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车站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91  |  更新时间:2020-06-07 21:14:52 全文阅读

镇内同镇郊,并没有明确划出的分界线,但却又有着明晰无比的分界。

这分界,也是人所搭建而起的。

坐落在镇子最外沿的那一排排建筑,无疑便是这用另一种方式、不约而同着共同画出的界限。

这时的雾,也好似被这界限支配着。

最外层建筑的西面,镇郊,为白蒙蒙、也不浓的雾气充溢。一旦跨过了界限,踏入了镇内的范畴,雾却变戏法似的不见了。

面朝前方的东面而看,笔直延伸着的路,可以看到河上那座桥。但若是站在这处,回头看一眼,是若通往异世界般的白茫茫。

引魂者零,同钱婆婆和骏哥夫妻俩暂时的道别后,正独自往桥那边走去。

两侧,极为宁静。间或着,倒是可以听到几声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呼噜声。

这个点,基本人都安睡了,虽然也不排除哪个藏于这些建筑间的某个透光窗口内、还有着通宵刷着剧干嘛、还醒着的。

而今夜,另一方角度的所见也是极为安静。

换作平常的日子,总归是可以看到那么几个小妖小怪的。今夜却没有。

从两扇鬼门涌出了较往年多的鬼魅亡魂,如果按常人的理解,也应该会使得这里更热闹才对。但毕竟,这方同时存在、普通肉眼视不到的另一面真实,不能完全按常人的理解来。

这会,也没看到任何鬼魅魂灵影子。

也是,出来的多了,不代表就得分散各处。多的地方多,少的地方少,这个道理在显世中也是存在着的。总量的增加,并不意味着每处的平均增加。

大概从坟山回来这一路上,除了鬼门池塘那见到过的,也就刚刚那对恩爱夫妇了。

步行的速度,较着零先前化为黑沙粒飞过来的速度慢了些许。但河流经处,就位于沂竹镇西侧,没再多往东面过去,还是近的。

没过多久,引魂者便已穿过了这会无车、无行人的马路,径直到了西桥头处。

夜中,桥头边上那块指示牌,映着橘的光。相较着人类放置在马路两侧的路灯,来得更为显眼和温馨。

零大踏步地走上了桥头,但显世可见的桥身上,并没有再出现他的身影。

转而在桥的另一面位中,他却出现了。

熙攘的车站,妖异比平常来得稀疏许多,好似大家都是私下约定好了一般。不过引魂者也能猜出些大概。

沂竹镇上,今晚走动的妖异情况来看,肯定是地界老大交代过什么。

一传二、二传三,不需要张榜什么的操作,只需要有那么几个关键人物获悉了这一信息,就能迅速在地界内传播开。

毕竟,沂竹镇不过是个小镇子,名不见经传。但这种地方,往往更容易藏住些东西。特别是同隐世相关之物,在显世的眼皮子底下藏起来,就更容易了。

但车站内,熙攘不减,或者说更是喧嚣了几番。

引魂者压低了帽檐,极为低调地走着。

亡魂众多,着装的种类亦诸多。如此多的鬼魅魂灵,死去的年代不一、季节各异,穿什么的都不足为奇。这也给零提供了一些便利。

假如以他现在这幅装束,走在显世大白天的街道上,回头路必定还是可以的。西装、爵士帽,也不是特别奇怪的服饰。但相比小镇上闲散画风的着装,他这一身装扮就显得太过正经,就过于吸引人注意了。

但此刻的车站内,或行走、或静坐候着、或几个凑于一处聊着几句的魂魅群间,穿了西装的随便一眼就能寻到好几个,戴了爵士帽的也有这么几个。

多个的朝代服饰穿梭于此,多处更能藏起极个别的少数来。

零以一手抓着爵士帽的帽檐,尽量地控制着帽檐的低度。在尽可能不让外人看到他的眼、和他自己视线能不被遮挡地看清周边之物的平衡间,尽力控制着。

看桥为桥时,看着就那般宽、那般长。看桥为车站时,这里面的空间可不限于此。

鬼节的亡魂众多,再加之今年头是两扇的鬼门,车站里头,要寻到个小不点的魂灵着实有些不易。

而且就算寻到了,他也得尽量低调着靠近。免得太过张扬,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反倒给那小丫头添上不必要的麻烦了。那个穿了红色毛衣的小丫头。

