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章 明心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552  |  更新时间:2020-06-04 21:26:10 全文阅读

夜幕为衬,灯盏风间轻晃。

红薯摊铺那大圆桶内的热气,合着人流散出的热度,合着其他烧烤之类的饮食摊子的热气,氤氲而起了一层淡淡的烟气。

缥缈之态的这层烟气,升高,扬起。无人留意,却兀自不散。

这会,属于少丘这一处摊头区域内的热气,也是如此地、自说自话地扬起。升扬起的淡白色气态缠着照亮着红薯车的灯泡处。

也是一根粗大、厚实的竹竿,稳稳地被绑着固定在了红薯车上,顶端便是那光芒偏向黄的灯泡。此刻灯源被淡薄烟气缠笼着,光并没有因着这散薄的一层而黯淡,但若盯着那处凝视,把那也当作一方小千世界的话,那方世界必是个吞云吐雾、非若凡尘的世界。

在这添上了些不易察觉的朦胧之态的光下,陆筱颖还在那低头思着。

手中金黄色的红薯,依旧散着一同组成了这整个集市热量的热气,也夹杂着烤红薯的香气。

怎么看待……汐的吗?

脸上带起的通红一片未散,恍若正有一大片红遍了天穹的霞光也照在了她脸上般。

红薯摊老板的这个问题……莫名巧合呢。

陆筱颖发呆似地看着手中红薯,脑中却自己思索着。前面在桥上,钱婆婆也问过类似的问题吧。对那位……是什么想法?钱婆婆是这么问的。

两相结合着看,钱婆婆问的,同这位汐称呼为少丘的老板问的,就是同一个问题嘛。

对汐的看法吗?

情侣,自然不是。那么,是朋友吗?可是……朋友,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是跟严晞那样的,还是……同柚子、小璐、灵惜那样的吗?同自己最相亲近里面,大概算是最能跟“朋友”二字相吻合的也就她们了。

以前,大概自己认定中只是比同学、比邻居、比熟人更加关系深点的人罢了。从来没有细想过的问题,这会由汐牵带着想到,却突然觉得自己好似空凌在了同龄人间。自己就如一片孤岛,同着外面看似有着万千的瓜葛、牵连,毕竟有着诸多的水联系着外面,但若问真正明白这片孤岛心意的,却……一个也没有。

至少,现有认识中的所有人中,都没有一个可以让她真正敞开心扉交谈的。同龄的,也就刚刚想到的那四人,算是最熟了。可是……曾经有过的一些小事情,还是让她心中有了些间隙的,只是不说不语,假装着未曾有过那些事。

如果一定要从相识的人中,说出几个朋友名字的话,可能,也就她们了吧。

可如果说这便是朋友,跟着自己理想中的可以畅所欲言,可以毫无间隙地互相理解彼此世界,还差着更多的距离。大概只是生活中近了些,相比他人,中间的距离短了不少。

唯一……目前为止,真正觉得可以随心所欲畅谈,天马行空,一切皆可说的……唯有汐。那个并不属于自己这个世界的汐。本来,大概、也许、应该不会遇到的汐。

跟汐,真的只是朋友吗?陆筱颖又想起了当时给了她印记的那个夜晚。池塘映着萤火,为她而绽的银河,空中、倒影中,只为她而亮起的银河。

还有额间平常隐着的印记。如果真的只是朋友,汐也没必要给。

相识的人若说有万,朋友的数量,必定会远少于此数,可以为个位数、也可以多到百、千。普通的朋友,谁都不曾比另一个普通的朋友多出多少的分量。一视同仁的分量下,没有特殊情况,也同样不需要给予额外的过多偏重。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那汐也大可不必对自己有过多偏重。

正在陆筱颖努力寻思着汐在自己看来的定位时,不知不觉汐曾经说过的话语竟窜了进来。

“或者……先叫我一声哥哥?”

