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镜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821  |  更新时间:2020-07-23 21:30:10 全文阅读

是烟,是云,是雾,皆无意。

只唯袅袅之态便已足。其他的一切,这态源于何,并不重要。只需要这表象,这朦胧的表意就够。

这番朦胧氤氲,屏风后的,足够藏起屏风后想藏的;而屏风前的……

外半间的房间是全然没有受到屏风后这一切的影响,空气清新清凉,无尘无染,除了悠悠檀香是从其后散出的。

但坐于这看物毫无遮挡的外半间的陆筱颖,此刻心中的意却也如那屏风后乍一看可见的一般。朦朦胧胧,像哪个晨雾浓厚的朝晨。

倚在椅背上,其后便是把这完整一体的房间、复又隔断出了两方空间的屏风。再其后,是可不探其云烟缥缈来自何;但于屏风前的陆筱颖,还是挺想探究清楚、此刻自己心中这缥缈态的。

她瞥了眼左手侧。茶几上方,那尾靛蓝,浮空,努力乖巧地听着汐说话,又努力地挡着自己视线。

陆筱颖不由看得“噗嗤”轻笑了出声。

“没什么,没什么。妖怪哥哥你继续说,我有听着的。就是……这臭鱼好学生的样子,好好玩。”

她急忙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可不想打断了汐说话。“不是那个本来房间完完全全的投影”,后面的东西,她可还没听到。心中的疑,凝成的浓雾,可还跟屏风后的一样,还没散去呢。

疑惑不解,好奇难安。有的好奇是知道不能多好奇的,但这个,可以多好奇好奇的,当然不能浪费机会,要满足自己好奇心了。

但臭鱼的样子,真的还是蛮好玩的。主要是结合上这当前的场景。

肯定也没听懂!毕竟自己也没懂嘛。要是其他妖术呀什么的,那是汐说的那样,自己资质不够,但现在没比这个,就跟阅读理解一样的,她可不信臭鱼会比自己先懂了。

就是这明明没懂,还认真摆着鱼尾巴;听了自己刚刚这么提及它、还坚持认真听讲绝不回头,这两相综合下,就让陆筱颖觉得更好玩了。

“水中、镜中的影,只是看到影的人来说,是看到了这些影。是倒映了,但是,倒映出的物,是完完全全从看到的人视角而言的。”

汐的话音借着房间内的每一分空气传入陆筱颖耳中,一如既往,她喜欢听的声音。喜欢听,好听,思绪自然会紧随着,哪怕陆筱颖这会的视线是游离开、是寻着水草间游窜着的小鱼小虾的。

“看的人,我的视角吗?”陆筱颖轻声呢喃了一句,与其是问,更像是自言自语。而其心头的迷雾依然没有因汐这补充的话语,而有所散去。反倒说,还有些更浓了。

思绪随汐所语而走。但如溪潺潺缓缓的对话间,一个个不长的自然小停隙,有着足够让她胡思乱想的空间了。

胡思乱想所要的时间,可是可以双维的。就像黄粱一梦,梦中已是一生,梦外的真实,黄粱饭还尚在锅中。

这会在汐上一句刚说完,还未急着说下一句时,她所乱想去的是……

照镜子时,确实是就看到她的视角看到的。她照镜子时,那看到的是她自己的脸庞。换个人照镜子,那肯定镜子里能看到的人是那个人的视角的,不可能还是她。假如这个房间也是同理的话,那自己所看到的这些,也是因为是自己的视角,所以才看到这些的吗?

假如是在楼下的爸爸妈妈来看的话,看到的也会跟自己一样吗?如果真如镜子,那应该看到的会跟自己不一样。那如果不一样的话,自己看到的这些……

假的?

又不由自主联想去了“假的”二字,明明前面汐就说过是真的。

可是,假如就是“镜中花”,就算倒影本身是真的,但看到的依每个人而不一样,那跟自己身处的、基本不大会瞬息而变的现实比,也算是“假”的了。

此时,鼻中所闻的檀香,仿佛也更浓了些许。檀香由屏风后散出,不停不歇,陆筱颖已经基本把这檀香等同于了屏风后看不见落脚点的那种朦胧。

檀香更盛,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但对于她来说,心中的氤氲也随之更浓了。

目光从水空间内的水草中收回那么一刹,瞥了眼靛蓝的鱼。先前一样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有自己这种困扰的样子。陆筱颖莫名有些羡慕这臭鱼了。

不多想,就没有疑惑。没有疑惑,就也不会她这样胡思乱想了。

“然后呢?”陆筱颖问道。前面还觉得这椅子是“古董”,这会放松开了,索性把拖鞋晾在椅前,赤着的双脚,踩在椅子下方的横木上,感受着那椅木温润的质感。

也是神奇,汐就像是看穿了她一般,竟然没有直接紧接着继续说。感觉有过好几次这样了呢。陆筱颖总觉得,汐那双深邃的眼,必定是这个的源头。

深似渊,邃如潭,澈又恰如水。每次看向那双眼,容易脸红的事暂且不论,但其他的,她总是觉得是在借着那眸中倒影直观着自己最深处般。

不过嘛,觉得归觉得,这会臭鱼还挡在中间呢,再小一条的鱼,视线还是多少有被挡住的。明明被挡住了,竟然还能读透了自己想法一样!

