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待与相连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52  |  更新时间:2020-06-16 21:30:59 全文阅读

蓝的河水。

其间,晶莹闪烁的光点,也随水的流淌,流出了灵动和动感。

本应是黑影的桥下,夜中更应黑上再浓墨刷上暗色,也因着河光莹莹,完全见不出暗了。

陆筱颖抬头仰视了下桥身。

仔细想想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去看那桥,毕竟一般正常人都不会跑这地方来。

桥下有难得的亮光,鱼弄出来的;桥上必定是有月光的吧。

河不显月色,但桥……她的印象中,偶尔那极少的几次,夜晚看到这桥,可都是桥面被月色照得反白一样的。

也正是这种反白的感觉,记忆中刻得深刻,更使她肯定地认为自己可不会记错,桥上那可是一干二净、完全没有奇异东西的。白天未曾见过,干巴巴的水泥感;夜晚,反白中更是能白到一如崭新又苍白的纸。

还是说,这么单调构造的桥,还藏了一个什么开关,所以才有隐隐听到的声响,还有上回自己见到过有个女孩子的景象。

好奇心不由泛起……

要换是之前的自己,陆筱颖是绝对会在类似这种情况下好好控制下自己的好奇的。“好奇害死猫”,这话她可是有听说过的。猫按书中所说的,还有九条命,自己这一条命,可是禁不起好奇折腾的。

但是嘛……陆筱颖笑着看鱼。嘴角勾勒出的弧度,如烂漫山花的花瓣瓣沿,既柔和,又有甜美之感。

换成是陆筱颖妈妈的话,必定是能知道的。每当陆筱颖无事献殷勤那般一样,这么笑的时候,基本就是有什么事情要求着别人做了,或者是干了什么坏事怕被大人知道责骂了。

不过涉世未深的鱼儿来说,就完全不知道这点了。只是觉得,哎呀,这个人类还朝自己笑了,明明刚刚还被自己甩了一尾巴。问是问自己是不是喜欢她,实际上,肯定是她喜欢自己了。

“臭鱼,臭鱼。”陆筱颖用欢快地语气说道,“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呀?就是那种好像集市一样,有卖好多好吃的、还有很多人走来走去的集市。”

浮空的鱼身上下漂浮了下,以示也有听到。

本来鱼儿自己,其实没惦念这点。还是头一回来显世的这个地方,前面不是陆筱颖家里、就是去墨泽大人家做客了,还以为有点声音很正常。

陆筱颖用手指了指上方。

“我觉得是从那儿,桥上面,传来的。臭鱼,你会飞,要不要去看看?反正我们也出不去,桥上面也算是在河道里面,你家汐侯大人那是肯定不会怪罪的。而且,要是真有集市,我觉得我们可以让你家汐侯大人给买好吃的,给你多买一点!”

鱼儿稍一停顿,完全静止在了那处一小片刻。

好吃的?好吃的!汐侯大人买的!

片刻之后,反应过来的鱼,同陆筱颖一拍即合,立马游摆着尾巴和鱼鳍往上方游去。

陆筱颖小心地走离开水泥柱底下了两步,抬头去看鱼儿。那小小的身躯,有其自身光的加持后,要找到空中这么个光点是极为容易的。

她看着鱼儿平行着桥身,游移往西面点瞅瞅,又移往东侧点瞧瞧。估计是一无所获,然后那娇小的鱼身直接从桥侧围栏那金属管间、对鱼来说极为巨大的空隙中给钻到桥上去了。

然后是几秒、又几秒的毫无动静。

本来觉得没事,也就让鱼看看是不是那儿有什么。鱼儿自己也是妖怪鱼,就算真有另一方世界的妖异什么,那同类见同类,肯定也不会把鱼儿怎么的。

这儿又是河,水有关的话,汐又是大妖怪很厉害的样子。河边,医生就住着,那医生、确切说医生的真身墨泽肯定也对这儿很熟,这附近估计很多妖异都会认识他的。那就算鱼儿遇到妖怪,同类之外,还有这层加成,也肯定没事。

