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初知镇有龙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54  |  更新时间:2020-06-11 21:46:47 全文阅读

汐临着窗倚在墙上。也是因此,从陆筱颖的角度看他的脸,还是有些背光的。

但再怎么背光,汐那双深邃的眸从初识始,就未曾变过,此刻也是依然闪着足够吸引人的光泽。

“你果然认识钱婆婆!不是你对人类不感兴趣的嘛,怎么还认识那么多个人的。”陆筱颖窃窃地嘀咕道。

虽轻声,但也就这么大的空间内,离得也足够近,汐同蓝鱼都听得清楚。

“不多啊。人类里头,主要还是你这只花痴。跟钱小姐的相识嘛,还不是因为你上次那个离魂。之前,虽然我也知道她,但没接触过。”汐示意了下西面的方向,“那个方向,有十世前欠了她恩情、一直守着约的人在。”

这会汐所靠处正好是屋子的南墙,西面方向,紧贴着的隔壁正好是严晞家。

“好像还算漏了一个人类。你隔壁那个,比你收拾得精致得多的那位,叫什么来着,也算少有的我认识的人类。”

汐说话间,原本有些显得无聊的鱼儿眨巴了下眼,往陆筱颖处游去。汐同陆筱颖间的谈话,其他的话题,诸多都是它这只初生的鱼儿所不懂的,但“精致”两字还是明白的。

精致的话,那位白色的、叫阿霁的姐姐那样的才算。至少头发不能这么乱七八糟翘着的。

待汐说话结束时,鱼儿已经在陆筱颖脑袋上了。侧一下鱼身,动几下鱼鳍,就能把翘起来的呆毛按下去。鱼身再微妙地换个角度,鱼鳍和鱼尾控制好摆动幅度,还能微妙地梳理下这被摸头摸得更乱了些的头发。

“严晞。”陆筱颖嘿嘿笑着指了指自己头顶,“汐,这条鱼儿还蛮乖的,还会帮我梳头发。虽然是条妖怪鱼,但那么乖巧,我会好好照顾它的,房间里留个位置给它。它……作为一只妖怪,应该不会咬人、吃人的吧?”

“你猜?”汐挑了下眉。

“不知道呀。所以才要你告诉我。有你认证过的,我觉得更靠谱。妖怪里头,我也就跟你熟一点。”

“不会。”汐回答得简洁,但嘴角还是有微微一丝笑意的。因为妖怪这件事情,就被怀疑是否会咬人吃人的,汐还是不大喜的。但对于陆筱颖给出的回复……自然另当别论了。

“哦。那就好。我可不想养了条妖怪鱼,然后会对爸爸妈妈,或者周围的人添麻烦。”

“这点你大可放心。这鱼,同水璃一样,跟你们人类的渊源也不浅。话说回来,小颖,你是去过钱小姐葬礼,见到什么奇怪的人了吗?”

“你怎么知道?”

汐会这么问,出乎了陆筱颖的意料是肯定的,但她反问时的反应还是有些激动了,让头顶那尾鱼一个激灵吓跳了一下。

“是见到一男一女了吗?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遇到过的人应该就是喻礼和芷芕。跟钱小姐有十世相连的印记的那位,就是喻礼。芷芕是跟他混的。钱小姐的魂,我猜你估计见不着。七月半这种日子,沂竹镇的那位引魂者肯定是会比往日更勤劳些的。”汐没有顾陆筱颖的疑问,径自说道。

“哦。谁,那两位?也是我需要认识的妖怪吗?”

“不要老想着妖怪妖怪的。”汐从倚着的墙上,直起身,拿手指轻点了下陆筱颖额头后,走到书桌边的木凳上坐下了,“你对我叫妖怪,我是没事,完全不介意。但这两个字,在其他非人的‘人’前,可要少叫。”

“妖异、妖怪,一字之差。但隐世里头,对这两字的还是有些自己的理解和执着在的。妖字,显世里头,或许会从‘妖’字首先联想到的,妖孽、妖媚、妖女之类,有些偏贬义向。但隐世来说,弃常为妖,只是客观中性地陈述我们是不同于显世常理的存在而已。”

陆筱颖听得双眼放光,对汐的解说饶有兴致,索性走到铺展在地上的长方形地毯上坐下来认真听讲。

前边汐随意驱使妖力,书桌是干净了。但这块平常拿来席地而坐着看书,偶尔也会临时收拾下、直接午睡在其上的长方地毯却还是老样子,堆积其上的书占了不少位置。没有对比没有伤害,跟这会的书桌比较,简直是两番天地。

平常可以想席地就席地坐,像这会这样,这块地毯对陆筱颖来说还是挺便利的。也就刚起床那种时候,要去拉开帘子,得隔个障碍麻烦些,但这份麻烦相比便利来说,陆筱颖还是觉得便利来得更多。

