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释怀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03  |  更新时间:2020-06-04 21:30:47 全文阅读

如黎明前的那刻总是特别黑暗一般,最后一晚的临时集市,也是格外的热闹。大概也是因着钟表指针的移动,正一点点迈向着注定要到来的结尾。

终结前,总是要把每一分钟的盛典都盛大到极致的。

红薯摊前,汐的出现,也一如万事通的到来。凭空而现,没有征兆,突如其来。

同少丘、万事通只打了个简易的作别手势,汐便带着陆筱颖转身融入了今晚显得格外热闹的人群盛典中。

汐的手始终不离地搂在陆筱颖肩头,而陆筱颖则是被带着穿梭于人流中,还不忘偶尔咬几口红薯。两人相行,若是有个特写,确有几分兄长带着自家妹妹,生怕一个不小心身畔的妹妹走失在了人群中般。

临时集市的区域内,都是喧嚣一片的人声,两人均未说话。只是一个为主,一个被带着跟随,极为熟练地穿过了由人组成的这岸边长条“河”中。

已到左拐转角处,顺势而转弯,便进入了那条东西向、某个左手侧有着陆筱颖家所在的巷子口的路上。

从喧闹到安静,有着明确的交界。一转进了这路,人声便被瞬间抛在了身后。人流也是瞬息消无了。

这处安静,人少,也不容易走散。两人不约而同地慢下步子的同时,汐也才把手从陆筱颖肩头收回了。

“花痴,刚才那个叫万事通的,穿白衣服、黑裤子的,你有什么看法?凭你第一感觉说就行。”汐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原本陆筱颖还有些小纠结着,要怎么开口问汐自己想问的东西。正好汐先开口了,那等下可以顺带提问下。

心中这么作想的她回应道:“感觉今天各种谈话的主题可能都是看法、想法呢。嗯……对他的看法吗?好看!”

话中的“各种”,除了这会汐问的外,当然也暗含着钱婆婆、少丘问过她的东西。

而刚说完,陆筱颖就感受到了自己的脑袋被汐顺手地一记轻敲。

“除了你花痴属性看到的好看外,还有没有别的?”

“嘿嘿嘿~难道……汐侯大人不自信了?怕没有他好看?”陆筱颖仰头一脸无辜、却又有些坏意地痴笑而起。等会正经想问的,当然没忘,但这会的当下,还是忍不住就想这么调皮下。

“你说呢?”汐冷冷地看了一眼如此仰视着他的陆筱颖,“说认真的,小花痴。其他,还看到了什么,或者说觉得会是个怎么样的人?”

“好的,认真的。我汐侯大人也是超级帅的!那个人的话……看着,第一感觉挺好说话、很平易近人的样子。然后还觉得有点自来熟。讲话的话,我觉得比较直截了当。但整体感觉应该算是好人。”

陆筱颖认真地忆着细节,那一身闲散的装扮,真有着几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洒脱。但一说到“好人”两字,她又在那愣了会。

“但他应该也不是严格来说、跟我一样的人。我……我也有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跟第一感觉一样。我对不是人的‘人’,接触最多的也就你了。其他的,还真说不好……”

原先听完陆筱颖前边的话,汐的眉头极为短暂地稍紧了下,这会听了陆筱颖补充的,没怎么大表情变化的脸上却微微泛起了些笑意。

“你明白这点就好。不要被表象迷惑。万事通那家伙,是穷奇之后。你……”

“什么之后?穷……穷奇?传说中的穷奇吗?”还未等汐说完,陆筱颖便激动地问了起来。

“哦。怎么了?”汐的语调平淡着,就如一阴一阳的互补,给陆筱颖此刻抑制不住的激动心情添了份冷静。

“穷奇之后诶!很有名的!书上看到过呢。他竟然是穷奇?那刚刚那个样子不是他本体吧?他是不是也有翅膀?我记得书上说穷奇是有翅膀的。”

