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另一股力量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93  |  更新时间:2020-08-17 21:01:21 全文阅读

一身的白,披散的发,以及那血红的瞳。

此刻,墨泽眼前的梦溪,是较一贯中素雅、自带着一份古画似韵味的梦溪,远不同的。那个梦溪若说是黑白水墨,眼前、这儿、记忆虚景中已脱离了单纯“记忆”的梦溪则是重彩为饰。

一个若说是压抑了种种,也压抑了对娇艳色彩的追逐,正如其压抑了自己,让汐帮忙安排了这份隔离出来、却又藕断丝未断的记忆一样。另一个,则是补足了那被压抑过久的欲求,大胆地以不再素雅的色,来表示着自己的所想所念。

当然墨泽知道,这必然只是他的主观感受而已。眼前的梦溪,黑发上的黑也好,瞳中的红也罢,衣着的白也是,不过也是那个他在虚境外所知的梦溪,一段曾经而已。始终是她,所以也没什么那么大的差别。

大概产生这种主观差距的缘由,是因为那双瞳的颜色吧。

若是往常梦溪,往常梦溪那双明眸,同样也是这番模样,必定也还是古韵依旧、倾城之间尽显尘嚣之外的雅静的。但因为这双极能引人注意的红瞳,整体却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味。

“我的眼睛,有什么吗?”眼前的梦溪收回了伸在墨泽唇前的纤指,笑容不散,手抚了下眼角附近,问着墨泽。

自己的眼是怎么的,半边的容又是如何的,梦溪当然清楚。本为溪水所化,溪已不保,要不是有体内那份助她成形的力量在,恐怕她也早就同溪一道早就不知所踪、烟消云散了。

但离了溪,力量在减弱。或者说,这是相辅相成的吧。

自己便是溪,溪便是自己。若自己力量弱了,那保护溪的力量也会弱;而若是溪出了什么事,她也会受到影响。千丝万缕,这是有些没法抽丝剥茧般一一道明的,不过大抵就是这个理吧。

总之也是因为力量弱了不少,她一路过来时不时都要去所经之处的水域中,借着,休养缓和些许。无镜时,显世之人就喜以河为镜、以水为镜。她去借水休憩之时,自然也借着水面、见过自己此刻的容。

女为悦己者容。这,大概也是让她执着加深的另一道枷锁吧。为寻嬴郎,虽尚未寻到,但若是寻到了,这容怎么能去见心爱的郎?

随后是愈寻不到的焦灼,同愈对若寻到的忧虑,交杂纠缠,缠己一身。终归,是自己没过自己的关。

“没什么,只是你的眼睛……不大一样。但……挺好看的。”墨泽说着。梦溪转头时,自己这么看着她的笑,确实是有些失礼的。

“是奉承,还是……真心之语?”

“后者。”

梦溪问得直截了当,墨泽也是答得干脆利落。

没必要多问。因为,这儿不是显世。

幻境相对外头而言,已是虚。记忆这虚景,水中的水中景,这么说来更是虚。既已“虚”,已没必要再加些“虚”来掩饰什么,这话语也自然没必要再多加掩饰,直言就可。

况且,墨泽答时,那寒光冷透的眸间青铜色,那不加掩藏的肯定,已是足够的补充。

梦溪笑着回转头去看着那一根根琴弦,又断断续续地弹了几个音出来。

“你挺喜欢这琴的样子。”

“是啊。你也知道嘛,这儿,都是假的。水中花,镜中月,也就只能看得到罢了。所谓记忆,说白了也都是些早就老掉牙年代的事了。但,就在这儿,我却变了。从……沂竹镇开始。这儿,是叫沂竹镇吧?”

墨泽点头,哪怕梦溪聚精在琴上,他觉得梦溪也能知道他这无声的答复。

为何……是沂竹镇开始?

这疑惑还是有的。汐的那盘棋,想帮梦溪解个铃,几个因素是凑在了沂竹镇。特别是……比如万事通帮忙打探到的,很可能、基本就是嬴郎转世的那个人类,也可能将要来这镇子。

但是,从第一次通盘看记忆虚景、觉得这一段记忆有不和谐时,墨泽就觉得汐对这细节处藏着的异常并不知情。

那么,这个梦溪所说的,沂竹镇开始,跟汐想在沂竹镇解这铃,地点的巧合,只是巧合?还是,本就是同一盘棋?

