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抵岸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61  |  更新时间:2020-06-09 21:01:26 全文阅读

河水清兮,向南而行。

渐愈明朗的河道上方,划开的另一些波纹,却是逆流着往北面而去。

波纹道道,起了没多久,又随着搅起了这纹痕的长木棍子的悬抬而消失了。

长木棍子再次放下,另一批的波纹便又再次生起、涟漪着荡开。终而复始,看似仿佛一样的纹,却又每一次都是全新、独一无二的。

下方的河水则是依旧,没有受到丝毫的干扰。只是天尚没真正地亮堂开,这一段下方原本可见底的河底石头、水草还有些看不大清。

这些起了又散的波纹,并没有漾开在水面上,而是于空中。

无水的低空中,却荡起了如水的波纹。每一次长木棍子的抬起又落下,也都会随带着在空气中溅开不少的水花,但水花落下稍许、却又消融进了空气中。

“小瞳啊,刚才那叫‘怡怡’的小丫头,你觉得怎么样?还挺可爱的喏。是吧?”阿霁问着。声音慵懒,身姿亦慵懒。

她这会正趴靠在船头,一手伸出到了浮行于空的船外,随意拨弄着也会溅开水滴和波纹的空气。

而另一端的船头,是正以长木棍子有节奏地划动着、驱使船往前的小瞳。倘若不是他的这一身穿着打扮,实在是同这古意盎然的船有些不搭,否则这船配上这景,便能成就一副极美、却又显着些诡异的水墨古画了吧。

“啊?雪……雪蛟姐姐,您这说的……”被阿霁这一问,小瞳不由地脸涨红了些,“什……什么挺可爱的。不……不就是个人类的小孩子而已。”

“哎呦,脸红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哦。你这反应,倒反而有点让本蛟想多了。”阿霁笑着,缓缓坐正了起来,“那小丫头,在车站里也有几个年头了吧。之前来也见过,没当回事,我也没留意她具体在车站里多少年了。你在沂竹镇这带长呆,对她了解多少?”

“雪蛟姐姐原来是想问这个啊。可真吓我一跳!什么怎样的,可爱的。”刚才稍有些打乱的划长棍子的动作,一下又回归了应有的韵律。

“那个生魂嘛。其实我也没怎么留意滞留在那多少年了。反正至少十多年吧。深水区里头,前不久刚释放解脱了的那个小屁孩执念,还没到变成河里执念的时候,就误走进去了。好像听说是……是逢魔刻,玩着敲打桥栏杆,不小心打开了车站的门,误走进来的。”

“哦?那还真是运气有点好了哦。这丫头估计也是跟隐世缘分不浅。可不是谁都能恰好敲开车站入口的。这车站也不是每天都要敲一敲才能进的。今天就不用吧?”阿霁问着。

“那……她来的时候,还有来之后,有没有跟些个小妖小怪,算是有点走得近的?或是……有没有什么隐世的谁,有想法对她怎么的?这车站,两世交界的模糊地带,照理是,只要是车站内的,就不允许有人做出出格的事,她是安全的。但也不排除,有埋下了些种子的。”

阿霁的眼神凝集在小瞳身上。光已是较先前尚在廊桥内时明了些,也让这会阿霁双眼上的白色睫毛,间或闪过的光泽更为明亮和虚幻。

“这个……我印象里没有。她来了后,好像都一个人孤零零的。其实感觉还是蛮可怜的。虽然她是个人类,但确实挺可怜的。明明在离家里很近的地方,却怎么都出不去。雪蛟姐姐说的‘种子’嘛,估计也只有有想法的当事人才知道了。肯定不会让其他人都看出来的。”

小瞳回着,手中的木棍子韵律不改。稍许的安静后,他似想到了什么,双眼间的神色陡然增了几分。

“雪蛟姐姐,您是刚才车站里发现了什么吗?”

“没什么哦。”阿霁慵懒地面朝向小瞳坐着,一小股的白色丝发轻柔回转在她指间,“只是有点稍微好奇的事而已。这种猜测,小瞳,你可别乱说哦。在我面前直说吧,还没事。要是外人面前说了,万一招惹上什么可就麻烦了。”

“知道!雪蛟姐姐您放心,我可是在这一带混了那么多年了,可不是小孩子了。雪蛟姐姐,您要是方便透露的话,我也想好奇下,那个生魂身上是有什么引起您注意的吗?不方便的话,不说也没事。我就真只是好奇下,老是看到也没注意到她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也不是不能说的事。”阿霁稍许停顿了下,目光垂落于小船甲板上,“你这孩子,做事还是靠谱的,但这个事,我还是要多强调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以后也别到了车站那,做出以前不会做的动作,比如盯着别人看什么的。知道了吗?”

