖确实没什么事,便慢悠悠地走在后头。虽然都是往东桥头回走的,但钱婆婆的目的地在左手侧,她的则在右手侧,那么短的路程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并排走去。

在后头的陆筱颖虽走得不快,但相比钱婆婆的小步子,每一步子跨幅不算小,也没拉开太大距离。她看着自己前头钱婆婆的背影,突然觉得钱婆婆一下老了很多。这份老从身姿体态上就可以看出。

这么看去,虽在同龄的老人里面也算精气神好的了,但同陆筱颖印象中上一次见到钱婆婆时确实已老了不少。而这上一次,具体的日期时间已经模糊,可以肯定的是就在最近不久。毕竟大家都算住在这一带河边的邻里,去个超市、买个啤酒都极易遇上,绝对没有相隔太久。

难道……钱婆婆是真的……时间到了吗?这一念头不由地在陆筱颖心头生起。今晚,还是第一次跟钱婆婆聊那么久吧。钱婆婆想跟自己说的,是希望自己珍惜跟汐的相遇,但又希望被走得过近变成谈恋爱吧。

正在心中默默总结方才内容的陆筱颖,目光突然被钱婆婆左脚脚踝上的东西给吸引住了。照理这个角度是看不到的,但那一处有些光。像是有泛着红光的……印记!

那像是带着印记图案的红光,看不清是什么图案。只是那光,看着感觉像是即将死去一样。疑似印记的那附近,还有些黑色的东西缠着一般。一眨眼功夫,黑色的东西又看不到了,红光也又再次隐匿了起来。

陆筱颖的直觉告诉着她,那绝对是印记没错!原来钱婆婆也有印记!那刚刚那个黑色的东西是什么?经过这几个月,她知道有时候是会眼花;但有些东西只看到一瞬未必是真的眼花,很有可能只是那东西藏起来了、或者不想让人看到了。

陆筱颖忆着刚才见到过的每一个细节。那个黑色、看不清形态的东西,看起来更像是……在畏惧着印记,或者是被印记束缚着。

而那印记……

陆筱颖摸了摸自己光洁的额间……

钱婆婆的印记,总感觉跟自己的不一样。因为,那光,真的有如灯泡寿命将熄时、钨丝闪烁,最后强撑出的明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