“然后嘛……”汐卖着关子,“倒影出的景象,随看的人不同,而不同。就是说,可以被看到的倒影可以是千奇百怪、各有万千的。但是,花痴有没有想过,镜后的世界?”

“镜后的世界?”

蓝鱼摆动着身子,转身,也来看着陆筱颖。

要是说镜子后的世界,穿过了镜面的。《爱丽丝镜中奇遇记》那样的吗?

首先窜入脑海的,就是这个了。

一种回忆,一种童话的美好。当时看的是白纸黑字的书,但在陆筱颖的印象中,却是远不止仅黑白两色的,而是五彩缤纷、极为合乎童话感那饱满的色彩的。

这也是她看书时的一种“本能”习惯了。足够吸引她的书,书中的一切,总会在读到文字之时,化为电影一般的情节。书中主角的面容可以在这瞎想和遐想交织中模糊,但色彩、情节总是在印象中会跟真见过一样。

所以,她喜欢的书,看过之后总是能把情节记好久好久,虽然里头的人名地名早已忘干净了。大概也是跟有没有真上心记了有关吧。

那么书之外的……回归童话外的真实,压根没想过镜后的世界!

想了总感觉有些恐怖的味道,可能是总容易联想到……

陆筱颖冲着茶几上方浮着、看着自己的蓝鱼,也来了个咧嘴笑。

才不想镜后的世界!能想到的都是跟臭鱼这妖怪鱼一样,另一方世界的。汐那方瓜葛的。而且联想过去的,还又往往是恐怖、阴森诡异的,可没眼前汐那么帅、也没臭鱼那么好看的。

“哦……懂了。”汐极有深意地笑着,倒弄得陆筱颖有些紧张了。

懂了,是懂了什么?不会自己又有什么“新把柄”什么的就这么瞬间被汐知道了吧。

“花痴也有怕的时候啊。还以为大晚上讲些妖啊、鬼啊的,光这点,你还是足够无所畏惧的。”

“才没有怕呢!”刚说完,记忆就不由自主地翻滚而出。

是黑色的记忆。

全然的黑色,无丝毫的灯光,漆黑一片的巷。不是这一处巷子。是另外一处,小时候倒是常去,但是现在基本没怎么过去过。

记得那儿,有猪圈在。是老房子,木板的墙,墙外总是堆着些簸箕、扁担什么农村常见之物。堆积之后,略显杂乱,却又带足了凡尘气息。白天,那儿,她倒是走过去没什么感觉。但是夜晚,那黑色的记忆。

是带足了怖意的黑。真正完全的伸手不见五指。

一般地方多少会有些光亮,漏出的灯光也好,明着的路灯也好,或是零碎的月光也罢。但那个记忆,真正的不见五指。还是在巷子路上,没有在任何一处漆黑的室内的。也不知道那次是什么缘故,会独自一个人在那儿的。

但那记忆,仅单纯的黑暗,却让她觉得诡异和害怕。

可能灯火,真正的用意,也是为了驱散这份黑暗的可怖吧。

“就算,就算怕也很正常呀!人都会有害怕的东西的吧。”这翻滚出的记忆,让陆筱颖立马补了这一句,还说得极为理直气壮。

汐笑着点头,表示着赞同。

“不过,实际上,你到过‘镜后世界’一样存在的地方了。”

陆筱颖本来就不小的一双大眼,此刻看着汐睁得更大了。

什么时候去过的?自己怎么不知道?

“难道,上回掉水里?”

水中月,镜中花。水跟镜,确实是有共通点。要到镜后的世界,那肯定要穿过镜面。有共通点的话,那水的话,理解成水面也可以吧?

就是这番理解,陆筱颖才发了这个问。这么理解下来,那掉水里,水就是水面后的世界,没毛病。可是,总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水有实体啊!镜子后的,绕道镜子后面,可只能看到镜子背面,没什么“世界”。

“嗯……”汐迟疑了片许,脸上的笑不散,“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小颖。”

本来室内清凉,这一句,陆筱颖脸上立马感觉又热了起来。而蓝鱼,吃醋般,立刻有劲地又摆起了鱼尾,一个转身,又从可看陆筱颖的角度,转回了直视着汐、以尾对陆筱颖、且挡在中间的状态。

“从某种意义上讲,确实有些接近,掉河里。但我指的‘镜后世界’不是指水里。而是,此处,当下。”

此处?当下?

