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谈忆之续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865  |  更新时间:2020-06-15 21:25:10 全文阅读

室内的光影不变。

室外的,借着那窗户隔帘,却是可见忽明忽暗,也依此能看出外头的渐愈喧闹来。

这份喧闹,自然,更多的是来自隐世。

忽明忽暗,忽蓝色的光闪过帘外的世界。忽而,又正如此刻,橘红色漂浮于空的明,晃悠悠地从那窗外移过去了。

“你这还挺热闹。晚上看书,不嫌吵吗?”汐正以一个悠然自得的姿势靠坐在椅上,虽说他现下本身的心情、同着今晚梦溪的话题一道,是并没有外表所见这般的悠哉的。

“都是些小妖们,喜欢这屋子附近呆着,也算是对我的认可吧。我倒是挺喜欢他们的。况且,真看书时候,心平自然境幽,并不会感觉到外头吵闹的。”

“这屋,估计也能替主人分担吧,有需要的时候?”

“嗯。”汐所指什么,墨泽自然清楚。这屋子,不只是有青鹤的打点,也有一份是屋子自身的功劳。他环顾了下这厅堂。

若平凡百姓家,但却是随着时代更迭也改过不少的布置了,为了在显世中不显突兀。

“也是有些通灵了。物久生灵,屋子也是物。这屋子也算是实实在在交错于显、隐两世的临界上了。没想到,我竟然也能有这么一朝,有一件认我为主的通灵之物。”

这点,墨泽确实有着自己的感慨。同青鹤不大相同。于这屋子来说,自己的存在是更为特殊的存在。

自己本就也是物久化形而成,因缘巧合,来了这儿,遇到了老山主,遇到了汐侯大人。然后又是各种的因缘际会,没想到自己会继承山主之力。

说来也是跟这屋子同类,只是屋子尚未到能完全凝神化形。也正是因为这“同”,才更觉得世事的不可思议。按理,物的主人,显世中也多为人。

而这屋,首先也是显世中物;其次才是因主的关联,才也同隐世交集,成了立于两世交错模糊地带的特殊存在。但先为显世之物,主却从未曾是显世之“人”。

“这屋子,估计也挺喜欢你这主子的。”汐说了这一句。

也不知是屋子听了这话欣喜,还是怎么的,帘未为风所动,厅堂内却有一阵清凉的风,似无却更似有地轻缓拂过。

“所以嘛,墨泽。梦溪的事情,是我找你的,想让你保管她的记忆。刚刚展示的泡泡那种的。图着些变化。开头我也猜定了你一定不会拒绝。但是,不要太过用力了。除了山一方,还是青鹤。还有我、长老之类的朋友。另外还有更对你依靠的,这屋子。”

汐稍停顿了下:“你是它唯一的主人。物已通灵的话,失了主人的物,那种迷茫痛苦,跟梦溪选择放弃那些记忆是一样的。”

“没想到汐侯大人绕了一圈,不是随散而去的聊天话题啊。最终,还是梦溪的事上。我还真差点以为你是随意聊远而已。”

“哈哈,就算跑题了也能跑回来嘛。我找的你,我有责任的,墨泽。本来出发点,也算是我的一番好意,对于梦溪来说。但我可不想因为这事,额外造出了其他的债孽。就算必定会造出,也想尽量减少些。”汐说着。但他也有未说出口的事。

这屋子已有些灵气,汐已经有所感了。帘子的拉上,室内光的点亮,一些细小之处,其实都能隐隐感知得出来。

虽说屋舍化形而成的妖异,极少,自己也是没见过。但不排除这可能。

这镇子上,这屋子也矗立够久了。年代会变,外观随其变,但始终不变的,还是那栋初始的屋子。

假如不排除有成形化妖可能性的话,汐不想因为一个妖异的事,而伤到另一个可能的妖异。本就平等,没有说因为一个更熟,就应让另一个还没成形的作为代价之理。

而且……

汐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他看着对面的墨泽。

作为友人,也不喜欢友人陷入过深而出事情。

以这屋来提醒作为主人的墨泽,或许他会更有感触。墨泽,曾经自己要守着的主,汐是知道的,远在第一次见到墨泽前就已经没了。

失却了主人,无处是归处的茫然,墨泽是懂的。相信他哪怕是出于这点,对已有灵的屋子考虑,也不会保管了那份记忆后,太过乱来。

这屋子,既通灵,跟其主人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通灵之物,基本皆是如此。时间吸纳聚灵,日久酝化成形。凡是通灵之物,物久而成形的,细说自然各有各的故事,但粗看大抵都是一样的。

