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午后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931  |  更新时间:2020-06-11 21:40:51 全文阅读

空调的运转声间歇性地响着。相比外面不知何方远传来的知了残声,空调的声响几可全然忽视。

外头的光调亮了室内的明度,但也就限在窗户附近这模棱两可的一圈内。室内的其他处,虽也亮度上去了些,但毕竟窗不是落地的、也非占了一大面墙的那种,大小有限,室内总体的基调依然是算昏暗的。

刚才灶头的话题已落,陆筱颖发现自己竟一下有些找不到话题,不知该聊些什么了,只能边机械似地用手指戳逗着蓝鱼,边暗自思考着该说点什么以免气氛过于安静、安静到尴尬。

聊什么好呢?上学那会,汐来接自己倒是感觉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毕竟没整天宅着,学校里见到的总归是比宅家里多的。可是,现在……

总不能聊妖怪的话题吧。

仔细想想,自己跟汐真正的交集点,确实也是“妖怪”方面。但若是这方面的事情,肯定是汐更熟悉,自己要是谈起,估计也只是了解点很小很小的冰山一小角而已。

跟妖怪有关的话,陆筱颖印象最深的、能一下条件反射似地从脑海中探出的,也就《百鬼夜行》、《山海经》这两本书名。但也就仅限于皮毛的了解,看的时候多少都是有份猎奇心理在内、走马观花式地看的。

特别是对《山海经》,最记得清也就里面“食之”怎么的怎么的,简直一本妖怪食谱。要是真跟汐聊这个,估计会惹不愉快的。

“好玩吗?”

陆筱颖还在自己瞎琢磨时,反倒是汐先开口如是问道。原本安静了一小会儿的空气,被这突然的声音打开,陆筱颖一下间反而懵住了几秒。

“好玩?这条鱼吗?还行,还是蛮可爱的,反正。”陆筱颖说着回了汐一个露齿的笑。

“你呢?”汐示意了下面朝着陆筱颖的鱼。

“它又不会说话,你问它也告诉不了你吧。”陆筱颖刚说完,一想自己好像也太先入为主了,没说过话不代表不会说,正常的鱼也不会这么在空中游,既然是妖怪鱼的话,说不定是有可能开口说出人言的,“你会说话吗,小鱼?”

小鱼没有说话。但那再次鼓得饱饱的腮帮子,以及加速甩打着空气的鱼尾,更像是想说而说不出口的样子。

“现在嘛,估计还小,还没到说话的阶段。放你这养段时间,长大了点,就应该会说了。”汐帮衬着鱼儿回复着。

对于汐这一说法,鱼儿貌似也甚是满意。腮帮子是不鼓了,改成欢快地摆着鱼尾和鱼鳍,迅速往汐那处游去,游至汐的耳畔,鱼嘴轻触,点落下了一个耳畔的吻。

“呃……这条鱼肯定是只女孩子的鱼宝宝……”陆筱颖斜着看了一眼,别过头去看向房内光线昏暗处。

“这可不一定。现在还没长成最终形态,化形之时,会以怎么样的样貌都是不确定的。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你也是只宝宝。”

汐的声音再次响起,尾处的一句,更是贴在陆筱颖耳侧的轻声耳语。

丝丝的语言,让耳朵感觉有些痒痒的,面红耳赤之时,陆筱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哈哈,你真的挺好玩的,小花痴。”汐愉悦地惯常性摸向陆筱颖的头。

陆筱颖本来就睡醒没梳头翘了几根呆毛的头发,被他这一抚显得更乱了。但她也没在意,任由头发乱着,反正也不出门,没必要矫情这不痛不痒的一点。

“这条蓝色的小鱼有名字吗?”

还没等汐回复,鱼儿倒是以自己的方式回答了。鼓起饱满的两腮,从脑袋到尾巴都左右摆动着表示着“否定”。

“还没有名字啊……那叫鱼崽子?”虽然不擅长取名,要不然家里的狗子也不会叫“小黑”,小喵也不会叫“小喵”了,但陆筱颖还是欣喜地想了这么个顺溜的叫法,用眼神向汐征求着认可的意见。

“别瞎取名字。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赋其上的,总是会有一层意义的。”

“我觉得叫得很顺口,叫得顺口的应该会很好养。”

“这说法,哪里听说的?”

“我说的。我觉得是这样子的。你看我家小黑之前长得多健康!”

小鱼看看陆筱颖,又看看汐,摆动着鱼鳍,鱼嘴一张一合,像是想说什么似的。

“它是在说话吗?汐,你能听懂吗?”

“听不懂啊。”汐爽快地回道。这倒是急到了一旁的鱼,害得它在空中的动静更大了,不仅是摆动身躯,更是直接绕圈浮空游了起来。

“不过它的意思我明白。它不喜欢这个名字。妖异的名字,跟人类的不大一样。妖异也会有长辈帮取的,但也有自己给自己取的,前提都是被称此名的认可了此名。人类的名字,初始的那个,基本不会自己给自己取名。你的名字那样,应该你父母给取的吧?”

