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另一个梦溪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282  |  更新时间:2020-08-12 20:51:16 全文阅读

音止,水更静若止。凝固在了水间的泡泡,透明无色,只是水中勾出了弧度的界。

那一幕场景,是墨泽所在意的。

有些细微之处,同正常的记忆看似无异,然而,只要略一想就会觉得这细微处,甚是怪异。也正是这怪异,让他在看那一幕记忆时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不和谐之感。

想要确认这点,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再去看一下。虽然那一幕记忆,并不是他乐于见到的。

墨泽的双手已于琴弦上方重又做好了弹奏的准备,只是,他没急着落下双手、奏响琴弦。

而是,闭上了那双青铜眸色、此刻幻境的水中又是其光熠熠的眼。

以闭眼的方式,封闭起视觉,他觉得,更能敏锐地去感知、去领悟,能更准确地把他只带往仅“那一幕”中。

闭眼,尚无音,时亦若凝。

须臾之后,指终下沉了几分,于那被屏障始终护着的斫琴琴弦间拨走。

音复起,时若重走,水亦动起。

墨泽还是闭着眼,感受着那水中传递着的、有别于空气中传的音。

不是什么欢愉的曲调。毕竟,那一幕,也不是什么欢愉的景致。

梦溪的记忆中,若说是“欢愉”为主的,大概也就时间为前的那几幕。溪水,芦苇群,那只名唤“小芷”的翠鸟,尚未破裂的两情相悦的……泡沫。

耳边水动着。目不视,所听闻到的音却更饱满丰足。

除了自己奏出的音外,动着的水中有细微的水流和细小水泡泡声。

结合起来,像在一处水底听闻到了陆上传入的音乐。这感觉,似曾相识……

静躺在水底,无人知。游鱼游过,偶尔在附近甩动起了水底的淤泥。阳光自然是到不了这水底的,只是白日里,上方那入了水中白晃晃、粼粼感的明,在水底也能见着。

是较以往的黑暗,多了些亮的。但是却是更为无尽的煎熬般,因为……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将何去,将何从,唯剩下了毫无目的。那片黑暗,本才是自己该守护之处。

这里的水底……更冰冷,更……

这时,耳畔细微的水声散去。

哦,不对。本就在水中,又何来的,“像”在一处水底。

墨泽猛地睁开眼来。青铜色、寒光的眸,同眼前已经进到的记忆景象倒是有几分的相衬的。衬的,自然是一样的寒。

没想到刚刚那一小会时间,自己竟然想去了过去的一些。

汐侯大人的这幻境……或是说,汐侯大人能力的产物,然后残余了些许能力影响吗?还是说……只是纯粹自己的因素了。水中,本能似地忆起了。

他看着眼前的景。眸中的寒,是同这景一致的。但相比凄凄惨惨切切的这景调,果然他更如一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

仅他的那双眼,所透出的寒,是若于沙场之上,战终结,月清冷,残沙夹血刃光寒。远非这街景这般,是寂,是凄,但凄婉之间少了分棱角分明的肃杀之气。

没错,他想见的就是这一幕记忆。果然先前随忆弹奏、所领会到的没错。

无丝毫的灯光烛影,全凭着天穹那月带来的光,给整条街道添上了明。

街道两侧,鳞次栉比的屋舍,何许朝代的,墨泽是猜不出来,但一眼便明,距离现今的时代,是远在之前、再之前的。

无人烟。

两侧的屋舍,散着人生活的气息。夜深人静处,空余散风扫落叶,孤星弦月更显凄。

街道上无人就算了,倒是连打更人也没见着或者听闻些什么。有些静了。

但墨泽在意处自然不是在此。

有些因素使然,静、无人也是极可能的。

但是……

这是梦溪的记忆的话,为何这一段会连梦溪都没见着。

应为主角的梦溪,却未出现在景中。

当然这时间也不甚长。过了一会,街道的前方,尚不间其影,先闻其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悠悠而来,明明是婉转灵动的女声,却唱出了另一番味道,尽让这原为显世、现早已不知尘在何处的街道,只显鬼魅异常。

随后,梦溪出现了。同先前没有指定看这一幕时、所见一样。只是这个梦溪,确实不完全是他所识的那个梦溪。

既是,又不是。却更让他见着心如刀割。

但心归心,眼归眼。墨泽看着这一切,眸眼中所透的还是始终的冷冰冰。想要看清一些,可不能仅凭着心头的感受来判断,还是需尽可能平静地看的。

果然,这里有怪异!

