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送客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975  |  更新时间:2020-06-08 21:17:47 全文阅读

廊桥内部,为白色所覆依旧。但白色并不似常理中的迷茫浓雾,整一片的稠度相仿,置身其内无论坐标为何,均是辨不清方向、也看不清东西。

从阿霁现身之际起,更确切的说,这廊桥车站内的白色,布局更有些类似于台风了。

阿霁,同其他几位魂者所在的这片区,则若“风眼”。

“风眼”外层的白已是格外的浓厚,比先前白色刚弥漫散开时来得浓稠多了,打比方说的话,有点像搅拌了许久的白色奶油、还呈着搅拌带起过的痕迹。

相比如此这般的外层,“风眼”处的白色则显得似有似无,稀稀薄薄,完全不影响视野。大概在此处放张够大的蛛网,让这白色穿透而过,仅凭着蛛丝交错间连成的网格,就足以透析掉这层白,让其消散虚无吧。

而方才猛然窜进了这“风眼”中水,已全然落于地上,转瞬化为了一只白狮。

白狮形态威猛异常,体型远较一般的狮子来得大得多。但落地时,却也来得轻巧至极。若地上有尘,必定是连尘埃都惊不起的。也不知这是否跟方才出场时水的形貌有一定的关联。

阿霁伸手去抚了抚白狮的鬃毛。

“怎么?不吭声了?刚才……是哪个来着?气焰很嚣张的,还想随便靠近本蛟的来着?”

阿霁说着,只看了眼红毛衣的女孩。刚才自己退了稍许一些,离那丫头片子没先前那般挨得近了。

只这一看,怡怡的身体便又再次不听自己使唤地动了起来。双脚未曾离地,直往阿霁处平移而去。

一到阿霁处,怡怡尚还有些因方才的移动、惯性地朝后仰了下,她就感受到了阿霁的手搭在了她的肩头。不过轻柔的这一搭,怡怡却立马稳在了那处。

“这小丫头啊,我今天可是管定了。没我准许,谁都别想拐走。说起来,怡怡,你应该是没法走出这个车站的吧。你自己也知道的吧?总不可能从没试过走出去,要真没试过,那可真傻了!”

怡怡仰头看了眼这位连睫毛也是白色的妖怪姐姐。是妖怪,看着也不是亲和人的那种,但还是感觉比那几个大人和善多了。她点了点,莫名有种期许,会不会……这个姐姐可以带自己出去?

“那么……既然当事人的小丫头片子是知道这个事的,你们几个也不会是真无缘无故过来、还完全不知情的吧?”阿霁眯缝了下眼,“或者说……是什么主顾,教了你们什么方法,或是给了什么其他保障,可以把这小丫头从车站里搞出去?”

阿霁说着再次细细看了看那四位亡魂。

瘦高的那位,一看就营养不良、估计就是饿死鬼的,大概只是饿死鬼的本能驱使吧。这种亡魂,本能反应出来的时候,压根没脑子一样。怡怡手中一直抱着没撒手的糕点盒子,盒子虽不透明,但估计就同这外包装的盒子一致,里面也装着的是吃的糕点吧。

有主顾的,估计也就这另外三位看着不瘦弱、也算人类里头有些人高马大的。

这丫头在车站里不是第一个年头,早些时候都没出这种事情,不可能那么巧偏偏是今天、今晚。

世上的巧合,要是知道了前后因果、各方立场原貌,不过也都是些必然之事。会觉得巧合,大抵都只是因为或身在其间、或旁观一侧,在那一时点、那一立场并未看清整貌而已。从这样来说,这世上就没有单纯称得上“好巧”的事。

这三个人既然会恰巧在今晚打这丫头主意,恐怕跟前面茶山那稍许停留了一小会听到的坟山鬼门异样有些关联。只是区区三个普通亡魂,是肯定没太大能耐的。但要是有本事对鬼门怎么的人物,那可就不好说了。

再说,对于亡魂的世界来说,也基本不存在什么坑蒙拐骗幼儿的勾当。这是只有生魂所驻的显世才会有的。显世里头,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的,目的基本也逃不了钱财二字。

但对于离开显世的人魂来说,生前的财物生不带去、死亦不带走。一旦变成了亡魂,显世里头的钱财已经都是不重要的东西了。从这点上来说,也自然没有动机再去做了。

再加之,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死后亡魂尚可存。那么,既然这个人类生前肉眼看不到的世界切切实实存在,地狱这种显世里头来说大概只是幻想的地方也一样是存在着的。

魂灵同肉身脱离之际,正常的亡魂都会见到过接引者。都见到过传闻中的人物,还会不信因果循环、善恶有报的那可就真是没长脑子了。

不过嘛,世间之事也基本没有绝对的。不是说就一点都没有魂灵失踪、失联的情况了。若真出现了什么魂灵被拐走的,特别生魂,一种可能便是被某些嗜食魂灵来提升自己妖力的妖异类给摄走了;另一种,或许更麻烦……

这后者更麻烦的,最终目的自然说不好。但必定是有幕后操作者下着一盘不小的棋,打着于他自己目的相符的、不错的算盘。而被这样的主顾收买的,收买的“价钱”必定也不是钱财,大抵都是同魂灵有关之物或之事。

这几个无缘无故来诱拐个生魂的,跟这饿死鬼是明显不一样的动机,说背后没有个主顾撑腰,她可不信!

