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访友之行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20  |  更新时间:2020-06-13 21:17:32 全文阅读

若匆匆同慵懒结合,一日也好似不一会就过的事情。

早饭,随后稍许的休憩,又是午饭。午饭后午睡一会儿,醒来没多久就恍惚间已到了黄昏时。

说是黄昏,这二字总给人昏暗、夕阳渐弱、落霞或呈红或呈黄之感。但只要同“夏”还有着瓜葛的日子,热气满满,黄昏到时却也依然光线饱满,好似有违着“黄昏”二字字面散出的含义。

“花痴,弄好了没?”汐冲着里屋问道。外面正已是傍晚的时分。

“哦,马上好了。再等一会会。”陆筱颖回应着,小心翼翼地拿着个塑料袋,在洗手间里往袋子里装着水,“明明是自己一定要我出门的,应该感谢我配合才对,还搞得我慢了拖后腿一样,坏妖怪。”

陆筱颖嘀咕着,看水装差不多够了的样子,又对着一直专注地看着她找袋子、又装水的鱼儿说道:“好了,臭鱼,你可以进去了,这个袋子应该可以。前面那个有点太过小了。”

蓝鱼于水龙头上方的区域绕了两圈后,停在了敞开的袋子口正上方。随后,原本空气中对它的浮力仿似一瞬息间消逝了般,它径直往装了水的塑料袋内自由落体地掉了下去。

还真是没想到鱼儿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进袋子,还以为会好好地游进去,然后从空气游到袋子的水里头。

但这种方式,还真是让陆筱颖担心了把,不会好不容易找到的、感觉大小如此合适的袋子,禁不住这鱼的垂直下落,一下破了吧。

幸好鱼儿自由落下,一贴到袋子底部时就立马稳稳地停住不动了。下落的惯性,于它而言竟如不存在般。

既然鱼儿已经乖乖进去……

一定要打个紧一点的结!

早上拿鱼尾打自己的事情……还有,跟着水璃出去,回来后对水璃那么好!还一回来,就跑桌子上扯吃的孝敬水璃。这反差太大了,太偏心了!明明是自己接收了它,却欺负自己,还对水璃更好,太过分了,这条臭鱼。

一定要打个超级紧的结,趁着机会难得。汐认可的装袋子里,量你也不敢从袋子里跑出来,就那么点空间,看你怎么乱游。

陆筱颖如此想着,直接给袋子打了个死结,又不放心,再加了个结。还反复确认着有没有弄紧,认真地扯了扯袋子拎手处。

“汐,我好了。”陆筱颖欢快地往外屋跑去。总感觉心情瞬间大好,看着这条鱼儿只能乖乖呆在这小袋子里闷着,早上赖床那会的小插曲,也随着此烟消云散,算是扯平了。

“刚刚叫我什么来着?”汐笑着故作没听到地提醒着。

“没叫什么呀,妖怪哥哥呀!我好了,把鱼装好了。看,完美!这袋子大小。”

看着不怀好意笑着的陆筱颖,汐除了注意到袋子本身、以及里头安静地假装成显世正常观赏鱼的蓝鱼外,也注意到了拎手处的细节——死结。

果然,这两个都是小孩子啊……

“不换鞋子?”

“需要换吗?难道……很严肃、很正式的场合吗?”陆筱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衣服是把睡裙换掉了,鞋子……那么热天的,好像自己只有上学去才会换凉鞋,其他时候,万能的拖鞋。

“随你高兴。我还以为女孩子出门都很讲究的。反正我看水璃、阿霁谁的,看着随意,也多少讲究些过的。”

“嗯……你这么说,好像严晞也是出门每次见到很精致的样子。但我觉得我这样刚好!”陆筱颖极为肯定地仰头视着汐。

“当然。你觉得适合你的,肯定是刚好的。走,把鱼拎好了。别故意掉地上啊。”

随着熟悉的关门声,已是置身巷子内了。

跨过台门的门槛,不多久便是存留完好的那段石子路。

“汐,那个……哦,又叫错了,妖怪哥哥。”是叫叫不会少块肉,但从认识开始,一直直呼其名,这会要立马改过来还是要点时间的,谁让汐那么矫情于一个称呼呢,“为什么一定要带上这条鱼去吃饭啊?”