汐这么说完,鱼儿倒是平静了下来,看来还是挺在意汐能否明白它意思这一件事的。

“我的名字啊……”陆筱颖稍许想了想,“应该也算是长辈取的吧。不是我爸爸妈妈取的。也不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种长辈。”

这倒是有些出乎了汐的意外。

“是我爸的一个朋友取的。不过那个朋友,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去世了,虽然说年纪也不算很大吧。跟我爸差不多年纪的。然后那次可诡异了!”

提到诡异之事,陆筱颖的双眼显得更有光泽了。虽然内心身处她也知道这对逝去之人来说还是有些不敬的,但对诡秘、妖异之事的兴趣所带起的本能性反应还是压制不住的。

“那个我爸爸的朋友,他葬礼结束后,他妻子也跟着走了。当时两场葬礼是连着一起的。那会我记得我在上小学,几年级忘了,反正低年级。还听到过一些老人说,他们这对夫妻是真恩爱,连走都要一起走什么的。还说他的葬礼结束那晚,也就是他妻子也走了的那晚,还有听到奇怪的鸟叫,都说是他舍不得他妻子。”

汐极为认真地听着,听完了反应却是极为平淡:“我还以为显世都对父母同辈的流行称呼‘叔叔阿姨’,你好像有点反……”

“不礼貌吗?嘿嘿,其实我也知道的。但我可能这方面缺根筋或是缺了其他什么,总感觉这个叫法很奇怪。这称谓给我感觉,肯定是熟悉的人。但明明是自己没熟悉到那种程度的人,却要这么叫总感觉有点奇怪。不过要是当面的,要打招呼,我还是会很真诚地好好称呼的!反正,汐,你也不是人,我就不假装了嘛。是不是觉得我很奇葩,有这种想法?”

“对显世来说,应该是吧。但对隐世来说,还行。所以这条鱼暂时需要安置到显世,你才会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汐的名字呢?谁取的?是你自己取的吗?”相比鱼的事情,陆筱颖觉得已经是确定的事情,就是到时候要怎么在爸妈面前假装的问题,没什么好多说的,倒是相比之下,对汐的事情更好奇些。

原本还以为汐会立马回答,却没想到,这个问题让汐沉默深思了起来。

谁取的……

汐自己也未曾想到这问题会问倒自己。

自己的名字,并非自己取的。也不是当时安臾那样,由自己对于安臾来说的角色的谁给自己取的。名字已是定数,取名者是谁,其实那么长的时间以来已是个无足轻重的问题,但有些让汐疑惑的是……

那一段遥远的记忆,竟有些模糊。到底那个给了自己“汐”之名的人是谁呢?

模糊的光影,模糊的轮廓。像是有个小孩模样的廓影,又像是有丧葬队伍行过的廓影。

“不记得了。”

“汐,我……是不是问错了?不好意思啊。”陆筱颖讪讪地道歉道。刚才汐的语气,分明有分过头了的平静,更让她觉得像是触到了什么的逆鳞,只是尚在还没发飙的边缘而已。

“没必要道歉呀,花痴。我只是不记得了而已。跟你没关系。太过久远的事情。对于这个事情,估计我也跟你们人类差不多,谁取的越到后面越没意义,没必要纠结。有名字本身的意义在就足够了。”

话虽这么说着,实则汐自己也有点好奇,自己为什么会不记得了呢?

岁月流年,经了万千载后,必定是不会事无巨细地记得清楚的。但自己的取名人这事,也不算是这么可以随意忘却的小事,竟然没记得取名人这点,汐还是有些诧异到了自己的。

放眼自己熟识之人里头,也并没有人会有这个给自己取名的“可能”。唯一确定的是,这名字绝对不是自己取的。那么,那个人又会是谁呢?

但这个,他也没过于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算是心头记过了这一笔。大概是主意识下,有不想记得的缘由吧。哪天若是机缘巧合,需要再次忆起的时候,自然会记起的吧。反正这个不记得也没对当下有什么影响。

“汐,你说……我爸爸跟我妈妈之间有爱吗?”

“为什么……突然会这么问?”

汐不由联想去了楼下那一角坍塌毁损的灶头。不会前面问灶头怎么回事时,自己那个不好的设想真已有端倪了吧?那这小花痴还先前回复得那么没事人一样?

