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突现的家人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603  |  更新时间:2020-06-12 21:45:44 全文阅读

夜已移,天已明。前一日的相遇相逢,终落成回忆的一点一刻。只是,对于事中人来说,大概并不会那么快地意识到原来那是已成回忆的事,总会觉得才不过刚发生。

回忆二字,正如其字所述。回溯往前而去的记忆。

恍惚间总有种错觉,只有时间足够悠长才能算是回忆。但若真去细想,何为足够长的时间,又是谁定义了这悠长的“足够”,却是模棱两可、不得而知。

悠长,归根结底,也不过是相对而言的概念。对于一秒钟而言,足有六十倍之多的一分钟已足够长;对于一分钟而言,一个小时也足够悠长;而对于一轮的四季更迭而言,一甲子亦已是悠悠长路。

本就相对,那相对之中,一宿前才发生的事也足够能恍成回忆。

这会的陆筱颖,对她而言便是这般。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在床上,睡眼惺忪,盯着眼前那只浮于半空、偶尔眨几下眼的蓝鱼发着呆。

晚上睡觉,梦到过什么是完全不记得了,但反正记得做梦了。这会也还像是刚被从梦的彼端强行拉回此岸,过于匆忙间,灵魂还没适应彻底融回身内般。

“嗯……”刚想说什么,陆筱颖忍不住以手捂嘴打了个打哈欠,眼角一星因此挤出的泪,“鱼?好奇怪的鱼。让我缓一缓先。”

说完,陆筱颖便裹着毯子,又往后一仰趟了回去。

几个连续的哈欠后,睡意终于撤去。

大概是睡得够沉,入梦太深,隔离着现实跟梦的那层看不见、摸不着、又实实在在分明着的界限也被模糊了,有些反应不过来还能在空中飘着的鱼是怎么回事。

不过正常人的房间里,有小金鱼、小乌龟都理解,哪能有这么一条会在空中的鱼?迷迷糊糊的时候,看到这样一条,或者以为还在梦里,或者被惊吓到,也是常理的反应。

房内的空调,不知疲地运转着,声音一阵歇、一阵响。温度适宜,就喜欢开个空调、裹个毯子,再加上随意赖床,太惬意了。惬意到舍不得让睡意消去。

但同房间内的普遍舒适度相比,突然袭面而来的冰凉,还真是让她瞬息清醒过来。也瞬间从惺忪的模糊中,反应过来鱼是昨天汐带过来的鱼,真真切切的现实,可不是恍恍惚惚、没睡醒的梦。

这袭击面的冰凉,不用多说,自然是来自那条蓝鱼。看陆筱颖缓过来了,便摇摆着尾巴贴到了她脸畔。

双鳍往前一合,中间夹起了陆筱颖的几缕头发,做出想拉陆筱颖起床的姿势。

“幸好你还是那么、那么小的一只。反正只要我不想起来,你那么小的一只,拉不起我来的。哪天要是力气大了,我肯定让汐把你带走!趁着放假还没结束,多赖赖床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扯我头发都没用!”

陆筱颖慵懒地说着,任由没有手的鱼儿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反正没多大点劲,鱼鳍也没手那么灵活好用。

再加上还没法说话这点,大概就是此刻蓝鱼最大的劣势了吧。

但蓝鱼也没松懈,既然说不了话,光这么弄弄头发也没多大力气,那就只能以其他的行动来表示了。

只见鱼儿一下松开了用鱼鳍夹起的头发,一个转身往远离陆筱颖的地方退去,鼓起的腮帮子明显地表示着它的生气。

陆筱颖又打了个哈欠,瞅了眼往空中游远了些的鱼。这样刚好,它玩它的,自己赖自己的床。完美。

本来还真以为鱼儿只是放弃了阻止自己赖床的想法,没想到,才远离自己没一会的鱼,就在这时,竟然猛地又急速冲向了她,还是直冲着她的脸。

还没等陆筱颖反应过来,做好防护准备,鱼儿已在咫尺之间。

但见近在眼前的蓝色迅速敏捷地一个回转,鱼尾狠狠一甩,“啪”,带着极为干脆利落的一声小响,有力地甩打在了陆筱颖脸上。

前面生气游远了好些的鱼儿,这么直冲过来,速度又快,自然这落下的一甩力道也是足够大的。

陆筱颖直觉得脸上冰凉生疼的一下,待鱼尾甩完又敏捷地溜远了后,冰凉撤去,只觉得被甩尾巴的脸颊上,余痛未散、还反而感觉有点发热。就算不照镜子,她都能猜到自己脸上必定被这一尾巴给甩出了一个红色印子了。

