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主未在的做客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640  |  更新时间:2020-06-13 21:23:33 全文阅读

河岸的暖风,正如往常那样。

房子、枫杨、水泥的路面,还有西晒的太阳,西边那大笔挥霍出的蓝黄晚霞,都有着往常的气息。

虽然细节之处,每一天都有着不一样,但这视野所及的一切都告知着同一个事实——这是一个平常普通的真实傍晚。

但耳边……

有不少小着声说话的议论之声。听着更像是不想让汐听到、却又分明想让他听到,自相矛盾似的窃窃私语。

“这人类竟然跟汐侯大人在一起……”

“好像就是那个……那个了……前面被执念抓到过河里的……”

“有没有觉得太不知好歹了,这小丫头片子?对汐侯大人都不够尊敬。竟然……还用了‘妖怪’的称呼。”

……

陆筱颖shun了一口冰棍。空气都是同风一样带暖的,冰棍外层有些化下的,她可不想化下的水流到手上,那种nian腻腻的感觉可不喜欢。

“那个,汐,妖怪哥哥,我觉得我好像出现幻听了。你刚刚在我耳边打的那个没声音的响指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啊,没怎么回事。能听到他们说话吧?虽然,这些小家伙们说的话好像对你来说,不大好听嗷。”

汐说到这,随意瞥了眼地面。话中没什么,但那一瞥中眼神却带足了威严。

窃窃私语的声音瞬间停了。

陆筱颖专注着手中的冰棍,全然没去留意汐是否看了一眼空处什么的类似这种细节,但她总有种错觉,这些汐指的“小家伙”们,是有点怕汐的吧。汐这么说完就不吭声了。但其实又很想让汐听到对我的介意的吧。

“呐,已经闭嘴了。他们听话还是听话的。不过,暂且,你能听到点就行,我觉得还是先不让你看到了。人类一下子看到太多这边的世界,未必是好事。”

“我本来就一点都不想听到,和看到的。”

刚随口说完,陆筱颖转念一想,刚才汐那无声响指的作用,不会要持续很久吧?就算看不到,耳边要是充斥着奇怪的声音,特别大晚上的时候……能听到,却看不到,那不是更恐怖?

“妖怪哥哥,我应该就现在这会能听到而已的吧?不会……”

“不会太久的,顶多持续个十多分钟吧。也就临时性,放开了你对隐世的听觉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宽下心来的陆筱颖,安安心心舔着手中的冰棍。这会已经感觉整个人都凉快下来了,入口是丝丝清凉,又有适宜的暖风吹着,舒适安逸。

至于汐所说的蹭饭的事情,陆筱颖觉得说来蹭就来蹭的,汐的脸皮也太厚了。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用提醒他了。医生家的门是关着的。关门确实不代表不在家,但是这个点,医生肯定是还在卫生所的,没回家的。

医生的卫生所,从自己记事开始起,除了正月里头,可都是开到大晚上的。所以,平常要是这附近的居民哪里不舒服了想过去看看,小孩子放学后、大人们干活回来后去,也都能找得到人。

这会,也就平常放学差不多的点,肯定不会那么早就回来了的。

医生不在家更好,晚饭反正早饭还有剩下的,热一热就能解决了。

“那家伙还真是勤劳,好像还没下班回来。”

陆筱颖一顿,原来汐自己也知道啊。那还来?

“喂,你们随便哪个谁,去那家伙卫生所那一趟,把那家伙帮我拽回来。就说……”汐冲着空气说着,顺带一手向着陆筱颖的脑袋胡乱摸了好几下,“我带我家小孩过来蹭饭,让他回来做个饭。要他亲自做的那种,不要青鹤帮忙做的。”

话音落时,周围就有走动的声音,还是匆匆忙忙、火急火燎,往陆筱颖同汐刚才走来时的方向跑过去的声音。

凭借着声音,陆筱颖猜测,在这里的,估计不止一个妖异地去卫生所了。明明叫人,去一个就行了,果然还是对汐有点怕的。

不对……

陆筱颖猛然间想到,医生跟自己一样是普通人,叫个妖异去叫,医生看得到吗?