陆筱颖从横木上放下赤着的脚,往椅前探了探地板。

是较清凉空气更为凉快的凉,足尖有冰冰的感觉传来。同时,以触碰到地面的足尖为中心,又有水波纹状悠悠然地散开。

细细凝视着,是跟水面有好些相似,至少,有点动静就会起纹这点。

“刚才也说了,被看到的倒影可以千奇百怪,是镜中花,镜外可视到的。但之所以可以万千,更因为‘面’之后的世界,‘镜子’后的世界,可包纳万千,所以才给了一切象的呈现皆有可能的一种可能性。而这个‘镜’后的世界,才是对于‘镜’来说的真大千世界。”

陆筱颖抿着唇,未做声,只细思着这话。有些深奥,应该说好些深奥。感觉黑纸白字写下来在纸上,然后自己发呆似地盯个好几十分钟的,大概、估计、可能会更容易理解一点。

“表象,镜面的呈现,是万千种可能中、其中一种的可能。这一种可能的展示,是其背后本身有诸多种可能好选择。而能支持这诸多可能性的,便是藏于‘镜’表象后的‘镜后世界’。象可万千,大道却可至简。”

“然后那个世界,又可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吗?”陆筱颖随口插了一句。其实,汐说的,没太懂。这一句大概就是标准的“不懂装懂”。

但是这句话本身,陆筱颖就觉得足够高深莫测,好像在这种时候来一句,更能装得逼真,仿佛自己真听懂了一样。毕竟大道至简嘛。

就跟学习一样。老师也常说的,读书,要把书读厚了,再把书读薄了。大道至简,大概就是算读薄了。那读薄有了,读厚也该有那么一下,“三生万物”这话绝对适合,还能“装懂”!

“嗯。”

汐这句简短的回应,还是让陆筱颖暗自开心的。就算是“装”出来的懂,但那也装对了嘛。可比这条臭鱼厉害!

眼神一斜,剔透般的靛蓝,不与世间鱼同。陆筱颖恍惚间有种错觉,这不是鱼,而是某个技艺早已炉火纯青的大师级工匠,凝了诸多的精力和一生的技艺,一刻一琢,精雕细描出的鱼状工艺品。

是真好看!鱼的靛蓝若是精雕,正前方那水空间便是尚未雕琢的碧玉。

可是,自己干嘛老是暗自跟条鱼较劲?明明汐带过来也没多久,还老是仗着自己是妖怪鱼欺负自己那样的!

“三生万物。大千世界若小,不过镜子一枚。若广,无限可能。这房间,虚空,就是这个理。你从走进房间内开始,这里的境界,就是虚空所化的空间,‘镜后世界’。这也是为什么这房间,比原先安安分分显世中样子的这房间,看着大得多的原因。”

“再大很……多、很……多,也可能的意思吗?”

其他似懂非懂,迷迷糊糊未全明亦可装明,但刚汐说的,陆筱颖觉得自己是懂了。反正就是因为前面说的、很有深度的原因,所以这房间可以那么大。那么同样的原因,感觉大小是可以随意安排的,因为一切都有可能。

“没错。”

蓝鱼以鱼鳍比划着。

“嗯,也能变小。只是一个看到的空间而已。可能性是包容万千,‘镜后’能看到的空间,归根到底也会受视线、想法限制。可能性万千,再交叠这个限制,两者之中,限制者为界。不过嘛,还是回到花痴说过的‘假的’那句话。”

蓝鱼同陆筱颖都认真地听着。

“镜中花,只是作为‘镜中世界’一种呈现的象。真假,某种程度也是相对来说的。倒映而出的象对于其客观存在,为真。‘镜后世界’也是同理。对于楼下你爸妈来说,这房间为假,因为看不到这后面的真实;但对于已经看到了、还现在置身里面的来说,真。”

汐的话音停止。安静的空气,似无更是有的檀香味,水空间内的泡泡安静地往天花板方向上扬去……

这若暂时凝结不动的片刻,就像是专为陆筱颖准备般。

她看着前方。隔着那碧玉般的水空间,对面墙上的酒架,酒架上的酒、文玩古物、没见过的绿植,都因着隔了水而视,视觉上有些许的错位感。

更为奇幻。奇奇怪怪。

但是,正如汐所说的,越奇越怪,不奇便也不怪。

这会,这房间,好像已是那理所当然的存在,并不觉得奇怪。大概是在里面有一会了,看多了就习惯了吧。

赤着的脚又去探了探地面。无比真实的冰凉,无比真实的波纹。

真假也是相对的,自己看到的真,爸爸妈妈眼中是假。

陆筱颖转向左侧方向。

为真的蓝鱼依然挡着些视线,但对于想挡住整个汐是完全徒劳的。

那位大妖怪的汐侯大人,手中的酒杯和浓稠的酒水亦是真。

那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