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鬼约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422  |  更新时间:2020-06-06 21:35:50 全文阅读

月凝于空,皎洁的光,遍洒一地。

换作往日,有着如此晴朗的夜色天穹,又有着如此的月光,坟山半山腰的这池塘处,有风过时,必定会是银鳞布满池面。

但今日,池塘早已看不出是池塘。只有一片净蓝、如鬼火燃烧得正旺时的彼岸花在雾间绽放。

着了斜肩红裙的女子,撩抚了下自己的黑发。看着眼前这位按约来碰头的“人”,把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确实是由心底发出的过于保险了的感慨。

“你这个打扮……我们可都分不清接头的是不是你了。就算这次真是该来的你,下一回,要是有个别人假扮,谁知道个真假。既然是第一次面对面碰头,露个脸也是最基础的诚意保障吧。”若一朵彼岸的红裙女子又补道。

“确实……我也知道有点太过严实了,穿的。”来者伸开双臂,看了看自己的装束,“但是嘛,你们外来是客,问题还不大。我要是露了真面容来这里,被谁给扫到一眼什么,都麻烦的。没办法。不过我为了这趟赴约,还特地早来了那么久等你们,我觉得这份诚意,应该还是足够弥补了吧。”

“勉强,算是弥补了吧。”红裙女子边说着,指间边去绕弄着自己的一小束头发。

“既然有诚意,我倒想知道你真名叫什么。朽折,这个不是你名字吧?”走在红裙女子后的一个高大廓影渐近,说话的也正是此人。

池面上早已是鬼火遍布成毯的彼岸花,而这个在雾中也渐渐清晰起了身形、样貌的男子,也带着鬼火的光亮。面容不显清秀,自有着一股英气,而更引人注意的是他身上披着的风衣。

这个时节穿风衣,照理也会看了觉得闷热。但看到这个男子的,却只会觉得阴气森森。跟后面浓雾中隐隐可见的、黑洞般的鬼门无关,而是因为风衣末尾处,并不是常规的整整齐齐裁剪的那种。风衣渐到尾处,形貌渐转虚态。

这个虚态也不是说透明化那样,而是尾处渐成了燃烧着的鬼火。

蓝色的鬼火,在偶或吹过的山风间舞动着自己的形态。正是风间火焰的乱舞形态,让风衣的尾处显得虚态十足。也是鬼火的存在,让这看着挺阳光的年轻男子,却矛盾般地又散发出了强烈的阴森感。

“这个嘛……”戴着黑纱斗笠的赴约者扶了扶笠檐,“我也不找其他说辞什么的了。确实不是真名。我的名字,在这个地界里知道的人也太多。长相是怕被人看到,名字和声音是怕被人听到。不管是看到的也好,听到认出来的也好,我个人觉得都是这样更稳妥。”

“哦?大人物啊。不过也是,不是这地界的大人物,也没必要跟我们打交道。就算跟我们打交道,也没能耐谈地界的事情。那就暂时当‘朽折’是你本名吧。虽然按你刚刚意思,你从头到尾,连这会的声音也是假的。”

听完红裙女子的话,就只听到尴尬的一声轻笑从斗笠的黑纱后传了出来。

“我们,反正也不是这地界的,就没必要像你那样矫情了。我叫红磷。要是哪天,你有兴趣来三途河畔走走,我可以请你喝茶哦。或者……非本意的、发生了点什么意外的,被搞到下面那世界来了,算是相识一场,也可以去我那做做客。”红裙的女子妩媚而笑。

“啊啊……三途河边啊……那儿,我还是算了,就不打算去红磷小姐那做客了。红磷小姐,那么脱俗的可人,有机会,倒是非常欢迎你来我那寒舍坐坐。”

朽折说完,又看向了风衣尾处带鬼火的男子:“那这一位,不知道怎么称呼?这还是头一回面对面接触,总不能以后还是简称为‘那位少爷’吧。”

“玄隐。‘玄机’的玄,‘隐藏’的隐。”鬼火风衣的男子看着眼前这位黑纱遮颜、男女细辨不出的赴约者回复道,又极为随意地看了看池塘外的坟山区域,树影竹影幢幢,“既然你不愿真名、真容示人,也不强求。反正这些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只是一些表象的标签而已。”

玄隐透过雾气,看完了周遭月光没法驱散的暗影包裹,回过头来看向朽折正色道:“炎凤那女人倒是没多说,前面跟你的联络也就间接的。你在这地界上,是算什么样层次的大人物。仅一人之下的?”