幸好爸妈在这点上倒是管得极为松,从来不会来多说什么房间乱什么的。反正房间是她住的,当事人的她都觉得没事,那保持整齐这种事情就没什么所谓了。

“汐,你继续,多讲一点。”陆筱颖坐在地毯上,背挺得笔直,这模样可比往日里上课还认真来劲。

汐不由看着笑从心起,继续延续刚才的话语。

“‘妖’字之后的另外一字。隐世更喜被称的是‘异’字。因为这个字,也跟‘妖’的说法一道,只是有异于显世,游离于人类惯常之理之外而已。两个字连起来,‘妖异’,那也还是客观叙述这个异于惯例、离于伦常的现实。”

“但要是‘妖怪’两字来称呼的话,味道就感觉有点不同了。‘怪’字,从手从土,由生怪常,又由心而生怖意。就算是因为不熟悉、不了解,见到了平常中几乎见不到的东西、才生起了这份意,但对于作为这份意源头对象的那方,被当成了害怕的对象,没人会欣喜。”

陆筱颖狠狠地点了点头。

汐解释中的部分词句,她只这么乍一听来,总感觉有点上课时跟着老师研习文言文的感觉。文言文之类的,对于她来说,还是觉得最好是白纸黑字上写好,再来细细品读,最好还有个课本上那种注脚什么辅助一下,才算是真正、透彻地领会了。

但汐的话语,就算有这么一两个‘从手从土’具体是什么含义、源起又是怎样的还有点模糊,但整体来说汐想说的意思还是明白的。

这有意思的说法,是以前从来没听过、见过的!课本上没见过,课堂上没听过,自己胡乱凭喜好看的其他书上也没见到过!

“所以,称呼隐世的人别用‘妖怪’。没人会高兴会当作怪物的。人类为主的显世,妖异为众的隐世,只是两方不一样的存在而已。特别是你,小花痴,你叫我‘妖怪’、‘怪物’什么随意,遇到别人可不能这样,会惹到别人的。”

“哦,懂了。不过嘛,怎么可能叫你‘怪物’呢?你那么好!但可以叫汐‘妖怪’还是蛮好的。对我来说,叫汐‘妖怪’更顺口,而且感觉亲切。好像一开始见到你,我问的就是你是不是‘妖怪’吧?”

“嗯。”汐轻声应了声。

“那为什么,当时,我这么叫你,你没生气呀?如果按你刚刚的说法,熟悉了的熟人还行,不会介意,不熟的人听到妖怪是会不愉快的吧?人,是你说的隐世的人来着的。那会,我们还不熟吧。”

“这个啊……实话说,你问那句话的时候,是不是‘妖怪’。‘妖怪’两个字还是有点间隙的。不过人类会这么叫,见惯不怪,平常心看待。况且,当时其他的东西盖过了仅这么点的小间隙。”

“其他东西?具体是指什么东西啊?”

汐看着陆筱颖那双明亮的眼睛,一汪好奇回荡在眼眸之间。还真是,对这方的世界那么有兴致。当时捡到那本书,捞起这个人,还真没白捞。

“我对那本书,还有喜欢那本书的人会是个怎么样的人更感兴趣,或者确切说,是更好奇。”

陆筱颖若有所思,但也只稍许顿了极细碎的一小片刻。

“汐,你只是……还是……因为你是妖怪的缘故?”

没说出口的“只是”,原本是想问是不是只是因为单纯喜欢那本书。

因为喜欢某本书,因为喜欢某样事物,随后爱屋及乌,也喜欢那书或那物相关之物,也是极可能的。

对于爱屋及乌这个成语,陆筱颖可是熟得很的。还记得之前有位老师,安排过让大家人手一本成语词典,然后每天背成语。陆筱颖每次翻开便是a开头的,爱屋及乌便是开头几页中之一的。

而对于爱屋及乌这一衍生行为,陆筱颖自己就常干。喜欢熊,所以每次买什么,有熊图案的肯定是优先考虑的。假如汐也是因为那本书,继而对拿着那本书的人产生兴趣,也不奇怪。

“后者。”汐极为干脆地答道。

“嗯?你知道我前面想问什么吗?”

“猜的,反正你前一个选项,我自己觉得跟我想的八九不离十吧。是因为我是你口中的‘妖怪’的。当时可能也是有点借了酒力、才会有那心血来潮。要不然,淹死在河里头的,对我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那本书的话,里面的画还行吧。对人类来说,也许可以一窥另一方世界,带点猎奇心。对于我来说,那书上有的,只是隐世冰山一角,没什么稀罕的。我一直对人类不感兴趣,不仅是我排斥,人类也一样排斥我这样的存在的。所以,看到个拿着这书的小孩,想知道是怎样一个小孩,是真意外地不排斥这边,还是,也不过叶公好龙一样。”

“这样啊。汐,我是人类哦,你不要忘了。”陆筱颖以认真的口吻指了指自己,但脸上的笑容却又带着一些嬉皮笑脸之感,“但我不排斥你。是不是感觉很荣幸?要是感觉很荣幸的话,要不要考虑考虑给我鼓励?给我多讲点妖异的故事?”

