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异象小述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954  |  更新时间:2020-06-11 21:53:07 全文阅读

一阵一阵的空调凉风,这一阵似乎格外清凉。

这份清凉,跟茶山那的泉水倒是挺配。哪怕是在最炎热的盛夏里头、又是最炎热的那个日子,那儿的泉水也是清凉清凉的。

相比空调里送出的、人为而成的凉风,泉水那天然成就的凉,先前就一直觉得神奇了。

镇子上老人口中,也听到过些说法,说那是龙脉上的泉眼水什么诸如此类的说法。总之,那些说法中都未曾离开过龙字。

以前陆筱颖倒是没当回事,觉得那不过是泉水自身的奇妙,大自然里头有些事务没有好的解释说法,随后一个幻想衍生出了这么一个说辞而已。

这一点大概也算是陆筱颖本身的矛盾所在之处。

镇上所说的泉眼的事未曾当过真,但书中所写的龙呀妖呀什么的,陆筱颖却总是觉得那必定是某个特定时期、某个特定地方真实存在过的。

这份矛盾,可能也是因为茶山、泉水都是太过接近的事物了吧。过于近,反倒觉得一些说法不真实,至少自己是未曾见到过其他什么奇迹异样之处的。

但汐竟然说那座有泉水的茶山,真的有龙!这突如其来的真实,确实有些让陆筱颖惊讶到了。

“真……真可以随便称呼她?汐,你可别骗我哦!要是因为你忽悠我,然后他……”陆筱颖有些不知该如何称呼汐提到的名为“喻礼”的龙,只能简单的以“他”指代了下,“生气了,因为我不尊重什么的,要是找上门来的话,我就……我就……”

本想说些算是能“威胁”到汐的话,以防汐真拿自己开玩笑。万一真叫错了,那可是龙啊!在陆筱颖眼中,神兽的存在,也跟神是一样的。既然汐就在眼前,汐亲口又说了龙的真实,那神灵必定也是会在的。

举头三尺有神明。对神明,陆筱颖先前一直觉得可以不去求些凡世的钱啊、财啊、名啊的,为了这些东西才去参拜、去求总觉得目的性过强,搞得买卖交易一样,但就算不求什么,起码的敬畏还是要有的。

而这份敬畏,陆筱颖也有或许算是不一样的理解。看过的神话、妖异相关的书也不算过少,但看了这些后,结合自己的理解,陆筱颖更觉得对“神”的敬畏之心,更是对大自然之物的敬畏,对“良心”二字的敬畏。

但这会,原本觉得自己应该永远都不会见到实体化的“神”之类、“神兽”之类的存在,按汐的说法,那自己今天早上遇到过的就是喽?那怎么可以太随便,看不到的时候都有敬畏心,看得到了,那肯定得更加敬重些的。

可是……突然发现完全没有什么是可以在“我就”二字后接上的,完全没有汐的把柄……

“小花痴,‘我就’后面想不出来了?”汐坏笑道。

“哼!我就……跟你绝交!不行,好像跟你绝交也不行的。要是真得罪上了,遭殃的还是我。要跟你保持良好关系,这样还能让你罩着我一下的。”

“嗯!没错,说的有道理。这个镇子上,你见到的真实后,还有另一面真实。这个小镇子吧,实话说,确实也是人杰地灵的地方。所以嘛,镇子里头还是有些你以前没见过的东西的,不少的。”

汐停顿了小片刻,似是想到什么。

“小颖,记不记得之前,执念那事吧,我想让你叫我什么来着?”

“呃……”陆筱颖白了汐一眼,“不记得了。”

“哦,记得啊。那好说。”

“我没记得,你听错了,汐。”

“没听错。”汐随意地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个什么,慢悠悠地说道,“想要表达的真意,可不是只凭耳朵听到的来判断的。人是会撒谎的,善意的也好,恶意的也好。自然是要听到的东西,再结合上其他的一些再来判断真正说的是什么了。你刚刚那反应,明显记得的。”

“小花痴,前面说的,我也觉得你很需要我罩着。你已经开始慢慢看到这个镇子的另一面真实了,就算不主动,另一面的真实也会自己凑上前使你看到的。怎么样?前面让你叫我哥哥的事?我觉得刚好。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罩着你了。你也不用担心不小心干嘛得罪了条龙还是什么的。至少你至今没走出去过的这个范围内,我还是有说话权的。”

“嗯……汐,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我叫你哥哥啊?”