但当鱼儿,灵活又毫不犹豫地从那金属管间穿到桥上、超离陆筱颖视线时,陆筱颖又不禁有点帮鱼捏了把冷汗了。

陆筱颖看了看桥身东西两头,没人走动吧。是真的人的那种人,没有走动的吧。她发现自己犯了个思考上的错误。

自己是个人类,夜晚听到奇怪、不知来处的声音,也可能有些同汐和妖怪鱼的关联,立马便想去了另一方原以为只存于书中的世界。所以觉得鱼儿去简直完美,还能飞。

但考虑了自己,却忽略了鱼儿的自身属性。一条会飞的鱼!还是大晚上发着光的!

要是被跟自己一样的人类看到了……

假如夜晚黑不溜秋的,那就算看到一条会飞的什么,也许会权当一个影子闪过、或许觉得只是自己眼花了怎么的。但是鱼儿还发着靛蓝明亮的光。简直就是个空中游着的小蓝灯笼。要是这会有人路过,要不招人注意都难。

除了可能吓到看到的路人,万一……太招摇了,鱼儿被抓了怎么的怎么办?

这么一想,陆筱颖突然觉得背后一阵阴凉。当然是心理作用作祟。她抬脚看了看水。是很好看。

但这个点,偶尔随风带来的也有些人的说话声,是跟刚才隐隐约约听到过的感觉来自桥上的热闹声响不一样的,两者很好区分辨认。

未到夜深人静时,就算有人路过桥上也是正常的。

虽然快要暑假结束了,但要是自己没记错,这种时候的夜晚,还是会有大人要大晚上去田里的。看水什么的事情吧,虽然自己没去过,不是太清楚。但之前记得爸爸妈妈就有晚上去自家水稻田看过什么。

所以,其实晚上有人从桥上路过的概率真不小。

“臭鱼,反正没有的话,你快回来吧。”陆筱颖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冲着桥身喊道。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压低了声音,所以鱼儿没听到。这一声之后,并没看到那一靛蓝的亮点重新穿过金属管间、再回至她视线内。

陆筱颖不安地左右看了看桥的两头。

东西两个桥头,这个角度也并看不到桥头上的景致,更是看不到桥头连系的沿河道的河岸的路。

太惹眼的事物的话,就算没走到桥上面,光在两边路上路过,从桥头看到了也足够引起人注意吧。

“臭鱼……”这一回,是陆筱颖只刚喊了一声对鱼的称呼,靛蓝的鱼是立马出现了。

那有些不舍地回头看看桥的模样,还真让陆筱颖看了觉得桥上有什么。

“臭鱼,桥上真有热闹的集市那样的吗?”好奇再次优先压制了方才的不安,主要反正鱼儿没在桥上了。两岸枫杨在,还是相对来说,低调好多了的。

鱼儿水袖似的鱼鳍,左右晃了晃。

原来没有啊。陆筱颖看着那想变长就变长、想变正常就正常的鱼鳍,不免心中感慨,还真是方便嗷。要是假装是衣服,那估计就是想要变长袖就变长袖、想要变短袖就变短袖那样的了。

“没有就算了。等那个丢我们在这里的大妖怪来接我们了,再问问他吧。”陆筱颖又小心翼翼地走回了水泥柱下、那一小块高出了水面的石头堆积处,同跟着她一道的鱼说道,“臭鱼,虽然这个河水很好看,你能控制这个亮晶晶河水的范围吗?”

