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路夜聊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88  |  更新时间:2020-07-05 21:29:25 全文阅读

灯光晕染。晕染着些许夕阳的色调,只是较真正的夕阳暗沉了太多。

陆筱颖沿着河道至河岸的阶梯,小跑着到了阶梯末端、联结路的地方,转身等着慢悠悠走在其后的汐。

刚从于常理中存在、又反常理呈现的河道走出来,来到这样有着晕黄路灯光的常理世界,还有些不习惯光线的变化。

深水区那片展现的云霞,水构筑出的绚烂天穹。那光线也有夕阳时的柔和、明亮。

站在这处,从路上不止疲惫、白日黑夜均静静矗立着的路灯杆上洒下的光亮,也有着逢魔刻那般光线的柔和与黄色调感,但却暗沉很多。

不免有种错觉——是否,路灯,是为了模拟那黄昏的延伸?

总是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那若是夕阳无限好、却始终不落,夜中便也会藏纳进不少的风情。于是,路灯便是为了把那“无限好”的黄昏延长、再延长。

从日落起,至次日再日出时,努力延伸着“黄昏”。

只是,这种模拟的延伸中,难免有些的“东施效颦”。于是光线,只能是如此的,有了些黄昏光线的形,却始终没法如真夕阳时光线的明。

“还以为你打算先跑上去、溜回家,没想到还惦记着等我啊。乖妹妹。”汐已跟了上来,顺手摸了摸陆筱颖的脑袋。

她噘着嘴转过头去:“切,才不是真想等你!”

说话时,手中以水拟形的“袋子”,里面安分至极的蓝鱼倒是动了几动。

河岸边的超市依然灯光通明,但门口纳凉的人已是稀稀疏疏,全然没有傍晚时分的热闹。而且,就恍若是追明的飞蛾一般,那稀稀疏疏的人,都是聚集在超市中透出的灯光更明处的。

又是对比强烈的亮度。

方才刚从藏了云霞的河道,到晕黄灯光下,是如此。存于当下、同存于刚离开的印象,两者之间的亮度差别。

若是把这因地理位置变动后产生的强烈对比,说成是时间纵向上的比较的话,这会站在阶梯刚结束处的路上,视野之内所能见到的亮度对比,便是此时、此点横向上的比较。

暗沉、又晕黄的路灯光,刷染出了路面的总体色调。

而超市中,显白的灯光则是这总体色调上,格出的白色方框。白色、明亮得多、方框却并非完全方方正正、中规中矩的方框。

眼前所视,以光为素材构筑出的空间色彩和艺术。

有超市门口坐着的人,朝着往家方向走去的陆筱颖和汐点头、打招呼。

是陆筱颖认识的人。不过,也只是认识。爸爸妈妈同辈分的人,这一区域里常住的,都有些熟悉、认识。但假如要她说出是谁,却又往往会卡壳,因为实际对于她来说,并未很熟。

对于这以点头为形式的招呼,陆筱颖只能尴尬地笑笑算是回应。随后,便急忙转头看回前方前行处。不大擅长应对这种情形。

“才回去啊?”那人点完头,继续笑着说道。

“嗯。”汐回应了一句。

这让陆筱颖更是迷惑,抬起头来看向汐。

这魅力啊……

不过,也可能……

只是因为早上那暗示,真觉得汐就是这儿土生土长、看着长大一样的小孩了,然后还不是自己这种不擅长打招呼、有时候还会被误解为“甚是高冷”或“甚是没礼貌”之类的类型吧。

这极短暂的插曲,汐走在陆筱颖右侧,陆筱颖左手拎着鱼,已到了同河岸这条路垂直向、通往巷子的路上。

这条路上却是冷清,无人走动。

但两侧的屋舍,又分明透着人间烟火味和夜时隔离于路外的热闹。

都是透着相似、却年代感错落不一的屋舍。虽闭着门扉,但屋内有说话声、电视声传出。还有从窗户中透出的明,一样地,也在路灯光晕黄、暗沉调和的路上,格出着明亮的方块格子。

“花痴,刚刚那眼神,羡慕啊?”汐问道,声音不大。许是也怕被两侧屋舍内的人,听了去吧。

“刚刚?什么眼神?”