“你不怕把它单独留在家里,把你房间弄怎么样了?”

“不怕啊。我房间本来就没太整洁,反正它想弄乱也很难再进阶了。”

听着陆筱颖这大言不惭的话,汐不由低头瞅了瞅她。这脸皮……还真是有点厚的。明明脸皮能那么厚,怎么还老是容易脸红呢?

“我觉得,它去了,作为一条鱼,既然要假装正常鱼,那肯定是要假装不能吃人吃的东西的。反正不能吃,去了也是浪费。而且,那么小一条,就算是想下锅都不够。总之就是,干嘛要带它去?这么拎着也好傻!”

陆筱颖轻下声来,拎着袋子拎手处胡乱晃动着。

晃动的动静不小,鱼儿却在袋子里头始终贴在底部、一动不动,像是有隐形的吸盘紧紧吸在袋子上一样。

“我总结下,所以……”汐俯身贴近陆筱颖脑袋处,一手还摸着她的头,柔声而道,“你的重点,是在拎着条鱼,感觉好傻,是吧?”

贴着有些近,又加上空气中浮动着的热气还未入凉夜而散尽,陆筱颖不免脸又红了起来。刻意着不去看汐,转移着注意力看往前面西面的天空,那片今天蓝色与黄色杂糅调染成的绚丽天空。

“差……差不多吧。”

“我倒是觉得,你这么拎着更正常点。不是店里买了金鱼什么,也会搞个袋子装着的嘛。”

“你这么说,好像也是。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带着去医生家吃饭啊?我觉得去别人家吃饭,带点小礼物是可以理解的。难道……”陆筱颖从视野中那片色彩绚烂的天空中收了目光,转而看向汐,顺带拎高了装着鱼的袋子在汐眼前晃了晃,“这条鱼是不是吃饭的小礼物?”

汐没有立马回答,神秘兮兮地笑着。

倒是鱼儿,鱼躯一颤!小礼物?

隔了一会,看陆筱颖转回了头,汐才慢悠悠回道:“不是小礼物。这鱼,我家的。它自己要是跟人跑了,是另外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主动送人!”

“哦。那我们就真的是去医生家白蹭饭的吗?”陆筱颖能感觉到手中塑料袋的动静,估计听到汐的回复,鱼儿很开心吧。

“对啊。就是蹭饭的。那家伙,貌似做饭水平不错的。虽然我是没吃过,只是听说。我不吃饭是没事,你要吃饭的嘛。先打个照面,以后要没人做饭,就去他那蹭就行了。”

对于这个解释,陆筱颖觉得汐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存在。还能这样?偶尔蹭蹭还行,还想着未来好多次的话,医生肯定会嫌弃的吧?

“这条鱼嘛。”汐看了看陆筱颖拎着、有着微微摆动着的袋子,“跟你一样,跟那家伙算是初次见面,总是要认识下的。”

初次见面?鱼儿可能是,可是自己……怎么可能是初次见面呢?从小到大就在这里长大,小时候有记忆开始就知道医生了的,怎么会是初次见面?

刚想把心头这个疑惑吐出,足下的路,已到了转弯至河岸边的路上。

“哎呀,是汐和小颖啊。带你妹妹出来散步啊?”

“嗯,带她出来走走。”

“两个人,吃过晚饭了没啊?你们妈妈,这两天好像都在钱老太婆后事那帮忙吧?”

“是汐啊,什么时候开学啊?”