有主的,失了主,或其主主动、或其主被动,但最终,一样的宿命。

终有一日,显世中之物,都会失去其主。但若是物对主过深,那一刻,会是物连自己存在是为何都不知的。

这样的路,相信墨泽不会希望跟他也相似、因年岁的渐长而通灵的屋子,重新体验一轮,而且还是因为他。

本来,实话说,梦溪的事也不过简单的事。

一个妖异追随一份跨了不知道多少世的痴恋。而一切初始的那一世,那个人类是排斥了生而非人的妖异的。毕竟人妖殊途,能理解就已是不易。

但若真只是如此就简单了。也不用自己一边想让墨泽帮忙,能尽可能辅助梦溪解开自己的铃就辅助;另一边还怕自己这作为帮忙人的朋友陷太深。

陪同梦溪离开的那个妖异……

未知数过多。

是谁?又是为何要让梦溪主动去寻?只是单纯为了梦溪,还是另有目的?

还有……时间。

就跟自己今天带小颖来,谈起梦溪之事,墨泽已经联想到问了跟小颖关联一样。时间的点总会是微妙的引导。

同样的,为何那个妖异要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再早之时,未曾听闻过的陌生者。

虽说是梦溪的故人吧,但万事通那暂且无其他更多消息不说。梦溪这事,郑重其事委托过自己的那家伙也对那陌生者一无所知。

至于万事通那已给过的消息,青色山羊角纹身。

那只狐狸的手链,还有同狐狸一道的那妖的挂坠。形式不同,却是同一个极为巧合的山羊角形。正如万事通当时说的那句,“巧得感觉简直一个邪教出来一样”。

时间的巧合,加上这一巧合。再加上纸人、安臾事情的巧合。多重的巧合加叠,必非巧合。

汐只是怕这一未知变数,会从一个妖异的痴情,演化成影响泓汐、山一方的另一番事态。

所以墨泽这,没明说这些的巧合,有着汐他自方的顾虑,但还是想提醒上墨泽一句,适度,莫要介入后陷入过深、带进去了他身后的那些。

“汐侯大人的心意,我领了。我有分寸。这屋子,因我而落成,又为我遮蔽风雨。我这作为主人的,不会让它孤零零的。”墨泽如是说着,回应着汐。

另一面,墨泽心中也默默地补着其他一些。

未来不可知,就算可预测、亦会有诸多变数。未来的事,确实说不好。但唯独可以保证,不会让这屋子经历孤零零的历程,如自己曾走过的一样。

梦溪的事,儿女情长之外,墨泽自己清楚,山一方内部的一些事情,或许才是藏于水面之下的暗涡。这暗涡,或许还不排除汐也高看了自己,此刻的自己并没有太胸有成竹。

每每细想那暗涡之时,就如凝视着为水所覆、完全不见底的深潭。习惯过黑暗的墨泽,却始终不习惯这种盯着永远看不清底在何处的水底的感觉。

继承山主之位后那么久,这一次,墨泽是真心里没底。所以,不可知的路上,自己能做的甚少。

但于这屋子,不会让它孤独。就算有一天有些变故,自己能保证的,都会给它找好一个归宿,至少是一个会好好待它的新主人。

当然了,墨泽也并不是完全打算消极应对。只是说,前途未卜之时,往前看的同时,也以一种未雨绸缪的心态想着以防万一的打算。这未雨绸缪,他也不会那么小家子气,只考虑对这屋舍;之外自然还有对青鹤、对山一方的居民,也都会尽力安置妥当的。

实际应对上,虽然目前头绪有待理理,也着实对结果没底,但手头的这份责任,他从未打算轻易卸下。

至于从哪下手,原本是有些想法,鬼节这事,或许可以作为一个重新凝合众人之心的契机。但今晚同汐侯大人这一谈,或许,“谎言”也可以是一个契机。

潇身上的,更多的,是对她自己而言的直面。而山一方的谎言,那几个早已独立开去的大佬那,或许也可以成为一个契机。也是该想想,什么时候面对这藏匿了不知多少个百载的事情了。

墨泽心里明白,山一方这一次的内部暗涡,要是平稳渡过、化解,那么便是平稳之路。这个暗涡,也算是易主之后,本会有、也不值得过于讶异的变故。

若是化解不了,那或许,这方地界来说,也是段动荡吧。

老山主的这份信任……

墨泽拿着酒盏的手不自觉地微微用力了些。

不会让其轻易灭损!

“汐侯大人刚才说了,‘之一’吧?”

墨泽突然反应过来,刚才所说,钻牛角的原因,确实记得是说了“之一”二字。被带着思绪跑远了些,还真差点给忘了这细节。

“哦,说了。之一。”

“所以,之二是什么?除了之一、之二外,汐侯大人的认为中,有几个相关“之”字的缘由?”