虽然等会肯定就没事了,那么小条鱼、尾巴也那么小,暂时性的印子估计也不会痕迹太大,但是……

感觉自己简直被莫名其妙甩了一巴掌一样。

“我……”陆筱颖笔直地坐起在床上,朝着鱼儿露出自认为绝对够凶神恶煞的眼神,“你这条臭鱼!竟然敢打我!”

陆筱颖边说着边下床,拖鞋也顾不得穿,弯了个腰,抓起乱放在地毯上的一本A4大小、不算太厚的书,就往蓝鱼在处快步走去。走中手也没闲着,双手一卷,书便随着弧度的生成恰若筒状,打鱼正好!

看到一下爬下床、还来势汹汹的陆筱颖,鱼儿还是在一开始愣了下。没想到还会那么凶的,看着还是一个算温和的人类呀。但也就一下下,自己现在的境遇如何还是清楚得很的,那手中的书,自己还那么超级小超级小一只,可经不起打,赶忙摆动着身躯往高处游去。

“臭鱼,破鱼!有本事别往上面飞!别以为你长得小、长得好看,还是汐带来的,我就不敢揍你!”

对于鱼,本来水中游的也是不好捉起,一不留神便能从手中滑出逃走。这点,在陆筱颖儿时就深有体会。

夏日炎热,但镇上的小溪里头却是在夏日里头格外清凉、令人向往。尤其是儿时记忆中的小溪,更是如此。

就比如自己家在的这个台门,往里进去,转弯再转弯,台门深处那道深藏着的后门之后所通的小溪。

这条巷子里藏纳着的台门,有三处台门的后门便都是通往同一块地、同一方小溪岸边的。

沿溪的两侧,包括这段在内,有很长一段的溪流都是为各家的台门围墙相夹的。各台门又都有后门通往溪流之所,差别最大的大概也就是在后门上。

有的溪侧台门简单,不过木质的一小门,极简地安置在围墙中而已。原生态,没有刷漆过,经了岁月多年,木门都有着时光斑驳后的痕迹,却都藏不住那份本身的朴实无华。

而有的溪边台门,同样也是木质,同样有着风雨无差别洗礼的斑驳,但从门本身的用料、漆色、门楣、门框上还是能看出,这台门内所居过之人,至少在当年台门坐落起的那个年代,就算称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至少是有些家底殷实的。

对于小溪来说,大概这些台门或简或繁都与己无关吧,只是一样装点了自己两岸的存在而已。不一样的门,倒是确实不会让沿溪的景致单调乏味。

而不管是哪家的台门围墙内,又或多或少总是有着些繁枝茂叶探出墙来,加上两侧围墙上本身也会有些攀爬类的植物,夏日里的小溪确实是个清凉的好去处。更别提里面有着不少的小鱼儿,这种诱惑对儿时的陆筱颖来说也是极大的。

台门后门背后的小天地,简直就是天堂。那扇后门,就如同爱丽丝掉入兔子洞后、能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那扇门一样的存在。

溪流清缓,又没过深。溪中清凉,还有小鱼;溪边空地处,那棵比她还长、一直在着的大梧桐树上又有知了,若是墙角边什么的一些石头翻开,兴许还能捉到蟋蟀。

可惜的是,那会能去的机会少。后门的门闩高,小孩子够不到,而且大人们也看得紧,生怕哪家的小孩自己跑溪里头玩耍一不小心怎么的了。

儿时去那条溪里头,基本每次都会去捉鱼,总想着捉回来然后养在家里,可以养成很大很大的鱼。但每次去捉时,别说是想用手去拘起鱼来,就算是拿了水勺去的,总觉得水中的鱼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般,老是能成功提前躲开。

水中的鱼如此,这空中的妖怪鱼更是如此。或者说简直就是灵活到上天。正常的鱼,还只能水中,而这条蓝鱼,假设这房间的地面化为一方泉水,估计还能空中、水中都“如鱼得水”了。