汐看着陆筱颖,这个有些难以回答的问题,让他本有初步设想的念头,更决定提前安排落地了。人一世短,对于自己来说,这么点时间可以权当小游一遭,暂且来这个家里头住上些时间也说不定是不错的事。

也许,意外地能从人类身上看到有意思的东西也不一定。

况且……

沂竹镇,最近大概,还是会继续有些跟这边有关联的事的。

近水楼台先得月,暂时来这儿小住会儿,估计还能优先获悉些事情。万事通那家伙,老不靠谱的,真有什么消息,他收的钱可未必只收了这方的。与其到时候有的事得跟他打探,学着墨泽那样显世里混混,偶尔来说的话,也不错。

汐瞅了眼蓝鱼。要说关联的事,蓝鱼的精魄,安臾的精魄,这也是一个未结未了的。

鱼儿本来听了陆筱颖奇怪的问题,对“爱”字全然不懂何意,懵懵地缓动鱼鳍看着汐,却无奈汐一直没看自己。刚好这会汐看向了它,眼神对上,惹得它高兴地眨巴起了眼睛。

看着鱼这般天真无邪的模样,汐不由嘴角泛起了柔和的笑意。

陆筱颖倒是没察觉汐同鱼相视时、这份如江南流水般的温柔暖意,只是一边回着汐,一边低头盯着自己不安分动着的脚趾。

“也……也没什么了。就很好奇这个问题而已。给我取名字的那个人,我也只是当时听大人说过,很恩爱,所以夫妻两个人先后脚地走了。但‘爱’这个字,放在大人们身上,总感觉很奇妙。因为……”

陆筱颖抬起头来看汐,空调房内凉快,但双颊却是热烫烫的红。

问汐这个问题,有点尴尬。但这个自己曾经傻乎乎、偶尔不知冒出过几次的疑问,放眼之下,也就汐是最合适的倾诉对象。认识一个大妖怪,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还真是件挺不错的事。

很多事情,要是问别人,免不了得考虑下万一那个人以后拿怎么样的眼神看自己。问汐的话就完全没这困扰。只要自己脸皮足够厚,就算容易脸红,但只要能厚到敢开口说出来就足够了。

“因为……一直以来,总感觉爸爸妈妈就是因为是爸爸妈妈,所以是爸爸妈妈的。只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在这个角色上。我也说不大清这种感觉了。反正就是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秀恩爱的样子,但也没有说很凶地吵起来怎么的。虽然能有爸爸妈妈护着我挺好的,但有时候还是会好奇下他们之间有没有‘爱情’这个的问题的。”

“哦。这个问题,我懂了你想问什么了。我换种说法,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想看你爸妈秀恩爱,然后你在边上当电灯泡、吃一嘴狗粮?”汐说得依然云淡风轻,但脸上带着些坏笑。

“啊?没,怎么会!我才不要吃狗粮!那样不就我被孤立出这个家了?”

汐又去抚向陆筱颖的头,声音轻而柔,如同这午后透窗而入的光线。经过了纱窗的过滤,剔除了外头那份热的苍白后,光线中尽留下的亮柔缓了许多。而汐的话音,剔除掉的,必定是本来会有的一份威严感吧。

“小颖,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这个镇子上生活的、对你这样的人来说的祖祖辈辈,不只是这个镇上的,我所见过的,大多数的夫妻都是不怎么会表达爱的。虽然以前很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里头也不可能一对有真感情的也没有。”

“我不知道显世的视角是怎么看的,但从我旁观者的视角看去,父母之间,对于子女来说,是否有爱并没有那么重要吧。若是有爱,更好。若是没有,那又怎么样呢?父母对子女的守护关爱在,对于子女来说便是再完好不过的家。”

“从另一个角度上,若是父母间感情没了,一方离开去追寻自己的真爱,就算显世中离开的那方会被诟病,但真是如此应该被诟病的吗?角度不同,孰对孰错本身就没有绝对标准。敢于去追逐喜欢的,只从这件事来说,并不应该因此而受贬,不代表做了父母就失去了逐爱的权利。”

“不过,就算没有感情,也宁可放弃其他,依然选择维持着家,这份念力也是极为强大的。这份强大,或许也正是显世鲜少有妖力什么,明明凡尘凡人居多,却依然能毫不逊色于处处有妖力的隐世的强大点之一吧。”

汐笑着看着陆筱颖听得一脸迷茫的表情,又补充道:“总之呢,你爸妈间有没有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只要这个家对你来说是个归宿之所就够了,好好珍惜。大人们的事,小孩子别瞎操心。刚刚说的,也许你长大了会明白。就算不明白也没事,只要记住事情不是绝对的。”

“嗯。”陆筱颖轻轻点头应着,确实还有点似懂非懂的感觉,这个话题既然汐都这么说了,自然算是画上了句号,但心中生出的相关感想还是想直说出来。

“那……我觉得钱婆婆肯定就是你说的念力很强大的。小时候好早前,我记得有听到一些老人冬天晒太阳的时候说过一些事,她一直守着不改嫁什么的。”

汐饶有意味地扬了下嘴角:“钱小姐啊……”

今天是钱小姐的葬礼日子,小颖会提起,恐怕是见到过什么本不该见着的东西了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