看着眼中快冒出星光来的陆筱颖的双眸,汐依旧平静至极。

“哦,有。那,书上有没有读到过,穷奇喜欢吃人,还喜欢从你脑袋开始吃。”说话间,汐还以手放于陆筱颖的头上,轻摇了几下那颗正专心致志盯着他的脑袋。

“嗯嗯,读到过的。上古四大凶兽之一。感觉好厉害的样子!难怪你要问我第一印象的。我会注意跟他保持距离的,免得不小心被从脑袋开始、被吃掉了。”眼中光芒不散,仍是带着惊奇、惊喜与惊讶,但陆筱颖话中自己说的会注意,也是发自内心极认真的。

“你知道分寸就好。还有他说的话。万事通的名号不是空有其名的。他确实是知道很多,但一般都会需要对应的代价。小心点,别上当。要是真不小心被他什么套住了,就说结账由泓汐来结,知道吗?”

“知道。汐,你那么好的吗?”陆筱颖乖巧地点头应着。有如一只乖巧的猫咪,连嘴中所发的音中也带上了些甜腻腻。

“对你当然要好一点。还有,他说的话,话里的东西,不要不信,也不要全信。如果是没有代价,免费提供的,更加要自己寻味几分,明白了吗?”

“嗯嗯。”陆筱颖还是一味点头。但正是这一份关切与温柔,让她更加犹豫着是否要问洪水有关的事情。有时候看着镜花水月,却也确实会不忍打破,更何况这并不只是镜、水中映出的虚影。

“还有一点要提醒你。昨天坟山那忘跟你说了。七月半快到了,鬼节前后几天,晚上最好别出门。今天是庆典最后一晚,就算是特例。明天开始,晚上没事就呆家里。最近这段时间,暂时我不会来这边走动,有点不便。有事情一下会照看不到的。你自己尽量留心,真遇到什么,也记得及时找水璃。”

“七月半,知道的。汐,你太操心了。在遇到你之前,我好歹也是过了那么多年了。每年都有这个日子,都没遇到过什么。你不用担心的了。”

“今年不一样。”前一刻说时汐的平淡语气中还带着些严肃,但一说完就似他想到了什么,转而柔声了起来,那份带出的严肃瞬间一扫而去,“以前你没遇到过我,跟这边世界的交集不深。现在嘛,窥探着这边世界多了,这边世界窥探你也会同步多起来。”

“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我吗?”陆筱颖问道。

原话是如何的,她有些记不完全准确了,但大体就是这样的。第一次见到这话,还是陆筱颖从某部动漫里见到的。

初见到时,不长的一句话,却让她在彼时觉得如此生动形象。仿佛眼前真有一个漆黑无底的深渊,而她则颤颤栗栗地探头看向下方,又满怀好奇,又担忧随时会有黑色的爪子、藤蔓或者其他异物从深渊里伸出,一下把她拽入了漆黑里头。

“我家小花痴,还是知道不少东西的嘛!读书没白读,好孩子。”汐笑着,习惯性地又用手抚摸向她的头,“为了鼓励一下,也算是排解下你没了小黑后的寂寞,改天给你送条鱼。帮我照看段时间。”

“哦,可以。不过,我不擅长养鱼诶。你确定要我来照看吗?以前买的金鱼,没几天就都挂没了。感觉我养鱼,简直是种罪孽。”陆筱颖稍一停顿,又极为认真地补充道,“而且……小黑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家里其实说了会再看看新的狗子的。后面果园那边也需要,但小黑是永远独一无二的。”

再一稍纵即逝的停顿,陆筱颖仰头视向汐那对深邃、似永远看不透的的双目中,说道:“我也是独一无二的呢!汐也是,独一无二的大妖怪。”

“嗯,独一无二。”

