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初次见面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96  |  更新时间:2020-06-13 21:29:19 全文阅读

冰凉感是未改,但这翻上的鱼肚、异常的泛白颜色……

陆筱颖只觉脑中一片空白。

怎么办?怎么办?真的憋死了。本来打死结,只是有点自己的小脾气而已。还以为妖怪鱼是肯定没事的。谁知道竟然会出事的。

抬头看看汐,再低头看看袋中的鱼,一筹莫展。

“哦,都翻过来了啊。把它放桌上吧。你拎着也反正没用。”汐倒是喝了口茶,一脸的淡然。

医生也是自己在那简单收拾着,换着居家便鞋什么。

陆筱颖立马听话地把鱼放到了桌上,还放得极为小心翼翼。

“还……还有救吗?”

汐没有回答陆筱颖,只是随意地伸出了左手,手指弹了弹那里头正浮着鱼的袋子。

“差不多好适可而止了。别闹了。”

“嗯?”疑惑已是写在了陆筱颖的脸上。汐这么说的话,这鱼假装的?但没动静啊。

刚想着没动静,只见袋子动了一动,鱼儿一个元气满满的翻身,泛白之感褪去,靛蓝之色立马重归。蓝鱼在空间不大、但也足够它小范围游走的袋中水域内摆着双鳍和鱼尾,还冲着汐卖乖地眨巴眨巴鱼眼。

“汐,我可以揍它吗?”

“叫哥哥!都说过多少次了。”

“妖怪哥哥,我可以揍它吗?它装死吓我。”

“恐怕……不行。”汐看着陆筱颖笑了笑,“刚好也让你锻炼锻炼,不要遇到点小事,就当真,还被吓到嘛。”

幸好虚惊一场,陆筱颖撅了撅嘴说了句“强词夺理”就不再理会汐,拿起桌上那茶盏来。青鹤帮忙倒的,小小的茶盏本就相对凉得快,这会已完全是凉茶了。但这种天气热的日子里头,她倒是蛮喜欢喝凉水的。

汐又弹了下塑料袋子。

“袋子里呆腻了,就出来吧。医生家里,可以不用假装。是吧,医生?”汐如在自家中那般随意,一手自然垂于椅背后,转看向医生方向。

医生扶了扶眼镜,脸上堆起的笑,是往常那般、这一带人包括陆筱颖在内,都极为熟悉、亲切的笑。

“嗯。就当在自己家一样。虽然这儿没泓汐宽敞,但各家也有各家的闲适在里头。”

“泓汐啊。这鱼儿,泓汐倒是呆了段时间,不过基本底下那儿。还是没见过泓汐真世面的。这个小姑娘嘛……”汐又把“小姑娘”三字着重强调了,“你熟的。还没见过泓汐。她家,你估计也知道些,只考虑显世角度来说的话,那还是你家这舒服。”

“那你跑我家干嘛的?”陆筱颖小声嘀咕着,一手在空中挥动着,试图直接抓住那条在她脑袋边忽近忽远的鱼,给它点颜色看看。

得了汐的许可,鱼儿是立马就直接穿袋而出了的。就跟早上还在陆筱颖家中直接穿透玻璃墙那样,完全没有破坏袋子,只留下那只袋子失了鱼的加持,放在桌上软塌塌的,宛若夏日里热塌了、趴着的仓鼠一样。

医生笑着看了看陆筱颖同鱼儿处。

这鱼的气息,倒是有些熟悉。不知道……

大概只是自己想多了吧。应该不会是自己所想那样的。要真这样,这事还真是可大可小。

可大可小之事,哪怕“可大”的触发可能性极小,但只要凑上了那极小的可能性,这衍生开的影响恐怕对两边地界都会产生莫大的影响。就怕“可大”的背后是件麻烦事啊。

医生虽最在意之事还是在这尾能在空中游走的靛蓝小鱼身上,但还是选择了避而不谈。该知道时,自然会知道。今天汐过来,既然是带这两位小朋友来的,估计他也是有意跟自己在有限的范围告知些什么的吧。

