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续小述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64  |  更新时间:2020-06-11 21:59:13 全文阅读

被汐的手指隔空弹到了下额,轻揉之后,陆筱颖竟觉得那儿有丝凉意。

虽不知道这凉意是因印记在那处所起,还是刚刚汐这弹指的缘故,但因着这丝凉感,额间被牵带起的一点点痒的感觉却是真的。

除了这额间的凉意,由空调口而出、吹散充溢至整个房间空间内的凉风自然也是感受得清清楚楚的,毕竟这是相当于包裹了整个人的凉快。而此外,相比空调非天然成就的凉,头顶那儿灌顶而下的凉更是让陆筱颖感觉清醒异常。

头顶的凉,是源自蓝鱼的凉。听着一阵阵有规律的呼吸声,陆筱颖猜测鱼儿估计是睡着了。以前小黑睡着时,就会有明显的一阵阵的呼吸声;而小喵睡着时,猫的小呼噜更是明显。

猜着鱼儿八成是睡着了,陆筱颖便小心翼翼地坐正在那儿,怕自己不小心动作稍大了一点,把鱼儿给弄掉下来了。

不过会让蓝鱼就呆在自己脑袋上,除了汐的面子、鱼是妖怪还有点可爱外,还有一点也是它没有像正常的鱼那样黏糊糊的。要是像平常那种鱼一样的,那怎么样都不会把它放在头顶上。

第一次触碰到蓝鱼时,就看得清楚,感受得明晰。

有着细微纹路的鳞片,片片清凉,若到恰有光处,靛蓝的色彩更是锃亮得仿佛有些微微的通透出来。鱼特有的腥味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但平常鱼身上摸着总有黏nian滑滑一层膜的感觉确实是全然没有的。蓝鱼的周身只有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凉。

“汐,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呀?你别卖关子了。”陆筱颖问着,现在的坐姿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正襟危坐”了。

“我哪敢在小花痴面前卖关子呢?还等着你叫我一声‘哥哥’,多少得稍微捧着你点对吧?当然是假的。昨晚,那边郊外……”汐示意了下西面,“有没有雾,我是不知道。我没来这边。但钱小姐离世,不是隐世这边强制干预是肯定的。”

“是不是汐是大妖怪,所以就算不在这边,在你跟我说过的川祁镇那边,你也能对这边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啊?所以对钱婆婆的事情,也才会那么肯定。”

“一清二楚是不可能的,你高估我了。不过有些两世交错纠葛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一般这种事情,人类眼中没什么,但牵扯了两边,从我角度看不是小事,还是关注的。钱小姐的事,也有些牵扯上两边的因果在,所以她离世的事,我还是能肯定的。她只是时限到了而已。”

说到末尾一句,汐把目光从陆筱颖挪开,转而看向了他处。这看似只是不经意地挪开,陆筱颖自然也没察觉什么不妥。

但汐自己是明白的,说这话时,还是有些不想直视着陆筱颖。

“只是时限到了而已”,确实如此,确实只是时限到了,也确实只是“而已”。却又不仅于此。

跟钱小姐的“生意”,虽是免费送的,没有往常那样额外收点“费”。但确实也是自己掺和了,若不是作为让执念转生、以命换命的代价,钱小姐确实不会那么快就时限到。小颖,毕竟是人类,才初接触这边,思考上的观念未必能接受隐世的一些做法。

汐觉得这个事情便可能算是其一。

不打算对她说谎。说谎也是隐世之人所不齿的事,当然这个不齿也是局限于同为隐世之人或者是小颖这样对己方来说特殊人类内的,但也没打算说完整。这大概也算是隐世的惯常做法了吧。

并不是不说,也没有欺瞒,只是……没有说完整。不说完整,有时候便能不得其真意,但也不能称之为“说谎”。这种微妙的做法,在隐世生意人身上更是能见得多。比如万事通。

不过从这一点来说,汐自己也是一个生意人。泓汐便能算是设于那处的固定集市点。

“真……只是时限到了而已吗?我觉得,按汐说的,那位叫‘喻礼’的是跟钱婆婆有印记相连的羁绊的话,那最后来跟钱婆婆道别下也理解。但是,为什么会有那些黑色的东西啊?钱……叔叔身上都是那个黑色的像影子一样的东西,真没关联吗?还有,那只狮子,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也只是巧合吗?”