……

河岸这边的路上,确实,这种天气晴好、没下雨的日子里头,有不少人会在傍晚的时候唠嗑聊天,一如往常。

只是不往常的是……大家都认识汐……

明明应该都是第一次见到汐的才对呀。还这招呼打的……

陆筱颖仰起头看了看汐的脸。还是跟第一回见到那样,第一眼就足够吸引人,看久了的话,更是容易牵扯出自己的花痴发呆体质。

也难怪,就光汐的形象,难怪大家对第一次见到的汐、比见了十多年的自己打招呼还打得熟络。更别说,汐说过的,暗示什么的,说不定对大伙都有效吧。

这么想着时,陆筱颖突觉细思极恐。

所以,相当于基本大家都中招了,而自己却没有!幸好汐是没有恶意的。要是有恶意的话,那自己必定是孤立无援,说了也没人信的。

“发什么呆呢?走了。”汐的声音响起。

被这一提醒,走神去的陆筱颖才立马拉回神来,紧跟上汐的步子。

先前有在这儿乘凉的熟人来打招呼,稍许停下了步子,站在汐旁边的陆筱颖无聊,没想到自己竟然想着想着还走神去了,有些尴尬。

“才没发呆呢。大家对你都好熟的样子。”陆筱颖低着头跟着汐的步子,右手拎着的塑料袋,自然垂着,又前后极有规律地摇摆、画着小半圆的弧度。

“羡慕?你不是知道大概原因的嘛。早上跟你说过。”

“哦,知道啊。知道了还是觉得好神奇。不过,才不羡慕你呢!我可不喜欢被很多人给拉着聊那聊这、脱不了身的。”

水泥的路,平铺往前。到了桥头处,有微妙又明显的坡度延伸往桥处。

单调乏味的色彩,牵引着往北面的方向而去。

一样的色彩,水泥的色彩,就这么低头走着,反正笔直走就行。

然后,突然,戛然而止。撞上了谁。

陆筱颖轻揉了下自己的脑袋,抬起头来:“你突然停下来干嘛呀?害我撞上了。”

“谁让你走后面,怕你走丢了。一看,还是低头走路的。你这样走路,撞上我还好。撞上其他什么,自己撞伤了怎么办?”汐的话,有些家长说教的味道,但还远没到凶巴巴的呵斥那种。

“才不会撞上!你不突然停下来的话,我才不会撞上。这里我常走的,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

“真假?改天让你试试,闭着眼睛走。反正这里走路,右边撞到墙就会停下了,走慢点撞上也不会太痛;左边顶多走歪了,掉进河里而已,我再把你捡起来一次就行了。”汐说得既认真,又笑得一脸藏不住的看好戏味道。

陆筱颖撅了撅嘴,“哼”了一声绕过汐自顾自先往医生家走去。

医生的家……卫生所,是去过不少次。医生的家的话,还真是头一回去。

但平常听大人们聊天干嘛,还是听到过些,大概、可能性的是哪一个房子还是有点印象的。反正走错了,等着汐纠正自己就行了。走错到别人家门口,只要没进到屋里,都是没事的。

今天的天空,是挺好看的。像是哪位画师,毫不吝啬地用大把的黄、大把的蓝,大手笔地刷绘在了那儿。在此之上,又随手着了些傍晚时特有的金色感光线调和出华丽感。

但好看归好看,西晒的阳光还是有些猛。

已到了根据自己猜测可能是医生家的房子前,陆筱颖不由抬起手来挡这肆意而洒来的夕阳。

这么看去,有些背光,汐的廓影清晰,西晒的光下,廓影也有着金色的描边。

再其后可见的枫杨,安安静静,偶尔随风动几下。枫杨的绿意依旧,但有些热天里蒙尘的感觉,绿得没有雨后那般的清新。大概跟此刻的自己一样,很渴望水吧。不过相比来说,枫杨距离水是更近的。