“这个嘛……让我自己来直说,还是感觉脸皮不够厚,说不出口。也算是吧。这个碰头地,坟山,属于这边山的地界。地界名反正也没什么正式的,反正这片土地上的妖异,都习惯这种简称了。现在山地界的主人是墨泽大人。我不过是墨泽大人手下,十人之一。”

“哦?十人啊。听你这么说,我理解成你上面只有那位墨泽大人,没毛病吧?”开口的是红磷,这会正优雅地托腮坐在那处。座椅当然是凭空化出,也跟池面铺满了的蓝色一样,是鬼火蓝的彼岸花架构而成的。

“恩,没毛病。以前没感觉,你们这么一说,还真是一人之下了。只差一点点,就是这地界第一了啊。虽然竞争者有点多。哈哈~”朽折欢快地笑着。

但虚假的名,虚假的身姿,虚假的音,这说话的性格有几分的真、几分的假,大概也只有当事人的“朽折”,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玄隐微扬了下嘴角,但立刻又回到了一脸的严肃态:“有兴趣吗,这地界,第一?只要你肯定的一个字,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这个事情,比原先大概说的,可有意思多了。反正那个事情成了,这个也只是顺手牵羊、再推一把的事。”

“这个提议……有意思!地界第一,确实有诱惑力。要是我成了山地界的boss,可以顺带跟那几个家伙算算老账,倒是不错。不过嘛,墨泽大人可是继承了老山主的地龙之力,我可不觉得这个事情只是顺手牵羊的轻松事。”

朽折抬了抬黑纱的斗笠,往池边大路方向看去,虽然这还是没有改变黑纱挡住了他脸的事实。但随着这动作,黑纱上起了如细波的褶皱,淡雾渺渺,月色在褶皱上映出了阴与阳的波痕。

大路的对面……

竹林。

就算竹不是那时的竹,这山的松也不是那时的松。

整座山,也早已经不是那时的山了。

那时的山,早已随着老山主而去,但这新生后成的坟山,一定……某处还残留着老山主的意念吧。或许,每一片的竹叶、每一根的松针都是继承了老山主残留的意念,才能长得如此茂密。

“提议确实是好提议呢。虽然不是那么轻松可以搞定的事,但要是有你们两位的相助,也不是不可能。”月光滑过黑纱,又是黑色的波纹再起。

“我们家玄少爷的提议,当然不错了。本小姐可是很少看上人类的,玄少爷可是……”

红磷说着瞅了眼实则并没有看向她那的玄隐,故作心虚地以手掩唇:“哎呀,不小心多嘴了。那……怎么样,当个地界boss的提议?算是同意了?要是你同意,本小姐可是可以例外不收任何代价,帮你哦。当然前面过程的,今晚要谈的那事情还是得有相应酬谢的。”

“哈哈~那可真是太感谢了。红磷小姐的这片心意,我就心领了。的确很诱人,但是……就算跟水那边地界划分的事也好、墨泽大人跟人类走太近的事也好,我再看不惯墨泽大人,但还是觉得现下只有他最合适当这地界的老大!”