“那个人打招呼时候,你看我的眼神。”

“哦,你想多了。一点不羡慕。羡慕了也不适合我。我就不是那种擅长打招呼、或者跟人能一下混熟的。反正不适合,所以不羡慕。虽然觉得那种能跟很多人都一下混熟的人,超级厉害的样子。但是……不羡慕。”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不过,我觉得,你一方面不擅长跟人立马混熟,但另一方面,混熟后还是没太过内敛的。表象的内向,但真想问什么,也会直接问出口。比如一开始见到我时候。一般正常人不大会问,你是不是妖怪的问题。”

“呃,那,那个……”陆筱颖脸不由又烫了起来,那尴尬的场景,但是假如再重来一次,估计自己还是会这么问出口。

因为,确实是很好奇。反正也是陌生人,那问了,以后反正也一般不会认识,这么想的话,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问还是很有脸问的。

“你有时候还是挺有勇气的。藏于表象之下的东西。就跟刚才给你看的霞彩一样。表象不映照出霞,但内里,藏纳着的是比普通霞彩还耀眼的霞彩。不过跟那个、跟你提过的线索两码事。纯粹与从好看来说。你身上有普通,但普通的背后有藏着普通的精彩。主要还是想说这点。”

迎面的风……

陆筱颖觉得比方才更热了许多,毕竟双颊上的温度被风吹得已延伸至了耳根处。

随风而来、随语而来的,是走了几步的沉默。

这席话,当然也是夸奖的了。但是……既喜悦,又不好意思显露出来,反倒是,不说话应该更合适吧。

但陆筱颖此时的思绪,却没有真打算完全不说话。完全一路都不说话,也有点尴尬,她思考着该说些什么呢?前面在河里头的时候……

河水的云霞藏着线索,是轻易猜不到了。但是在云霞之前……有了,可以错开的话题!陆筱颖在内心暗自感慨着自己真是机智、聪明!

“那个……妖怪哥哥,河里,那个桥。晚上,会有声音吗?像集市那样的声音。”

陆筱颖把假装是袋子的“水袋子”拎高到了面前,话题转开,果然感觉风也凉快了,自己也没那么好不好意思了。

“这条臭鱼也听到了的。它还飞上去去看过有没有奇怪的东西。对吧,臭鱼?”

假装正常鱼的鱼,一动不动,只是鱼眼珠子转动着,也是……反正算成是另一种形式的肯定吧。

“那个啊,显世里来说,就是桥,没什么。”

“显世里来说?那对你来说,也只是桥吗?还有……跟你差不多的,妖异来说。”

“你好像是有点超乎我对人类的认知了。我还以为人类的女孩子,大晚上的,讲些鬼啊、妖啊的都会害怕的。还是……我太久没跟人类走近打交道的缘故啊?”

“那你肯定是认知错了!所以,也只是桥吗?”

蓝鱼随着“水袋子”,已回落至了陆筱颖的手自然垂下的位置。但方位所在高或低,并不影响它听着这一段对话。鱼身沉在“袋子”底部,安安静静一尾,但眼睛却是悄咪咪地眨巴着,透着对这一话题同样的好奇。

“不是。是车站。”汐回答得也轻,足够身畔人听闻,却也足够被两侧亮着灯的人家中传出的笑声、话语、播放声给藏起。

“难怪!”