既然会有个后台老板出好处,看这样子也是指定了叫怡怡的这丫头的,总不可能没打探清楚就过来。

还真是挺好奇,打算怎么个法子顺利把这小丫头强行带离车站的。不过嘛……

也算是汐侯哥哥定下的无文规矩了。显世与隐世间的平衡,可不能为了点小事情而去打破。要是说打破就打破,这丫头也就不必作为一个人类、孤零零驻足此处那么久了。

虽说阿霁也确实是好奇这几位亡魂怎么带走这丫头离开车站,但这份好奇心终究还是被按捺住了的。

规矩不可破!但凡生魂误入,只能凭显世联结的羁绊,方能再次重回。一旦打破,蝴蝶效应那般会牵连出的因果,要扫起尾来恐怕更麻烦。因小失大的事,可划不来。宁可开头就扮黑脸干脆。

“关……关你个妖怪毛线事!这丫头可是跟我们一样,是‘人’!这镇子是人的镇子,这桥也是人造的。就算你们妖怪借这桥搞了这个车站,也改变不了这儿是人的地盘的事实!老子就不信,在我们的地盘上,你能怎么着!当……当我们怕你啊!”

还是跟着铁哥的一人先开口说的话,算是对阿霁方才的话语作了应答。

声音确实是个神奇的东西,就似有着魔力。声轻时,柔和感自然而然地容易蔓延;而说话声重时,又似在那瞬息间可以提升不少的底气。这会说话的人便是。

阿霁冷冷地瞅了眼说话人。她并不关心除了这个见着还算讨喜的小丫头外,其他几个魂灵的称呼。包括最前头这个气势算是里头最不错的叫铁哥,也都是无所谓的事。不过,这人的话语……

着实有些让她不爽!

阿霁轻咬了下唇,随后说出的话语中也无处不透着这份不悦。

“哦……‘人’的地盘啊……我可是记得,我家汐侯哥哥可老早前就在这了。真是自以为是、无趣至极的魂魄!真当自个人的族群弄些房子建筑,算是用这些房子划了个界限,这地方就归你们的了啊?”

阿霁说话时,其身畔的白狮却竟然咧嘴“笑”了起来。咧开的嘴见,洁白锋利的牙齿展露无遗。

若是一般的狮虎、亦或猫犬类动物这般露出牙齿,必定会让人见了觉得它已起了敌意的。但这一只,大概是真不同于常理之物。这个咧嘴,只让站于对面那方的四位亡魂觉得,它是在笑!

还是……

有如孩童将做恶作剧前、预告似的笑!

白狮如此笑着。诡异,却又在这本就存在已于显世而言“诡异”一般的车站里显得合乎常理。

也不知阿霁是没注意她身畔狮子的笑,还是早已相处习惯、见惯不怪了,她的话语依旧继续,溢着不悦,却又是缓缓道来。

“大概你们也跟井底之蛙差不多吧。只见到了自己所见的世界,就觉得这世界已是足够大,足够大间的一切便已由你们支配。你们人的家里头,除了人之外,也总难免、偶尔住着些其他生灵吧。”

“暂且不提喜居人室的小妖异,或是留恋不去的亡魂。其他什么,小蜘蛛呀,蟑螂呀,人的视角是宠物的猫啊狗啊,它们,可都一道都是这世界的存者。跟人一样,没有差别。要说这镇子谁的地盘,它们可都有一份。更别提偌大一个同显世同存的隐世了。”

阿霁说着,白色的睫毛随着自然的眨眼再次轻微地上下合了下。但这次没有什么奇怪之事发生。没有谁浮起,也没有谁变得动不了。毕竟要对几个魂灵做些什么,动作不过是表现,意念所至,妖力所运。

但这会,她的睫毛上,竟然从对面亡魂角度看来,闪烁着若碎钻石般的光。把他们的注意力从白狮诡异的咧嘴上,再次引到了阿霁身上。

这,也算是昼将临前的某种预示。

距离天明愈近,车站外头自然带入的光线也越明了些,虽然原先雾气般的白色依旧未散。而阿霁本就为雪蛟。冰雪,某些视角看去,阳光下意外地折射出些光来也不是太过不可思议的事。

这会她的睫毛上的异彩,也是同理的。只不过,尚未等太阳真正出来,只是微明开了,刚巧也在那个角度看去有些如钻的折射光芒。

“不过这些个生灵嘛,人也好、动物也好,寿命都不长。往前推的话……”阿霁以一指抵向下巴,“哎呀!果然还是觉得这地方一定要说是谁的,肯定是我家汐侯哥哥的!本来还有老山主那家伙抢风头,只能怪那家伙翘辫子得太早。还是因为……”

