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午后之见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39  |  更新时间:2020-06-11 21:24:30 全文阅读

在弄堂里走着,再往前去倒是没有再见到什么奇怪的事物。

渐远,青烟也就全然看不到了。热闹基本也是集中在方才那一长段。

过了那一段后,步行在弄堂间,走动的人不多,还是往日那般安静的格调,仿佛脱了尘世的烟气,回了一个快被遗忘的时代、快被遗忘的地方。

穿过几条镇上的巷子弄堂,一条马路相隔,隔出的是路两侧不一样的风景,也隔出了一边安静如斯,另一侧热闹如斯的两番世界。马路相望,对面便是礼堂。

正如钱叔叔所言,陆筱颖在礼堂这边顺利找到了在帮忙的妈妈。随后是无所事事,吃完饭后就她一人又独自先回家去了。

虽然出发的时候,仿佛是为了很重要的事情出门一样,钱婆婆的事也确实是在意的,但这么回去后感觉,这一趟出门,又好像全程没干嘛,只是来蹭了个饭。饭后困意袭来……

又是黑色的池塘,浓稠的水,然后是蓝色的鱼,鼓着腮帮子嫌弃般地游着。

突然脸上一阵冰凉的触感掠过。这一冰凉,倒是让她忽然觉知方才那么真实的池塘和鱼,不过也是昨晚一夜的梦中。

陆筱颖迷迷糊糊地用手擦了擦凉意泛过的脸颊,继续迷迷糊糊地未睁开眼。

夏天的中午,最适合的莫过于午睡了。外面那么热,只有宅在这有空调的房间内才有活力。而在空调的凉风之下,有什么是比开着空调裹着毛毯睡觉更舒服的呢?

又一阵冰凉的触感点在脸颊上。这回,还不是一下就过的凉意。还有……鱼腥味?

但这也是陆筱颖接受范围内的。只是,随着凉意,一下一下还有什么东西甩在自己脸上,不痛,但就像有只蚊子在耳边一直叫、还打不掉那般烦人!想继续深睡去都不行!

有些被这冰凉的拍打整恼火的陆筱颖不愉快地睁开眼来,才刚惺忪地睁开了一点点,却看到了一只鱼眼也正盯着自己看。

就算没完全苏醒,这是鱼的眼睛,陆筱颖还是不会认错的。可是,鱼!床头竟然有条鱼盯着自己?而且,好像蓝色的?跟梦中一样的,蓝色的鱼?

睡意一下全散,陆筱颖猛地坐了起来。

坐起身后,鱼却并没有脱离陆筱颖的视线。

一尾靛蓝的鱼,悠然自得地轻甩着鱼尾从她视野平行处游了过去。鱼身上还有三点红色的鳞片显得格外惹眼。

陆筱颖盯得出奇,在空中游?而且,为什么总感觉跟梦里那条蓝到一模一样。

而鱼儿,也能看出它对陆筱颖的几分兴趣。陆筱颖盯着它看时,它竟然还眨了眨眼回敬着。

“眨眼睛的鱼?妖……妖怪鱼?”陆筱颖有些恍惚地自语着。那么这会的自己,到底是醒了呢,还是没醒过来呢?对于这鱼的出现,害怕的情绪倒是一点都没生起,更多的应该还是讶异吧。

“好神奇,蓝色的。还是能飞的。”陆筱颖凑上前去,大着胆拿手指去轻戳鱼的鱼身。冰凉的触感。

鱼儿也不怕生,只是被戳了一下后,一个转身,刚好给了陆筱颖脸颊一个鱼尾一甩。冰凉的触感,跟刚才迷迷糊糊的时候一样。看样子把自己吵醒的就是它,无误了。

“算是妖怪鱼吧。看你还挺喜欢它的样子嘛,那刚好,先寄养在你这一段时间的事情,就肯定没问题了。”先前站在房间角落里,随手翻看着一本书的汐,这会开口说道。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陆筱颖这才留意到汐就在房间内,自己原来是真在睡梦之外的现实中。一想到刚才自己在午睡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无意中做出了难看的睡相还被看到了,急忙紧张地用毯子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拉着帘子,那个角落显得有些黑黝黝的,自己又被眼前这条更显眼招摇的蓝色鱼儿吸引,完全没注意到汐就在那儿,也不知道来了有多久了。

“来看看你。你反应是不是太大了些?看到我的反应,好像比看到这鱼的反应更激烈嘛。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房间。” 汐边说着,边从角落里走出,顺手把手上的书放到了书桌上。

