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现身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03  |  更新时间:2020-06-08 21:14:05 全文阅读

氤氲蔓延,从西侧的车站口而来,一下就把整个车站给填充满了。

对于常年不生雾、也从来不会有外头的雾气延伸进来的车站内部而言,这也算是千年难遇的景色。

白色缥缈间,红色的车站结构若隐若现着。瞬息之间,车站便似已挪移至了某处云端,恍若与世隔绝的仙境边界上、某处安静虚幻的长廊一段。

“谁?谁在那里?”铁哥厚实有力的双手,尚还拎着死命蹬着、踢着双腿的小女孩。

除了话语间透出的对未知来者的警觉外,铁哥整体看着还是算镇定的。但另外三个就并非如此了,慌张神色尽显,特别是那瘦高的。

瘦高者,本身就不是健康体态下的那种瘦高态,加之驼背,光看着就觉得只要随便一阵稍大些的风就能把他轻易吹倒了。这会突然而来的白色雾气状之物密布车站,听到了来者的脚步声,却又未见其形,更是惊慌失措得不行。

脚步声更近,还有同步的、拄着的杖子有规律的落地声。分明已近到顶多也就两三米的范围,却依然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任何其他“人”或物出现。

“妖……妖怪!有本事就出来!别装模作样,不敢出来!连样子都不敢被人看到的,老子可不怕你!”跟着铁哥的一人吼道。声音是极响,好似底气十足般,但若是细听的话,其间的不安、惶恐能被轻而易举捕捉到的。

“哦,不怕啊?可据我所知啊……雷声大雨点小,这个说法在这种情形下也是可以适用的。声音响亮的,反而没本事。胆子大的却往往吭声少。这其实怕得要死的嘛,也确实是只能靠吼来安慰自己了。”女声缓缓道来。

随着说话声,缥缈的白色间,她的形貌真容也终于展现了出来。

白裙一袭刚巧及地。虽然红唇以及一双黑色的瞳眸,都与常人无甚异样,但还是给了在场的其他人通体为白的异常感。

这位来者,与其说是从白色氤氲间走出来的,倒不如说更像是蔓延进了车站里头、这一大片白色凝结而幻化成的可人。

给人这种感觉的,自然不会仅仅因为白色的裙裳,以及白皙的肌理。主要因素,还在于她身上那不同于常人处。

睫毛。

常人睫毛为黑。但这一位……覆着那对极富神采的眼的睫毛,白若霜雪,恰似细小修长的白色冰晶被细细地雕琢了上去。

以及一头柔顺、打理得当的白发。

老者须发也会白,岁月染成的白。染发也可成白,不过表象上的白。但这位的白发,第一眼看到,就能分辨出跟年老和人为染上的白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她头发天然的颜色。

如果说睫毛覆盖到的面太少,那一头白色长发的面已足够弥补这一点。正是几个融合下,才会无论谁见到,都生出全身为白的印象。

而她不是别人,正是阿霁。

换作常日里,她是基本不会来这里的。或现成蛟形,盘旋于泓汐雪山之上也好;或化为这会一样的人形,优哉游哉地俯瞰泓汐一方景色也好,汐玥楼里随便走动也好,都比跑这儿来惬意舒坦多了。

只不过,这个日子嘛,虽不全然称得上同族,但好歹也算是近似的同类,总是要来祭奠下的。今年个,汐侯大人是隐晦地说了些鬼门什么的,让大家尽量避开鬼节这个日子、以免不小心牵扯上了什么。但她还是决定来一下。

当然,汐侯大人既然说过,也不能只当耳旁风,她是特意算准了可以寅时左右到这的时间出发的。踏上了这个时辰,穿过鬼门来访的众鬼魅游魂基本都得返程了。

这个点的话,基本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事,也就不会无意给汐侯大人、或是泓汐惹上纠葛事了。汐侯大人没明说的麻烦,究竟是什么不清楚。但汐侯大人可不是怕事的人,估计是他也还没看明白、得观望观望事态发展的吧。

算盘是这么打着的。可谁知,到了这车站……

还真是麻烦!

竟然刚巧碰上了几个大男人欺负个小丫头。

当作没看见也是可以,果然还是看不下去!

看到这从白色间现出形来的其他几位,都不免有些愣住了。

“真……真有妖怪啊。这……这个世上……”瘦高者先颤着声音说道。说话间,腿还有些发软,促使着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哦,很奇怪吗?”阿霁扬起自己没拄着杖子的手,瞧了瞧手上头微许可以看出的剔透鳞片,“这世上有妖怪,真那么奇怪吗?世上都有‘鬼’了,没有妖怪才奇怪吧。喏,你们几个瞧瞧自个,要是被活人看到了,也是那奇怪的对象。有什么好对我大惊小怪的。”