陆筱颖看了看自己足下。鱼儿那有些垂下的眼睑已能看出它的不解和不乐意了。

“就这么只要一小块,我站着的地方这里有光就行了。这么大片的,我怕别人会看到。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万一把你这条妖怪鱼给抓走了,你怕吗?”陆筱颖顺势还做了个双手爪状的模样。

鱼儿不屑地吐起了泡泡。不在水中的鱼泡泡,逆着重力的方向往上浮去,没一会又都一个接一个的破裂、消逝了。

但不屑归不屑,河水还是恢复成了原先的最初模样。夜色之中,却没有映着天穹之上洒下来的月光,兀自黑漆漆着,孤傲地呈着自己夜中的独特。

环绕陆筱颖约有一米左右内的、只要是水域内,则都还是那靛蓝闪烁的河水。

河水的变回,当然也是有着少许流经过的时间的。随着大部分水域的逐渐恢复原貌,浮于空中的蓝鱼实际也在逐渐往水面处沉去。

到唯独剩下那一小方的明亮水域时,鱼肚已贴浮在了水面之上。

剔透发亮的鱼身,是远比陆筱颖那方足下维持光亮着的水域更来得惹眼的。蓝出于蓝,却并未胜过这源头的蓝。

陆筱颖蹲下身去。

要不是那又变长了的鱼鳍扰乱着水面的平静,鱼身稳稳贴浮于水面的样子,还真是让陆筱颖联想到了一种水塘里易能寻到的虫子——水黾。

总以为水便是水,水面亦是水。水与空气的分隔,除了两种不一样的存在外,中间并没有其他作为纯粹第三者存在的物质来划分作为界限。所谓的边界,其实也就这两种存在,互相井水不犯河水,互不混淆而已。

当混淆之时,或者确切地说,下雨的时候,雨帘垂落,是那模糊了两者存在界限的时刻吧。

但每次想到水黾这种小动物时,陆筱颖就会生出另一种想法。这种想法,每一次带出时,都是如此强烈、肯定着。大概跟不知道那是自己几岁时,第一次看到水黾的那种惊讶感有着一定的关联度吧。

模糊的印象中,也是个热热的夏日里头吧。一方池塘,镇子西面郊外哪的,具体方位也已模糊。有绿色的荷叶,绿色的塘边野草。还有,大蚊子一样的水黾,在水面上行走自如。

当时远比现在小的自己,头一次看到水面上行走的大蚊子,还傻傻地看了好久。

那池塘上的水黾,她所看到的并不多,也就那么一两只。水黾的脚稳稳踏在水面之上,看过去就像是水面便是一层薄膜般。特别是在其脚所踩处,更有这种感觉。

这层薄膜,用的力只要大了就能轻易戳破,就如手伸进水中一样。但如果力足够控制,便能像这种大蚊子一样踏水而行。

也正是水黾这种存在,每一次联想过去,都能让陆筱颖想起:哦,水面是独立于水和空气的独立存在呢。

这会贴在水上的蓝鱼就又让陆筱颖联想到了这点,水面是独立存在的。

主要,鱼鳍是动着的,但动作没太夸张,也就打破了极小一片区域的水面。而那主要的鱼身……

鱼尾未动,贴服地平放在水面上。鱼肚也如是地浮贴在水面上方,同水面接触处,就让眯起眼来细看的陆筱颖有种仿佛穿梭回了那一个热天、那一方池塘的错觉。

果然,水面就是独立存在的第三种存在,泾渭分明地隔开着水和空气的薄膜呢。

陆筱颖蹲下身后,拿手指戳了戳蓝鱼。冰凉触感,靛蓝的光让自己触到的指间也染透光了一下般。

“臭鱼,臭鱼,你不高兴了啊?让你撤掉河水的光。别不高兴嘛,反正这里不是还有嘛。反正要不要把水变成蓝蓝、发光的,不就你一个念头而已。”

鱼儿转动着鱼眼球看了看陆筱颖,但让陆筱颖感觉,这绝对是在给她白眼!