没有梦溪的记忆片段,就算只有刚才那一小段,但……不合理。

汐侯大人那边……墨泽觉得汐不可能会没发现。除非,他见时,没有这种不合理的地方。这种不合理,是后期产生的。

本身,这儿所有的记忆场景的展示,从他第三人的角度来视,就已是完整的全景,这就有些超出常理了。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样的幻境本身也是超显世的常理。

不拘泥、局限于当事人仅眼前所视,他还能理解。常理外的存在,只是术中,以当事人的角度,更身临其境的弥补,也不过是术。

但是,术终归是术。弥补之外,绝补不出没有主人的景。

那么假如,那一小段完全无人影,连梦溪都不在其内的街道之景,是后来者的话。又为什么会有这一小段?寓意何为?

快速思索间,尚未等这记忆中的梦溪再走近些,墨泽指下琴音已变。音随其意转,虚景又随音而变。

记忆的虚景再次消逝,唯清澈平静的水,唯凝固不动的水泡泡,还有那细沙的水底。

刹那之后,琴音复响。

既有异,墨泽不是会轻易置之不理的。再去一次那一幕,他也知道未必能看出什么端倪,但反正,多看一回,除了时间,也没额外消耗什么。倘若连时间都不愿给,却又想有所获的话,也未免太贪婪了些。

音起,记忆的虚景重临。

他已有些习惯了,初始时或许尚离“置身其间”这一说法有着丝许的距离差,主要是视线平行度之类上。但每次都是很快就得到调整,很快,宛若他本来就置身在记忆虚景所现的那真实一刻、那真实一地般。

清冷的月,清冷冷的月光。孤星相伴。

地上有落叶,为袭面冷风所卷起。

但是,这一回却同先前已看过的两回都全然不一了……

若停滞了此方街道的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照理早应能见到吟着蒹葭一曲走过来的梦溪了。可是,这次……

等了许久都还是那无人、唯清冷月色的街道。

地上那几片不多的落叶,被风吹起,又落下;再被吹起,再次落下。除了每一回落至的位置有了些变化外,简直就如进入了无尽的循环中。

这是墨泽完全没想到的。弹奏继续,无变生;换一个音调,试图退出虚景的展现,却又是徒劳。

进退两难,便是如此。大概幸好的事情,便是,此处只是幻境中,而且是没有“四面楚歌”的幻境中。否则,这两难还真是有些许麻烦。

既然暂且无解,那……弹奏也无意义。这一晚,虽不知幻境之外是否已有了将要天明的意思,但凭着估计,也是差不多一晚了,一晚的奏曲,以心意寄梦溪来说,也已足够。

这儿既有异,也不再需要琴音来维续这记忆的虚景了,与其空奏,还不如停下弦来看看这幕记忆里能不能寻到些什么线索。

于是,此曲尚未终,音却戛然而止了。

然而,墨泽刚一停下弹奏,尚未起身来,随着曲调因奏者的因素而半途被截,街道的空气也陡然间变了。

白蒙蒙的寒雾瞬息起,又瞬息浓。

空气也较先前来得更为潮湿。雾蒙蒙间,这空间仿佛随意一处的空中稍一拧就能拧出水来。

两侧房屋尽掩在寒雾间,若隐若现时,恍若较先前一览无遗时离得更远了。或者说,是街道来得更宽了。

月色倒是依旧,一星一月,只是在这会的街道中,月光洒下的威力已弱了好几分般。

墨泽原为盘坐于地的姿势,周遭有变,他就索性保持着不动了。以不变应万变,贸然有所动作,恐怕反而会处于被动状态。

当然,他也不是空维持着原先姿态不动的。

形是不动,但从其手上就能看出,他是为可能会到来的突如其来,做好了随时准备的。毕竟,放松状态下弹琴的手,和此刻紧绷状态下的,同一双手,也可是有着明显差异的。

“还没奏完的曲,就这么半途断了,倒有些可惜了。琴音虽凄,跟这街道一样,但却着实好听呢。”一个女音响起。音是由远而近的,还是迅速靠近的。说到尾处时,已是贴在墨泽身畔语了。