正因为你的独一无二,才更想护着。这一句,汐并未直接说出口,但在心中是明明确确说了。

那份独一无二,不仅是源于后面同陆筱颖相处中的舒心、投缘、可畅所欲言,更是……那本书《百鬼夜行》也算是因素之一。

如果不是那天从苕酒屋回泓汐路上路过,恰巧看到了水中的陆筱颖。又恰巧的,她带了那本书。还恰巧的,酒意尚在,突发奇想了一下。也不会再有对自己而言如此独一无二的这个人类,再多的交集。

正走到了巷子口,汐理所当然地转进了那条石子铺就的巷子路上。

“啊!等等。汐,你不能进去的。”陆筱颖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伸手抓住了汐的衣服。

汐随着这拉扯的动作,自觉地后退了几步。回到了光影交界处。

“怎么了?送你回家。你家不是在这里头吗?就算我会记错你家在哪,水璃的水井在哪我可没糊涂到记错。大晚上的,不走这里回家,你想跑哪里去玩啊?”话到尾处,汐稍有些严肃。

“不是。我很乖的,你刚提醒过七月半前后晚上最好别出门,我是打算直接乖乖回家的。可是!你不能进去。要不然我跟一个陌生人在一起,被看到了,会被说的。而且,假如现在只有我能看到你,别人看不到的话。等下被邻居谁的看到,我对着个空气说话,会被说有病的。”

听完了解释,汐只斜视了一眼陆筱颖:“好吧。人类真是麻烦!那我就先送你到这。那么段路,你自己回去,应该也不会走岔。”

汐说完,正有些无趣地打算转身离去时,再一次被陆筱颖叫住了。

那个心中想知道的答案……一定得尽早、就趁着现在当面问掉!藏着掖着不是事,还是说出来更坦荡,没有暗自的隔阂感。

“汐,我……我还有点事情想问你。对目前的我来说,很重要。”

这一回,陆筱颖抬头间,视线一同汐碰上,就急忙躲开了。

这一细小的差异,汐自然是看在眼里。又忆起了以前的些许。祭坛,锣鼓声,跪地叩首的人类……面具……

有丝冰冷从心底生起。若心是水,那么此刻他为水的心,正从最底处,迅速地泛起寒意,一层一层凝结起了冰霜。

陆筱颖想问的,汐大概有些预感。自己的事,自己最清楚。先前就有想过,假如有一天,这个女孩问起一些跟人类相关的以前的事,自己会怎么解答。

但没有到这一刻,他还是选择了先不去想这个问题,太过困扰纠缠。不是不敢面对,只是怕……曾经拥有后的失去。这,会比未曾拥有过,更寒心。

“洪水……”

果然……

听着这两个字,又看着陆筱颖饱满的唇吐字时的一张一合,汐双眸间却已成了冰冷一片。

“汐,你以前弄起过很大、很大的洪水,淹死过这个地方很多人吗?这个……是真的吗?”

“嗯,真的。”汐的回应没有任何感情,也如陆筱颖此刻不敢直视的眸间所蕴的那份冰。

“那……那你淹死他们的时候,有……有感觉吗?会难受吗?”陆筱颖问语间明显带着份小心翼翼,从她轻了不少的声音间便可透出。

“没感觉。介意吗?介意的话,只需要你一句话,我会立刻从你面前消失,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再在你世界里出现。除了小黑,死了的回不来外,其他的,我也可以保证都跟以前一样。跟这边的,不会再有任何交错。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当然介意。不介意干嘛问你?”陆筱颖嘟嘴轻声了一句,但继而又抬头、以极为坚定的目光看向了汐那双深到看不透、冷到若寒了千年的眼中,“但是你不能消失的!你如果不见了,就是逃避!就是胆小鬼!明明是个很厉害的大妖怪。”

“你都介意了,有个介意的、还不是人的,老是在眼前晃,不碍眼吗?”

“不碍眼。我想问这个,我只是想早点确定……汐……你现在,也会这么没感觉地淹死人吗?还有,你……也会那么淹死我,然后没感觉吗?”

