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随忆而奏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62  |  更新时间:2020-08-07 20:24:42 全文阅读

安静下来的水,把墨泽裹在其间,没有丝毫遗漏掉的死角。但对于同墨泽一道下到水里的斫琴,却是一点碰到的办法也没有。

毕竟斫琴被墨泽用屏障护了一道,四下的水只能到屏障为止。想借由墨泽手同琴相触这点,来找个漏洞,试图流入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墨泽青铜的眸,在这水中看往四下而去,眸间透出的熠熠瞳光,更显得寒气十足。

谁都有些过去的事。

墨泽不像老山主或者汐那般,本就是在各自地界中的存在,未曾变过。

对于从他处来到此地的他而言,现在是在这沂竹镇定居着,也接了老山主的山主之位,但是终归还有段来此地前的过往交杂。不会像老山主、汐那样纯粹,经历过的事,遇见的人,都多多少少同地界有着或深或浅的羁绊和相连。

墨泽的这一“终归”,也注定了那些萦绕不去的过往,偶尔之时,总是会翻滚出思绪来。如不去的亡魂,徘徊在墓地中,不时地,当以为它不在时,却又会突然从哪处飞窜出来。

此刻于水下,就是那许久未有的感觉重新涌归时。

不喜水下的寒凉,但他不知此刻他眼中的光,是比水下寒凉更为寒的。

月光的弦远没有水面上方那般明显、强烈。但是让水下安静到自然地生寒中,带上了些柔意。

环顾、留意了下四周水中的环境,墨泽眸间的青铜色光也像是染了月色,有些柔和下来。

不喜归不喜,但仔细一想……

也是因为在水中许久,才来到了这儿,才遇到了老山主和汐侯大人,还有长老那老酒鬼。那么多现下同自己相连的羁绊,也算是因水起了。

这样一想,那份刚开始的不喜,似乎就如那亡魂,再次隐匿了起来。

还是,弹琴吧。何必多想。来的本意,方是最重要的。

一指拨响琴上一弦,还是以一音先试。

随后复又一曲弹奏而起,已是换了一曲。

这一曲,开曲有如这四下的水一般,有着静静的、缓缓的主调,其缓、缓到似乎未曾流动。

随景而奏的音色,虽琴的音质未改,但现在毕竟是在水下了。水中,不同于水上。

若是常理之中,不会去水里头弹琴暂且不说;就算弹奏了,恐怕琴也出不了声吧。但这会,幻境中,声还是能传的,只是跟常态下听来全然不一。

斫琴为屏障护着,屏障之内还是空气。声音若在传播中做个硬生生的质感分割,那么屏障内的音还是正常的琴音无异的。待到声传到了屏障之外、全为水的空间中时,音质就已有变。

曲中本调传达未改,但剔除掉音律之外,每一个跳动的音点、音质,却是实实在在变得更为浓稠,仿佛音也能凝固出形来般。

而且,这样的音,在水中传,不似空气中的音传了就是传、不会在空中留下痕,水中却是明显有视野可见的水中纹被带起。如暗流涌动,也带动着水中的水泡泡移动。

这新的一曲,还没弹奏多久,随之的,水底处的景象是相对音色、水中纹来说变化更来得显而易见的。

平静的水底,原是细沙所覆的安静水底。随音,若水中景里更有了另一重的水中景。

刹那间水底已是一望无际的芦苇群。有风拂过芦苇群的样子。水中感知不到风,但下方的景色,只看着,就觉得必定有风在其间吹拂。

上方弹奏者是一方境界,下方这芦苇之景又瞬时一重新境界。看去近在咫尺,若置身其中,只是浮在其小半空中的那种置身感,但若是想去碰,墨泽是清楚的,这只是视觉上的误以为近而已。

水中花、镜中月。

可见,却不可触。

水泡泡,从刚来到水下时,墨泽就注意到了,远没有泡泡还在水面上时,所见那般的光影闪烁,但只是色彩淡了的感觉,像是经了水的浸泡,褪色了。但这会,随着下方芦苇群的出现,水泡泡却是一息之间,全呈了透明态。只是能从水中,辨出水泡的轮廓来。

不过这也倒好。随琴音传递,水可还是动着的。动中的水泡泡,要是刚巧遮了看下方景色的视野,更麻烦,倒不如这样来得干脆了。透明无色,就算是在极近的眼前,也就没有“一叶障目”的效果了。

芦苇有风拂状,一层层微微倾倒又立起,一小浪一小浪地追逐着。能看出风并不狂野,恰到好处。刚好添了情调,把苇絮推往空中去翩跹。

没有梦溪。

墨泽扫视了下芦苇群,寻着梦溪的身影。弹奏不止,视野中寻着,却是皆数的芦苇,没有他物或她人。

哪怕是几秒的没寻见,也能从墨泽眼中瞥见些小失落了。

但下一秒,却如他所愿。

视线也是更为相近,就如在梦溪对面般。

是梦溪!