河岸边驻守的枫杨,背后便是河。河水,这个时候,夕阳下,必定是有着粼粼的金色的吧。就像……汐,这会也有金色的描边一样。

大概这种错觉,总容易把汐跟河联系在一起的错觉,是因为知道汐是水的妖怪吧。

西晒,还是有些热的,额间不知何时已是蒙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但是……

脚边,陆筱颖却总觉得有些阴气森森的凉。

应该错觉。嗯,没错,肯定错觉。慢悠悠朝这边走来的大妖怪都还在,怎么可能会有奇怪的东西,估计只是自己错觉想多了的“阴气森森”。

走近着的汐,同一个此时恰好路过的过路人打了个招呼。或许更确切说,是那个过路人先打的招呼,然后汐意思性地回礼了。

所以,这个跟汐打招呼的是谁呢?还以为自己周边的人,估计都受到了影响,但这个人自己是绝对没印象的。

“竟然没找错房子。本来特意慢慢走,还想看你弄错个房子,想看你怎么出洋相的。你连那家伙的姓氏都没搞明白,还以为肯定不知道他住哪。看来我猜错了。”已在眼前的汐,朝着依然挡着西边阳光的陆筱颖说道。

“没的,你猜对了的。碰巧撞对了。以前哪里听到过说是这边靠河这边什么的。妖怪……哥哥。”还是不习惯,不免中间停顿了下,“刚刚那个人谁啊?你认识的吗?是不是不是人啊?”

汐回头一看,那人已经转过弯,看不到了。

“是个人类,但我不认识。看他跟我打招呼,就回下而已。这个,大概有点那什么的bug。因水而起,由水而设的暗示,这边的饮用水什么都是同源的。没指定一定要你认识的人才能接受暗示。”

“嗯。也是,你也不知道我认识哪些人。”陆筱颖被晒得有些讲话懒洋洋地,换了位置,走到汐的身后躲着西晒的太阳。

影子在地上拉长。远比真实身高长许多的长。

“汐……嗯……妖怪哥哥,你也有影子诶。”陆筱颖无所事事地在地上滑动着一只脚,医生家是找对了,但医生家的家门是紧闭着的,“之前都没仔细留意,还以为妖异都是没影子的。”

伴着一声随意的“哦”,汐的影子弯了下腰,而凭空竟然还多出了另一个看似冰棍的影子。汐影子的手正在接过这个突然冒出的小影子。

陆筱颖只觉后背一凉,立马回转头去看。迎接她的是一嘴的冰凉。

汐正拿冰棍往她嘴巴递。

“给你。脸红得快跟煮熟了一样了。才走了没几分钟吧。”

从汐手中接过冰棍,心头的清凉感也随之带起。汐还是挺好的嗷。

但疑惑还是未解。刚刚影子,确实凭空冒出来的,没看错。汐走过来的时候,也是绝对绝对空手的。所以……自己刚刚感觉到的阴气森森……

“放心吃好了。前面走在后面,顺带让这边的小妖跑了个腿、买个东西而已。”汐一脸的淡定,看了看这路的左右两头,“反正现在也没人看到。看到了,顶多再稍微动点手脚的事。”

“呃……好随意……那,这里,有那种……跟你一样的……那种……”

“有。傍晚,逢魔刻。阴阳交替,显隐重叠,不就是不知道来者究竟是人是妖异的时刻吗?刚才过来的超市那边,是人类喜欢这种时刻聚集的地方;这儿,是这边附近小妖小异喜欢的地方。”

说完,汐在陆筱颖的耳畔随手一挥。是做了一个打响指的动作,但却无声。只是世界顷刻间仿佛不再像先前那般安静。

先前,这儿路过的人,大概也就跟汐打过招呼的那个人。其他的,声音大概更多的,也就陆筱颖同汐之间的交谈对话。

然而此时,陆筱颖所听到的声响,更如自己是被猛然拉到了超市门前那边唠嗑、聊天的人数众多处般。

双眼所视,是显世的真。不动的房子,微动的河岸枫杨,还有眼前的汐。

但双耳所闻,却分明在显世之外,夹杂进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