汐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单眉一挑,又把一手放在了陆筱颖头上抚着:“淹死你,有什么好处吗?”

“不知道呀。问你呀?”

“没好处的事情,我没那么无聊会想把你怎么的。给你的印记,在我控制范围内的水,永远都淹不死你的。至于现在会不会淹别人。看我心情。”

汐又看了眼认真听着的陆筱颖,嘴角还是轻柔地上扬了一下:“没伤到我身边人的,没惹到我的,不会。没事我也不怎么想跟人类有过多纠葛,不会无缘无故主动淹的。花痴,你……该不会觉得我那么不讲理吧?”

“这个嘛……嘿嘿嘿~还好。主要是还以为妖怪的脑回路跟我的不大一样。比如,就觉得淹几个人,跟淹死了几只小蚂蚁一样,不是回事。”

“哦,差不多,可能是有点吧。这样想法的,这边世界的不在少数。不过每个人行事不一样。我不喜欢没缘由地迁怒到人类的。但如果有事需要做点什么,我也没义务告诉人类,为什么我会选择这么做。那……花痴,需要我从你眼前消失吗?”汐确认道,寒已撤去。

“你猜?”陆筱颖仰头问着。口中是让汐猜着,极为放心似的;手却是紧紧地拽着汐的衣服,生怕少许松开了哪怕一点点,汐便会瞬间不见了。

柔从笑中起,心中的那份隐隐不安也消融而去,汐轻柔地把手抚在了陆筱颖的头上:“猜的话,说不定会猜错。不过,你没直接拒绝,那我更高兴多在你眼前出现出现。人的一世太短,多出现在你面前,你才能把我记得更深。再说,你还没叫我一声哥哥。”

对汐来说,也算是解了一个未曾语出、却又暗自一直在着的困扰。

而对陆筱颖而言,汐的这些所言,已足够。她自然知道,没法强求汐完全按着人类的行事作风来,但至少,只要汐不是草菅人命、视生命如草芥就好。

那一次洪水,梦中所见,如果是真实,那么汐是淹死了不少人,但也是跟地龙有着关系,也不是无缘无故的。在陆筱颖自己的认知中,虽不认同汐的做法,但还是有着些许可以理解他当时心情的。况且,都是过去太久的事了。

最重要的……还是当下,现在。

陆筱颖想要知道、想要确定的,也无非是现在的汐会如何。本来也觉得汐不会是那种不讲理便随意取走他人性命的妖,这会更是相当于得到了当事人的保证,心中的云层散去,云过月明。

“不要那么执着于称呼,妖怪大人。那你以后,不会因为刚刚我问了惹你不愉快的事情,悄咪咪少来找我几趟吧?马上开学了,如果上学期那样,放学后可以看到你还是挺开心的。而且……偶尔还会给我带好吃的,嘻嘻~”

“等你开学了,我会记得多接你放学的。前面跟你说的事不要忘了,晚上少出门。”

“好的。谢谢你送我回来,汐。我回去了啊。”

陆筱颖同汐作别,往较着外头水泥的路幽暗了许多的巷内小跳着走回去。一段路后,又右转进了其家所在的台门内,不见了身影。

而汐,直至她的背影消于那转弯处,也依旧未离去。

还是站在巷子口处,路灯灯光与巷内昏暗的分割处。

半边的光,半边的影。若阴与阳的交界,若混沌中始发的集合。

倒不是还纠缠着这目送而去的人类女孩的一些想法。刚才也算是摊开了牌、说明了,反而没什么事。

只是七月半,鬼节。这里还是距离坟山太过近,但愿那两扇鬼门,不会同这条巷子有任何的牵连。

水璃也好,陆筱颖也好,都是重要的……家人。

此时,风起。

布满整片天空的云层,稍许被吹散开了点。丝许的月色漏着透下。

不过须臾,云层却又再次遮去了月色。

再看巷子口时,汐也早已不知了去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