“所以……小颖对你的称呼变了。汐侯大人,早上的,是你干的?早上是察觉到了镇子上有些流动的妖力在散开。散出的妖力不多,大概也是因为是在这地界的因素使然,也没太异常,就没放心上。”

说话时,“是在这地界”几字,听似总像是医生特意加重了说的。但具体是何用意,作为不清楚其背景的旁听者,也只会是当作无意加重而已,正如此刻的陆筱颖。

“嗯,我干的。加了点暗示。小颖没受影响。受影响的是除她外、这镇上的其他人。不过镇上的范围具体影响多大,每个人受到的暗示强弱,你明白的,只是施了个小术,我自己也没太讲究。”

医生还是那亲和的笑意不改,给自己倒了杯水,也走到这厅堂内陆筱颖和汐坐着的桌边。

桌子原木色,木头的纹路清晰。粗看平整光滑、同普通人家里头的木头桌子一般,除了颜色保留着本色外,并无二异,但若细看之下,这光滑的桌面,却是完全没有刷过任何漆类作为保护的。

“这点小讲究,反正对汐侯大人来说也意义不大。小颖身边的,足够受到暗示影响就足够了,我说的没错吧?这茶叶,怎么样?明前茶。不过自己采摘、自己炒制的,有些工艺上肯定是不到家的。”

医生坐在汐的对面之处,把自己手中那杯白开水也喝出了品茗之感。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让我来评价茶。只要不是太糟的,都可以。你又不是不知道?”

“哈哈,也是。汐侯大人,那可是……叫作‘酒鬼’也不为过了。”

医生说话时,也留意到了陆筱颖对这话题的好奇。但医生的留意之处,跟陆筱颖好奇、在意的是汐竟然是“酒鬼”、而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事是全然不一样的。

“小颖,这茶还喜欢吗?”

一下问向自己,陆筱颖有些不知所措,红着脸点了点头。其实自己对茶也没研究。家里茶叶,一般都是大人泡茶喝的。最常拿出来用,大概还是来了客人的时候。但总感觉有些……医生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样。

果然,医生又视线转回至了汐处,托了托眼镜,有些严肃地同汐说道:“所以,汐侯大人的意思是,除了蹭饭之外,不只是光来看看这幅显世行走的皮相的吧?”

汐嘴角微扬,以无声代作回应。手未停歇,端起茶壶给自己及陆筱颖的茶盏中都添了些茶水。

看似不大的茶壶,里头的茶水却是源源不断,倒不尽般。

“既然如此……”医生摘下了戴着的眼镜,随手把眼镜放在了桌上,“这个样子的我,小颖应该还是第一次见到吧。”

陆筱颖已是顿在了那处,茶盏还捏在手中,完全忘了下一步的动作。

医生摘下眼镜的那一瞬间,竟然一切都变了!

原本已是年至中年、着了半世沧桑之感的医生,显得粗糙、微许杂乱的头发,白发虽未把黑色的主色盖过,却是已把黑丝斑驳成了灰色之感。而其身形,原本都是见着一身的朴素简单,总是一副松散倦怠之态。

这会,没了眼镜后,黑发归回。先前是短发,却顷刻间骤长,其背后还多了一束垂下的黑发。无论头发的长短、还是质地,均同先前那个医生的形象全然相反。而身形,更是散出同汐一样,非同凡人的气质。

哪还有哪怕丝毫中年人的影子残留。

陆筱颖这回没有发痴,更多的是惊讶。她把茶盏平稳放回了桌上,已忘了自己本来端起来是要喝一口的。左边看看刚变了样貌身形的医生,右边再转头看看汐。

再次看向医生时,医生那妖异形态下青铜色的双瞳也正在看着她。陆筱颖急忙避开视线,又不好意思地看回了汐,带着一脸的疑惑和不解。

汐一直都知道。所以自己认知中那么多年的医生,原来不是真的医生……不对,或者更确切说,医生是医生,但医生的真实是同汐一样的妖异。

这个从小认知的小方天地,陆筱颖突觉好陌生。

世界是很大,但她所认知的世界也就这么点大。

在沂竹镇、又同陆筱颖有交集的这方小世界内,医生也是其中一个一直存在的角色。但今天,这样的认知却在土崩瓦解。那么自己的身边,还有多少人,是真的自己认知那样的呢?