自然是难怪那么热闹。

蓝鱼也是谜题得解般,轻摆了两下鱼尾。

但是……

陆筱颖心中的疑惑还不止这一点,关于那座桥。

这一个夏天,要说自己遇到的奇异的事情,如果说模棱的时间点来说是从遇到汐开始的……

那么更确切地来说,是执念,从小砾开始的。自己都忘了名字的、那个儿时伙伴,另一种、人们口中“水鬼”说法的形式重现开始的。

缘起于那方前面还呆过、还展示过云霞的深水区。如果不是汐的话,自己估计早挂了。而那一次……

不受控的身体,紧跟着的小黑……

放大了的声响,是一个女孩的啜泣声,想要回家的啜泣声。

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孩,孤零零地在那红色的、本为桥的建筑体内。

所以,自己当时看到的就是汐所说的车站吗?还真是奇怪的车站,竟然在河上。

但更奇怪的,果然还是那个不认识的、在哭泣的红衣服女孩子。印象里好像没看清那女孩子的面容,虽然大概看清了自己也不会那么快见一次就记得,但能确定那是女孩子就已经是足够的表述了。

“里面,有个穿红……”陆筱颖迟疑了下,妖啊怪啊的,是不忌讳说出口。但当真要说到红衣服,又是大晚上的,她反倒感觉有点说出口会感觉阴森森的。毕竟一些吓人的故事中,都是有红衣的。

幸好,没等她说出口,汐已经知晓了其意。或者说,正是因为本来就有那样的存在,所以只要一点提带,便能立刻想到是要说什么。

“是想问那个迷路的小孩,穿红衣服的?迷路到里面,好久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花痴?”

即将到巷子口处了,虽还有那么好几步路,但巷子口那墙壁拐角处的风景已是足够证明快到陆筱颖家了。

这个问题,汐对小颖是从何得知的回复,确实还是极其在意的。能在到了那处临时借住处前,听到答案最好。等到那了,小颖爸妈要是已经回来了,有的话,确实还是要在人前避一避的,没法那么直接、方便地问。

照理来做……她是窥探不了廊桥车站内的景致的。还有小颖转述的、钱小姐葬礼路上的所见,确实跟隐世的牵连有些超乎汐所料地来得深、来得快了。

“就是……上次河里,小黑没了那次,在河里听到过声音,然后看到过下下身影的。”陆筱颖停顿了下,声音又细微了不少,“妖怪哥哥,这个……是不应该知道的吗?还是知道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并不是察言观色的好手,但是刚才汐会这么问,陆筱颖觉得,肯定还是有些缘由的。不过确实本身,也不是自己照理应该看到的。事出必有因,有这个问题,那一定也有原因。

陆筱颖也是因此从原先的不以为意,转为了现下的小忐忑。要真是自己本不应该知道的,会不会给家里……添麻烦啊?

“我就随便问问而已。别想太多,花痴。只是好奇下,正常是看不到的。既然小花痴也是家人,有的这种那种的事情,我自然是要关注着的。特别,牵扯隐世的事情,你的认知有限。纯粹随便问下,放心好了。”

陆筱颖认真地点着头:“那个,说到认知有限,你能不能教我点东西啊?你很厉害的样子,稍微教我一丢丢皮毛怎么样,妖怪哥哥?”

“哦。这个啊,不行!不可能的事!你资质不够。”

来自汐极为直白地拒绝。

“臭鱼,不许嘲笑我!”陆筱颖拎高袋子,冲着里头的蓝鱼轻声呵斥了声。

汐刚说完,陆筱颖就立马感受到了左手那假冒袋子在异常地动着。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蓝鱼借着这个嘲笑着自己。

果不其然,本来假装着正常鱼,虽说这一段路路上是没其他人影看到吧……

只见蓝鱼又变长了、如靛蓝水袖似的鱼鳍,正捂着鱼嘴,鱼尾还搭配着欢快地摆动着。

“为什么想学?”汐柔声问道。但柔中却分明有份严肃在里面。

不知道为何,这看不见、摸不着,藏于音中的威严感,竟然让陆筱颖感觉对自己有份不知从何而来的震慑感。

就像是正在某位极富威望、又极其严肃的长辈面前。而自己就是一位毕恭毕敬、又不由有些因这威严感而说话疙瘩了的后辈。不过,陆筱颖家里可没有这样子有同感威严的长辈,也就……电视剧里倒是见过。