阿霁的目光再次抬起,直视向了小瞳那双带着些稚嫩、又带着些老熟的眼眸。

这会两侧清凉的晨风拂过,同着小船的方向一致。阿霁如霜露凝染的长发,如顺滑的丝带般不约而同地往后扬起。这也让她的目光更显得捉摸不透,恰若迷失进了某个冰雪常驻的雪山谷底,前后左右唯有白色、却是永远猜不透白雪下方是有着怎样的岩石和地表。

小瞳迎着这样的目光,狠狠地点了点头。

实话说,对他而言,假如不是当年结识阿霁时,阿霁对他有救命之恩,后来又走动多了熟悉了,他是绝对不敢这样迎上目光的。

对方本体可是雪蛟啊!蛟啊!各方各面都远不是他这个小妖异可以比拟的。

“丝线。”

阿霁说出了这两个字,平淡、清晰。

男孩还是有些不明所以,看向阿霁的眼中反添上了些疑惑。

“那小丫头身上,有缠着的丝线。要不是鱼狮子那一爪子带起了风,我也不会看到。”

“丝线?蜘蛛?是‘蜘蛛’的吗?”清晨未亮开的河流上,小瞳的声音显得有些响亮了。

说到丝线,第一反应还真是蜘蛛。而说到蜘蛛,这一带,被常唤作“蜘蛛”的,也自然只有墨泽大人手下那位大人物了。

阿霁急忙使了个眼色,手指于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再次开口时,声音更是轻了几分。

“话可不能乱说哦,小瞳。特别是那蜘蛛婆娘的。那疯婆子,你不是不知道,疯起来估计会连自己是谁都给忘了。墨泽大人倒是挺好的,但他手下的,特别这疯婆子,可是个麻烦家伙。”

小瞳看到阿霁比划出的手势后,就已意识到了问题,急忙张望着左右两侧。幸好四下无人。

这个点,于显世来说是将要天明。于隐世来说,则相反,相当于将要入夜。虽然天色上来说是同显世一致的,只是从隐世居民习惯性上来说是“入夜”。

隐世将入夜时,很多妖异也都早已回了自己居所,还在外面的不会过多。再加上鬼节的重叠,今年的这个时节,穿鬼门而来的魂魅为多,妖异本来就格外稀少,这个点就更加连原本可能闲散走动在河上或是河岸的都没有。

“知道紧张了?这会边上没有其他妖异气息的。要是有,你觉得本蛟会直接在这船上跟你说丝线的事吗?小鬼头,还是年轻了点,哈哈!”阿霁开心地笑着,笑完了又立马认真起来,“不过那个丝线,不是‘蜘蛛’那疯婆娘的。”

“就是看不明白,我才好奇上了。本来想着吧,沂竹镇我是不算常来。但墨泽大人,跟我家汐侯哥哥交情那么深,常来泓汐走动。以前老山主那家伙,我也算熟悉了。反正这一带有什么大事情,或是那几个大人物的,也是大概知道些能耐的。但这丝线,我却竟然说不好。”

“雪蛟姐姐也说不好吗?是……不是这一带的妖异吗?雪蛟姐姐也没法确定的,肯定是厉害角色了。”

“谁知道呢。说不好。给我感觉比较微妙吧。不像是外来的。感觉……怎么说呢。就感觉跟这个镇子渊源很深。有很深的这儿的乡土羁绊在里头。照理,车站里大家来来去去,都有几个年头了,应该会有人注意到。看你刚才那反应,我估计本蛟还是头一个发现的吧?”

小瞳赞成得点了点头。

确实,要是有发现那人类生魂身上有点什么,车站里头的事情,模糊境地,既似没人管,但实则关注着的人反而更多。模棱两可的地方,两世交界也算最薄弱的地方,更不会让它生出事来。只要有点奇怪的苗头,恐怕早就传开到泓汐或是墨泽大人处了。

“我留鱼狮子陪着那小丫头,也是想留神下这事。不知道阿沵那孩子会不会知道点什么。那孩子其他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宅了。我觉得鱼狮子就算宅了,本体下个雪山都少,更是基本不出泓汐。那孩子啊,可比鱼狮子还宅多了。宅在这镇子里头,都不知道多久没来泓汐了。”

“阿沵?那是谁啊?”这个名字,小瞳还是头一回听说。如果是沂竹镇相关、又是雪蛟姐姐认识的,照理按这样缩小后的范围来说,应该没有他不知道的人才对啊。

难道是……

男孩手中有节奏摆弄着的长木棍子突然停在了那儿。

难道真有第三个人?传闻中的,沂竹镇第三个汐侯大人一脉的那位?

雪蛟轻盈一笑,已是看出了小瞳的诧异之处。

从视野中消失的太久的人啊、物啊,久而久之,其曾经的存在就会模糊起来。

再久点了,无足轻重的,过去曾经实实在在过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好似从未出现过般;没法这么轻易如烟如雾般散去的,变成些传说、故事也都是不足为奇的事情。只不过变成了口中谣传的物语的,传闻里头有几分真、几分假就不好说了。

阿沵那孩子确实是有好些时间没露面了,大概他的存在,也变成只能偶尔从谁的口中听闻到的一个传闻了吧。

“那孩子啊,跟水璃和安臾一样,沂竹镇上汐侯大人水系的一脉所化。水璃那臭丫头,还有安臾那孩子,估计你们都熟悉。阿沵吧,说是胆子小、内向,也不完全是,有时候也疯的。但平常不怎么喜欢走动,就喜欢宅在这镇子里。”阿霁说着以手示意了下下方。

