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巷遇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33  |  更新时间:2020-06-05 21:53:48 全文阅读

暑假也算是进入了尾声,但弥漫在空气中的暑气,却丝毫没有要进入尾声的意思。

暑热未散,加之江南镇子本就空气中饱和着的水汽,两相结合。湿热,潮闷,宛如一个无形的偌大蒸笼。其间还蒸腾出了不少青草之类植物气息。

离开了玉竹公祠的小雅,这会正走在附近的巷子间。

相比他处的暑热,这边巷子内相对还算是少许凉快了点的。

也不知道这是否是因为老房子地带,人气不足,也同步降下了些温度的缘故。还是,行走巷内,可以邂逅发现到多处水井,因水井的清凉扩散,也降下了些空气中的暑的缘故。

围绕着玉竹公祠这一带,都是蜿蜒曲折的小巷子。

巷子不宽、清幽,两侧分布着的都是老台门。

这些老台门,很久以前也都有着各自好听的名字,每个名字里头都有着各自的寓意。但现如今,老台门的名早就遗失在了时间的猛流中。正如,也早已无人记得为何要叫“玉竹公祠”一样。

以前,公祠的冠名也是以陈氏的姓氏冠名的。简单、一目了然。毕竟本身也是因为这个镇子都是陈氏氏族,这祠堂也是陈氏重要的家族祠堂,陈氏祠堂的名也是极为合适的。

但时间中游走,就算位置没有过移动,岁月流逝在其身上的作用还是不会减的。就算自身不想变,环境的变动下,也只能跟着顺势而应。祠堂的名也是如此。

岁月的痕迹,不止是留在了这些保留下的老房子、老台门上,也是留在了沂竹镇的人口构成上。当年那个全是陈氏一脉的时代,早已过去。到现如今为止,虽然镇子人口大抵也还有一半是姓氏为陈的,另一半则早已不是原姓氏了。

镇子走到了今天,由陈氏一族创立的镇,但其间有陈氏支脉的游走他方,也有其他姓氏人口游走至此的。来来去去间,都有着自己的梦、自己的生活在驱使着。若不是如此,大概也不会有人愿意背井离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零开始。

而祠堂的改名,也是在这人口姓氏变动的过程中,偶然、也是必然的结果。

之所以说偶然,因为原本也大可以一直保持着以前那通俗易懂的叫法,简单至极,却也算是一种对历史的怀念。但现在官方的叫法已为“玉竹公祠”,也是过去发生过什么偶然之事,促成了这场改名。如果没有一个偶然的契机,一贯地照着老名字叫着,习以为常了也没什么。

之所以也说必然。姓氏早已不是一家独大。但公祠还是这个镇子、沂竹镇的公祠。既已是镇子的公祠,那还只以其中一家的姓氏为注释,确实也会难免有小部分人生出些他想。改个名头的事,并没有实质的大影响,顺应这势,少些不必要的口舌也是不错的选择。

而为何要改为“玉竹”两字为名字的注释字眼,渊源大抵也如老台门的名,没人说得清一二了。

从这名字来看,可以肯定的是必定跟竹子有着关联。

离开玉竹公祠后的小雅,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上。这会正边走在巷间,看着两侧台门的风情,品着这份无他人的独特清净,边猜测着公祠同竹间的因果先后。

到底是先有了“玉竹公祠”这名字,才会在公祠内种上未进到里面、就能看到的竹子?还是说,先有了公祠内的竹子,后面取名时便想到了“竹”字?

小雅把思绪的焦点都落在了“竹”字头上。“玉”字,她倒是不这么执着。大概只是某种带着愿景之类的前缀修饰而已。

走于巷间,路面边沿地带也泛着青苔的色感。走上去大概容易打滑吧。两侧的台门,有的台门大门藏得隐晦,得从这条巷子转弯到了另一条内,才寻到进入的门口。

今天也没有其他安排,小雅也不急。就这么一边慢悠悠地走在这片区内,感受着沉淀在了现如今的沂竹镇上的底蕴,边想着有着这样底蕴的镇子内,玉竹公祠名字的渊源究竟会是如何。自己的祖辈又是具体什么契机下,才最终决定了举家迁移。