汐还没回应,陆筱颖头顶上的鱼倒是有所动静。

本来梳理着陆筱颖的头发,有些鱼鳍动累了,趴在她脑袋一动不动,只是偶尔眨几下眼睛,表示着自己也在一起认真听汐讲话的。这会听到陆筱颖的要求,又鼓起双腮来,微侧了个身毫不犹豫地拿鱼鳍敲了陆筱颖脑袋一下,表示着对陆筱颖这一要求的强烈不满与反对。

但当鱼儿因此得到了汐一个严肃的眼神后,立马听话地又趴着不动了。

旁人看来,或许鱼的举动是有些怪异的。不过闲聊中,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已,况且还是没有强制性的,没必要这么立马表现。但鱼儿眼中,至少那一刻看法并非如此。

有朝一日自己能说话了,也会很尊敬地称呼“汐侯大人”。这是自己以后、以后的以后、再远的以后,要一直追随的人。这个普通人类,就算关系再好,也不能这样对汐侯大人不敬的。而且,竟然还敢说是汐侯大人的荣幸,分明就应该是她该荣幸才是!

话虽如此,但鱼儿敲得还是不重的。目前它也还在幼鱼期,除了颜色、能游浮于空、又会眨眼是显得奇异的,其他跟普通那么点大小的鱼无异,鱼鳍的拍打自然也没多大杀伤,陆筱颖倒是没什么感觉,还以为只是鱼换了个姿势不小心的。

“讲故事啊……”汐方才的眼神不过一瞬,转瞬之后,重新把目光集中在陆筱颖身上时又回到了先前那样的散漫、又让见者觉得此人柔和亲切的状态,“不擅长。看我心情,倒是有空可以跟你聊些什么。说到叶公好龙……”

“嗯嗯。”陆筱颖赶忙又重重地点了点头。说了不擅长,但汐还是蛮照顾自己的嘛,又要跟自己讲有意思的东西了。

“喻礼就是条龙。”

虽然仅钱婆婆家的那条巷子里头的一面之缘,那个男的肯定就是汐所说的叫“喻礼”的人吧。是……是龙?跟钱婆婆有关联的,是条龙?这个镇子上竟然真……真有龙?

陆筱颖觉得很不可思议,惊讶地张着嘴,一下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个反应,汐倒是满不在意,好似一切都在他预料中。

“他就住在西面那儿,茶山那。茶山上那口泉眼,茶山为中心辐散开的一大片区域内的人类,都很喜欢去那取水吧。常年不浊,不管刮风还是下雨,而且入口清甜。那泉水他开的。喻礼,喻是比喻的喻,礼是礼貌的礼。”

“哦哦,记住了。汐,我是不是应该拿个小本子记下。有没有其他要注意的。见面了,我要叫什么?汐有被叫‘汐侯大人’的吧。那我是不是可以见到他叫‘喻礼侯大人’?还有,我可能没记得很清楚他长什么样子。我不擅长记人,要是下次见到没认出来,会不会被神罚什么的?”

汐听得忍不住直接笑出了声。陆筱颖头顶上那一尾鱼也跟着凑热闹,忍不住在陆筱颖头顶上左右翻动打了几个滚,还差点不小心一个不稳从她头上滚落下来。

“别笑,汐!还有你。”陆筱颖眼往上瞟,指了指自己头顶,指的自然就是周身靛蓝、唯三点红鳞的鱼儿,“你也不许笑!那可是龙!要是汐一样的大妖怪而已的,可以随意点没事。龙,可是神兽!可不能怠慢的。万一得罪了,怎么的一下,我不就凉凉了。”

“别那么认真,小花痴。你见过他了,长什么样就算没印象深刻,毛估估的第一印象、感觉还是有的吧。他可不是会一言不合就不悦的龙。而且,他是我熟人,也是泓汐那的常客,就算你真不小心得罪到了,也总会给我些面子的,好商量。”

“可是,该尊称他什么?”陆筱颖把“尊”字说得格外重。

“随便叫名字。或者,你平常显世里的习惯就行,真遇到了,微笑一下、点个头什么的,随意。”

汐看着陆筱颖,带着微微笑意。

没错,随意就好。拘谨了反而会缺失一份真实,多加一道距离。这样就好,至少暂且也只要当自己是个有点妖力的平常妖怪就行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