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晨临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04  |  更新时间:2020-06-10 21:32:41 全文阅读

雪山之上,风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只是或大或小、或狂或柔而已。

但阿霁的宅院里头,虽处雪山山巅之中,四季总有芬芳的花草,终年不会自然结上冰的清水,也同样反常理的,鲜少有狂骤之风。

院中的风自然也是有的。

自古以来,就有“风水”一说。隐世之内,对这二字,没有显世传统所留的那般细致讲究,但也并非全然不在乎。

对于阿霁这处宅院而言,“风水”二字,不过由繁化简。“风”便是风,“水”便是水。各般的方位、陈列诸类讲究,到了她这不过归回风与水的最表面含义。

水自不会少,一层缘由当然是汐有些关联,还有一层,冰雪本来也就不过是另一种形态的水。阿霁本为雪蛟,从源头属性上来讲,也是同水有着万般牵连的。

而风,这儿的山巅,风若是常态,风势可小不到哪。若是以这常态的风来跟水相配,反倒只会毁了一方的好格调,还有这一院的草木。于是,院中的风,也都是同院外、同样身处山巅的他处恍若截然不同的存在。

外头的风是大作也好、偶或地停歇也好,都跟院内无关。院内的细风,只是常年都若置身在一个有着和风暖阳的秋日里头一般。

风与水都安好,剩下的不过身心觉得舒适便可的事情。舒适度到了,“风水”便成;若是没达到自个的舒适范围内,大概便是缺了些什么。

而这会,对于阿霁来说,要暂时离开这样舒适度完好搭配的院落,还真有些许的不舍。

跑沂竹镇一趟吧,说远是绝对不算远的,跟自己当年腿还没受伤前比起来的话。但说近的话,也不近,至少对于现如今跟鱼狮一样鲜少下山走动、还习惯了这日常的自己来说。刚回来,最想做的,当然是慵懒地瘫坐在院子里头,喝个茶、看个书干嘛的都好。

不过汐侯哥哥约自己去绛波榭的话,这么点不舍可不算什么。

阿霁随着汐、沿着竹径往院外走去。路过大门时,她还不忘拍了拍离自己最近的一只石狮。

“看好院子哦。”

一跨过这院门,呼啸而过的风声一下便入了耳中。这会东面那侧的天,正微微泛起了红,像是醉了酒的双颊上飞起的霞。

“不招呼鱼狮载你一程?”汐正站在下山的台阶前。嘴上问着的是鱼狮子,但却已经朝着后方点的阿霁伸出一手有着搀扶之意。

“汐侯哥哥你都知道我意思了,干嘛还明知故问嘛。”阿霁撒娇般地道着,但随后又眼中透着意外的坚定,“不过,还是不用了的。谢谢汐侯哥哥。就下个山,不用扶着也没事的。我也就稍微出远点的门,才会带上杖子,平常这么走几步,没事。”

“真没事?可别勉强。”

“真没事了。走吧,汐侯哥哥。我也就走多了,腿脚的旧伤会复发,可还没娇贵精细到连自己走个几步都不行。”

“嗯。随你的意。要是走到半路走不动了,你就说。我背你下去,到时候再背你回来。”

“诶……这主意倒是不错哦。”阿霁开心地笑着,走上前一把搂住了汐的手臂,白色睫毛下的那对瞳,因着欣喜竟不自觉地也变成了竖瞳状,“汐侯哥哥,你不怕,我明明没事还故意耍赖要你背啊?”

“这样啊。你要真到时候耍赖、假装走不动了,那我陪你一起假装,背你走就行了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呀!汐侯哥哥最好了。要是放显世的话,估计我们这么的谈话,是不是还会生起点误会、谣言啊?”阿霁微微仰起着头看着汐,动物特性的竖瞳不变,但竖瞳里头倒是透着几分孩童天真的气息。与所说的话语相比,这份一时间的天真,还是有着那么些明显的反差的。

“那可惜了。泓汐不在显世。有的事能谣言起来,有的不能,这个我看来,刚好是不能范围内。”

“是呢。不过刚刚汐侯哥哥自己说的话,可别忘了哦。等会我半路耍赖起来,可得背我!”阿霁说着松开了搂着汐的手,先行一步走下了沿山而设的台阶。

“嗯,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只要你不想走了,都可以背你,随时。”汐说着也跟着下到了台阶上。

近处方可见的院落,渐远去,就全然看不到这番真实了。院落应在处,不过看去是除雪之外空无一物、有些单调乏味的山巅景色。而且,也远没有阿霁的院落视觉上的那种宽敞感,见不到他物的山巅看去也不过方寸之地。

而沿着作为雪山体一部分的台阶,雪球的浮灯依路相伴,柔光相映,一山的雪都泛着冷冷的白光。同着远方天际的那抹预示朝晨、渐晨渐亮又渐娇艳的云色相比,泓汐整片的焦点都似集在了这山上。