阿霁再次目光聚于亡魂身上,声音陡然间加了好几分的硬度。

“……你们人类!唉……算了,算了,往事还是不提太多的好。大概也是那家伙的劫吧。跟他比起来,我的劫只是伤到了这双腿,还真是走运了。跟你们几个魂灵的,瞎扯的时间好像也够久的了。说不通的,反正也是浪费口舌,还是早点去完万家灯火林那,好早些回泓汐得好。”

尚未等对面四位亡魂中的任一位开口回应,也未等他们从阿霁白色睫毛、间或着折射出的异彩中完全回过神来,只见阿霁随意地双手拄着杖子,吆喝了一声“鱼狮子,送客”,白狮脸上似笑的表情终于消去了。

转而换之的,它抬起了自己的右爪,只轻巧、随意地于空中划抓了一下被裹挟着白色的空气,车站内却猛然起了一阵狂风。

此风正如白狮爪划过的大体走向一致,也是由东至西而吹的。

虽然短暂,但风势却极为强劲,绝对不输于闯入炎炎夏日中的台风风力。

这么一吹,一瞬之间,廊桥的灯笼都被吹得几乎同下方平静流淌着的河水水面呈了平行线。而在站内的,除了阿霁、和引发了这风的白狮尚能波澜不惊地稳稳站着、眼都不眨一下,都根本无法在风中睁开眼来。

瞬息而过,风歇。

重归于静。

正若夏日里的某场突如其来的阵雨,雨后初晴,重新找回了晴朗的世界都会显得格外敞亮一般。此时的重新回归平静,也是较风起前的平静更来得纯粹。

站内原先同空气已是相融得难解难分的白色,已是无影无踪。一同无影无踪的,还有阿霁现身前围着怡怡的那四位亡魂。

“噫?他……他们……人呢?”怡怡怯生生地问着,左右寻着人影。

刚才风太猛,她也没有例外,完全睁不开眼、只能紧紧闭着。风的时间也不长,而这不长中,有那么很小很小的一小段细分出的时间中,她还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再次如前边从大个子叔叔手中脱离、浮于空中的感觉。

没想到睁眼看时,那几个大人都不见了。不会……真被吹走了?那自己为什么没事?自己那么小只,应该更容易被吹走才对呀。

突然只剩自己跟浑身为白的妖怪姐姐、和浑身为白的超级大狮子作伴在这车站里,她还是相当局促不安的。不管前面那四个大人是不是坏人,一想到自己这会正独自同妖怪相处,还是竟然站在那么显眼的地方,没躲哪个角落里的,紧张感更是愈加强烈。

以前也是一个人在这车站里,其他“人”大多都是妖怪,也会有些死掉的人。但是,她都基本是躲在哪个角落里,可没那么张扬地站着车站里头。

“怎么,小丫头片子,害怕了?”阿霁向着女孩走了两步,俯下身看向怡怡时,也是因为两人已离得极近,瞳间映出的景色基本也就是怡怡那双满溢着稚气的眸,“那几个坏叔叔呢,我看着不爽。让我家这可爱、帅气,又萌的狮子……”

说到此处,阿霁不忘回头看了眼这会正巍然坐于地的白狮。

狮子原本那一爪子的挥舞后,还一本正经地端坐着,狮类的霸气自然而然地漏出、静而自威。但一看到阿霁投来了赞赏的目光,还夸奖着它,一下又咧起嘴来、露出了笑着般的表情。前一秒的威严瞬息而逝。

阿霁回转过头,继续看着怡怡说道:“帮忙送走了。他们那几个嘛,哪里来的,就哪里回去呗。你这小丫头可就不一样了。”

阿霁笑着,轻轻地去捏怡怡柔嫩的脸颊。但思绪却在怡怡的其他地方上。

方才起风时,本来也打算让这小丫头在车站里头随便飞下的。

那几个亡魂,是自然会被吹回坟山那边应开鬼门的地方,这小丫头,反正也是生魂。不管是她自个儿走出去、还是借助这外力吹出去,反正都没法真正出得去,让风吹下也没事。况且每每看着这些小人儿只能无奈地在自己无法左右的外力中一脸的无措,也挺有意思的。

只是……这小丫头,她方才刚被鱼狮子的风吹起时,裹缠在她脚上的丝线又是怎么回事?可不像是蜘蛛丝之类的玩意。也不大像是普通妖异所为,气息不对,没有丝毫妖异之息残留。

只怪刚才也就现出了那么一会。这会看,她身上又什么都没了。

不知道这丝线牵引的彼端会是连着什么东西?

“你还真是个挺有意思的小丫头,怡怡!”阿霁当然不会对怡怡本人说出心中的疑惑,只是,笑得更甜了。

离天明无时无刻不在靠近,怡怡看着此刻距离自己如此近的阿霁,已被雪蛟那姣好的面庞、以及白色睫毛上无意会闪过的异彩深深吸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