也正是这种从小到大认知的瓦解,或者也有些同汐接触多了的缘故,让陆筱颖没有像初次见到汐那样显出过多的无措与懵懂。

平常样子的医生,就挺招人喜欢的,那份喜欢,应该更多的是来自内里吧。医生的待人处事,医生的认真负责。

这样子的医生,肯定也招人喜欢。这种喜欢……嗯……汐……

虽然这样子的医生,跟汐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但必须承认,都一样让人看了会被不由自主吸引。

要是说具体怎么样的不一样。陆筱颖总觉得,汐大概就如其本身是同水有关的妖异一样,汐有着水的或平静或波澜,深邃而不可预测。但这样子的医生大概更像山一样吧,光看着就有如山的坚固和沉稳。

“难得,没犯花痴,好孩子。”汐看着疑惑满满的陆筱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以示着某种奇妙的表扬,“那我就暂且当是中间人,正式介绍下。”

汐说着还瞥了眼也一样惊讶于医生摘下眼镜后竟然形象变化巨大的鱼。它这会正浮停在陆筱颖肩膀附近、目不转睛地盯着医生处。

“这位是墨泽。水墨河山,山川河泽。医生只是他在显世行走的身份而已,这个样子的他才是真实的他。不过,他以医生这个幌子在显世呆的时间,远比小花痴你要早得多。估计比爷爷辈的爷爷辈还早,反正我也记不清了。”

陆筱颖认真地点着头,表示着自己已深深记在心里。而她肩膀附近的鱼,也是极为配合的,眨了眨眼睛,表达着同一个意思。

“汐侯大人,幌子这词……可真有点……好像我是个江湖行走、招摇撞骗的假郎中了。我跟汐侯大人不同。”这话墨泽更像是说给陆筱颖听的了,“汐侯大人是属于承了日月星辰之力、集了天地河川之精所成形的那一类。我的来处,源头之处便是同显世有着斩不断的牵连。”

“大概也是这一层关系的影响吧。再怎么离开源头之处,还是免不了有这喜好。更喜欢居于显世中,同人类相处。物久化形,虽然我从化形之时便已为异,已是注定跟显世有着诸多的不相容,但还是脱离不了、也不想脱离作为自身起源的显世。”

具体那一份源头为何,墨泽并没明说。但“物久成形”,陆筱颖倒是有了些自己的想法。

自己看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书里头,物老成精,便成“物魅”。“魅”的源头,貌似记得就是“付丧神”的说法吧。传说一件物品被主人放置不理百年,这件物品就会心生怨念,吸收够了天地灵气精华后,就能化身妖怪。

既然是物。那医生……墨泽,是人做的某样器物吗?是……被主人遗弃了,还是……主人早就没在了,过于孤寂?毕竟人类能活的年头有限。

一联想到此,陆筱颖不由又多看了眼汐。

嗯,人总有那么一天。所以,才要更珍惜眼前的现今,不留下对每一份难得羁绊的遗憾。哪怕是跟妖异的羁绊,除了两方世界间的陌生度之外,也是一样的难能可贵。

“既然还是想在显世里头生活,做些有帮助的事或许更好。”墨泽喝了口茶,继续说道,“选了医生这个行当来作为身份隐藏,除了我本身同显世的关联外,大概也跟万家灯火林那住着的长老也有些关联吧。”

“哦,那老头啊。我还以为当年只是你自己想而已,跟显世有些因果关联,没想到原来跟那老头也有关啊?早知道跟那老头有关,我倒是觉得你做点跟酒有关的更好。”汐端着新斟的那杯茶,小品了口说道。