“下面?水璃姐姐和安臾哥哥的,都有各自的井啊、池塘的。他们各自地界,也都是以这个为发散的一个范围内。您说的这位阿沵没有吗,所以只能呆在下面?我还以为山水之类要凝神化形,都得是长期在某个地方,吸取了足够的精华,才能机缘到了的时候成形出来。”

“你说的基本差不多吧。阿沵当然也有他的那口井,也是沂竹镇上的。只不过,大概你们都不知道在哪里,被遗忘了吧。但阿沵平常,这整个镇子下方具体在哪就不晓得了。镇子上可见的水脉只是显出来了的,下方的隐水更充沛。反正都是汐侯哥哥的,那孩子可以随意在他高兴的地方呆着,不一定守着自己的井。”

“原来他是真有其人啊……”小瞳感慨了句,随后便不由地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雪蛟姐姐,这个事情,我会保守秘密的!不会告诉别人的。”

“你是不是想着其他的主意啊?前面怡怡相关丝线的事,你听过就好,就当没这回事。阿沵的事,可没什么好保密的。”

“那可不是这样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其他人都不知道,就我知道的话,哪天这位阿沵不宅着出来的时候,只有我不意外,那不就显得我很厉害嘛!”

“是吗?随你高兴。”阿霁笑态盈盈,转头看了看岸边。

已有光火的明亮晃动。较先前一路而来的河景相比,虽还是没有听到其他熙攘声,但就光有这娇艳、跳动的火色,映亮了这一带的低空、倒影着河水,就已添了好几分的热闹感。

“雪蛟姐姐,您慢点。”小瞳撑稳着船,看着阿霁起身关切地说着。

万家灯火林已在眼前,需要在这儿往岸边靠去,方向有所调整的时候,船身更容易有些晃动,他更得多留神点。

阿霁姐姐的腿脚不便,他是知道的。虽然大概有点小颠簸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毕竟阿霁姐姐也不是弱柳扶风的女子,但他还是想尽力避免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影响。

原本的行线约等于一条线笔直往北,且基本平行于河流水面,这会航向倾向了河道一侧后,船身整体也是有着下倾的坡度的。毕竟落脚点可不是这般浮于空中的。

离岸愈近,船的驶向已无风可借力,但光从船速上来说,却有如风在后头一直努力推着、极为顺畅和快速。

不一会,就已到了岸边落脚处。只见小瞳手中的长木棍在其手中稍一转动,就变回了先前他进廊桥车站时一直拿着的、若筷子般长度的木棒子。

下方河水清晰,轻拍着河岸。

阿霁绕着耳畔,顺了下颊边白霜色的长发,一手支在自己那根也为白色的杖子上,趋步往同岸相连的船头走去。

小瞳已先一步跳着跃到了岸上,这会正朝着阿霁伸出右手,以便阿霁船上下来时可以搭一把。

“咳咳……来了啊,阿霁。我这把老骨头,还以为今年是见不到你喽。”

岸边看似无人,却在阿霁正手搭在小瞳手上,双脚触到了地面时,有苍老的声音传来。

“长老好!”

小瞳毕恭毕敬地朝着空气低头问候了一声。看阿霁已平稳到岸,搭在他手上的手也已收回、这会正往老者声音源头处走了几步,便立马转身用自己手中木棒子敲了几敲船头。

这几下敲打,声音沉闷、低哑。随后,船身便急速地缩小了下去。待船已整个不见了踪影,小瞳回转身往阿霁处小跑而去时,唯有他的左耳处多了一枚极小的船形耳钉。

“没想到除了小瞳这孩子,长老竟然也还在等我啊。您老那么客气,还特意出来这儿接,我可都要不好意思了。那来都来了,您老……要这么一直透明着,不现个身?反正早就年纪一大把,眉毛、胡子都早白了,多个一年,也不怕再老到哪,没什么好见不得人的。”

阿霁柔声道着。虽然面前看着不过空气,但依据气息判断,她还是准确无误地知道那老头就在自己面前的地方。

除了气息外,当然还有酒香肆意而出。

这会阿霁这么问候完,只听一声喝酒呛到了的声音,原先隐遁于空气中的老者也终于现出形来了。

须发皆白,手中一酒葫芦。看去已是老态龙钟、耄耋之年,但那双极富神采的双眼,却全然没有这份外表看去的年纪、若放在显世常会带上的混沌之状。

“看你这说的……这是人话吗?前头还说的好好的,后面怎么就变味了了啊?小瞳啊,你可别跟这阿霁学。连眼睫毛、头发都全白了,还有这心思来挖苦我这老骨头。我也就胡子和眉毛白白,看我这头发,可还灰着呢。”

老者说着随手抓了几下自己头上黑白相杂、整体看去显着灰感的头发。

“长老,我可是蛟,本来就不是人,可不需要讲人话哦。看您,较去年的今天,年纪又长了一年,您该不会一下老得连这都忘了吧?”

阿霁笑着打趣道。她皙白姣好的面容,在岸边这一带唯有绿的相衬中,娇美得恍若一枝独秀的白色芙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