朽折说得异常坚定,对于墨泽才是适合继承老山主衣钵之事。

看不惯的事,归看不惯。认可,归认可。看似矛盾的两者,不过也是阴与阳、虚与实平行在了同一个平面上而已。

正如这会的朽折。真容、真名示人的他,并不似今晚这样。大概较今晚,细微的性格展示上也会有很大差异。虚容、真容,总是容易让人误产生这是不同人的误解。但最真实的本体、内在,却是从始至终未曾变过。

今晚的朽折,就算不是正常情况下另一个真名的他,对墨泽坐在这个老大位置上的事还是觉得无可厚非。

“可真是个自相矛盾的家伙!真无趣!”红磷嘟了嘟嘴,有些不屑地轻语了一声。

“有意思!本来以为,你来找我们,多少对自己家的老大不服气的。你家老大能耐不小啊,看样子。有机会的话,我可一定要认识、认识你家老大。”说话的是玄隐。风衣的鬼火依然绽着蓝色、且摇曳灵动着的焰。

“我找你们的事,跟地界老大的事,本来就是两个嘛。”朽折说着

朽折对老大的认可,一则墨泽大人怎么说也是老山主选的人,老山主不会错;另一则,包括自己在内的十人以内,确实目前没人有本事保证让地界像现在安稳无争。大概也跟性格有些关系吧。

曾经老山主健在时,他还空想过要是哪一天老山主退隐了,那唯一可能的最合适人选,大概是赤潋吧……

那不过是空想而已。也只是空想想当时不大会成真的事,老山主会哪天想退居幕后、闲云野鹤般喝喝茶、赏赏花。谁知道这空想,竟会在那一天成真了一半。只是老山主不是隐退,却是都没有机会好好道别的永别。

而赤潋。本以为只是跟老山主闹了点小矛盾而已。就如兄妹间一场再过平常的小吵,没想到,她竟然会选择去了泓汐,竟然还成了汐侯大人的神使!知道赤潋跟老山主关系的,已经不多了,但这个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就算老山主离开、洪水的那天,赤潋出现在沂竹镇上空过,也没法消去她背叛了山地界的事实!

“还是回到今晚的主题吧,红磷小姐,玄隐少爷。”朽折飘远了些的思绪回归,“我想要的,你们大概也清楚了吧。从这里坟山往东过去,明明沂竹镇那么好的地,但再从沂竹镇开始再往东却都是水的地界。虽然当年,是老山主跟水那边汐侯大人,开玩笑、还友谊似地定下的。”

朽折微微停顿:“但是!老山主早已不在了。现在也不是当年!我要这里一整片的地界都归入山这边。但要是山这边的贸然发起,多少有点撕毁情谊的感觉。怕隐世的妖异们,反而更容易靠向水那边。我需要第三方的介入。”

玄隐所站方向正好向着东面,他极其随意地扫视了一圈,虽然坟山上松竹之类植被的遮挡,看不完全朽折所指的全部,但他本来也是做过点调查才来的,也不需要实实在在看得一清二楚。

“这片土地,我了解得没错的话,是片丘陵相绕的盆地吧。你要里面全部的,没错吧?”

“没错!”

玄隐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坐在彼岸花椅上的红磷却是冷冷一笑,当然她正好别过了头去看着其他地方,并不容易被朽折看到。

“对我来说,都差不多。反正让你借给力。不过,你确定?这个盆地内其他地方我不熟,但东面那个沂竹镇。前面庆典头一天,我这有两个小鬼头也去凑了凑热闹。穿过镇的那条河,你打算怎么搞定让它服服帖帖。万一到时闹腾起来。江南的镇子,地下的隐水可也不少。”

对于玄隐的这个提醒,确实不无道理。

朽折也是考虑到过,但那对于汐侯大人来说,不过是他主河道的支流上的支流。而朽折觉得字只是想弄点事情,打破原有的地界划分。只要证明唯有山这边的才能更好地管理这片区就可以了,也没打算直接硬碰硬。

只是这样,按汐侯大人的性格,也不会仅因为这一条没什么特殊之处的小支流,来撕破自古以来的交情。况且,老山主、墨泽大人,跟汐侯大人的私人交情也不浅。这个事情,还是好处理的。并没有直接牵扯上泓汐,毕竟。

