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夜时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84  |  更新时间:2020-06-06 21:27:46 全文阅读

【一】

子时悄然已过,还是那山与水地界交界处的台门,还是梦拾婆那光影交错的屋内。

“好多了吧,丫头?”梦拾婆微微笑着,问向摇椅上那陌生女孩。

玄鬼带她来时,周身的透明化已有了三成,还在不断恶化中,这会已经恢复成了最正常的魂魄状态。

玄鬼俯身以手摸了摸那女孩的额头,这一动作还是多少带了些曾经为人时的习惯。他自己也似意识到了自己早已非人,转而立刻又收回了手。

当然,除了他非人之外,那女孩也不是常态的人类,早就没有了人类的血肉之躯。额头的温度就算是想探,也探不出个究竟来的。

“有没有好点?”玄鬼收回手后问道,声音轻柔。

梦拾婆饶有兴致地看了看玄鬼、又再看了看那女孩。

“嗯,好多了。谢谢玄鬼哥哥。”女孩回道。喘息已经停止,这会的她已有力气坐直在摇椅上了。但说话声音依旧不大,还是有些大病初愈、尚需休息之感。

“还真是幸好,玄鬼带你来得及时。再耽搁个几分钟是没事,但若是耽搁上个把时辰,别说我这的铃了,就算是万家灯火林那的药师老头,都没回天之力了。也是巧,我这刚好有几只适合小姑娘你这样的铃子。玄鬼啊,这几只铃……”

“知道,先记我头上。这次,多谢了啊,梦拾婆。”玄鬼头也不抬地说道,双目依旧集在那女孩身上。

梦拾婆要说的,无非是刚才那几只铃,对应钱的问题。玄鬼跟梦拾婆打交道也不是第一天了,这么点秉性还是知道的。

这时,翠音倒了一杯热茶过来给女孩:“来,喝个水,暖暖身子。要缓过来,可一下没那么快的。”

翠音跟玄鬼并不熟,但看那女孩接过水喝了一口,脸色也稍许红润了些,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个……我不是很了解。为什么……会直接选择来梦拾婆这里。按刚刚说的,叫万家灯火林的那个地方,也有……医生吧?是不是会找医生,更……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啊。就是,就是没想明白,随便问问。”

翠音问着,问时明显怯生生的。毕竟前边才刚跟玄鬼不愉快过,拦着他不让他上楼打扰梦拾婆招待客人。这会问的这问题,也是极容易让人误解成她是在嫌弃的。

“小菱的情况,跟妖异的不一样。最近可能有点受鬼节鬼门将大开的影响,才这样的。以前每年鬼节都会不舒服,但今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严重。她这样,只是缺了些维持自己状态的能量,并不是生病。缺了的东西,梦拾婆的铃里可以汲取到的东西有些同质。借由我的妖力,转化一下给小菱,就可以了。”

玄鬼回答翠音的语气也是极为缓和,先前的大声与激动都早已成了过去时。

他如长辈般一直双眼视着那摇椅上被唤作“小菱”的女孩,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找医生,隐世的医生并不多。妖异对医者的依赖,可没人类那么大。据我所知,这范围附近的也就万家灯火林那的老头。那糟老头,还是出了名的不好找。”

“论医生啊,墨泽大人,也是。不过那位大人,平常里都是显世里头行医,隐世里妖异的毛病,就不知道那位大人熟不熟了。相对来说,确实人类的那些个毛病好处理多了。”梦拾婆道。

“就算墨泽大人会,我也没这胆去麻烦那位大人。还是来你这,更便利。反正我也大概知道小菱的状况。”

翠音听着梦拾婆同玄鬼的对话,插入道:“那个,墨泽大人又是……哪位?”

“山地界的主人。这台门算是恰巧坐落在了山地界同水地界的交界线上。山那头的主人,目前就是墨泽大人。那位大人,继承了曾经的老山主。水那边的地界,这台门往东,沂竹镇就算是水地界内的,主人是汐侯大人。”

梦拾婆解释着,这些个一方地界的事,既然翠音要安身在此一段时间,了解些也是对她有益无害的:“水地界的汐侯大人是从始便在,从没更过主的。不过,汐侯大人不常在这边住着。那位大人,平常都在泓汐的多。嗜酒,倒是常跑苕酒屋去。”

“至于墨泽大人嘛,也没安安分分居在自己山的地界里头。墨泽大人的宅子就在沂竹镇里。河东岸那边有处宅子,便是他老人家的。那宅子,看着不古,但年代不久。只是宅子会随着年头,过段时间就自个儿照着其他镇上的房子样貌变个样。”

