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虚空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894  |  更新时间:2020-07-29 21:17:42 全文阅读

未关的房门。

门框为边界的那一方空间,就如透明无色的割裂面,割裂了房间内与外的空间。

那么……

陆筱颖看向那安静无任何变化的门处。

房内其他地方,所见早已非房间本来应所见。但门,却是始终如一,跟原本的一致。但这不变,维持着原本作为爸爸妈妈房间的房门,跟房间内的格调却有种融入不了的不协调。

陆筱颖自己也有些诧异,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这点。

“那我爸爸妈妈,要是来了,看到的是什么?跟我刚刚在门口、你不让我进来,看到的一样吗?”

汐嘴角微扬了下。

“你猜。”

“那我就猜是不一样的。我刚刚门口看到的,跟现在看到的一样。他们看到的是什么样的啊?”陆筱颖好奇地问着。

“原来的模样。假如是他们来,房间格局、大小是跟本来房间正常一样的。眼不可见此真,耳亦不可闻其言。不过能看到我和你的。要不然也太假了,对吧?总不能,我们俩上楼了,凭空消失了。鱼儿是暂且看不到的。不管是现在这飘着的样子……“

汐点了下蓝鱼的小脑袋,又看往那一大块碧玉似的水空间。

“还是在中间这水里游的样子,空间来说,都是飘着的,反常理,不能被看到。而且,一条小鱼而已,就算凭空消失,人类会在意、发现的概率低。可比两个大活人不见了,事情要小得多的。”

“没错!臭鱼,你要假装不在家,听话点!”陆筱颖也跟着去点了点蓝鱼,不过蓝鱼背对着她,就只能点到那冰凉凉、靛蓝靛蓝的鱼背了。

被陆筱颖这么一点,鱼儿立马激动起来。在陆筱颖的手还没完全收回时,就立马转身龇牙咧嘴起来,冲着她做出了个极为生气的模样。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陆筱颖一愣,手惊在了半空中。

而蓝鱼见状,则是开心异常。骄傲地摆摆鱼尾,变长的水袖捂着鱼嘴,眨巴的鱼眼满是笑意,又愉快地转回身看汐去了。

“你俩关系,还真是发展挺快的。”汐慢悠悠地一句,顺手把已空了的酒杯放在中间茶几上,“来,鱼儿,锻炼下。试着把这酒杯,放回对面那桌上。别摔碎了。不许借助花痴的外力,其他,只要是你自己想办法做到的,怎么拿过去的,方法随意。”

这回轮到陆筱颖窃喜了。说是窃喜,那忍不住的、幸灾乐祸的笑已经在双颊上泄露了出来。

这对于臭鱼来说,显而易见,基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杯子,用它来装蓝鱼,极为轻松;但要一条比杯子小的鱼来搬动这么一个易碎品,还是蛮有意思的。

鱼儿倒是很听话,立马放低了自己高度,没再挡在陆筱颖看往汐的笔直视线处了。转而绕着杯子缓缓游走,一会儿眨个眼,像是思索着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搬动这杯子似的。

方法随意,在陆筱颖的理解里面,肯定就是用妖术什么的了,反正肯定不是她一个作为人类正常认知的方法。说不定就是电视剧里那种,把杯子也弄飘起来怎么的。

但就在自己眼前的事,她还是挺好奇蓝鱼会做什么的。

“小花痴,你想盯着鱼,随你高兴。不过,别掺和,想帮它一把什么的。这是需要它自己完成的。”汐又去顺手点了点蓝鱼的脑袋,“反正今天完不成,明天份的继续。从这里搬到那里,从那里拿到这里,方向怎么走也随意,只要结果能做到就行。”

“哦……”陆筱颖双眼发光,“这个,难道是修炼吗?”

“算不上修炼吧。小孩子总是要稍微干点活的,这种拿酒杯、倒个酒的事情,总是要会的。这么点小事都不会的话,跟显世菜市场里随随便便一条鱼没什么区别。”汐慢悠悠道来的语气,却又说得是一本正经。

还有一本正经的蓝鱼,以仰视的视角看看汐,随后又极为认可地上下点摆着鱼尾。

分明就是想给自己喝酒,省事而已嘛。陆筱颖在心头嘀咕着。还真是喜欢酒。刚从医生家喝完酒回来,回来了又喝酒。果然,酒鬼!比爸爸还酒鬼得多!