冷光一色的独座山岭,白色之中攀山而设的阶梯深色、却也清冷冷的色感。

风过,携卷起雪花,也不过是化成只为雪山而生的轻纱一瞥。待风歇时,雪同风交织而就的轻纱便消散不见了,却让沿阶梯一路的雪球灯更为惹人注意。

明晃晃的灯光,于色彩而言是远及不过雪的白的;但至少看去,也算是这山上唯一的暖意了。风的一吹,才终让这暖意在晃动中终不再过于低调。

两行间隔得极有规律的雪球灯,攀缠着山体,摇曳生姿,灯暖影晃。而隔出的那条山路阶梯,此刻细看去还能辨出一白一黑的两个点正沿着下山的方向缓缓移动。

白点的移动相较更带了些灵动,黑点则更显沉稳。不过两个点,若于山外看去,这偌大的雪山为幕布,两个小点却是有些过于渺小,未辨识出也是相当正常的。

但若是随风一道紧贴着山体而过,细看去的话,这两个移动着的点却是并没看似那般的渺小。

白点即阿霁,掌此山,控风雪。黑点自然是走在阿霁后头一道下山的汐,雪山不过泓汐一角,泓汐不过唯他所有。

从山巅下来,这会已有会儿了,已在了几近半山腰处。

一路下来,风总是时不时起。大概是这山或是作为主人的阿霁觉得有雪无风太过无趣了些吧,山也配合着总是在以为将风平雪静会时,让卷夹着棉絮般雪花的风来上那么强烈的一阵,直把台阶两侧的灯吹得浮空原地自转个好几圈。

先前不过偶或闲聊的几句,这会走着,后方的汐像是追溯着过去又想到了什么。

“阿霁,前面还没下台阶的时候,你怎么会提到谣言什么的?你可不是误入这里的人类,总感觉这个……稍微有点人类的惯常思路的感觉。这次去沂竹镇遇到其他我不知道的什么人、什么事了吗?”

“这样子的吗?我自己都没感觉提这个有什么奇怪的,汐侯哥哥可真敏锐。不过呢……”阿霁一个小跳,又下了一个台阶,随后又回归成了先前走下的节奏,“还真是遇到了些人喏。只不过不是汐侯哥哥不知道的人……嗯……好像也有那么一两个你不知道的。”

“沂竹镇,我不认识、不知道的人更多,倒没什么奇怪的。知道的是哪个?应该是你在茶山和万家灯火林两个地方之外遇到的吧?”

“汐侯哥哥!我仿佛觉得你在监视我!”阿霁严肃地回头说道。

汐抱以浅浅一扬的笑。不过只是自己的猜测而已。在泓汐,在隐世,可不会因为背个人就生出无因果的谣言。没有基本确信的消息,这种八卦谣言的事是基本传播不开的。

“监视你的话,我想想,可能……喻礼会比较合适点。一般的,万一被你给发现了,可还真经不住你那尾巴一甩。”

“哪有的事!赤潋那丫头尾巴甩一下,不也力道蛮足的嘛。我觉得她就绝对没事。力跟力反正可以抵消的嘛。”

“恐怕那样的话就不是抵消。就算天不会崩,地是真要被你们整裂了。说认真的,是遇到谁了?在那边,我认识的可比认识我的人,少多了。应该也就那几个里的吧。”

“也没谁了,就那个……汐侯哥哥认识的那个人类,叫什么小颖的。”阿霁随口回道,又回头说笑着问了一句,“汐侯哥哥,信吗?”

“不信。你去的点,说不上半夜三更,也是小孩子睡得正沉的时候,那小孩不会出门的。”

睡得正沉……

汐边说着,自己也是边联想到了些东西。

以自己在汐玥楼上察觉到的那点雪山空气微微的异样波动,再到他来雪山这里确认阿霁是不是还是出门去了的时间来看,阿霁出发、以及预计到沂竹镇的点,可不是只针对小孩而言的,基本整个显世都尚在沉睡中。

沉睡中,若是还能遇到的……

据阿霁说的万家灯火林那,妖异也不多,墨泽离坟山更近,估计跟自己半斤八两都让大家今年的鬼节避让众鬼魅了。阿霁能遇到的,恐怕非妖异的概率更大。

那么……

只有人类了,还是人类的魂体。这样看的话,范围更小了。阿霁也知道自己认识的,也就……

“是钱小姐吗?”未等阿霁回应,汐反倒先开口了。

阿霁顿了顿,白色睫毛随着渐明的天色,透着些晶莹剔透感。而从那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足以看出她没想到汐会那么快就自己猜到了。

“汐侯哥哥,你这么快就猜到了,可有些无趣了。我本来还想多卖点关子来着呢。”

“她临天命的日子,鬼节的晚上啊。有意思。”

“是吧?是不是很微妙的巧合?鬼节。”

“嗯,确实。她以自己寿命作为引子,帮了河里执念的小屁孩一把。剩下的期限已经用完,但还真是凑了个微妙的时机。虽然沂竹镇庆典那会,喻礼去跟她见面道别,也毛估估预示了是近期的事了。偏偏在这一天的话,放在沂竹镇这样的显世里头,是足够掀起些谣言乱语了。”

“是喏。汐侯哥哥,你在沂竹镇最近跟那人类小孩的事,应该也是丢进沂竹镇这片平静池塘里的石子了吧?”