翠音听着梦拾婆的解释,重重地点着头。自己初来乍到,照着梦拾婆说的,估计遇到这位墨泽大人的概率比较高。要是有机会,可要认一认,以防后面不小心得罪了怎么的。

“刚才那位混大人啊,就是山地界一方的。墨泽大人手下的十位大人物,混大人就是其中之一。混大人,你是见过了。其他几位,什么时候见到了,我到时指给你看。这几位大人,倒都不是特别难弄。但你从外面来的,要住段时间的话,认识下也好。有机缘的话,要是得到这几位大人的帮助,有想做的事、想找的人,在这地界里头可以便利许多。”

翠音还是一味点头应着梦拾婆,但心中却如强烈的暖流流过。这暖意随血液流满周身,她禁不住把一手按在了自己胸口前——那此刻还在隐形状态中的挂坠上。

送给自己挂坠的那位姐姐,还有其他的几位,当时也是这样的。素昧平生,却救了她。让她涅火重生,有缘再次展开翅来寻姐姐。要是没有她们,也没有现在的自己。

要是没有眼前的梦拾婆收留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自己会在哪里露宿街头,或者担惊受怕、或者筋疲力尽地寻找着落脚地。而自己明明没说,是为了找自己亲姐姐才来的,梦拾婆这最后一句话,分明就是猜到了自己找人的所需。

不管将来有没有机会得到梦拾婆提到的这几位大人物的帮助,但冲着梦拾婆对自己说的这句话,有机缘得到那几位大人帮助可以便利很多,已是帮认识没几天的自己考虑,这一份关切已经太过足够。

正在翠音心中有所感、按着胸口他人并不知道存在的挂坠时,还是玄鬼的说话声先打断了翠音的思绪。

“梦拾婆,这回真太谢谢你了。风铃的钱,后头我会给你送过来的。咱们俩之间,反正也还有交易,再不行到时里头你看着扣也行。”

“哎呦~看样子你信心十足嘛。那笔交易,对我这老婆子来说也是难得一求的买卖。我也等你好消息。这几个风铃钱,反正你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也不担心。”

看着玄鬼蹲下身,再次背起了那个叫小菱的女孩,梦拾婆让到了一旁,又问道:“玄鬼啊,别怪我多打探。但对这小姑娘,我还真是挺好奇的。她……跟你,是什么因缘?以前可没听说,你还带了这么个小姑娘在身边。”

“我……”玄鬼略微迟疑了下,“我妹妹。”

“你这鬼头,可别忽悠我啊。这小姑娘,生于世上多久了,我这老眼昏花,说不准。但这小姑娘肯定跟你不是一个年代的人。可别拿妹妹这种幌子来忽悠我这老婆子。你可不像是会随便认个不认识的,做干妹妹的类型。是……你以前的……族人一脉?”梦拾婆直问道。

玄鬼只轻点了下头,算是对这一问的肯定。

“我先带她回去了。梦拾婆,小菱的事,还要麻烦你帮忙……”

“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客人的事,我这啊,都是保密的。刚刚也就我自己好奇问问,毕竟跟你也认识那么久了,才多问了几句。”

“嗯,谢了。”玄鬼说道,双眼却转而看向了翠音处。

“我……我也不会说的!虽然刚才,你闯进去,拦都拦不住,不是很愉快。但我也不会多嘴的,放心。”翠音急忙说道,被玄鬼刚才这么一凝视,两颊一下紧张地竟添上了抹微红。

“谢了。”玄鬼再次道完谢,就背着那显得极为文静的小菱往门外走去。

背后看去,彷如一对亲兄妹。

“妹妹”的小菱在玄鬼背上,双手轻搂着玄鬼的脖子,歪着的脑袋靠在玄鬼一侧肩上。背后的麻花辫,静静垂着,也散着女孩那安静的气息。

“还真像是兄妹呢!一点都不像只是族人的关系。”玄鬼二人的背影出了门,看不见后,翠音由心而发地叹了一句。

“是啊。玄鬼生前的事,我也不大清楚。别人不高兴提起的事,我也不大会去打探。估计啊,他生前就有个亲妹妹吧。放不下的,才更容易见物思人,才更容易把这种情嫁接到了相似之物上吧。”

此时屋门外的台门院落,正清静无比。

夜中,妖异盛行。本就是妖异活跃的时间,尚在台门内的,除了孤守大门的油灯外,也就梦拾婆同翠音了。

小菱的存在,知悉的人并不多。也是因此,玄鬼背着那女孩,一离开梦拾婆的屋门,就加快了步伐,尽快地离开了这座台门院落。

他并不知晓台门内这会是否还有他人;也不确定来时,是否在自己没注意处,除了油灯外,台门其他处还有人看到了他背着小菱。

但这会,还是出于尽可能减少被见到的概率,减少些麻烦,免得多了盯上小菱的家伙,想着尽快离开。小菱这样的,确实是稀罕的存在,容易引发一些妖异的不良用心。就算是对梦拾婆,玄鬼其实自己心里头还是长了心眼,注意着小菱的事的。