“啪!”一声还算清脆的声响落在了墙上,比刚才鱼尾落在陆筱颖脸上的可是响亮了太多。

不过,自然是没打到蓝鱼的。

看起来是气势汹汹、后果极为严重,但陆筱颖本身其实也并没有想真打到鱼儿身上。就算是妖怪鱼,那么小一条,一看就不经打。还是答应汐留下的,汐的面子可是在的,也就意思意思。

就算能打到也就想着在它身旁的空气中狠狠挥打下,做做样子好好吓唬吓唬它。好歹也是自己家,怎么可以让鱼儿那么没章法。要是长大点了,力气大了,那岂不是自己将来那么多美好的赖床时光要被它给毁了、还有可能老是被条鱼欺负了?

“臭鱼,你别走!”陆筱颖空着的单手推了下墙,稍稳了下重心,往游移到了房间内别处、还故意大摇大摆给陆筱颖看的鱼儿处追过去。

刚才那一下不小的声响,是远威胁不到鱼的。毕竟它在比陆筱颖高处游摆着,还是炫耀式地在陆筱颖即将能够到、又够不到的若即若离处。

也正是这一点,让陆筱颖更想好好吓唬着教育教育这鱼,没想到踮起脚尖,试图去够及时,一个重心没把持好,往前一倾,空着的左手是条件反射地扶在了墙上,但右手拿着书的手没控制住狠狠落在了墙面上。

陆筱颖于房间内追逐着嚣张摆尾的鱼,相比平常安安静静的状态,动静当然是大的,更何况刚刚书砸到墙上那声“啪”的声响还不小。

声音自然而然,也能传至楼下。

“楼上倒是挺热闹的样子。”

“嗯。看样子相处不错呢。”

恰好陆筱颖妈妈买了早点回来,楼上的动静当然也是听到了一二的。

换成往常,若是陆筱颖没起床或是起床了呆在楼上,她是绝对不放心开着门就出门的。但今天,反正家里一楼就有人在,也就交代了一句没关门,回来也就径直而入,不会有开门声回传至楼上。

“小颖,要是醒了就别赖床了啊。你哥可是早起来了。刚给你们买了早饭,好下来先吃早饭了。”陆筱颖妈妈走到里屋楼梯边,朝着延伸往上的楼梯,冲着二楼方向喊道。

声音传至楼上陆筱颖房内,是有所弱化,但一如往日,字字句句传达清晰。

买了早饭?没有开门声?爸爸记得今天没有说休息在家的,妈妈好像说过今天她是还要去钱婆婆家那帮忙的。那……

开门声这个问题事还算小。既然出去买早饭回来不用开门,那就是楼下有人。

所以不管哪个点,那个提到的、奇怪的、家里突然多出来的人才是最奇怪的……

陆筱颖瞬间僵楞在了原处。

“我有哥哥?我什么时候有哥哥了?”

看着陆筱颖的样子,鱼儿知道对自己是威胁全消了,立马游飞到了她身边。

陆筱颖一脸迷茫地转头看向蓝色的小鱼,房内光线晦暗,鱼身的蓝色也似加深了。

她指着自己问向鱼儿:“我……有哥哥?”

鱼儿左右摆了摆尾巴,回应着陆筱颖,显得极为懂事。

“我也记得没有呀!所以……楼下……现在……跟我妈妈在一起的……话里提到的‘我哥’……有妖怪?”

牵涉到自家的事情,一激动,陆筱颖早已忘了,汐跟自己讲解过的“妖异”、“妖怪”的差别,随口而出便是“妖怪”。

也只能是妖怪了,要不然怎么会自己凭空多出来个哥哥。自己可不只是没有亲哥哥,其他什么哥哥也是没有的,自己这一辈里面,陆筱颖自己就是最大的那个。

看得出蓝鱼有些犹豫,但也就那么一两秒的极端间隔,随后尾巴上下摆了几摆以示肯定。

“不会前面妈妈去买早饭了,我家楼下一直有个妖异吧?你刚刚扯我头发是要提醒我这个吗?”有些镇静下来的陆筱颖,又转口回了称呼为妖异。

好歹自己也是见识过“世面”的人,至少在妖异这个“世面”上,眼前这条鱼就是,至少比一般人见识得多,不能那么先自乱阵脚的。

鱼儿又是极短的停滞后,极为肯定地上下摆动了下鱼尾。然后一脸无辜地冲着陆筱颖眨巴着眼睛,仿佛在证明着自己刚才被误会的委屈。

“好吧,我错怪你了。要是你能讲话就好了,能讲话,交流沟通起来就顺畅多了。刚刚不是真的想打你的,只是吓吓你,对不起啊。”陆筱颖随手挥了挥手中还是圆筒状的书,鱼儿立马条件反射离远到半米开外,“要真打你,我估计这一书本下去,你就变成扁鱼了。”