但一听到这个声音,墨泽的绷紧状态却一下松了。

知道这里本不应该出现这同自己说话的语,也本不应该能在这见到能跟自己说话的她,但这话音……就算知道再异常,也没法以应对“潜在敌意”的状态来面对。

说话的女子,已在墨泽身侧,冰冷冷的寒气绕着其身,也因此绕在了紧挨着的墨泽身上。

女子的手穿过了斫琴的屏障,轻抚着琴头那圆玉的装饰。

“真是一把好琴。”说时,纤手一指轻拨了琴上一根琴弦。

音,饱满悠扬,沿着街道扩散,仿似尚有回音。大概也是这寒雾起时,街道也若扩宽了,所带来的空旷感所使然吧。

“梦溪。”墨泽依然没有动,来者是梦溪,那份警觉早已散得彻彻底底,话间也尽带着他刻意压制了的柔情,“你怎么会在这?”

“我……”纤指再随意地拨弄了几下琴弦,拨出的声随意却又极富音律,“不在这,还能在哪呢,墨泽?”

墨泽始终未转头去看梦溪,那种浑身所散的寒凉之气,已让他足够确信,她不是他所知的那个梦溪。但,她又确实是梦溪。

不愿转头去看,当然是因为怕看到真相。因为已经猜出了,恐怕这个梦溪是这一幕记忆中本该出现的那梦溪的样子。梦溪,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样子。

记忆为何不再只是记忆,他暂且不知,仅知的,是那被什么揪着的心,让他不愿转头去看这份真相。

还有一点,是他更为疑惑的。倘若说记忆不再纯粹,不只是储存的单纯“亡魂”似的过往,已能够影响现在的话,那……这个梦溪……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在墨泽印象中,梦溪,这名出现在他轨迹中时至今,他可还是头一回、在今夜、才见到这一幕记忆中的梦溪。血红的瞳,全然不似那往常古画中走出模样的梦溪。

而相对的,“墨泽”这个名,对于梦溪来说,更是已封存起了这些过往后才首次听闻到的才对。按照时间线来说,就算这记忆中已有名堂,但这儿的梦溪,照理也是应该不认识自己的。那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的?

还是说,她早已越出过这幻境?在汐把那莲交给自己之时,这里的梦溪,就早已经摆脱了“只为记忆”的束缚吗?

梦溪一手轻抚那琴头圆玉,看得出她对这琴有些欢喜。另一手,在琴弦上移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短短几下的曲调,却同这词极为相衬。只是,吟唱声中缺了丝什么,被那仿若看淡了一切的空荡荡所覆盖。

“是在好奇,我这个梦溪是怎样的存在?又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吗?”梦溪停了吟唱,插了这两句。

随后又是浅浅的吟唱起,但,换了词。

“蒹葭于何,不过烟火,魂亦渺渺。一水何存,伊人又为何。”

分不清是梦溪临时起兴的吟唱,或是,这几句大概已念叨有几回了。不过,也就这几句,随后便不再吟唱,只是专注地奏着那琴。

琴音灵动。若不是就在眼前,大概是联系不上这琴音,是方才吟唱者同为的。毕竟,唱声中,那份空荡荡之感愈听愈加浓,就彷如那已去的芦苇群,烧尽之后,除了沉沉死气,也没余些什么了。

看着这样的梦溪,墨泽有些不知所措,但那份心头被揪着的感确是真切。

“梦溪……”

墨泽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停下弦间弹拨的梦溪,伸出一指在他嘴前做的噤声手势给制止住了。

梦溪冲着他笑起。

不是那个梦溪。眼前的伊人,是血红血红的双瞳,半边皲裂的脸。

但又是那个梦溪。容不盖其颜,笑起来的样子,还是那个梦溪。

而这一个梦溪,这一幕记忆所处的街道,也是陆筱颖误入见到过的。在那一个误chuo入了的水泡泡中。当然,她所见到的街道,是这儿尚未生起寒雾前的街道原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