“当你是家人呗。跟你头顶这条鱼一样,都是家人。”

已安静了会儿的蓝鱼,原本懒洋洋地趴在陆筱颖头顶上,软趴着的鱼身,不科学地竟有些像只仓鼠。但周身又是鱼鳞覆着无误,头也还是鱼头,仅那仿佛趴化了的模样不似鱼了。

这会突然被汐点到名,它激动地一下又精神抖擞了起来,卖乖地冲着汐眨巴了几下眼睛。原来它都趴着打起了瞌睡,这一点到名,困意的进度条一下退了不少。

汐没有顾鱼的反应,继续说道:“是挺喜欢你的,小花痴。难得遇到这样一个人类。本来,也犹豫过,各方面来说,我们确实是两个世界的存在。但是,既然难得,错过了更可惜。下一次未必还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孩。但我觉得,我们不是情侣的那种喜欢,我做你哥哥更合适,我也比你大。”

“不是。我是想问……”

陆筱颖的脸已涨得通红,恨不得把床上那床毯子拿过来把自己裹起来假装汐看不到,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说出口喜欢汐的。喜欢是喜欢,但确实如汐说的一样,或许确实汐像哥哥一点,虽然这也只是自己的臆想,毕竟现实中的血亲中并没有比自己长的同辈存在。

先前还有那张自己悄咪咪写的纸条,遇到汐之后,现在再重新回过头来看的话,自己对赵炎的暗恋……真的是喜欢吗?还是说,只是觉得人家帅气阳光什么,自然而然被吸引、并不是发自内心喜欢的那种吸引而已。

就如同自己小时候一样。当时对那个会带自己去游戏机房,还会给自己买羊肉串吃的大哥哥,那份生起的情愫,现在再来看的话,或许也跟同对赵炎的暗恋有些近似吧。但或许,更多的,是当时被美食诱惑吧。

总之,对隔壁大哥哥,那也就刚上小学那会的事了。那会总喜欢放学后跟在他身后,但现在已经好几年没见过这个人了。毕竟说是隔壁,也不是严晞家那么近、紧邻的邻居,有点广义上的理解吧。去他家,跟去钱婆婆家的距离倒是有些差不多。

“汐,为什么你会想把我看作家人?假如是很聊得来,一般都会当朋友。但是很少会当家人的吧。而且,汐,就算是当朋友,有一天,我已经挂了,但你肯定还在。肯定也会难过的吧?要是这个朋友,不是朋友,而是家人,那不就更难过了?我觉得你比我划不来。”

陆筱颖追问道。喜欢也有很多种,这点没毛病。可是为什么汐要把她当作家人看却是没法轻易理解。

“我觉得……还行,划得来。前面你不是对喻礼那家伙纠结着叫什么,感觉要尊敬些。我觉得你也可以用个尊敬些的称呼叫我。长兄如父,比如叫声‘哥哥’,多尊敬是吧?难得我都给你守护印记了,与其对喻礼那家伙尊敬,还不如对我尊敬些实在。”

“总感觉你这解释好牵强。”

“守护印记不是随便给的东西。既然给了,就是跟家人无异的存在。”汐说道。光从说话语气各方面看,仿佛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理、毋庸置疑,但其实此刻汐心中还是有点小小的窃喜的。

要是问的问题,只是单纯纠结于人与妖这个界限上,对这个有泾渭分明的态度,确实是很难回答的。幸好问的不是陷入于此。

虽然存在时间的差别,也确实是跟人或妖有着一定的关联度,但时间上是否划算的问题,更让汐觉得小颖跟那些曾经也算是同自己离得近的人类远不一样。

对人类是不感兴趣,但那段历史也是真实存在过、逃避不了的。跟那个时候、也包含了这个沂竹镇在内的人类,没有现在同小颖这样近,但对于汐来说当时的距离已是够近。

那时的近,虽近却又甚远,每次见到的时候,青烟袅袅中间,总是彷如对方永远带着面具,权利名各种融成的面具。

“你……你不怕……给错了?”陆筱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一个萤火虫的池塘,一想到脸颊又因不好意思不由地热了起来,“嗯……我总觉得这个是你没好好深思熟虑过给的。就可能跟你前面自己也说的,心血来潮,然后不小心把我从河里捞了出来一样。”

汐轻挑了下眉:“小花痴,你对我印象,好像有点偏差啊。心血来潮也好,反正给了的东西,我就会负起这份责任。你的这个,跟钱小姐那个不一样,她的是喻礼报当年的恩,为了能寻到转世后的钱小姐给的,十世限制。你的嘛,长期有效。”

“哦,对了。”汐又想到了什么,最近这镇子上,总感觉事情不少,钱小姐鬼节走的,小颖见到喻礼和芷芕有几分自己先入为主的猜测,那除了这之外,是不是还有可能见到改过其他异常的东西?

“你去钱小姐葬礼那,除了见到喻礼和芷芕外,还见到过其他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有!有黑色的东西,还有一只白色的小狮子。白色的小狮子看着超可爱的,还会笑。”陆筱颖咧开嘴,露出牙齿,还特意拿手指放在两边嘴角处示范给汐看,“这样的,会笑的。不知道学得像不像,反正看着小小的一只,超可爱。”

“嗯,可爱。你比狮子可爱,好玩。”汐其实已经猜到了那狮子是何物,但还是确认性地问了陆筱颖一句,“那只小狮子,确定不是你看花眼了,只是一只小玩偶什么的吗?”