“那个……汐,妖怪哥哥啊,你是不是忘了……他们去,能真把医生叫回来吗?医生跟我一样,应该看不到的吧?我觉得还是不要蹭饭了吧。就算能叫回来,医生估计在忙,我觉得打扰到他不大好。我们还是回去吧。”

“来都来了。刚刚你也听到点动静了吧?已经有去叫了的,等他回来就行了。这点面子,那家伙总会给的。反正他在那卫生所也是不务正业。”汐说得一脸的无所谓。

陆筱颖本来想回一句“你好不要脸”,左右看了看,虽然看不到、这会也没声音,但还是决定不随口说出的好。前面听着,这边的妖异就对自己有点看法,要是得罪了……

“那个,妖怪哥哥,你说的青鹤是谁呀?听着名字,我觉得肯定是个长很好看的小姐姐。医生的……心上人?”陆筱颖跟着汐,从路边挪开步子,转身往医生家的家门处缓缓走去。

仔细想想,好像医生……一直都是一个人。而且医生的年纪,看着也不小了。这个叫“青鹤”的是谁呢?

此时冰棍已剩下了中间一根木片杆子,陆筱颖正在惆怅这儿没垃圾桶、随手乱扔也不行时,竟然从前方传来了“吱嘎”的开门声。

从冰棍棒中立马收回目光,抬头一看,医生家的门,竟然开了!

不是……家里没人吗?医生,不是一直听说都是一个人住的?

诡异之感,袭面而来。要不是汐在自己左前方点处走着,自己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走向那扇门的。

看似平淡无奇、普普通通的门,门竟然平白无故开了。关键的是,看进去,门内略显按的那方空间内,压根没有任何开门人的人影!

本来汐同陆筱颖是站在路边之处的。

医生家门口离路边还有着一块小平地,若是围上围栏,就能直接划归为屋前小园了。屋门前的两侧,都种了些植物。一侧还有架子直立搭起,底下是观赏类的植物,架子上则攀援了些藤类植物,穿插着还能看到有丝瓜生长出来缀着。

也正是这方小平地的存在,从路边走到医生家门前实则还是有那么几米小距离的。

这会,同门框的距离在愈发拉近,陆筱颖一紧张,把不能乱扔垃圾的想法完全抛诸了脑后,手中的冰棍棒从其手间自然滑落、径直往地面落去。

“这人类丫头啊,还真是没教养。竟然在这乱扔东西!”

“就是,就是,太没教养了。唉,都不配跟汐侯大人站在一起……”

“要不是跟汐侯大人在一块,在这儿乱丢东西,可真该好好……”

“嘘……别说出来,别说出来。会惹了……那位大人的。”

……

耳边又有看不见的妖异轻语声飘入,但陆筱颖已全然不顾及这一点,只是在冰棍棒滑掉之时开始,就拿手紧拉着汐的衣角。如同一个孩童,生怕跟丢了大人般。

而那落地的冰棍棒,落地不过一两秒,就早已凭空不见了。自然是被附近正在着的妖异给立马捡拾了起来。

于他们而言,他处,若是这么乱丢弃,还能勉强接受接受;但是这处,可就不一样了。扔在这儿,就跟是来自家门口挑衅一般。要不是因为这个名叫“陆筱颖”的人类是跟着汐侯大人一起来的,给点恶作剧什么的小惩罚那是必定了的。

位于河畔的这处房子,傍晚时,风总是会比镇上非临河处来得更多。这会也有微微的暖风路过,拂过屋前两侧或仅为装点、或兼具实用种着的植物,绿色的叶片、大簇大簇的夜娇娇都在风的吹拂中细细颤动着。