阿霁说着,瞅了眼还在铁哥手中、但看到阿霁出现惊诧之下停止了乱踢的小女孩。

“穿红毛衣的丫头片子,你叫什么名字?”阿霁问着。

但是空气却如被随白色氤氲而来的冰冷,一道被冻结了似的,雪蛟并没有得到女孩的回应。

“怎么?吓傻了?还是车站里头呆傻了,自己名字都忘了?看你这丫头片子的样子,可不像是彻底迷失的样子,照理应该记得。嗯……估计要是把你从这大个子手里放下来,就会说话回答我了。”

虽在场的还有那几个亡魂,但阿霁却还是如同只有她自己一人般地自言自语着。不过她也没怎么在意,对这反应。

没被吓跑就算不错了。就算是魂体,终归还是人类。大部分的人类,都容易对未知的事物感到不适和恐惧。不过都是正常反应,没必要为这点小事较真、放心上。

而阿霁话音刚落,也没见她做了什么动作,只是霜白的睫毛随着双眼的轻眨而微微动了下,铁哥抓着小女孩的手就不听使唤地松开了来。

而那女孩,却也并没有因此直线下落至地面。

白色弥漫间,女孩的红衣本就跟廊桥车站主色调的红一样,极为显眼。这会,只见这身红裹着女孩纤细的身体,一下浮在了半空中。

瞬息间失却了重力感的女孩,有些无措地面朝着地面。唯一算是可以抓取住的唯有她一直未撒手过的糕点盒,虽然在浮空的状态下并起不到稳固身体的作用,但她还是紧紧地抱着。

女孩从铁哥那挣脱出来后,解放了的双臂就这么交叉而抱着浮在空中,像是怕这自身之外、仅存的外物也会消失、再也抓不到般。

这么的,任由那惊讶中的女孩浮了几十秒,阿霁才再次眨了一下眼。双睫随之而再动,空气中便似有了一股无形的外力正在扶正女孩,让其从原先背朝上、面朝下的状态,转成了双脚朝下的稳定状态,随后终于缓缓落到了地上。

这几十秒的时间,说短也短,说长也算不短。

诸多的变故,大多也不过是在几秒的须臾间发生的。而刚才的这段时间,除了女孩外的另外四位亡魂者,当然也不是就眼睁睁看着、毫无作为的念头的。

就算先前有些亡魂间内部的小矛盾,当有外力介入,而这外力又有着压倒性的力量、足以被认为可能构成威胁时,对内部矛盾的关注就会立马被转移。转而统一关注起这外来力量来。

这也不过是世间一条没有成文、却事实存在的常理而已。方才阿霁的出现,就已经让这几“人”有所警惕了。再加之,阿霁竟然丝毫没移动过位置,却让铁哥不受控地松手,女孩还会莫名给整到半空中了。这样一来,矛头该指向谁已是不言而喻的。

多少都曾是“人”,也算同族,这点这四位亡魂都是看得明白的。当那女孩刚被阿霁施术浮起时,就已不约而同想去立马拉住她、让她好平稳站在地上了。

只是……术可没说只可对一人发动,也没说就得是一样的术。

这会的阿霁依然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但直到那女孩落地,那四个亡魂却都还被定在那处动不了,除了眼珠子是可以转动的外。这个定住的起始时刻,正是女孩浮起,他们也正打算有所作为时。

刚一落地,惊吓尚未消退散尽。女孩怯生生地左看看、右看看,那几个大人,从刚才开始就一动不动的。看样子这真是个不得了的妖怪了。

不过在车站里见过那么多来来去去的妖怪,这个妖怪姐姐可比绝大多数自己见到过的好看多了。而且,也是极少的几个跟自己搭话的妖怪呢。大多数车站里来去的妖怪客人也好,死人变的客人也好,好像都当自己不存在一样,顶多瞥个几眼。

难得也会有来搭话的,比如……像刚才这几个大人这样凶巴巴、一看就是坏人的。

真像送给了自己糕点的妖怪老爷爷,还有前面站着陪了自己好久的黑衣服哥哥,真心是太少会遇到的好人了。

不知道这一个妖怪姐姐,到底是哪一种……

“那……那个,妖……妖怪姐姐,谢……谢放我下来。我……我叫怡怡。”女孩已近似蚊子叫的声音说着,确实是妖怪姐姐没错,但毕竟还是知道叫别人‘妖怪’是不礼貌的,“还……还要谢谢,帮我从这位叔叔手里放下来了。”

阿霁依旧甜甜地微笑着,也不挪动一下,只轻歪了下脑袋。

“丫头片子,你说那么轻,可怎么让别人听到你说什么?话说出来,就是让别人听,好传达到的。就算是蚊子叫,想让别人注意到,也得凑近些,到耳边那种。来,过来我这,再说一遍给我听听。我没听清楚。”

阿霁看出了怡怡的踟蹰不前,又补充着说道:“放心,不会对你怎么的。虽然生魂的味道嘛,大概估摸着是不错吧,不过本蛟对这种东西没兴趣。真要对你怎么的,我只要动个念头,就能做到了,你就算不过来,本蛟都能刚刚让你浮起来那样轻易做到,其他事也一样。”

怡怡听了,这才小步子、小步子地挪到了阿霁前边。

阿霁常年在泓汐,同汐接触得多了,也有些沾染了一些汐的习惯,习惯性地伸手抚摸在了怡怡的头。

动作是极为温柔的,让怡怡一下心头有股暖流升起,忍不住都快有泪盈在眼眶里了,太久没有得到过这样类似的抚摸和关心了。

但阿霁边摸着怡怡的头,边说着的话,还是让怡怡冷静着没有因为这个动作而太过感动。

“好了,丫头片子,就前头我说的,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给本蛟听。什么……妖怪姐姐那种的……什么谢谢什么东西来着的?”