哥哥……

之前汐提起,陆筱颖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认定这是不可能的。大概还是因着汐非人的因素。但这会突然觉得,也许对自己来说,汐其实也是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出现更合适吧。

超越朋友之上,也许确实是这个定位最恰当了。况且,汐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头了,比自己年长不少,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长辈,何止叫个哥哥,按辈分估计叫个太祖爷爷都不过分。

红薯车子于中相隔,热气、香气依旧不疾不徐地从大圆桶内散出。站于车子另一侧的少丘,看着发呆了小会的陆筱颖这会轻咬了一口手中红薯,嘴角的笑意扬起。

而于陆筱颖来说,这个问题是想明白了。确实就如红薯摊老板所说,心里头还是应该想想清楚的。这就如一个衣服上的小口子,要是不早想明白,口子小时不留意,等到后面才想弄明,可能口子已经撕裂成了一大道、再也没机会弥补了。

但另一个,却还是有些没通彻。洪水……汐……尸体……

水可不总是温柔的。

这话,平平淡淡,不过普普通通的陈述。但在陆筱颖感受来,却是梦中水墙铺天而下,如一大缸冷水从头顶上方倒下般。

洪水会淹人。曾经的她,只觉得这就如某种现象。对被淹的人,自然会生出同情之类的情绪,但对洪水,从来没有考虑过。从来都只是觉得洪水没有对错,它只是如此而行,因为它没有意识,只是顺着崩坍的缺口冲流而出而已。

但……汐就是这洪水的话,或者说洪水便是汐的意识所起的话,洪水还是没有对错的吗?自己见到过的汐都是温柔、帅气、阳光的。梦中的,既然基本可以断定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那么汐的另一面,无情淹过这整个沂竹镇的另一面……

想到这,陆筱颖狠狠摇了摇头,想让自己冷静下,不陷入这个旋涡中。还是等遇到了汐,当面问吧。还是有些不大能接受汐淹死过不少人的事实。

“看样子,想明白了?”少丘看着继而抬起头来的陆筱颖问道。

按理,看到了摇头,会觉得陆筱颖必定是困扰于什么。但这会少丘,却有着不一样的看法,才会如此问道。

于人而言,魂魄二字,栖于肉身而行。其中,肝藏三魂,肺纳气魄。肝又通于双目,也可以借之说魂也算是栖居于双目了的。也是因此,目中所透清与浊,从明者看来,可以看到的东西可远非止于判断此人能否视。

少丘这般的问法,正是透过陆筱颖的双目看出了什么,亦是同着魂栖于人之所有着些关联。

那双眼,还带着少女未脱尽的稚气,低头是寻思了不少会儿,但抬头时眼中的那份清与明,分明说着已是想明白了。想明白间,是还有份少许的迷茫滞留未散尽,但眼神的光芒却也坚定异常。

少丘看着眼前的人类女孩,脸上挂着一个老农见到自家丰收盛况的笑容。此番憨厚样貌的皮相下,眼角的鱼尾也再次深深皱起。

“小姑娘,看样子是个明白人。”

“嗯?为……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我如果是个明白人,刚刚也不会想那么好一会了。”陆筱颖问着,确有不解。况且自己还有点想找汐当面聊下的。

“这么点工夫,不算久。我虽说没有墨泽大人那样,跟人类走得那么近、那么频,但也算是同人类打交道多的。形形色色的人,都见得多了。犹豫不决,可以说是从人类眼神中看到最多的东西。”

少丘看了看自己前头的烤红薯车子,又补充着说道:“比如说买东西吧,就算是想好了买什么,挑挑拣拣也还会犹豫许久。倒不是说买东西就不能货比三家了,但有时候只是纯粹无价值地心理安慰,这是有价值的。有时候选来选去大半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买。从我眼中看来,这不是也是那份根深蒂固的不坚定、不果断在作祟。”

“哦……可是,我觉得我刚刚也跟买东西一样,迟疑发呆,选不好东西了。”

“可你想明白了。从你眼神中我就能猜出。不管你想通的那份结果是什么,或者还有些不明了的,但眼中那份不可动摇的确定是极为明显的。”少丘说时,笑态略减,带着份严肃。但这倒反而让听者觉得,他所说这话时极为认真。