此时,朝晨的阳光终于初探出了东际的云层,一缕显得明亮异常的金色线径直地划向雪山。映在汐的眸间,原本深沉的棕色,额外添上了几分的柔。

汐嘴角微微扬起,这突然闯入眼帘的光线,也如那个自己在意的人类小孩一般,平平淡淡,却足够给了自己一份惊喜。

“谁知道呢。我倒是觉得,这事,顶多也就几个妖异间茶余饭后,多点聊天的话头而已。其他,对于沂竹镇来说也不会怎么样,不过是每天该干嘛干嘛。就算会怎样,外界的话语什么也就是个外界因素,我自己高兴就行,何必在乎起的小小涟漪?”

“羡慕……”阿霁轻声呢喃了句,“汐侯哥哥打算带那人类女孩来泓汐玩吗?”

“那是肯定的。邀请了,不过,就算脑子里塞了一堆跟妖怪有关的怪语乱谈,真让她直接亲身进到这里头,还是会受到不少的惊吓的吧。看机会吧。急着想见见她?”

“没。本蛟会在意的,也不过是因着汐侯哥哥的这层关联。一个普通人类而已,才配不上需要本蛟急着想见呢!”话是这么说的,带着丝丝的傲娇,但实际,没把带出去的鱼狮子那部分分灵体带回来就已跟这话语矛盾了。

“汐侯哥哥,那个小颖,知道你是谁吗?”

片刻的沉静,如同这雪山的静矗不语。

“知道吧。一个妖怪。”

“那就是不知道喽。汐侯哥哥可不是沂竹镇上可以随便碰到、只不过人类肉眼凡胎看不见的妖怪那么简单!”

“未知的东西,简单归类为妖怪,也正常。虽然妖和‘怪’字的结合,在隐世里大家对这么称呼很排斥,但说到底也就一个称谓而已。我对她来说,确实是妖怪。”

阿霁没有立刻回应,只是专注地盯着足下的台阶,极为认真地一步、一步地走着。如此地,走了十几步后,她才又抬头看向已在触手可及处的泓汐大片光景。

雪山中行,终究与山脚这片铺展而开的大地有着距离感的,好似悬浮在空,同这片大地似连、却又更是远。这会已下了大部分的雪山路了,泓汐及地的这一切都显得格外真实。

“汐侯哥哥,妖跟神,边界是何?”

“不知道。但对于我来说,没有边界。”

“对于汐侯哥哥来说的话……”阿霁扬起一手放在自己眼前,五指张开,阳光透入她的眼眸,晶莹剔透的色彩,如钻于光下闪的明晃晃,“是对于过去的汐侯哥哥而言,还是现在的汐侯哥哥而言?”

“现在。”

“那要是过去的阴影,再次蔓延复苏,汐侯哥哥还会是现在这个想法吗?”

“一样。河水只会往前流,不会逆转回流的。”汐回着,心中有几分的明了。阿霁指的,过去的阴影……巫女一族的事吧。

“那要是,小颖知道了过去的那个汐侯哥哥,而不只是她现下所识、作为‘妖怪’存在的另一个面,汐侯哥哥怎么想?”

“没区别吧。反正都是我。没必要逃避自己的真实。”

“汐侯哥哥,你其实明白我意思吧?对于人类而已,妖跟神的区别,说不明了,却又是泾渭分明的。过去的汐侯哥哥,对于人类而言,应该是‘神’的范围内的。”阿霁稍作停顿,转念一想,说得好像有点不确切,“不只是过去,现在也应该是。只是显世渐忘了很多事而已。”

“哈哈,神?”汐不免冷笑,但随后又立马恢复了平常那般的语态,“阿霁,你的意思我明白。你的顾虑,我也知道。对于小颖这个孩子,从水里救起只是心血来潮,顺带好奇了下是怎样一个人类会对一本描述妖异的书感兴趣。”

“一开始,其实我也犹豫过。是不是真要跟这个人类牵扯上,虽然越接触越在意上了。但现在……小颖是家人,对我来说,跟你一样,重要的家人。至于小颖会怎么看,她见到的始终是同一个我。人类也好,妖异也好,都不是只有一面的。知道了也未必是坏事。”

汐稍许停顿:“我相信小颖,我自己认可的人类,不是那种会为了些凡尘间的利益、利用隐世力量的人。”

“这样啊……”阿霁拉长着音调,像是深呼了口气,张开双臂,任由着东方来的阳光洒在自己身上可洒到之处,一个小小轻跳,又下了一级台阶,“汐侯哥哥作为当事人都想明白了,我这个旁人也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了。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汐侯哥哥的了。”

夹山道的两侧,雪已然厚度没有方才一路下来时那般的厚实,原本清冷冷色调的雪白,也因着晨临的光线从丝丝缕缕转为成片成行,而添上了不少暖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