“不多。事不过三,自然不过三。不过,我认为的‘二’跟‘三’里头,我觉得‘三’更简单。我就先讲这个吧。”

汐呷了一口酒。

“‘三’就是梦溪对自己的认可问题。给我感觉,她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所以屡屡错过。嬴郎最后的书信,‘若伊俟兮,我必归寻’。或许真正的源头也算这句吧。一开始梦溪真等,然后最终还是去各处寻找。梦溪觉得找不到是因为自己非要去找寻的错。”

墨泽静静听着。等待,如果有个在意之人跟自己说等,比如梦溪,那自己也必定会如此等待。

而至于迟迟不到诺归人,终去寻找。这“三”的问题,各有各的见解,墨泽看来,倒是梦溪的一番痴情,情至深,可理解在其间不可自拔的梦溪。

“至于‘之二’的话。也跟记忆有些关系。如果说前面‘之一’所讲的是未来有关的可能影响,那么,这个是施术的起因。”

墨泽聚精聆听。剔除更多主观,从施术本身的因、果而出发的说明,或许更能看出一些东西的症结所在,以及其间已藏着的切入点。

“我让小颖看梦溪记忆的时候,跟她说过,梦溪一路上遇到过不少人类,每每知道她非人,都不受待见,所以若是小颖——一个人类可以理解她,她一定会开心。这话是真,梦溪好早前也跟我感叹过。”

汐说着。

梦溪是感叹过。但当时梦溪的感叹,对梦溪自己,也对当时听着的汐自己。

小颖是个意外因素。之前也确实对所有人类不感兴趣,特别是自己都快忘了的巫女一族的事后。跟人类之间,或许有点选择彼此遗忘吧,但又彼此实实在在存在,还有轻易断不了的瓜葛。

而梦溪当时聊天时那随口的感叹,是远在小颖这个因素出现之前的。说给梦溪及自己在内的彼此听。原话如何已经模糊,但其意,清晰仿若昨日。

只是都没遇到能认可妖异这种不一样的存在,而不是害怕、躲避、排斥或是利用的人类。

当然梦溪的眼中,她的嬴郎是那个例外的人类,哪怕也是在知道她为妖异时也选择了逃避。

“但我跟小颖说的有一点是假的。”汐继续说道。

“我跟小颖说,梦溪对那段相遇的回忆很珍视,所以也是有点希望如此珍重着的记忆不会遗忘。这点是我对小颖的小谎,不过对她来说反正这谎也没什么大碍。假如只是珍视那段记忆,那么泡泡中,也就不会有更多的不好的记忆。”

“不好的,你没给小颖那孩子看吧?”

“这个的话……”汐迟疑了下,“本来不想的,有点意外。人类的小孩子,好像都跟猫一样,好奇心还是有点的。小颖无意看到过一点吧。不小心手戳进了一个泡泡。”

墨泽看着汐的反应,竟有些莫名感觉哭笑不得起来。

这汐侯大人,当个人类丫头的哥哥,真没问题?隐世的有些玩意,就算看着普通,非出于好奇,无意这般类似地、打开了什么,可真是也够让个人类受到惊吓的。

“那……看到了什么,汐侯大人可知?不怕吓到那孩子?”

“当时还是真紧张了下的。看到了吓人的梦溪呗。不过最近接触下来,我发现小颖胆子挺大的,问题不大。她作为个人类,但跟隐世挺配的,极适合做我家的孩子。也就当时有点忽悠她了吧,那些过激的执念不是藕断丝连、被动着牵连进的,而是反过来。”

墨泽意味深长地拿起酒盏来喝了一口,以喝酒的动作来掩藏起自己忍不住的一丝笑。汐侯大人也是一家之长了,这,真是心有点大的。

“梦溪来这边后,经了一路波折,也花了不少时间来慢慢恢复。稍微有所恢复,让我帮忙安排的她的记忆。相由心生,这话有时候也是没错,对人也好,对妖异也好。虽然也总有例外。当时的梦溪,受自己心头执念影响过深,确实从显世角度来说“相”上有些吓人的。”

“一路波折”几字,让墨泽想到了什么,先行插话道:“我要是没记错,是有人拜托你过,照顾梦溪的吧?”

“嗯,有。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认识梦溪?她不是我泓汐的大客人,也不是阿霁那样遇见的。”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位拜托过你的大人物,对梦溪的事也是极为重要的?”

墨泽问得认真,但此刻的汐却是一脸的不严肃。

“那是……肯定重要的。怎么?想见见他啊?那个重度中二病的。”

“也没,我只是有些好奇下而已。”

“好奇他跟梦溪的关系吗?为什么是他来拜托我?”汐也不隐晦,“他嘛……钱挺多的嗷。我很喜欢这种大客户。当然,作为泓汐的客人之外,他也是我一个朋友。所以朋友的忙,我自然是要帮的。说来的话,如果顺利,他应该算是你未来老丈人。”

这一句,把恰巧盏到嘴边的墨泽给直接呛了一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