“嘿嘿~有……有吗?”陆筱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心中却别提有多高兴了。是褒是贬,已不用明说。听了表扬的话,就算表面强装着镇定,内心里的喜悦是难以抑制,且可以说是足以支撑一整天幸福感的。

除了这份喜悦外,陆筱颖也暗自感叹着少丘的厉害。确实都说中了。对于洪水什么的,她是还有想当面找汐聊几句的事情,但心中自明了。不管汐给的答案是什么,她都不会因为这个就全盘否定了汐以及先前同汐相关的一些事情。

况且,她还有种不知哪里来的自信,暗自确信着汐的回复肯定不会让自己困扰的。

也是因着满心想着同汐相关的事,陆筱颖都没有留意到,少丘提到的有个名字,也在她梦中出现过——墨泽。

身后的人群依旧是熙攘不散。人声覆盖着他们俩的对话,无人刻意留意着一方小隅,只有一个不起眼的红薯摊子,一位不起眼的红薯老板,以及一位同样不在人群中起眼的少女。

但无人留意,不过是显世中的无人留意。两市重叠而设,逢魔刻过了早已多时。夜幕深沉,只不过这的灯光如昼般明,隐藏去了入夜已有些时的真实。

夜,阳气显弱,阴气强之。妖气早已密布开来。

今晚还是如前两晚一样,沂竹镇本身镇上的妖异自不用说,还有不少凑热闹经由廊桥车站而来的其他众妖异。

人类追逐着自己的热闹,而妖异,则是追逐着两方的热闹。自己世界的热闹不容错过;而人类世界热闹之时又是可以趁乱干点什么的方便时刻、哪怕是看好戏也好,也不会去轻易错过。

今晚算是两方热闹都占了,自然相叠于人市之上的另一方集市,也是热闹异常。穿梭于两市之人也不在少数,少丘这红薯铺子其实就算其一。

他这红薯摊,只在人市散尽时,才会彻底遁入妖市里头。这会嘛,其实两市里走着,均能见着这铺子,可以说是设在了某种模棱的交界之上。

而人市里无人留意着的小铺子,另一市中却是有着不少“人”关注。

“呦,聊得挺开心的样子嘛。不介意,我也来掺和一下吧。”语者便是从妖市特意遁入这人市来的关注者之一。

先闻其声,但未见其形。

少丘自然是见惯不怪,也从声音上辨出了来者是谁。这人的妖力也同汐侯大人一样,如若不加掩饰直接来此,必定在这片区因着妖异众多而混沌的妖气混杂团内,极易辨认出。但这会却无丝毫那人应有的妖力可察探到,明显是来者隐藏了。

陆筱颖则是惊诧不已,左右前后地四下寻着说话人。如果有人靠近她身边,当然会有感觉。但没有丝毫感觉下,有声音就在极近的附近,还是有些毛骨悚然的。

往后看去,背后的人流来来去去,集市灯火依然通明一片。没有任何张望着看向这边的人。而左右也确实无人。

正当陆筱颖一脸懵地转回头,疑惑地看向少丘时。左手侧却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看着老板的反应,他正朝着突然的来访者笑着点头致意,应该是他的熟人。

而再小心翼翼转头往左看去,一个年轻男子正站在那处。

他虽是凭空冒出来的,但其他的过往路人,却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异样。好似他就一直在那一般。

只见那人白衣黑裤加拖鞋。衣服看去,质地均是棉麻之类,再加上足上的那双凉拖也不过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之物,整体看去给人一种闲散舒适之感。也正是这份感觉,第一感觉还是会让人觉得平易近人、极好相处的。

陆筱颖这快速、又小心的打量最后的目光是落在了那人的衣服扣子上。

盘扣。

有盘扣的衣服,还是那么年轻的人身上穿着的,至少在陆筱颖所熟知的沂竹镇的这片范围内,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印象中连外婆都不这么穿,也就太婆(外公的妈妈)那样辈分的好多衣服都是盘扣。