爸爸也就在家吃晚饭时,每顿饭,两瓶啤酒是标配。可没汐那么多!

但陆筱颖转念又一想,好像自己也就今天看到汐喝酒。在医生家,到底喝了多少酒似乎自己实际上也不知道,没全程看到。只是把自己被丢在桥底下的时间也加进了臆测里了,觉得喝了那么长时间,估计喝了好多。

这样比的话……那说不定还是爸爸更酒鬼。毕竟有时候喝多了,还会打冰箱门那么几下,像是另一种方式的解酒似的。

鱼儿接下来的活动,自然就都是绕着酒杯了。一会儿,于杯外凝视这玻璃的通透,试图用变长了的鱼鳍去抱起,但鱼鳍没法再长、力道也不足够,只能恹恹然放弃了。一会儿,又瞅了瞅汐,小心翼翼地游进了杯中试图从内找到法子。

而汐,也就看了几眼鱼儿,就没有再多管它在干嘛了。

“这个房间,虚空,其实,我觉得跟隐世存在还是有些类似、可相通的道理的。”汐继续说道,“既在于此,又不在此处。两处相叠。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隐世比虚空更真。不过相对来说更虚的虚空,可没说‘虚’里头不能放‘真’的东西。”

“真”的东西,自然是指的这房内的家具摆设了。屏风、茶几、太师椅之类可是尽数皆真的。并没有纯粹的虚空那样,里头之物是没法拿到显世里的。

比如上回后竹塘那,赤潋的虚空,里头的一切,完好时的屋舍也好,断壁残垣时的也好,就是纯粹的,是没法拿个一砖半瓦到虚空外看的。

但要是反过来,纯粹里面放上桌椅之类真实的物件,也没说不行;而且要是真放了这类真的物件进虚空,又再次取出,还是本来那样真的物件。

“那一样的地方,是不是就是一般的,像我这样的好孩子是看不到的呀?”陆筱颖斜着身子坐在椅上,目光聚于茶几上,把“好孩子”三字有意地着重了些。

强调之音,所希望能关注到此的听者,当然是同她此刻看着的所一致的。茶几之上,那绕着酒杯转的蓝鱼了。

“嗯……算是吧。”汐回得迟疑,“本来应该是的,你本来那样,我刚遇到你那会那样的,好孩子是看不到的。但是,既然现在能看到了,那我觉得,显世、隐世都还是老样子的。情况已然不一样了,那肯定就是因为你不算好孩子了。”

话音落时,只见鱼儿一阵幸灾乐祸。酒杯的杯脚,都被它这一阵的鳍舞尾摆给弄得悬离了茶几面些许,吓得它赶紧又安安分分下来。随后怯怯地看了眼汐。

“别摔碎”,这可是汐交代过的。看得出蓝鱼对于汐所说话的重视。

“你才不是好孩子呢!”轻声低语回了这一句。但陆筱颖也就嘴上这么倔强着,内心里头,倒确实觉得汐这带着点玩笑味道的话,好像还有点对哦。要是真十足的好孩子,可不会现在在这个奇奇怪怪的房间。

“一条臭鱼,一个坏孩子。你俩还真绝配。选这儿作为鱼的借住处,还真是对了。”

汐随口而出的这话,更有些似他的自言自语。

陆筱颖没太在意“坏孩子”这个她的代替词,只是……

鱼的靛蓝、玻璃杯的通透,两相结合之下,看过去,彼此都更显得更为晶莹剔透了。

借住处啊。臭鱼身上,果然是有故事的样子……估计是有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

思绪不由想起去井里打水时。水璃,那会,眼泪。

井,也会流泪。

自己不知道的故事,臭鱼也看着不像是自知的故事。要是真有那么一个不愉快的故事,然后让鱼儿能来自己家。或许臭鱼这样,偶尔欺负自己,然后偶尔,自己又欺负回臭鱼,这样也不错。

不愉快的事情,干嘛老是记着呢?不愉快的故事,更应该云淡风轻而去才对。

“反正嘛,现在的状态,就是花痴你能见到这房间。这个家里的人类里头,只有你可见这真实。”汐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比这儿更‘真’的隐世,想要随时可见,你的能耐还是不够的。当然,我觉得隐世,你还是别有那能耐能这么随意看到的好。”

陆筱颖重重点头,视线不移,双眸中的倒影是那茶几、那杯、那鱼。

“那,爸爸妈妈,有没有可能不小心看到这个房间呢?就像……穿过了水面的手。本来接触的只有空气,然后穿过了水面,就碰到了水面下的水。”枕着相叠的双手,下巴靠在其上的陆筱颖如是问着。