陆筱颖说完,闭上眼,深吸了口气。要是有其他妖异在的话……紧张。

谁知道来者几个意思。估计在了也好一会了,也不差自己做心理准备的这一会会时间。

又深吸了几口后,远以为能平复下心情,没想到,反倒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更厉害了,就像每次要跑800米前那样,上课都没心思了的那种蹦蹦乱跳。

“呼……我觉得我准备差不多了。鱼儿,我先去楼下看看情况。”陆筱颖极为认真地看向又游走近了的蓝鱼,“你呆在这里别动。要是情况不对,你就先逃走好了。”

刚往房门方向走了两步,陆筱颖又想起什么,还是决定再对鱼儿交代两句。

“你自己逃走不要紧,但可千万别跟过来嗷,一定不许跟过来!我觉得我妈妈那么正常说话,很可能楼下的妖异是伪装过的。万一看到那个伪装的没吓到,看到你能在空中飞反而被吓到了就麻烦了。知道了吗?你要是敢跟过来,到时我要是没事,我就找汐告状!”

这么交代完,陆筱颖也算是安心了。实际是否脚步声真有轻很多,她也没法确定,但朝着通往下行楼梯的房门口走过去时,还是刻意把动作放得轻缓了的。

到房间门口不过那么短的距离,但今天却走得仿佛好远好远。

终于到了门口,她小心翼翼地扭转圆形的门把,只开了一个够自己侧身出去的的缝。再次掩上门,也没关严,留了一点空间,足够小鱼溜走。

起床了后还没拉开帘子。就算拉开了帘子,玻璃的窗没关严,但也有一层纱窗在。要是鱼儿没法像汐那样穿墙的话,那儿是不方便逃跑的。但是房间外,房门相对的这扇墙上的小窗,为了通风鲜少关,纱窗也就意思下,没钉严实,是足够小鱼出去的。

楼梯口,有小窗透入的光线。

陆筱颖右手倚墙,一级级,极为小心慎重地走下楼梯,全靠着从小走到大的感觉。

楼梯上本身就采光不好。一侧是外墙、无窗;另一侧延伸往上隔开着二楼同房间、一条不宽走道的空间。原本白天上下楼梯也都得开个楼梯灯,今天的这种情况,陆筱颖是完全不敢开灯的,要悄咪咪地接近,去探明究竟。

每一步走下楼梯,都像是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她一边侧耳听着一楼有什么其他动静,一边留意着自己的动作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特别是脚步声。

太过专注于某事,总是容易忘记其他一些事情。比如此刻的她。早就忘了自己刚才下床追鱼,压根是没穿鞋的!赤脚在楼梯上走,本身就造不成多大的声响。

终于,前方一楼楼梯口已在触手可及之处。

光线也不算特别亮堂,但跟刚才没开灯的楼梯上相比,简直就是黎明的曙光瞬息打破了黑暗的困境。

然而,陆筱颖对这前方透入的明亮,却并没有满怀期待。随着距离的拉近,只有忐忑与不安,还有唯有自己知道的、心跳是愈加地加快了。

到底会是什么妖异在自家一楼呆着呢?为什么要来自己家?要真是来者不善的,妈妈也在家里,她可是完全对妖异什么不知情的,自己那么弱小无力,可该怎么办好啊?

水璃!不知道要真有情况,水璃能不能帮忙?都交代小鱼要有事情自己先逃了,那要真出点状况,好像也没办法找水璃求救了……

胡思乱想间,脚步并未休止、还是在依旧小心下行的。

已到将见分晓之时,陆筱颖停在了那一阶的楼梯上,又深吸了口气。

这一段楼梯真是有生以来走得最累的一次,下一级便是彻底要暴露在透入的光线中,右拐再向下也就那么三阶楼梯的事了。

但愿,一切安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