清溪曲水,苇絮绵绵。蒹葭如烟缈缈,伊人倩兮绰绰。

险些走神去的墨泽,不知觉中,弦间之音也于那刻停滞了瞬。只是立马又回过神来了。不过,回过神来后的他,思绪早已非在琴,琴上的弹奏更似是手指惯性地动着,只是生怕遗失了音,也会因此遗失掉这眼前伊人的影而已。

思绪非与琴,心之所系,自然在那与溪同在的伊人身上。

那只翠绿色羽毛的翠鸟,也有些吸引墨泽注意,瞅了几眼。毕竟,自己认识梦溪时,未曾见过,也没听到有被提起过。但能看出这翠鸟于梦溪的重要。

没见过,或许是在后面记忆中出事了吧。但墨泽总有种说不清的感觉,隐隐的一丝,总觉得这翠鸟并没那么简单。不管是不是在后头能看到是否出事,这翠鸟,或许在记忆之外的现时代中,能够有些用处。

哪怕是仅存于记忆中的,至少曾放过心上。让忆起些过去的些许,或许也能转移对另一道伤口疼痛的过于在意。问题是,如何利用而已。

墨泽继续拨动着斫琴,曲调音律随着水中再复套着的水中景而行,或平缓或急促,都同着景相融想成。不过留意着的梦溪的同时,他也多了几分对这翠鸟的留意。

只要是一切有可能成为“可能”的,他都不想放过。

苇絮飞扬,初逢。

冬日,还是那芦苇群间,只是换了装的芦苇群;还是那清溪,只是点了薄冰的溪。相守,红的发笄,点落的印记。

墨泽始终压抑着自己的各种情绪,尽量以客观、无情无念的角度来看着这一切。

冬雪,竹的简,婀娜欣喜的起舞。

已是春时,却是注定将终时。蓝色的鳞片,坦诚告知的后面却是逃离。

这看到梦溪臂上鳞片的反应,墨泽其实并不觉得意外,对于个人类。

人类总是如此,有时候坚强异常,有时候却会逃避躲离。看到了跟自己不同的东西,就会觉异,害怕,也是情理之中。

要是这会有个人类看到自己,这双瞳,也足够得到一样或者更甚的反应。

但是……

逃离便是,不再回头便是,却是另一卷竹木简的赠与。

看到这时,墨泽皱了下眉。

所以,这不够痛快、也不彻底的逃离,才是真源吗?要离去,却给了梦溪这留有一份再见期许的竹木简。

不干不脆,既断何必再丝连?那一世的嬴郎,是早已连余下的尘土都没了。但却跨越了这诸多个朝代,始终捆绑住了梦溪。

墨泽看着水中景象,不禁又扩散着想开了。

今晚汐跟自己说的话。钻牛角尖吗?

确实,若说是一个隔了这诸多朝代、实则早已转世不知多少轮的“亡魂”尚且存着对梦溪的束缚,更不如说……“作茧自缚”吗?

琴弦颤动,奏出的音也有些颤巍巍的,带着哀怨和愁伤。似是空旷深宫中,困于笼中的鸟,主人已去,却空留它出不了那笼。

墨泽并不喜这自己联想去的词——作茧自缚。主要,不愿承认,不想同梦溪联系在一起。他眼中的梦溪,从始至终,都已足够好。有些过去,无法逃避,但绝不想承认这只是梦溪一人的“自缚”。

若是没有那最后“若伊俟兮,我必归寻”的承诺,梦溪也不会陷入如此深。就算是有守护印记……

眼前已是另一番景,火海。

离去的村民,徒留下一片火海,和“妖孽”的名。

墨泽眸中的青铜光色,寒光毕现。

像某把青铜古剑,历经了年岁,看尽了生老病死,只是冷冷地观着自己一代一代的主逝去,然后终于不再有人拿起它去到战场,但是无论于何地、又无论经了何久,依然锋芒依旧。

此刻,墨泽双眼中的寒,正如这样一柄古剑、剑刃上始终带着的锋芒与杀寒之气。

景是火,心则寒胜冰川。

守护印记……

他的嘴角一丝笑闪过。冷冷的笑,带着些无奈与苦笑之意,更带着如他眸中所现寒芒一样的刺骨寒。

守护印记,并不是他所熟知的东西,毕竟他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要给谁一个印记。也是因此,也未曾想过要去了解下。但仅凭他已知不多的理解,大概也是类似契约的东西,只是较契约印记更深。

反正无论是哪种印记,契约印记也好,守护印记也罢,是他,绝不会去碰的,绝不会想要给予任何人!