不过无所谓了。被白几眼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陆筱颖自顾自地又多戳了几下蓝鱼。

关心下看着不高兴的鱼当然是一层了。但是还有一层嘛……果然戳一戳鱼身,水面那层膜一样的感觉没被破坏诶。妖怪鱼就是厉害!这鱼是小,但再小,力道肯定比水面上能走路的大蚊子要来得大得多。

又玩似地戳了几下,收获了新一波来自鱼儿应该是“白眼”的眼神,陆筱颖才停止了玩闹。

她随手捡起一根被河水冲流到了这里的树枝,轻打在水面之上,溅起细细碎碎的水花。

有些无聊,想念房间,想念那随意放着、待她这位主人随时翻开的书。轻轻的拍打,打破了水面那如薄膜的独立存在,一下一下又一下。

河水中,对湿貌似会愈加不介意。但手中握着的树枝,那明显的触感,是湿湿的树枝,必定是历经了一路的波折才到这里。然后暂且搁浅在了这水泥柱下的一隅,大概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被冲往他处。

而缘何落入水中?是被人攀折而下,是被风雨刮折而落,还是,伸长了疯长开的粗厚树枝上、这一根小小的分叉出的细枝丫被河水冲落,都不得而知。

水不会顾怜树枝,只顾着自己前行而去。有着水自己的路,便成河道;有着水自己的方向,往低处而去,管他路上有没有携带上了枝枝叶叶。

嗯……还真跟汐有点像。自说自话把自己丢这里。

“臭汐!”手中的动作随着情绪带入,猛烈了下,树枝狠狠抽在了水面上,水花四溅,点滴落于发上。

而随后的……

自己带起的水珠就算了。

被她之外的其他力量所带起的更高的水花,好几大点、好几大滴地砸落到了陆筱颖身上。

陆筱颖一愣。

是蓝鱼干的。拍打着水的鱼鳍,并没什么大动静。但是控制水嘛,都能控制一河水的发光,更何况只是带起些比自己大的水花还砸自己这。

陆筱颖撅了撅嘴,毫不客气地把没拿树枝的手伸进了水里,朝着蓝鱼方向狠狠一划泼。

带起的水花,哗啦啦地覆盖着蓝鱼而落。

点滴回落归水,是如雨入河一般。但鱼儿还是在那水面上稳贴如初。

蓝鱼也不甘示弱,鱼鳍水间一拨,又一波溅得高到不科学的水花,往条件反射拿手臂挡着头的陆筱颖落来。

“就是臭汐嘛。臭鱼你有意见也没用。自己在那里喝酒,自说自话把我们扔这里的臭汐!”

又是一波的互泼。

自说自话啊……

自说自话的水。河水……

洪水。

陆筱颖好像想起了什么。

墨泽的名字。

那个梦里,洪水的梦里,听到过这个名字的。

不过至于是不是医生的墨泽,不怎么擅长记人的陆筱颖并没有太记得。或者说,就算当时看清了,当时的梦中,没觉得跟自己有太过重大的关系,都过了有几天了,也又忘了吧。

但是,估计就是的。

好像梦中的自己,那会还有觉得熟悉过吧。原来如此!因为实际就是医生,所以才会感觉熟悉。

亲切感、熟悉感,这种没法明确度量的东西,有时候还是跟容貌无关的。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分明觉得会呈现得清晰的模棱存在。

陆筱颖又往鱼儿身上泼水过去。反正已经打湿了,那就不怕妖怪鱼比自己有优势了。

靛蓝的鱼,挺好看的。

好微妙的世界。鱼儿来之前,也梦到过一条鱼呢。

在那黑色的、后竹塘的水中游走。只是梦中的那条鱼,总感觉是自己变的。或许就跟洪水的梦中,也觉得自己变成过竹子一样吧。

总之,仿佛有缕缕的丝线,总是把自己跟另一方世界相连着。从遇到汐之后。这种感觉还是挺微妙的。

就如曾经尘封着的一个匣子,打开之后,便不会再甘愿归于尘封一样。另一个世界,不知道是否就是那个匣子?在自己的面前,展示了一隅之后,便不再甘愿再次隐匿其形、藏隐其身。

冰翼熊
作者的话

本章开始已为新鲜出炉版,后续更新频率不会像前期有存稿那样那么集中。更新频率无特殊情况下,一周至少一章更新的节奏。相关章节《关于本书的一些重要说明》中也有说明。如需了解作品相关其他的,可至B站联系本作者熊,up名即笔名冰翼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