“肯定不是!它就在路中间,然后后来跟我目光对上后,就不见了。不见前就是笑着的,这么的。”陆筱颖又做了下刚刚咧嘴露齿的动作,“绝对不是小玩偶!”

“嗯。”汐应道。

看样子,阿霁这趟出门,还给小颖留了点东西啊。雪山上那两只鱼狮子的本体,是在家的,去阿霁那时一眼就能确定了。估计小颖见到的小字号的狮子,是阿霁用冰雪造的形,赋了鱼狮的一部分灵。

既然是阿霁留下的礼物,就让小颖自己接收这份礼吧。阿霁自然会有自己分寸的,倒是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你说的黑色的东西,长什么模样啊?描述一下我看看。”

“模样,有点说不好什么模样。就没有固定模样的那种感觉,感觉会动。看着有点像黑色的影子,但又不是影子那样乖乖在地上的,也不是什么东西在光下映出一个轮廓的。更像是植物一样会长大的。”

会长大这点,只是陆筱颖自己的感觉。既然提到这一点,陆筱颖自然是不会忘记那个被包裹住的人——钱叔叔。

“大部分看着有点怕人,被人踩了就变得有点安分的感觉。但是,钱……”陆筱颖在想叫出“叔叔”二字时又卡壳般顿了下,“钱叔叔,就是钱婆婆的儿子,他身上跟别人的不一样。整个人都是的那种。其他人身上,感觉那个黑影还是有点怕人的,他身上没有。”

“还有什么其他异常吗?你刚刚说的钱小姐的那位公子身上。”

光从汐的表情以及语态间,就能看出他对这一话题的兴致。

“其他,我倒是没看出什么东西。就是感觉他变老了。虽然我上次见到他也不是昨天的事,但就前两天看到过,还是老样子。但今天早上看到,一下老了好多好多。”

汐静静地听着,“谣言”二字已在脑海中回荡。阿霁那丫头,本身秉性也不太喜跟人类打交道的,还是大晚上来的沂竹镇,也不可能跟其他活着的人类聊上几句。但估计……果然阿霁不是随口瞎提起的“谣言”。

“小花痴,除了看到的,有听到过其他什么吗?眼见未必为真,有的东西可以假装的。但要是耳闻到的也是一样的信息,那基本就可能是那样的。虽然这个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听到过?”陆筱颖显得有些迷茫。

“其他什么”是指的什么呢?除了汐说的叫喻礼和芷芕的两“人”算是跟自己说过话吧,其他的黑色的影子和小狮子怎么看都不像会说话的。好像也没听到其他奇怪的、跟妖妖异异相关的声音呀。

汐像是看出了陆筱颖的这份困惑,紧接着补充道:“特别,是你们人类里头的一些交谈。尤其那些可能听着、感觉有些不大友好的话,或者类似感觉,让你这个过路的,恰巧听到了,感觉不舒服的话。”

虽然陆筱颖不明白人类的话语,会跟一看就是很诡异的黑影有什么关联,但汐的提点确实给了她不小的提示。

“有。有点神神叨叨的感觉的那种话。就是有听到说钱婆婆得罪了像汐一样那种的妖异,虽然平常是帮了其他人,但汐那边的得罪到了,然后就被带走了。还说昨天晚上西面那边的雾也是因为这个。虽然我是不知道有雾了。但要真有雾,现在的季节和天气,有雾确实也挺奇怪的。”

“信吗,对你听到的?”

“当然不……信了。”刚说出口,陆筱颖就有点想收回了,还真说不好的事。

以前听说茶山的泉水也跟龙相关,从来没信过,但却是真的。钱婆婆有关的这份“天方夜谭”似的谣言,真是假的吗?但是,假如按汐所说的,跟钱婆婆有印记相连的是龙的话,一般的小妖异也应该不敢动钱婆婆吧?

除非不是一般小妖异?

就这么自己瞎想着,陆筱颖觉得自己对汐那方的世界确实不是很了解。但不是小妖异的话,总觉得应该不会很多。那汐估计就是算其中一个,水璃都对她那么尊敬的。

陆筱颖看向汐处,眼中带着些怀疑,当然怀疑不是针对汐的:“这个谣言,是假的吗?还是……真的是汐那边的人带走钱婆婆的?”

“你猜。”汐带着点坏笑,随后又紧接着补了两句,“小花痴,提醒你下,下次打比方,别老带上我。其他人,跟我不一样。真有其他人做了什么,不是我的人,更不是我做的,不是我那边或者跟我一样的。知道了吗?”

说完,汐还隔空弹了下手指。

坐于彼端地毯上的陆筱颖只觉额头被空气的震动给弹到了,轻揉了下额,有些委屈地嘟嘴点了点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