书桌上是一如既往的“小山丘”,但当汐把书放下时,“山丘”开始被层层分离,浮起、移动、再次落下,有着它自己的先后顺序,没过多久,已是俨然有了如“书桌”之名的样态。

“哦?那么厉害的吗?”原先陆筱颖还集中在汐身上的注意力,再次被整齐到不像自己的书桌吸引。

“要直接帮你拉开帘子吗,小颖?还是,你需要起床换衣服?”已在窗边的汐问着。

但正是他问得极为平静,平静到宛若平常中说了一句“吃过午饭没”类似的招呼般,反倒又让陆筱颖诧异到了。

“换衣服?要换衣服的话,现在在这个房间里的,我觉得最不应该出现着的是你!你肯定得走开。虽然现在我不用换衣服,在家里,是可以穿着睡衣光明正大晃悠的。”

“哦。我倒是没觉得我在这有什么不妥的。”随着那层遮光帘子拉动的声音,房间瞬间亮堂了起来,“感觉你们人类有时候规矩还挺麻烦的。”

小鱼也像是赞成着汐一样,鼓起了腮帮子,摆动了几下鱼尾,随后慢悠悠地游往了汐那处。

“汐,这条鱼是怎么回事啊?”

“暂且短期内算是送你的。你的小黑是回不来陪你了,这条鱼暂时替代陪你。刚好,它也需要在显世找个地方呆着。它跟人类因缘不浅,不能只呆在泓汐。其他地方,我也不放心。”

“小黑可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陆筱颖低声嘀咕了句,又问向汐,“不放心,是不是怕被人把它煮了吃了?”

这会的陆筱颖已完全脱离了睡意,从床上下来,穿上拖鞋就小跳着走到了汐旁去看那尾鱼。

“蓝色的鱼,我看没人有这胆量吃。不过我担心让它呆其他地方,最大的威胁来源估计还是人类。”

“那我嘞?我也是人哦。你是不是忘了?”陆筱颖问着,但却并没有看向汐,只顾着那条在她认知中属于颜色稀罕的鱼。

她轻戳一下鱼身,鱼儿就配合着飘远几厘米;随后,鱼儿又主动游近到了陆筱颖手指所在处,再被戳一下,又稍微飘远点,如此反复着。配合着陆筱颖的动作,鱼儿的腮帮子也是一会儿鼓起,一会儿瘪下;双眼还不忘偶尔眨上那么几下。

汐斜眼看了看这一人、一鱼,那么无聊、机械似的动作,竟然还能不可思议地乐在其中。虽然不知道这么快能玩到一起,是否只是这鱼的灵性使然。

知道自己必须来显世一遭,而这是最佳借居处,要是开始便让这儿的主人不悦是必定呆不久的。毕竟精魄底子在,初生的鱼可没“初”到如新生的婴孩一样,还是会有它自己的想法的。

不过,眼下这幅场景,也是汐乐于见到的。是不是只是鱼儿为了故意讨陆筱颖欢喜、好能留下,这一点并不重要。至少目前的结果上,两者相处都还不错。

“你嘛……当然是人。一个花痴、奇怪的小孩。跟这边,挺搭的。”汐笑着顺势抚了抚陆筱颖的头,“说起来,小花痴,你家,楼下那灶台怎么了?”

“哦,那个啊,被砸了呀。”

“砸了?还是……打算拆了?”汐问着。

刚才来时看陆筱颖睡着,汐便随便看了看。

看那灶台的样貌可不像是打算要拆了。如果真要拆了,砖块、灶台的根基处不至于会是那样的。但要是不是想拆,那小颖这个回复未免有些过于轻描淡写了。

“不是呀,不是要拆。虽然平常用的不多,但那个灶台还是挺有用的。过年的时候包粽子,得煮一大锅然后挂起来,煤气灶那边那么小的锅子可做不到。还有,弄笋干的时候,煮笋也是一大锅的那种,也得用的呢。反正就是还要用的。过几天就重新造好了的。”

“那是为什么会变成那副样子的。既然还是要用的,本来的好好的,这么毁了有点可惜、多此一举吧?”

“嗯……这个嘛……”

陆筱颖停下了对鱼儿的戳玩,这个问题还是有些许难以启齿的,毕竟有句话叫作“家丑不可外扬”。但犹豫片刻后,她还是打算老实告诉汐。

反正汐也不是人类,就算知道了,其他是自己同类的人也不会知道。不至于最后不小心变成了大家口中的闲话谈资,万一传到一些喜欢嚼舌根的人那儿还会一说成二、没事也说成有事。

而且,汐来这里明摆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能挡着人的墙壁对于他来说,有跟没有差别不大。又是个大妖怪,水璃又在这儿的井中,汐要是真想知道,必定是轻而易举可以搞定的事情,没必要对汐藏着。

“也没什么的了。就是……我爸跟别人赌钱、输了好几把,然后不爽,回家把灶头砸了。发泄那样的。冰箱门上也揍了好几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陆筱颖转过头来看向听得一脸认真的汐:“我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上小学时。那次搓麻将就在我家里,楼下。然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本来要美工课交作业做的手工也被弄坏了。然后灶头也砸了,桌腿都是断的。我睡得太沉,是全都不知道了。反正不是第一天砸掉了。”

“哦。”汐应得低沉。

陆筱颖看着那双汐的双眸,越看越觉深邃、好看。大概是自己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礼,这么紧盯着的他的眼睛看,连忙红着脸别过脸去,继续把注意力改回到了蓝鱼身上。

“你爸……打人吗?”