陆筱颖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也确实是她心中无解好奇的。巧合的事,必定是有的。但是,再怎么巧合,能巧合成这样,也过于微妙了吧。

“你这小脑袋问题还挺多。喻礼应该是去道别的。但真正的道别,其实上回河边唱戏、夜市那会就道过别了。”

陆筱颖不免心头一惊。那个时候?钱婆婆就是那个时候,在桥上跟自己聊了几句的吧。还提到了藏了云霞的河什么的。所以,是喻礼提前暗示或者明示过钱婆婆时间快到的事吗?

“按你遇到的时点,大白天的,钱小姐的魂肯定是前一晚就走了。喻礼自己也知道的吧,去了也是见不到钱小姐的魂的,不过顶多一具残留那处的肉身。但毕竟十世,就算只能见到无魂无魄的肉身,对他来说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前一晚就走了吗?”陆筱颖不免想到了“黑白无常”,讪讪地问了一句,“是……人死了,无常带走那种吗?”

笑意泛起于汐的嘴角处,似清浅的溪流流过,总是自带着一种平和之感。

“沂竹镇的引魂者,稍微有点不同。下面的那些大佬,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么安排的,我是不知道了。但沂竹镇的,是跟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我地界内的,也只有沂竹镇这一处这样。不是我地界内的嘛,反正我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他本人对这事,倒还行。”

“有点不同,是怎么不同呀?是……只有一个人的意思吗?”陆筱颖小心翼翼地问着。

“无常索命”,就算对面是汐,混熟了不用过于拘谨,但这个话题还是让她觉得小心、小声些问更好。至于“只有一个人”,自然是陆筱颖从汐所说的“他本人”中猜测的。按照民间说法、还有一些书上说的,都是黑白无常二人的。

汐点了点头,作为对陆筱颖问题的应答。

“沂竹镇,说小不算小的一个镇子,但要论大,也还谈不上的。到目前为止,反正看他一个人应对这个区域倒也很得心应手的样子嘛。上回,你家小黑回来跟你道别,也算是他帮了点小忙的。”

“哦……”陆筱颖应着,这份为什么沂竹镇不一样的特殊,她并不怎么在意。也知道,这不是她该知道太多渊源的事情,只是想着,哪天自己也要归去的时候,说不定也会见到这位吧。

虽然自己肯定不会一辈子都呆在这儿。

等初中毕业,然后按部就班地上个高中,只要镇上的高中就行,又近又方便,不用住校的话估计还能省钱。再是大学,到时,总是要走出这儿去更大的城市看看。但等年纪大了的一天,说不定还是会选择回来吧。叶落归根。

特别是,汐……

假如有一天自己要离开家乡,汐应该还是会在这儿吧,毕竟他没有必要、也没这个义务也陪着自己出去转悠。如果那样的话,一定要再回来,一定要再回到这里来看汐。

陆筱颖单纯地以自己的角度这么想着。额头印记的事情,是全然没有惦记起来的,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这番想法还要去跟印记的关联起来。

其实对于印记,她也是蒙蒙的,并不是很了解到底有什么用处。反正,是汐给自己的一份礼物是肯定的就够了。

汐没有用妖力擅自去读取陆筱颖的所想,自然也不知道这会坐在地毯上的陆筱颖脑袋里在瞎联想什么,只是继续着先前的话题。

“反正喻礼会出现,我觉得不稀奇,不算巧合,也跟你看到的黑色的和白色的没关系。小白狮子,来头,我大概有点底,跟钱小姐葬礼估计也无关。”

汐看了眼陆筱颖充满好奇的眼神,在她开口前就补了一句:“狮子的来头,暂时还没到你该知道的时候,就算你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先说好了啊。”

“好吧。我是想问问来着,长得那么可爱。要是汐认识的话,说不定我用零花钱买点好吃的,贿赂下你,然后你会带我去找它玩。”

“想多了。我记得,你还欠我钱哦,花痴。上次你隔壁那小孩的魂魄的事,还记得的吧?”

陆筱颖尴尬地笑笑,确实记得。欠了别人的东西,怎么可能不记得?

虽然当时汐也给自己感觉有点开玩笑那样的,但不管是不是开玩笑,说了要收费,那肯定还是要记着欠了这一笔的。

“那个,这两个是两个事情吧,汐。”

“有关联的两个事情,连起来了就相当于一个了。你有那零花钱买吃的贿赂我,反正都是给我的,先还债更靠谱,我可是算利息的。”

“真算利息?你不是还说当我是家人的吗,怎么还算那么清的?”

“感情是感情,钱是钱。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你们显世我记得就有这说法的。况且,花痴,你还没叫我哥哥,亲兄弟都算不上,更加要明算。反正欠着的,我不急,你慢慢还,记得就行,还个几千年、几万年的随意。但那只白狮,人类的话,还是不大适合跟它玩的。”

“所以,汐,你想跟我说的,是不是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啊?”