“也……也没什么了。就……就是……那个……那个刚刚河里,我就分不清……哪些是只有自己能看到的,哪些是别人也能看到的。然后……所以……就是那个,有点想学。前面桥上有热闹的声音,臭鱼飞到桥上去看的时候……反正我就是有点分不清。”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

这话,初一听,好像汐跟前面讲话音调没有什么大异,但细听之中,比如对于此刻的陆筱颖来说却是有着很大不同的。

刚才问想学的缘由时,确实有那么好些严肃正经的。现在听完陆筱颖回复后,那份感觉确确实实消散了。

不明缘由、唯有感觉的真实。这会陆筱颖说话也没方才那么小紧张和小疙瘩了。

“你是不是怕我想学,是跟书上有的那种,为了炫耀啊、虚荣啊什么的?我记得以前看到过有个小故事,有个去学习的,一开始就一直让他砍柴干嘛,他就觉得好无趣。后来下山前,终于教了他穿墙术。然后下山回到家后,那个人想在别人面前装逼展示穿墙术,然后一脑袋直接撞墙上了。”

汐先以笑回应。

“不过,刚刚确认了下,我是放心了。我家花痴不会这么装逼,然后一脑袋撞墙上了。”汐笑着揽过陆筱颖的脑袋,亲昵地抚摸了几下。

舒心的笑意,发自内心。

确实是放下心来了。

小颖突然冒出“想学”的说法,确实,在那瞬间让汐有些想去了他处。相信自己所认识的这个人类小孩,但同时……

太长的岁月,太多的所见。也是不免会想到别的一些方面过去的。

“我才没那么傻!这种又不能当饭吃、当书看的东西,只是想装给别人看,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可是……我资质真那么不行的吗?”

“哈哈,在意这个啊?你看鱼的反应就知道了。不过普通人嘛,都这样,正常的。”

“我有点不服气。很不服气的那种‘有点’。”陆筱颖学着蓝鱼会做的那样,鼓起了腮帮子。虽然汐说的也是实话。

“我还有问题。那你既然不会教我,能告诉我区分方法吗?比如河水被臭鱼弄得蓝色的时候,还有后来你弄出来好看的云霞的时候,要是刚好桥上有路过的能看到吗?”

“能。”汐说着,这极为让人误解的断句,随后补充说完的才是最真实的情况,“零、引魂者那样的,路过的,不就看到河里的云霞了嘛。不过人类不行。”

“差点被你忽悠了。还以为能。那臭鱼飞到桥上呢?能看到臭鱼吗?”

“能。这回是真能看到。要不然也没必要让你假装拎着一条装袋子里的鱼了。花痴,要区分这个很简单的。就跟你之前那样。之前你的世界里,什么是常理中能看到的,那就继续是能看到的。什么是常理中本来不该看到的,就算你看到了,但也就当作别人看不到就行。”

“简单来说,以常理来说就行。不需要以你实际看不看到来说。你觉得异常的,就当大家看不到的。要是实际其他人类也看到了这种异常,那是隐世的事情。隐世既然为隐世,便是在显世面前隐去了其形。”

陆筱颖听了,稍许的思考。左手使劲晃荡了几下。

“我好像明白了。所以,臭鱼是看不到的。多晃几下,反正别人也看不到。要不然不公平,臭鱼欺负我的时候,别人也看不到。”

“鱼的话,还是能看到的。显世里头也有蓝色的鱼的嘛。不过鱼飞起来的时候,你就当作别人都看不到、只有你能看到就行。正常的鱼是不会这么的、在空中飞的。”

“那臭鱼发光的时候,也装作别人都看不到吗?虽然现在不发光了,前面blingbling的时候也确实蛮好看的。”

“嗯,就权当别人看不到就行。这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鱼儿,要是在他人面前过了,被看到了异常的行为,我会处理的。”

说话间,已置身在了熟悉的小巷中。

马上,便是那处熟悉的台门。

这一晚,对于陆筱颖来说,略显得有些漫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