风是较先前站路边时无异,但对客观事物的感受,有时候也是极易受到主观意识影响的。

这会一步步缓慢往前挪移着的陆筱颖,直觉得这暖风也自带阴气森森,大概这风是从那深水区河底来的。终年阳光照不到底,所以吹着足够透心凉。

终于……到了。

汐就跟回自己家一样随意地就进了门去。

紧拉着汐衣角的陆筱颖,与其说是自己走进去的,大概说成是汐先走进去了、借由那衣角的传导顺带把她也拉进去了的合适,毕竟她连跨过门的那一瞬间,还紧张得不由屏息了会。

他俩进门后,门就又立马给自动关上了。

陆筱颖依然拽着汐的衣角不放,左右看了看,确实没有看到人影。

其他房子内的摆设陈列,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或是异常的。

每家每户屋内多少都会不一样,毕竟各家有各家的生活习惯和喜好,但大体的第一印象,或者更确切说,那份人间烟火气息,还是能感受出来的。

医生家一进门的厅堂,比陆筱颖家的宽敞多了,但除了刚才门会自动开合之外,确实都有着那份平常普通的烟火生活气息,很正常普通的一般人家那种感觉。

就在此时,一女声却突然响了起来,着实把陆筱颖给吓了一跳。虽然说话声还是蛮好听的,但总以为没他人之处,突然闯入什么,没有心理准备情况下还是容易条件反射地受到惊吓的。

“抱歉,方才青鹤留意到得晚了,让汐侯大人您在外久等了。”凭空而现的青鹤,冲着汐极为有礼地款款而道。其身形的显现,也如其音于陆筱颖而言那般,是突然闯入一样的。

“这位……小姑娘……倒是……刚才我突然出现,可能吓到你了,还请见谅。方才急着关门,可能也有些让你受惊了。主要也是顾虑到,屋主不在,门若是开着被撞见了,人类眼中可能会误以为进贼了,会招惹些不必要的‘关切’来。”

青鹤面朝着陆筱颖,但双眼始终是闭着的,未曾睁开。但那点缀着紧闭双眼的青黑睫毛,时不时微微颤动着,像是替着她的那双瞳眸看明了了一切。

“嗯,你考虑还蛮周到的。那家伙,还真幸好有你在。这条路,来来往往的人总体还是不少的吧。只是这个点恰巧没人路过,这考虑极妥当的。也是我没打招呼,擅自先过来了的缘故。这……小姑娘嘛……”

汐低头看着还拉着自己衣角不放的陆筱颖,特意把“小姑娘”三字着重强调了:“我从河里捡来的人类,叫陆筱颖。她家就在水璃那边的巷子里头,其中一处台门那。”

青鹤对为何汐侯大人会带着个人类出现,也没太多语,只是轻应了一声。

鲜少出门,平常也是专注于打点着这屋内一切、及其他一些墨泽身边零碎之事为多,青鹤对外界的这些小事情并无太大兴趣。只是汐侯大人这么一说,倒是确实模糊印象里头,听外面聚着的小妖提起过些零星片语。

“汐侯大人,您随便坐。难得您过来做客,墨……”墨字后面尚未说出口,青鹤便意识到了什么,冲着陆筱颖方微微笑着,“医生他还没回来。青鹤先给您沏壶茶。往常医生回来都较晚,等会我就去安排让人先请他回来。”

“那家伙那,刚才我让门口的小妖帮忙去拉回来了。他还真是不务正业的活,玩得挺尽心的。不过确实像他的风格,做什么都那么认真尽责。”汐边说着,边随意地走到桌边,随意拖了椅子坐下了。

身后一直拽着他的“拖油瓶”,在汐的走动时,还能拉着衣角不放,汐准备坐下了,陆筱颖只能放了手,在他旁边也拉了把椅子坐下。还特意把椅子靠得离汐近了些,总感觉离汐近会更安全。

不一会时间,青鹤便把沏好的茶端了上来。

看屋内陈设,是镇上大多数人家无异的,各处都是透着浓厚的生活气息。简单、朴素,也有些纯粹装饰之物,但大多数都是日常生活所需、没有过多点缀之物。

但当看到端上来的茶时,从茶具时透露出的格调却又是极为讲究的。

这是这个镇子上大多数人的家里都不会置备的。要喝茶,基本都是一只杯子,里面添上茶叶和白开水,成了,根本不会那么讲究。

虽然也不是所有人家都这么简单随意,总有那么几户非富即贵的会讲究这些细节,但确实陆筱颖有些惊讶于这一整套雅致的茶具。主要是医生平常的形象那么随和,穿着什么也极简,实在是跟这茶具联想不到一起。

“汐侯大人,您请用茶。”

青鹤对汐显得极为敬重,小心翼翼地往一只紫砂小茶盏里斟了一杯。轮到陆筱颖时就不一样了,动作极快,虽然同样是斟茶倒水,但明显随意多了。

不过陆筱颖也没在意什么,本就不足为奇的事情,没什么好在意的。在妖异眼中,自己跟汐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也是很好理解的事情。