零低调地行着,又极为低调地扫视着周围。

“不好意思。”不小心碰撞到了一个体型高大、手臂上有着一道长条疤痕的壮汉,零立刻道了一声歉。

待那壮汉反应过来,转头来看撞到自己的人时,零已经灵巧地走远了好几步。

人多的地方,小擦碰难免,不过一声道歉而已,他还是相当乐于主动表达歉意的。只要这个歉意的表示,可以省不少事情,那何乐而不为?没必要计较些口舌上的上风,反而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红色的身影……

红色的身影……

穿红色的怎么那么多人。

小孩子,穿红色的。

那小丫头,估计会缩在哪个角落的多吧。应该不会藏到这些候车椅下面吧。藏那里说不定还会更引人注目,那丫头都能在车站撑那么多年,应该不会那么傻。

“呀,零先生!您也在来坐车呐?”一声娇滴滴地招呼,拦住了零的去路。随着这声音,拦下他的当然还有一只女人的胳膊,白皙,戴着玉镯,指甲上的红有些艳俗。

“啊……是。低调,低调。”引魂者停了下来,笑着轻声说道。还以手指顺势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小动作。

幸好这女人声音不大。要不然,说不定她今晚要坐实“红颜祸水”这一名词的含义也说不定了。引魂者在心里这么想着。

“哦……”女人长长地拉开了这个单音词的发音,环视了下围绕着他们的四下,“公务在身?今晚这种日子,零大人您,肯定很忙碌吧。我这小女子,没耽搁您事吧?”

“没。怎么会耽搁呢?能跟您这样美丽的女士,聊上几句。这本来会枯燥的夜晚,也多了几分趣味。”

女人听了,微低下头,手搭着自己的红唇,妩媚地喜着、笑着。

“零大人可真会说话!您见过的人那么多。世上美丽的女人,可多了去了。我哪有那么大的魅力呀?”女人依然是带着娇滴滴的声音。声音不大,细柔中也带着这样女人特有的妩媚。

虽这话语也算是谦虚,但口是心非在她这样的女人身上也说的上是常态。零接引过那么多人,更是见过更多的人,这点还是相当清楚的。

“哪里的话!我见过的女人嘛,确实也不少。但有您这样风情韵味的,还确确实实翻遍记忆,就您一位了。”零用极为认真的态度和语气回着女人。

“零大人可真是!”女人娇指轻翘,暧昧地点了下引魂者的一侧肩头,“您这样说,我可都不好意思了。”

“哪有什么可以不好意思的。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这种时候嘛,应该大大方方来个‘Thank you’才对嘛。美丽的女人,得到相对的褒奖也是应该的。我这还都没怎么夸奖起来,是吧?”引魂者说着。

找那困在车站里红毛衣小丫头的事,他当然是记得的。既然有人打招呼,一下走不开,那小丫头也不差自己这几分几秒的时间的。

更何况,这女人,说不定还能从她嘴里获知些什么。聊几句,也不错。

不过……话说,这女人叫什么来着?

印象是有。倒不是因为真漂亮到了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一见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了,对这女人有印象,怎么说来着嘞?

浓妆。女人味扑面而来的妩媚、娇柔。好似由内而外散着的红尘气息。

当然,零眼中的“红尘”二字并非贬义。就跟隐世眼中的“妖怪”也不过是个客观的中性词而已,不带任何显世离极可能会赋予上的含义。

正是这些的组合,才让零在那么多个岁月、见识过那么多的人类后,还能明确记得其样貌。

这个记得跟先前骏哥同钱女士的不同。那一对,是出于他俩的恩爱。

他们那一对可见的、单纯的真情,这个年代里能捕捉到的鲜少。或者说,无论身处哪个年代,都不多。

从浮于高处的谈情说爱、浪漫情怀,落地到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中,从无垢的云端降至需风尘仆仆着前行的凡尘内,还能把那份真情延续下去的不多。