离开了台门后,镇郊稻田的气息随夜,好似更浓了。泥土的气味,水稻的气味,田边野草的气味……

“玄鬼哥哥,谢谢你。”夜风中,小菱突然如此细声说道。这声音细得也即将融入成了风的一小股,即将分辨不出音中所语。

“谢什么呢?照顾好家人是应该的。你……是我世间唯剩的亲人了。”玄鬼回应道。声音也不大,在无他人行着的镇郊,反倒更显出了其语中的孤寂。

小菱依旧脑袋靠在玄鬼肩膀上,但双手却搂得微紧了些:“嗯。玄鬼哥哥也是我世间唯一的亲人。”

又行了一小段,玄鬼再次开口:“小菱,你想找的那个人有线索了。”

“真的吗?玄鬼哥哥找到她了?那个洪水中救了我的人,虽然……虽然我还是死了。但也不见得是坏事,反而让我有机会遇到玄鬼哥哥。有机会,在这个我喜欢的镇子上呆那……么久。”

“嗯。但还有些不大确定。只能说是有线索了。你可能还得等段时间。等我确定了,就带你去找她,好吗?”

“好呀,好呀!玄鬼哥哥最好了。”

正巧,月色从云间探露了而出,霎时一片皎洁之色。

小菱抬头看了看明月,暗自下着决心:不管能不能如愿再次见到那个短发的女孩,也要一直这么的留在玄鬼哥哥身边。要不然,玄鬼哥哥一个人肯定会寂寞的。

月色洁净,但月终归已是西移了。距离天明之时也在越发缩短着距离,今夜可尽情洒下的时光也不过如此。而待金乌再现时,那一日的翌日便将是七月半鬼节之时了。

【二】

七月半。

入夜。

鬼节名闻凄幽幽,夜时却是明朗一片,无云唯月,全无半分的凄凉、凄清、阴森之意。

月中旬,半之时,月总是格外显圆。

今晚的夜月也是一轮硕圆悬于天穹之上。

光较白日里的自然是黯淡了太多。但清淡淡的光色,也让沂竹镇上没路灯的几条巷子都可清晰辨识出诸如墙脚的草之类的东西,更是走在其间完全不用担心磕碰。

月光也从窗户间透入。隔光度并不甚强的窗帘,也透着月光的明。那一堵的墙上,唯独窗的位置,因了月光的明,因了无壁的遮护,呈了方方正正的一块黯淡光区。

经了这光区过滤后的光,已是不多,但散散的,还是有着些透进房内,让房内未曾变成浑然一体的漆黑。

房内有着些家具物什,但打主的还是那一张床。

明明只睡了一人,但却是两人份的枕头。一侧空着,另一侧的枕上则是眠着已入深梦中的钱婆婆。

“阿荷,阿荷……”有人轻唤着钱婆婆的名。

这声音极轻极柔。又想叫醒睡梦中人,又不忍唤醒熟睡之人般,两相矛盾着。

“阿荷,阿荷……阿荷,我来接你了。阿荷……”

又是几声的唤,钱婆婆惺忪着眼,微抬起头看了看房内,并没有看到什么。

虽然钱婆婆这会还有些睁不开眼,也早已知道着自己的时限将至,但本应没有其他人的房间内,深夜里传来叫唤声还是着实有些耸人的。

但“阿荷”这个名……

好久没人这么叫自己了啊。

还知道自己这个名的人,也不多了。在世的人里头……会这么叫自己的也基本没了吧。

想到这里,钱婆婆莫名又有份期许与激动。那么,会这么叫自己的……难道是……

他回来了?

钱婆婆遂哆嗦着手,伸向床头柜那墙上的电灯开关。可手还没碰到开关,就被一只男人的手轻轻握住、给制止了。

“阿荷,别开灯。”

刚才唤着她名的声音再起,但这人走近时,却是丝毫没有听闻到脚步声。

握住了钱婆婆手的这男人的手,也没有什么温度。

但那只手……

对于钱婆婆来说,就算温度变了,但还是熟悉度不改。本来惺忪、迷糊的眼,一下睁大、清晰了起来。

“今天月色不错,不开灯,也不会太暗的。免得,不小心吵到睡着的人了。”那男人声音依旧轻柔,说着还瞥了眼房门那方。

是有月色透入,本来并不太亮,还不至于可以看清闯入者的容貌。但那男人如此靠近钱婆婆床头时,房内的光却好似配合着、无意间亮了几番,让钱婆婆对这个握住自己手的男人面容看得极为清楚。

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钱婆婆再一想,也是啊……毕竟,七月半了啊。又是一年的七月半,没想到,今年竟然可以见到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