相比之下,她更好奇的是,这位叫青鹤的、明显又不是人类的女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这位面容姣好,一直闭着眼行动、却不会磕撞到什么的女子,在医生家里的话,陆筱颖最联想到的故事,果然还是……田螺姑娘。

这么想着时,陆筱颖的目光虽不敢直接盯着别人家的脸看,但却一直追逐着青鹤那斟茶时的衣袂处看。轻纱质地,轻垂往下,再配上轻柔、干净的动作,已是带出了其不同于凡人的脱俗气质。

这一身的长裙,兴许是因着淡雅的颜色,所以没有水璃那样特别引人注意,但整体看去,还是尽显一体的翩跹和古韵。

就是因为如此看着,陆筱颖完全没有去动过眼前的小茶盏,任由茶肆意凉去,哪怕是自己被汐摇着头瞥了一眼也都全然未察觉。

“汐侯大人,这茶水,还合您心意吗?这是今年年头上新采的茶叶,自家炒制的。也不知道口味,能否比得上外面一些茶叶。”

“嗯,挺好的。我对茶也没讲究,喝着味道不错反正。那家伙自己炒的吗?”

青鹤盈盈笑着,轻轻点头。

“他还挺有闲情逸致的。这么感觉,好像我更游手好闲一点。还捡了这个花痴的东西。你别介意,她就这样。”

“啊?”汐这一说,陆筱颖立马回过神来,红着脸对着青鹤说道,“对……对不起啊。一不小心……”

恰好此时,门外开始起了动静。

那些人类看不见其存在的妖异们,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很大。虽然只是普通地关着门,没有设结界之类完全阻挡内外声音的传递,但多少隔了一层,更是在里头听不大清在说什么,但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是足够传到内的。

不一会,就有钥匙在门锁处转动的声音响起。

“呦,汐侯大人,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怎么想起来还带着小颖特地跑我家里来做客了?”

门开,进了门的医生随手又把门给关上了。

“青鹤,劳烦你了,帮我招待汐侯大人。你先行退下吧。”

医生语毕,原本在那处的青鹤,便又再次凭空消失不见了。

“来找你蹭个饭吃。一直听说你手艺不错。你那的……那家宴,听说,好像菜品什么基本都是你亲自准备的嘛。”

“家宴嘛,肯定要用心安排的。那帮人,你也多少知道点的。也就吃饭时候,是其乐融融。”

“哈哈,我可不知道。”汐给自己又添了些茶水,“你家吃饭时间,我又没来过。就是没在吃饭点来过,特地来蹭饭尝尝你手艺。顺带,这两个小家伙也带来你认识认识。”

汐示意了下这会正红着脸、尴尬着的陆筱颖。前面盯着青鹤衣袂出神,脸上的红还未褪下,这会医生一回来,本想对这个屋子的主人打个招呼,半天没憋出招呼来,只是把脸憋得更红了。

汐这示意,陆筱颖当然明白什么意思。她急忙去解开在手指头上已绕了几圈的塑料袋拎手。

大概是汐同医生都在的缘故,越紧张越是动作慢。

而好不容易从已被绕勒出了几条红色的手指上拿下袋子,陆筱颖更是感觉额头冒汗。

完蛋了!

鱼儿……

真……真不会憋死了吧?

她用手指戳了戳,隔着塑料袋,还是往日一样冰凉的鱼身。可是完全没反应。

塑料袋中哪还是那条能拿尾巴甩她脸的蓝鱼。

这会,鱼身漂浮在袋中水域的上一层中。鱼肚子朝上,完全是漂浮的状态。

原本的靛蓝,此时也暗淡苍白了不少。特别是翻在上方的鱼肚子处,已是几近全白。

原本还会偶尔眨一眨的鱼眼,是会在假装成正常鱼是不眨动,但这会的鱼眼怎么看都像是死鱼眼,完全失了灵动之感。

“妖……妖怪哥哥,鱼……鱼儿好像闷……闷死了。”陆筱颖像干了错事的小孩,抬起头来望着汐。声音不重,但音中却已是带上了微微的颤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