“呦,小姑娘,你好。”突如其来的来者朝陆筱颖打了声招呼,语气也是极为亲切。

陆筱颖急忙扭转回头,红着脸,不好意思起来。

哪怕并没有太久,这么打量陌生人,还盯着别人家的衣服盘扣多了那么几秒,本来就不大好意思。更何况,她本来就容易脸红。

只是被一个看着年龄大不了的多少的男生称呼为“小姑娘”还是有些怪异的。虽然陆筱颖知道,这个“人”也肯定是同汐、同眼前的红薯老板一样,非人。岁数也必定较自己年长了不少,但至少看着表象来说还算是同龄人区间内的。

“看样子小姑娘比较怕生啊。”那人依旧已亲切的语气补了一句,便转而同红薯摊老板说道,“少丘,给我也来个红薯吧。我也要……跟这小姑娘一样,大一点的。”

“好嘞。”少丘一边去拿红薯,一边问道,“万事通,你来这,该不会真那么真诚,只是来尝尝我的红薯的吧?是因为这小姑娘?”

陆筱颖抬头看看,双眼中带的讶异已不用多语。自己也没做什么,为什么要特地来看自己?因为汐的缘故的话,也不过是跟汐认识。汐认识的也不止自己一个的。难道……是自己印记的事?这个算是比较特殊的。但就是因为特殊,感觉知道的人也应该不会多。

“当然了!”那人竟毫不避讳、极为爽快地承认了,转头看了陆筱颖一眼,脸上依然带着亲和之态,“小姑娘现在的名气可是大着呢。这地方,山、水两头的地界里头,可是有一半都留意着小姑娘,还有一半也只是假装没留意的。毕竟是小地方,有点么小事情,可都能传遍。特别是……汐侯大人那种大人物相关的。”

对于这番话语,陆筱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应对,只想着从这显得尴尬的场景中尽早退出。

“嗯……这……这样的吗?时间不早了。要不你们先聊,我……我先回去了。”

“不早了吗?我倒觉得还好。我刚来你就走,那不就我不好意思了,明显着因为我的出现导致你要走了。要是没什么急事,多聊几句,也不会怎么的。话说,好像今晚没看到汐侯大人呢。”

被称作万事通的少年踮起脚尖,看了几下周围。这个称呼明显不是其本名,还显得跟他这少年的模样极为不衬。听着显得过于老成了些。

“不过没在也挺好。”少年笑笑,干净的笑中却藏着几分黠态,他接过少丘手中的红薯,同陆筱颖好似极熟般地凑了过去,“你知道为什么他们叫我万事通吗?就是字面意思。所以呢,趁着汐侯大人没在,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我可是知道不少汐侯大人的事情哦。私事、公事,我知道的事情,可远比少丘啊、水璃他们的多哦。”

“我看……不必了。我家花痴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本人的。”

还未等陆筱颖回复,另一个声音便已替她回复了“不必了”。那声便为汐。

说话间,汐的一手已搭在了陆筱颖肩上,顺势把她带着往自己那侧靠近。陆筱颖随着不由自主挪了几步,离原先凑近的万事通也便远了一些。

“哎呀,汐侯大人?您也在啊。还以为不在,刚好可以在您背后跟您家小姑娘说些您的坏话。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让这小姑娘以后也多照顾照顾我的小生意。这下,可都没戏喽。”

“你什么时候把你生意范围拓宽到人类那了?不过就算你真拓展了业务,这花痴,还欠着我钱。要先还我钱在先的,恐怕负担不起你那的咨询费。你还是别打她主意了啊。”汐又拿手抚了抚陆筱颖的头发,“这种时候,小孩子也该回去洗洗睡了。我就带她先走了。两位,就有空再叙了。”

汐同少丘、万事通只打了个手势,便带着陆筱颖往人群内走去。

万事通会同陆筱颖接触,汐也知道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没想到会那么早。

这个人……汐并不想让陆筱颖过多地接触到。那无害的皮相之下,藏着的真实毕竟是穷奇之后。而人类,总是更容易为皮相所迷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