能这么联想开地问,当然是同这房间自身有关。会起纹的地板,波纹许许,水面的涟漪一般。

“当然有可能。”看着抬起头来、一脸震惊的陆筱颖,汐缓缓而道,“万事没绝对。一叶障目,就不可见。但要是那片‘叶’移了、或是通透了,就可见了。所以,也有可能。但大概率,这看到的可能不会发生。”

“一叶障目啊。”陆筱颖跟着念着。然后,睁着左眼、闭起右眼,看向蓝鱼处;随后又换了下,闭起左眼、睁开右眼,继续看着努力想办法中的蓝鱼。

双眼看,跟单眼看,好像也没大区别嘛。虽然看到的视野范围还是有些区别的。

“你这样可是去不掉那‘叶’的。不是显世里头有种说法,襁褓中的婴儿,是更容易见到不一样的东西的嘛。但越长大就越看不到。那片‘叶’不在双眼,而在更深处。目,只是洞察的窗口而已。心明,则眼澈。”

“那我肯定是一半长了叶子,一半没长的。没被叶子挡住的一半,刚好看到你了。被挡住的,就刚好看不到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嘿嘿……”陆筱颖说着,傻傻地笑了笑。

“我倒是觉得,你是一半长了叶子,另一半没长叶子的,长了花。要不然怎么会是个花痴呢?虽然你的花痴藏得还可以,乍一看是看不出来,像个乖巧、安静好孩子。”汐接话道,“再跟你说个有点远、又有点近的事吧。”

“也是跟这个房间有关的吗?”

“算间接关联。虚空,其实不止这房间。沂竹镇,比沂竹镇更大的范围内,其实一直都有能随时启动虚空的存在。当然我指的不是隐世。”

“我猜……也跟你有关。”

陆筱颖这么说时,蓝鱼也是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好奇地仰视向汐处。

“没错,泓汐有关。毕竟赤潋那样擅长操作这类术的少。万一遇到点临时紧急情况,需要虚空,来避开对显世实打实伤害的,还是要点应急措施能随时启动的。当然,是凭依在物上的,而凭依在某物上的这术,也只有一次的效用。用过一次,后面就得重新安排过。”

汐带着柔和的笑,低头看向那也看着他的蓝鱼。精魄相连,同后竹塘有着斩不断的渊源的蓝鱼。

每一次把术凭依于物,都只能支撑一次的使用。这也是为何,上回后竹塘那,赤潋同那狐狸打架时,虚空是赤潋自己用术施展开的,并没有用到沂竹镇现存、已借物凭依了的此术的缘由。

借物的,终归物的承载有限,一次性的。用了便尽,便得补。赤潋自己的妖力为支撑,这术又是她本身所长,自己施展,也是为泓汐做了考虑的。毕竟每回要重新安排人手补补,也是要耗点精力和物力的。

“这样的吗?”顺着话题思考,陆筱颖又想到了点什么,“那被借的物,可以凭依的是哪些东西呢?”

若说是凭依,光从这两个字出发,陆筱颖其实想到的是跟她一样的人。人可以被凭依。不少鬼怪的故事中,都有这样的。

但是,总觉得汐这里所说的可不是指代“人类”的意思。

毕竟眼前摆着、很现实的现实,汐这样的,存在时间远比人长。对于妖异来说,自己这样的人类,一生的存在就显得过短了。要是这么说的话,把这种一次性的术凭依在人身上,那岂不是老是要重新来过了。

汐自己也说了,一次性的。要重新安排的话,她可不觉得汐会不嫌麻烦。

汐像是猜到陆筱颖的那点小心思一样:“反正不是人类。人类生老病死,在隐世看来,太过脆弱和短暂了。”

没错,过于脆弱和短暂,相比之下。

但是,也不可否认的,脆弱却又坚强,短暂却更盛放。就算不喜,诸多优点却也是汐不得不承认的。正是承认了某些优处,才没排斥到彻底,也才会有这么个可能和契机,邂逅到眼前这个人类,并愿守其为家人。

“凭依的物,当然是相对稳定性大的。比如石头、树木什么。不过石头之类的为多。路边假如有块小石头什么,一个,不显眼。再一个,石头的时间也足够长。就算是,这条巷子路一样,嵌入了地中成为路的石头,还是石头,逃脱不了,凭依的术就不会被损毁,随时能启用。”