而在这片区土地上的,跟汐侯大人直系一脉的妖异并不多。沂竹镇上也就水璃、安臾,还有一个没见过面、也不知道是否真有此人的。沂竹镇外的,就算有那么个别几个,也不过乌合之众,没沂竹镇上的这几个妖力强。

其他的居住在这片土地的妖异们,对于他们来说,地界是谁的都是没什么大碍的事。只要可以安稳过日子,不打搅了他们,问题不大。但事端的发起方,要避免理亏引起众怒,绝对不能山这边的出面,独立的外人来挑起,或者水那边的人、落入圈套自己挖坑倒是可以。

水璃那几个人嘛……到时,只要明面上的地界都归入了山这边,事成之后,当作卖个人情给汐侯大人,友谊考虑,让她们继续住在沂竹镇也行。只要盯紧了,也不会怎么的。

“哈哈~这个嘛,玄隐少爷过虑了。这是我的事情。我会搞定的。你只需要帮我点起这个导火索,搞定地界的事就好。至于搞定后,类似这些的地界管理事宜,就不用您操心了。”

听完朽折的话,玄隐浅浅一笑:“当然。刚刚,我有点考虑太多,越界了,不好意思。那……你能给我什么酬劳?”

一旁的红磷,听到“酬劳”二字一下坐直了身子,也来了精神。

“你们想要什么?”

“简单。事成之后,沂竹镇的地界,到时当然是你家的,毋庸置疑。但我要沂竹镇作为我固定的一个据点。只需要可以长期无扰地居住在镇子上就可以。”

“为什么是沂竹镇?”有些细风,黑纱微微伏动,恍若微妙地刻画着此刻朽折的心境一般。

“本来,我也没必要跟你明说。谈交易,条件成就成,不成就不成。至于这个条件是怎么考虑得出的,没必要跟对方说太多。不过既然你问了,算是开诚布公吧,也可以少些你的顾虑。那镇子上,有跟我曾经有过瓜葛的人。虽然这层瓜葛,对于人类来说,也不是今世的。”

朽折未立刻回应,自己在心头盘算着。沂竹镇,墨泽大人的居所所在地,又是坟山附近。怎么样都有点中心地带的味道,虽然这里不太能算真正的妖异聚集地,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资源。但只是长期居住的话……问题也好像不是很大。

但这个事,还是觉得多考虑下比较好。以防万一……

先回应了玄隐的还是红磷:“玄少爷,你确定只要个沂竹镇的长期居住权,而已?是不是太少了点哦。大费周章地还整个鬼门来虚张声势,还特意跑来这里,就只为了这个?”

玄隐转头朝着红磷笑着说道:“当然不是。这个顶多是餐后的点心。你不觉得过程很重要吗?为了这份点心,中间怎么玩才是正餐。”

红色的长裙,红色的唇,红磷嫣然而笑,恍若一片蓝色中唯一的独特色彩:“诶。确实正餐才是最值得期待的。”

最值得的期待的……

没错!

既然是变革,那必定会生出混乱。牵扯上地界的事……混乱与血即将融合的味道。

光想想就觉得期待。还有……那个庆典头一天,跟自己彼此有感的人!一想到有机会跟那个没见过面、却分明跟自己有几分相似感的人相遇,就觉得心在狂乱地跳动。

“那么,这位朽折大人,考虑得怎么样了?玄少爷提的这酬劳,可是相当优惠了。”红磷问道,因着刚才的期待,脸上的血色透得更是娇艳动人。

“成交!那么划算的买卖,错过了可没处寻,哈哈~不过么……话还是要先说在前头的。居住、据点都没问题了,随意。但要是做了太过越界的事,我没法包揽住的那种,那可只能照着地界的规矩办事。当然,我这可不是开脱找借口。只要没做太过分、过于越界的事,你想住在沂竹镇上怎么来都可以。”

“理解。可以。”玄隐应着,脸上带起的微笑,在阴气森森的此地显得格外阳光。

他的身后,雾间,则是有些骚动雀跃着的诸多鬼魅身形。皆是追随着他和红磷,穿过鬼门而来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