“差不多。顺带提醒你欠着钱的事,刚好。那只狮子,你肯定还会再见到的。等你见到的时候,怎么应对就是你的事了。它不会吃你,这点我保证。但它本身,不大接触人类,基本不沾染人气,不是喜欢跟人打闹的类型。”

就算不是鱼狮子的本体,但秉性、喜好之类方面均是同本体无差的,这点汐是再清楚不过的。怎么应对,合理、可控范围内,他还是想让陆筱颖自己看。八成就是因为小颖出现在了那处,它才出现的,只是恰巧小颖当时看到了。

但也就八成而已。

虽然这点也是陆筱颖的连问,才让汐想到的。

钱小姐去过泓汐,还去过雪山。

那次,不排除钱小姐盯着鱼狮子看,鱼狮子不高兴,惦记上了。钱小姐本身有喻礼的印记在生效,一般的灾厄是可以抵去很大一层的,包括假设鱼狮子有想法、想释放灵也是会抵挡去的。

特别当天喻礼也在山上,钱小姐又是自己让去接来的客人,鱼狮子就算不高兴了,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现在印记已失效……还真说不定那天雪山上,钱小姐同鱼狮本体的一面之缘也有关联。

本来那天去雪山,一则也算是小颖的考虑,招待钱小姐还是要有些诚意的。要是泓汐内限定了人类可往的地方去招待,总感觉有点礼数不周到。对方知不知道无所谓,但自己这方的诚意是否到总不能欺骗自己。

再则,汐玥楼晚上客人多,而且汐玥楼向来都是不允许人类靠近的。要是小颖去的话,足够特殊,肯定是安排住处之类都得在汐玥楼内的。但钱小姐的话,去汐玥楼还是不大妥的。

也是出于这两点考虑,安排在了阿霁那儿招待。要是小颖所见的白狮,除了追随小颖之外,还有一层是惦记着那次的不高兴追到钱小姐家人那的话,这个责任,确实自己也有点。

不过现下还不确定,汐并没打算做什么,暂且观望。等到时候真确定了有这一层因素后,大不了制止下鱼狮,叫它乖乖回家、不许捣乱。

相比之下,小颖描述的黑色东西倒确实有意思了。

“那个黑色的东西,小颖,下次要是见到了什么的,帮我留意下有什么变化。”

陆筱颖一脸的纳闷,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汐:“我,留意吗?帮你?”

“嗯。”汐肯定地点了点头,“但只是‘要是’。假如再见到了,多看几眼,观察下变化。你是亲眼见过的,有没有变化,再见到会更有感觉。”

“那个不会下次见到的时候,异变了吧?现在还是大多数怕人的,后面不会变得只要见到人,就把人那样裹起来,或者……”陆筱颖张大嘴,两手做出爪状,“嗷呜……一大口会吃人的那种吧?”

“这个嘛,谁知道呢?但你要是不留意的话,小花痴,你想想,其他人是不是都没看到、毫无反应的感觉?要是那个东西蔓延了,你爸妈看不到,然后被你说的‘嗷呜’一口呢?”

“汐你乌鸦嘴!我爸爸妈妈才不会被‘嗷呜’一口呢。”

“打个比方而已。唇亡则齿寒,这个事情,可大可小。真要影响开了,影响到你家里,也不无可能。”

汐的意思,陆筱颖自然是明白的。

汐要是不提自己爸爸妈妈,陆筱颖确实还是会选择主动避开的。只要看到那东西的一点影子,下次就不会这次那样继续当没事人那样走了,绝对绕道避开。但汐提到爸妈时,这点道理陆筱颖还是拎得清的。

“嗯,要是真见到了,我一定会好好留意,然后见到你后跟你汇报的!可是,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很厉害的吗?为什么会在这个镇子里出现?”

“大概不能说是‘出现’。那东西跟你一样,应该算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因人而生,因人而起。”

“啊?”汐的这一回答更是让陆筱颖惊诧不已。

那个黑色影子一样的东西,难道是一直在的吗?只是自己以前看不到?可是为什么只有一个人身上是特别多的,其他人身上却并没有被缠绕、包裹起来?

疑问蔓延,陆筱颖歪了歪头,差点忘了头顶还有那条小蓝鱼在睡觉。鱼身随着她的动作也动了动,她才想起,立马又坐正了回来。

对汐的世界,确实自己所知甚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