对于汐这一问,陆筱颖觉得很不可思议,一脸疑惑地回问:“不会啊。你怎么会这么问啊。他就砸东西而已了。而且,我爸自己就能做泥水匠的活,跟师傅学过的,灶头会自己重新造好的。”

刚理所当然地说完,陆筱颖却又想到了什么,拿手去摸向自己的左侧脸颊。

打人……嗯……感觉从小到大,倒是被妈妈教训的次数最多。家里门背后一般都能寻到的、已经好久没动用过的竹枝,不是给自己、就是给小黑准备的,谁不听话就拿竹枝伺候。几根细软的竹枝扎成一捆,打着既疼,又不会打伤。

但是……唯有那次,是被第一次打在了脸上。

那条窄窄的巷子,井所在的那方宽敞地方,深处左转有一条可往外拐出的巷子。没有走到里头或是对这儿的巷子、台门不熟的人是不会知道的。

这镇子的台门也好,弄堂深巷也好,都不是只有唯一一个入口的,只不过一般常用的会就那么一两个。有那么一条巷子存在于这边几个台门构筑成的区域间,倒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那条巷子,也跟平常大家习惯性进进出出的路一样,石子铺成,只是窄得多。两条路的待遇也是全然不一的。那条,现在里面长出的杂草都有小半人高了,鲜少有人进去。每回在那条窄巷子的巷口,不小心瞥向巷内深处,总感觉阴森森的,看久了会从里面突然冒出点异世的什么般。

而那次被扇了一巴掌便是发生在那条现如今已无人居住的窄巷子内。

当时自己还是名副其实的童年,跑去巷子内唯一一处的台门找正在搓麻将的爸爸要零花钱,看上了附近现如今也早已关门不见了的小店里的什么东西。那个时候,窄巷子里头的台门还是有人居住的。

可能当时爸爸也正好赌输了吧,反正只记得被恼火地扇了一巴掌。疼不疼已经不记得了,但清晰记得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哭,一滴泪都没流,只是超级委屈地独自跑到了井边玩水,明明只是难得地开口,也只是要几元而已、不多。

但印象中也就那么一次,况且也是太久前的事情了。要不是被这么问,估计早就遗忘了曾经还有过这么一次被打的经历。

而汐,注意着陆筱颖的动作,看在眼里,有的事情不用明说,他已有些明了。

也许是小颖小时候的事情吧,否则也不会一开始说那么肯定。前面是让水璃给弄了些东西,了解小颖的过去,但也不可能事无巨细都知晓。必定是有过什么事情的,估计对于那会来说还只是个小事。

但是……

放心不下,竟有些。

显世的事情,自有它的运转法则。显世里的人情冷暖、聚散离合,皆同隐世无关。一些书中是出现过不少隐世居民同显世纠葛的故事,有爱恨情仇、有痴男怨女,但是,那只是极少数的事例。

隐世一方,大的来说,还是不会过多直接干预人类的。天谴什么另说,若真是有情有爱,在一起又何妨?但若是两方世界过多交杂,界限失衡却是实打实的潜在风险。

特别是对于自己这种类似的存在,本就有着一层义务守好这层平衡,更是不能擅加打破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

不过多干预的话,应该是无碍的吧。一切顺其自然,该发生的也任其发生。只是看着,近距离地在这个家里看着的话,应该也对这层平衡不会造成影响。

汐在心中思忖着。

陆筱颖看到的也许不过是发生过数次的这个家的惯常,汐眼中所见却是远不相同的。

存在的时间足够长,看过了不知多少代人类的出生、离世,曾听过不少的心愿,也见过不少的家庭。这些家庭概括为两类的话,不过一类和、一类不和。

但愿自己所想的那种情况永远不会出现。

如若真有出现的那天,那么,就算自己做不了更多、只能看着也好,至少可以直接伴在她身边,暂且不会让这个自己在意的小孩、这个自己在显世中唯一的“家人”在需要人关注时、只能独自走过。

蓝鱼也似察觉了汐的细微情绪变化,鼓着腮帮子抬头看了眼汐处。看不懂、更看不透的它,随后歪了歪脑袋,又径自跟着陆筱颖开始了无聊、却自觉有趣的玩乐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