时间、金钱,琐碎的日常,都是相当能消磨人的。

而零此刻眼前这个女人,深刻入了印象中的,还是那初见时皮相所留下的影像。

丰满,圆润,并不全然是骨感的美。这丰满,又多一分则为胖、少一分则嫌瘦,恰到好处。

在下着细毛小雨的沂竹镇集市中心那带,还有不少的夜宵摊铺,夜色与晕黄灯光平铺着展开在这片土地上。一袭旗袍贴身包裹,曲线尽显。不用过多地修饰,浓厚的女人味就已散出。

高跟鞋的细跟,踩踏着地面,缓缓地行来。细跟同地面相碰,若酒席间总有互相碰杯着的酒杯似的,发出着清脆、明显、又不算过于响亮的声响。

那一刻,世界的中心便是她。

夜摊上的老板、客人,行着的路人,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被那一位同小镇极为不一的女人吸引过去。有那么一两对情侣,被这妖娆、这妩媚所引,男的一方也不由地转头去瞧,被另一方狠狠拽走的。

不远处有一声极富挑逗性的口哨吹起,也不知是哪位坐在夜摊铺子里的男人吹的。

她全然不在意地往前方的夜色中走去,不以为意地撩了下自己的头发。遂有些香气,随着这撩动,一下融散进了她周边的空气。

零就是在那时初次见到这女人的。

在沂竹镇这个小镇子里面,人们的色彩也同这镇子的色彩。粉墙黛瓦,黑白为染,大抵都是偏向了素色。

但这个女人的色彩,正如一大块素色的布匹上,不小心,一滴殷红的血点落在了其上。瞬间绽开的血之花,妖媚无比。

当然,那次,吸引了零注意的,也不只是这皮相。皮相万千,但,凡是人类之属,皆有生老病死。气盛时再张扬的美貌,离开显世后,皮相终会归入尘土。

零作为引魂者,还没嫩到会直接被美色迷惑。

除了不一样的色彩外,是另外还有一层因素。这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死亡将近的气息。

如果是这样,这个女人说不定会需要在沂竹镇上做接引也说不定。如此的话,顺带打个招呼,也不错。

那样的初次邂逅始,零同这女人,在那几天,还有过几次在沂竹镇上的相聊。死亡将近,可不代表是立马到来的,这中间说不定还有几个日子的。

但最后,负责接引这女人灵魂的,反正不是沂竹镇上的这位。原因不用多说,自然是在离世前,这女人已离开了沂竹镇。离开之后,未曾在沂竹镇上见过她。没想到,今天这个鬼节,竟然还能再见到。

“您可真是老样子,那么会说话。当年,我还真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穿得算是这镇子上洋气点的哪家公子哥。没想到,您竟然是……”女人刚想说出“引魂者”三字,便停口了。无非是想到前面零做过的手势。

转而,她一双也透着妩媚、娇柔的双手,去理了理零本就规整的衣领,好似是交往已久的一对情侣般。

“零大人,这会是不是在当差中,有点忙,没法走开身啊?”女人的眼中带着些许的捉摸不透。

“算……是在干活中吧。想跟我好好叙叙旧吗?”零笑着,确如一位万花丛中过、却又片叶不沾身的公子哥。

“人家不是想你了吗?要不然,干嘛特意跑来这沂竹镇!睹物思人。我可是想好了的,今晚这种日子,说不定您会很忙,估计来了也是见不到您的。但镇子上随便逛逛,也不错。就感觉回到了当年,跟您俩人走在小巷子间那样。也算是解解自己的相思之情。没想到还真在这车站里头给碰上了!”

女人的声音略微有些发嗲。所说几分真、几分假,估计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但零的直觉告诉他,这女人……估计跟坟山那波,有点关系的概率还是有的。

又不是什么真的老情人,不会无缘无故跑这来。死了都那么多年了,假如是转世投胎开始前,真是有心来这里看看,又干嘛没有早、也没有晚,却偏偏挑了今晚。

事出必有因。就算跟份上那波人关联没那么深,多出来的鬼门什么,说不定她也知道些什么。

“是呀。我也没想到,竟然今晚能遇到你。真是惊喜!那……”零随意地扫看了一下走动者甚多的周围,“要不去那边上聊几句?这儿正中间的,人来人往的,有些挡着别人的路了。当然,你这样的美人挡着,绝对没人会介意的。可我这样的嘛……就不好说了。”

女人愉悦地笑着,随着零往车站内南面走去。

换作平常的话,零说不定会邀请说,要不要去哪喝一杯,边喝边聊。这么枯燥地呆在个车站里头叙旧,不是个事,总感觉有点寒碜了。

但今晚,寒碜就寒碜,勉强将就下了。

可不能为了跟个女人叙旧,忘了原本来这里的初衷。那个穿红毛衣的小丫头,还得确认下她的魂灵今晚无恙才放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