不过,发生了对应事情的那个年代,都早已过去太久。她的猜测、遐想也是注定没法得到确实的了。

此时恰好无风。前面还会偶尔间或性地有那么一两阵,这会却是全然没有了。先前那一两阵的风,也是夹着暑热的,热浪般。但吹到出了汗的脸上、身上,多少还是会觉得清凉。

此时也无云。天穹湛蓝一整片,一朵松散棉絮样的云都寻不到,更别提其他厚实、厚重的云了。

小雅抬了抬帽檐,看了眼这湛蓝到好似虚假的天空,随后便用手背去轻拭了下自己额头蒙了一层的汗珠。

幸好今天没有怎么多化妆,特别是眼妆。要不然估计那么热,妆都要化了。

这么想着时的小雅,已把玉竹公祠名字的事给挪出了思绪中。这一来,也反而更集中精神到了随巷子的延伸、立在边上的台门建筑。

“啪~”

安静无比的巷内,突然响起了一声声响。但这声响也不大,连扩散在空气间本身的静谧都没打破,反而成了反衬出静的因子。

小雅急忙转头去看。这动静着实吓了她一跳。

倒不是因为这声响,而是因为发出这声响的动作。

刚刚是有人突然拍了一下她的右肩,才带出的这声。

按一般的,能带出这样动静的声音,肯定会断定这拍打不会轻了。但实际,小雅并没感觉到什么分量,就跟平常熟人搭了一下自己肩一样,并无丝毫疼意。她也只是单纯地被突如其来的拍肩,给吓了一跳而已。

但在她回头看时,却并没看到人。

而印象中,前面巷子里也没记得有其他人。

小雅只觉得大概是自己没留神的时候,也有其他人来了这里。自己没发现,那人拍了下自己,可能发现认错人了什么,又跑开了吧。不过一点脚步声都没有,这人还真是厉害。

如果换作是同隐世有牵涉交集的人,估计会想着是不是妖异之类。但小雅没有丝毫往那方面想的意思。

她本身就对妖啊怪啊的没兴趣。很小时候,还有过那么一个阶段,喜欢听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偶尔讲些这种奇怪物语。但随着年纪长大,她早已过了那个阶段。对这类的本就没有太大好奇。

现在但凡听到这类的坊间传闻,小雅基本都会嗤之以鼻,认为必定是哪个无聊的人添油加醋了。妖怪什么的,压根就是不存在的。

也是因为这层,小雅除了刚才意外地被人从后面拍了右肩,惊吓了一下。并没有因为回头没看到人,而有毛骨悚然感。

“找我吗?刚刚拍你肩膀的是我。”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小雅左手侧方向传来。听这声音,年纪也不大,大概也就跟小雅年纪相仿的样子。

小雅本来刚回正头,随着这也是突然的声音,急忙转头看向了左侧。

“你……你好。请问……你是?”小雅不好意思地笑起,有些尴尬地问着不知何时到了自己左边的这个奇怪女孩。

之所以尴尬,照理来说,会拍小雅肩的应该是熟人才对。但小雅对身旁的这位,怎么也没想起自己哪里见过。但礼貌性地,还是要好好回应的。也是小雅觉得论拍肩动作,自己应该认识,但又说不上来是谁,觉得极为不好意思才引起的。

而身旁这个女孩之所以第一感,就让人觉得奇怪,也有着两个原因。

一个,小雅被拍的肩膀是右侧,但这会这个女孩却出现在了左边。而小雅被拍肩后,立刻回头,却是从眼角余光中都没瞥到任何身影。也没听到任何脚步声。两相结合,还真是不知道这个陌生女孩是如何做到在约等于眼皮子底下,做到不被看到,始终处在小雅盲区内的。

而另一个奇怪的缘由,是这女孩一身的穿着。

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蓑衣已是及膝,把她包裹得严实,看不到蓑衣里面穿的是什么。而她那双赤足上穿着的是一双草鞋。这身装扮,一眼可见的奇怪。要是她走在街上,必定会是回头率十足的。

而且本来就天气热,这女孩的一身装束,让人恍如到了以前某个年代的雨天。但今天不但没雨,还天气大好。本来置身在这大好到暑热的天里头,就觉得闷,看着她的着装,更觉天气闷热了。

“我吗?我啊……一个……”女孩以手指轻按着自己的下唇,“旅行者吧。以前你不认识我的。不过现在认识了。”

“哦哦,这……这样啊。”小雅尴尬地笑笑。

本来小雅想礼貌地问问为什么不认识,要拍自己肩膀的。但还没等小雅酝酿好措辞,那女孩已经自己开口补充了。

“你是不是很奇怪,不认识我还干嘛拍你肩,搞得很熟一样啊?本来,我也就一个旅行者,不想多管闲事。一下没忍住。你……是去过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吗?”