至于其他的,所知基本便是零了。

不知道梦溪这守护印记,是否现今,真还有着同转世后彼者足够深的羁绊?也不知是否能够轻易撤回?

毕竟沂竹镇,隐居茶山上那位,同这边正好走了的钱小姐,守护印记便有时间期限,并非永续永存。鬼节为始的葬礼,也正是他同这位人类几世瓜葛的结时。要是可以有限,那能撤回的可能性也还是有的吧。

但更不知道的,还是……假如当年梦溪没有执着,放下了,已给了的守护印记尚在的话,又会怎么样?

所剩的,细想而去,他还知道的,倒还有一事。

那便是,前有梦溪,后……身边也还有个“飞蛾扑火”的。

溪抵不过那火。终归干涸,竭尽了心力。

另一个“飞蛾扑火”……

水在墨泽周身,毕竟这儿就是水为主宰的空间了。

而这造了这方水的幻境的主人,另一位“扑火”的主……

最所幸的事大概就是扑向“火”而去的,并不是真的“飞蛾”,而是以水为本的存在。

只是不知道,梦溪的溪抵不住的,汐侯大人的河水,一川的泓汐之水,能否如万家灯火林般,以另一种形式的,让水与火相碰的结果存续安好。

印记,水……

琴音未曾止,大概是把之前好几十年没被奏响过的份都给补上了。

还有,有些远去了的思绪。

再次凝神拉回,墨泽青铜色寒渗渗的眸间,跳动着肆意、红色的火光。

火中,有梦溪的哭泣。她手中捧着的,是那只先前墨泽留意过的翠鸟,名唤“小芷”的翠鸟。

芦苇中初见,就已猜到这翠鸟,于梦溪非一般存在的样子,估计是出事了。否则也不会,只有梦溪孤身来这江南。没想到,是在这里……

既已逝,逝者重归的事,这是基本不可能的了。火中去的,这小小翠鸟,可没凤凰那涅槃的能耐。

不过,这一从梦溪记忆所生出的景象中的所见,墨泽也算是记下了这小小的一点。曾经有一只翠鸟在梦溪身边,还是对她来说重要的存在。

这一点,对于如何用来解开梦溪的心结,尚无定论。但墨泽倒是想到了另一点。

这点倒也还要感谢汐侯大人提到过潇那孩子的话题。

要是没记错,梦溪跟潇倒还是不认识的。

潇那孩子,以前受伤的事,对人类也有个心结;虽结不同,但梦溪的心结,若从嬴郎放大,也不过是对人类的心结。

潇本为雕枭,也是鸟类。硬要攀这关系的话,也算跟翠鸟为同类族了。说不定,她俩能很投缘。

这样说来,有机会了,让潇跟梦溪认识认识,也不错。

顺带的……谎言,有朝一日总要揭开的谎言如何解,说不定借着梦溪这事,也能有个应对。

景已再换,早已离了那条溪所在的地界。

有黑夜,有白昼。有无人烟处,亦有人烟众多处,其间还有南巡、浩浩荡荡的队伍。

“南巡……祭禹吗?”墨泽不由自语了句。

还在水中,换回是以前尚未化形的他,水中没法说话。但现在的他,也早已不是昔日的他了。

祭禹而来的江南吗?

随后的场景,逐渐地,倒是多了不少墨泽也识的“人”,也识的地。

场景的置换,墨泽大抵能分辨出大的时间线,但也并非完全按照准确的时间先后而现。其间,最让他在意的,果然还是……

一音落弦,曲姑且暂止于此。

在幻境中,不知外头的夜过了多久,但估摸着已到下半夜了。

墨泽极为平静地视着水中的水泡泡。

随着音止,水中变幻、似真的记忆景致已散,水底还是那细沙。而这些水泡泡也静止了下来,没有丝毫地移动,完全凝固在了水间。

那一幕他最在意的梦溪的记忆……

看了许久,墨泽复又准备弹琴。

这一曲,但愿自己的领悟没错,能够准确唤出。

因为,他只想再看一遍那一幕的场景,有些他在意的东西。暂且,并不想其他的场景误呈现了,干扰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