“石头啊!”陆筱颖一下来了精神。

要说石头……

她左右张望了下,这房间里,有石头的地方,酒架那墙上倒是有。当然作为装饰的,而且可不是扔到路边还不惹人注意的小石头,肯定不能拿来了。

其他地方……

视线刚从酒架那方,转至水空间的底部处,却见蓝鱼如箭一般从水空间里飞了出来。

飞得极快,外沿面方正、平整、却又并无他物作为界的“水壁”竟然还被它冲得出现了点破绽。好几星的水滴溅出于水空间外,然后纷纷下落到了原本干着的地板上。

水滴落地,地板涟漪轻散,一下又把这水滴留下的水痕藏得一干二净。

“臭鱼什么时候飞进去的呀?”陆筱颖随口地说着,转而就半跪到椅上去看蓝鱼停落处。

但见摆着鱼尾一副激动样的蓝鱼,鱼肚子贴着茶几,也不顾身上带出的水打湿了茶几。变长的鱼鳍,朝着汐的面,松卷开来,里面是一枚小小的石头。

是从水空间里拿出来的。再普通不过的一枚石头,平平无奇的一枚,跟在沂竹镇里头,只要稍微有心、随意就能寻到的石头一样。

眨巴着的鱼眼,一张一合的鱼嘴。

嗯,反正听不懂臭鱼说什么。不过臭鱼还真是聪明,比自己先一步想到了水空间里的石头。不对,才不是臭鱼聪明!是汐说过,自己是不能把可爱的手爪子伸进水空间的。所以就算想到了,反正也没办法拿出来。

陆筱颖这么想着,等着汐说些什么。

凭依的话,是这样的石头也可以吗?还是说,刚好这块石头也有。毕竟这可不是从普通地方捡来的,这房间本身就是不普通的存在,应该有凭依了术的概率也挺高的。

“动作还挺快。不错嘛。那么快,这么个小石头倒是能搬了。”汐以手指抚了抚蓝鱼的鱼脑袋,然后拿起那块还湿漉漉着的石头,在手中抛起又接住。

而蓝鱼,不用看也知道,被汐夸奖了,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在茶几上打起滚来,还巧妙地避开了那作为任务的玻璃酒杯。

“然后呢?”倒是陆筱颖有些心急,“这石头有凭依的术吗?”

“当然……”汐故意停顿了下,“没有了。这房间就是虚空的术。术里面再安排术,没意义。既然会有被术凭依的物,还是泓汐安排的,当然是有用处才安排的。那也当然要在可能会派上用场的地方,才会有‘发挥用处’的可能。”

什么用处,才刚说过的,陆筱颖可还记得清楚。

“你刚刚是说万一有紧急情况,避开对显世伤害的吧?显世……是这儿,我住的,还有我爸爸妈妈,我外公外婆,还有邻居、非邻居,都在内的这个人住的地方吧?”陆筱颖确认着。

跟汐接触有段时间了,隐世、显世,听久了自然也会知道指的是什么。但是,还是想确认下。

“嗯,没错。所以,想要找块被凭依了的石头,你跑外面路上、河里,显世之内,随便捡一块,概率还更大。这个房间,是界限模糊的。虽然有时候那些地方也会成为同隐世相连处,但大多数情况,你看到的就是纯粹的显世。”

“嘿嘿……”陆筱颖极为认真地看着汐,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着,“汐,妖怪哥哥,我记得你是对人类不感兴趣的吧?”

汐有些不明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明知故问的问题,既然明知,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并没有“故问”的必要。

但是,这个自家的、又是人类的女孩嘴角甜甜的、降不下来的弧度……

“除了你之外的。跟这个……”汐又抛了下手中的小石头,“有什么关联吗?”

“没什么呀。”陆筱颖摇了摇头,甜的微笑,微甜的音。

那双深邃的瞳眸,仿似看尽了显世间的一切。这一回,大概也是头一回,却是没有看懂眼前这小孩的笑。

在局者迷,旁观者却清。

笑着的陆筱颖,作为旁者,对于自己为何而笑,当然是一清二楚的了。

不感兴趣……却是守护着。可能汐自己也没察觉吧。

但反正陆筱颖看来,这个为了避开“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可能”带来的对显世的伤害……分明就是守护着、在意着的。

汐还真是挺好玩的。

口是心非,不在意,却又明明那么在意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