“啊?不……不干净?没有啊。”小雅一脸的莫名其妙。

环境卫生上不干净的地方,她确实没去过。就算是安静人少的地方,可干净还是干净的。

至于,不是指的卫生上的……小雅也知道指代着什么意思。但那种妖妖怪怪的东西并不存在于这个世上。那种魑魅魍魉、妖魔鬼怪的东西既然不存在,那也就意味着不存在这种含义上不干净的地方。不存在的地方,自己当然更加没去过了。

“哦。没去过啊。那就当我没事干不小心,或者认错人了,才拍了你肩膀吧。”那女孩轻描淡写地说着,但又转念似想到了什么,再次确认道,“你觉得热、同时还觉得冷吗?就是前面热,背后冷的那种。”

这一问,小雅一下呆在了原处。

前面注意力在其他上,还真没觉得异常。被这奇怪的陌生女孩一下说中了,才觉得诡异。

还……还真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来公祠前,还是前后一致地觉得热。确实,现在是前面热得冒汗,但背脊上却是正贴靠在某块大冰块上的阴凉。

“你……”

“我怎么知道的吗?”女孩极为认真地看向小雅的双眼,“我那么厉害,都能出来一个人旅行。当然是一眼就看出了!我也就多管闲事,顺手拍了一下而已,暂时压制了。不过也就暂时。断人财路的事,我是不会做的了。财路只是个比喻啊。”

对这解释,小雅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她盯着巷子的路面,暗自琢磨着刚刚女孩话中的意思。

压制,是压制什么?断人财路,财路还是比喻的话,那不比喻的本体又是指代什么?而且……还是没说清楚,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同时热着、冷着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一眼就能看出来!

“顺手的,反正我也算是额外做了。后面怎么样嘛……看你也不像坏人,只能自己看了。我还要看看其他地方的景色,就先走了。有缘,说不定还会在哪个巷子里头相见。”

“等……等等!”一听那女孩说要走,小雅急忙把目光从地面上收回,转去了左侧女孩应在处。

可是,却只有无一人的宁静空气在那。

那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一如她出现时般的诡秘,离开时也是如此诡秘,一转眼就不见了。

小雅原本想问清楚话中的意思,最后还是没有得到明确、清晰的答案。

至于女孩这一下就不见了的事实。小雅依然坚决地、没有往妖怪魍魉方面想去,只是觉得来的时候这女孩都可以没脚步声,离开的时候也没声音也是可以理解的。估计是赶路干嘛的,蹿进左手边某条伸展出的支巷,刚巧自己看不到而已。

当然这些都是基于她自己忽视了的细节,才觉得似乎这么解释也是合情合理的。

那个她所忽视了的细节,正是那个奇怪女孩的影子。

小雅只注意着那女孩实体的身影,却从未注意过她投在地上的影子。这个点,影子没有傍晚时那般长,但还不至于彻底没了影子。但这个陌生女孩,却不同于小雅,始终没有丝毫的黑影投在地面。

又变回了孤身一人在巷间的边行边看,小雅心中却还是惦记着刚才那女孩提到的事。

如半的火,如半的冰。前与后不同的温感,一旦注意到后,就没法再当作不存在。这会的她便是如此,已没法只专注于沂竹镇这一带老台门的风景了。但细细去感受、去比较的话,身体前后感知到的温差好似并没有那么明显了。

难道是被那女孩拍了一下肩膀,就好多了?还是……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可到底为什么会有温差的感觉?

小雅努力地回忆着,特别是去回忆各种微小的细节。

来的路上……确实都没事。是从公祠开始的吗?好像确实是从离开公祠后开始的。

一想到这,小雅突然觉得自己心真大,前面竟然全然没觉得脸上冒着汗、背后却发凉的异常。这会想起源起时间竟是在离开玉竹公祠后,不免心中后怕。

但转念一想,自己想什么呢?明明不相信妖鬼蛇神的,自己还后怕什么呢?

拍了两拍自己的面颊,小雅对着自己说道:“嗯,胡想什么呢?肯定是因为背后太阳照到太少才感觉凉的了。等下晒晒太阳就好了呗。”

安慰完了自己,小雅便抱着一贯的乐观心态往前走去。

而乐观之后,她体内却有着不乐观之物。方才的背后冰凉感,也是因这而起。

那物不是其他,严格来说也不是物品的物。存于她体内的,正是陈芳黎。从小雅背后附着而进的陈芳黎。正是因着陈芳黎的所在,阴气浸染,小雅才会觉得背脊发凉。

原本阴气融于骨血之内,无所阻隔。被刚才那陌生女孩一拍,已扩散半身的阴气一下势气收齐,被罩上了一层不易被陈芳黎立刻打破的束缚。也是因此,那女孩离开后小雅再感,背后的阴凉已散去了不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