“哈哈。要是那样,长老估计确实也会很欢喜。汐侯大人也是必定甚喜吧。可惜,当年决定定居在这处时,我可是完全没联想到酒这回事去,觉悟不大够啊。不过,幸好没那觉悟。对酒水之物,我可没那才能,更没信心能比过苕酒屋老板娘那手艺,恐怕做了也是生意不好。”

“怕什么。生意反正总会有的。只要不是太烂,这一带,大大小小妖异,面子生意也总是要给的。你要是觉得这主意不错,想转行了,随时都来得及。到时,记得让我也入个股。”

陆筱颖总觉得今天这趟对汐也有了新的认识,她瞥了眼汐,随口送了“酒鬼”两字给他。

“小颖这回知道了吧。哪天要想贿赂你这妖怪哥哥,给他送点酒就行了。换个人类送,估计没什么用。看得出,汐侯大人对你是当真家人看待了,你送的话,应该能一切好说。是吧,汐侯大人?”

虽然现在不该称其为医生,声音、样貌也完全不是陆筱颖所熟知的那个医生。但墨泽说这话时,莫名让陆筱颖觉得亲切、熟悉。还是,那个医生的感觉,只是形变化了而已。

对于墨泽这提议,汐则轻挑了下眉,看着陆筱颖:“哦,是吧。不过前提要能送得起酒。墨泽,你看这小破孩像是能送得起我酒的样子吗?她那点零花钱,是真少得可怜。”

“哼!现在买不起,以后我肯定买得起。而且,我可以学着自己做!”

陆筱颖不服气地顺带狠狠踩了汐一脚。虽然确实汐说的也是实话。想想自己还欠着汐的那笔不知道金额的钱,呃……没想到当时,就光知道严晞丢失的魂在水底是那么宝贵的一笔。

“你做啊……好啊。不错的好主意。拿这个来贿赂我,我绝对接受。虽然现在我还是怀疑你能不能做出来这回事。不过我会期待的,希望有朝一日,我家小花痴能亲手给我酿点酒孝敬我。”

墨泽不免轻笑出来:“小颖,是不会做饭吗?”

没想到墨泽竟然还能从“酒”这事联想到做饭上。一下被点到了问题上,陆筱颖本来坐着喝茶淡定了,脸又刷得一下红了。

“嗯……应……应该算不会吧。我只会下清水面条和电饭锅煮白米饭。”陆筱颖声音细如蚊声。

“看样子,汐侯大人还真是对小颖了解过不少啊?”

“嗯。水璃的地界,总归好行事的。河里头,执念那事那会,顺带让水璃帮忙,了解些有关的事情。所以,才要尽早来你这打打招呼,以后估计找你蹭饭少不了。不能让我家小花痴饿着,对吧,花痴?”

陆筱颖狠狠白了汐一眼。明明是汐自己想来。就算爸爸妈妈没在家,自己下个面条随便点也是能搞定的,才不会饿着!也就顶多清汤白水清淡点而已。

“小颖,反正你认识的时间比我还长,也不用多说了。”汐又回到了一本正经的介绍上,示意了下蓝鱼处,“这条小鱼,暂时还没名字。它的根在这个镇子,往后少不了也会跟你那边要打打照面的。还要麻烦你到时候多关照,墨泽。”

没想到汐说完后,蓝鱼竟郑重其事地飞游到了墨泽面前,极有礼貌地朝墨泽伸出了右侧鱼鳍。

以示回礼,墨泽也伸出后,只是鱼鳍太小,他只能以手指同那冰凉的鱼鳍相碰。如此,也算是初次见面的握手礼了。

相触那刻,墨泽对先前从这鱼身上气息而做的猜想,已有了几分把握。

“汐侯大人家,这孩子还真是挺有礼貌的。”墨泽说着,青铜色的瞳望向汐那双深邃的眸。

两人相视而坐,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