怡怡听了,咬着下嘴唇,显得有些小憋屈地抬头来看这极为好看、连头发睫毛都是白色的妖怪姐姐。

分明就是有听到!这个……怎么好意思再说啊?会不会再听到妖怪姐姐的称呼,生气了像捏蚂蚁那样、现在摸着自己脑袋的手也重重地捏一把?好……好可怕,突然感觉。

“呦,走近了,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没那么近的时候,好歹蚊子叫那样说几句的嘛。是叫怡怡吧?算了,不勉强你了。下次可记住了,跟别人说话,反正都打算说了,就大着底气说出来。自己说的话,都这么没底气,还怎么让别人相信你哦!要感谢也好,要骂人也好,都做好说的准备了,大点声说出来才干脆嘛。”

阿霁如是说着。看着怡怡懂事地点了点头,她才把放怡怡头上的手收了回来。这一瞬,那四个亡魂也一下如释重负般不免倒吸了口冷气。

可以动了!

“你这妖怪!别……别以为老子怕你!把……把那丫头交……交过来!”

“没……没错。小姑娘,她可是个妖怪!小姑娘,快跑回来。趁着这妖怪没抓着你!”瘦高者也掺和着说道,“就算刚才我是有吃了你的念头,可好歹我们都是人。这三个大个子,不是还会保护你的嘛。我也没法对你怎么的,可她是个妖怪,就不好说了!”

“你别瞎掺和!刚才就你最出格。干的还是人会干的吗?虽然我也做着亏心事,可没见你这样的。”铁哥说着大踏步地往前一步。

“丫头,不过确实,这女人,你只光看就知道是个妖怪了。以前我也不信有这种玩意。真见到了,那可真说不好这妖怪女人会做出什么来。我们前面的事,等会我们好商量。但你要是被个妖怪带走了……”

“诶!我说你们几个的!妖怪怎么了?是人都没有全善、全恶,有个黑白灰之类的。妖也不过半斤八两。这丫头片子,我也没拴着、没捆着的,可比你们刚才吓唬她来得好多了。是吧,怡怡?”阿霁插话道,并看了眼不知如何作答、只知道对怀中糕点盒子不松手的小女孩。

铁哥先前刚看到阿霁出现时也还是有些惊诧到的。但这会早已反应了过来。就算是个妖怪,也没怎么的。不就头发什么也是白的,跟常人长得不一样而已。看她还是走路虽然看不出哪里有跛,但既然拄着跟白色杖子,肯定是有缘由的。

这女人是会妖术,刚才那样动不了、浮起来什么的。但论人头,那个瘦不拉几的不算,自己哥们几个也有三人,跟这妖怪斗起来,也未必是这边占下风?不试一下、就主动认怂可不是他的作风。

也正是因为这会回过神来了,铁哥毫不畏惧地往前朝着阿霁处走了几步。气势汹汹,也一下带起了其他几人的气势来。

阿霁看着这势头,不慌不忙地后退了两步,只轻蔑地一笑,也没做什么。

但下一秒,廊桥车站北侧却立马出现了不一样之物。

廊桥的红色间,是镂刻之态的围栏,划分出了同外头空气的界限。但外面的景色,除了恒久不变的河水和两侧枫杨景致外,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不管是驶离车站、开往苕酒屋远去的车影,还是有飘行于空的妖异,车站内都是看不到的。那恒久不变的景,更像只是一种虚假的装饰影像而已。

虽说是镂刻样态的围栏,但若是倚靠着,也全然不用担心安全问题。红色的廊桥架构间,镂空处就似有层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结界,连手想伸出去都是不可能的,更别提是整个人不小心从围栏间掉落至河中了。

而这会,这恒久不变的河流、枫杨景色中,景还是不变,却猛然间有不少的水穿透了围栏泼落下来。

待水穿透、进了车站内部才能看清楚有水。先前看着不过那副永恒如一的河景。

突然窜进来的水,极多,更似一个直拍而来、不似这样的河中会起的猛浪。

当水接触到车站内空气时,还竟从水态中生出了变化来。通透的水中,可以分辨出鱼尾、鱼鳞、鱼鳍之类的东西。再待定睛看时,这“浪头”前端的水已落到了阿霁身旁的地面上。

水做了一个优雅的回转,如一条大鱼灵敏地鱼尾一转。

待水全然落至地面时,先前可辨视到的鱼身上才能见到的东西却早已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只同样以“白”为第一眼色调的威猛雄狮正站在阿霁身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