要是本就是同一盘棋的话,那自己觉得汐不知情的先入前提也就是错的了。汐,难道是知情的吗?连对于这个梦溪的存在?

还是梦溪的话,打断了墨泽此刻胡乱的猜测。

“可别瞎想哦,墨泽大人。”

这个称呼是此刻还在显世中寻走着的梦溪,对墨泽每每的称呼。还有着一样的语调。

“今晚,你和汐侯大人的会酒之谈,我听到了些许,当然并不全。汐侯大人并不知晓我的存在。他的好意,还有你代为保管的好意,我都明了。大概,比另一个我,更明了吧。”

一小段极为连贯的曲音,琴弦颤动,音若夏日傍晚一场急雨。随后,又骤然弱去,若雨来势凶猛,去势也是收得极为迅速。

“哦,对了,同汐侯大人一道来的那人类小姑娘,我也认识。当然,她也认识我。不过,这事,她应该没跟汐侯大人提起过我。所以呢,现如今,知道我存在的,大概就是你,同她了。”

“这个,汐倒是确实提到过一句,小颖看到过……”

墨泽记得汐说的,小颖误chuo入一个泡泡后,见到过,看到了吓人的梦溪。大概就是指的这一条街道上所发生过的记忆。但要只是如此,汐又为何不是知道的范围内的?

“是吗?恐怕不是。彼非此,此非彼。”

墨泽静听着梦溪的细述。

“要是汐侯大人知道的,你觉得他会什么都没跟你说,就交由你保管吗?那位大人,对有些事情还是挺较真、挺负责的。汐侯大人以为的,大概只是见到正常的记忆,只是误入了他原先不想让那小姑娘见到的记忆。”

琴音停下,连断断续续零散的几音也断了。

“存在这的记忆,是比行尸走肉还稀薄的影。墨泽,你觉得现在这个正在跟你交谈的我,只是如此稀薄的影吗?”

梦溪看向墨泽问道。这回,她脸上的笑容,是同那个梦溪全然不同的。因为,带着分诡异和妩媚。

当然不是……话并未说出口,但墨泽已马上意识到了。

小颖见到的,并不是汐所误以为的只是正常记忆,只是有些不美好的正常记忆;而实际小颖误入,所见到的,是眼前这个一样活生生、却存于记忆间的梦溪。而对于这个梦溪的存在,汐并不知情。

“汐侯大人遇到的这人儿,可比我遇到过的,有趣多了。”

墨泽隐隐觉得这个梦溪似乎对小颖想做些什么。“有趣”,若是引申开,这意思也是有些大的。

“她刚误入那会,我还以为是那个人的转世呢。”

梦溪缓缓地述着。

“虽说是沂竹镇为始,先前,我确实只是梦溪分离出来,稀薄的记忆,稀薄的影。只是影,对时间并没什么太多的感觉。不过不再是单纯记忆时候起,我却觉得以往梦溪所有经历的时间都一股脑回来了。在这儿也似困了太久。太久没接触过真的人类了,还以为有人类气息,是那人呢。”

梦溪记得当时见到小颖,自己说的原话是:“你……是嬴郎吗?你知道嬴郎去哪了吗?”

那并不是她纯粹想吓唬这人类,虽然一路至此江南,路上对人类也是没啥好感,但那些话并不是有心吓唬陆筱颖的。

没有人类出现过的这些“记忆”,却闯入了一个人类。是误以为了。但立马发现并不是那人后,有种压抑过久的情绪油然而生。那会要不是她被汐侯大人的叫唤,从“记忆”中拉回了现实,那自己可是必定会保证她再回不去那显世的!

不过,只是那时的念头了。放在现在,就算不顾及汐侯大人的面子,也要顾虑那泪的面子。

为一个妖异而流的泪。在梦溪的记忆中,为梦溪而惋惜。是为自己而淌落下的泪。

那泪,不只是那会在她身畔的汐侯大人在意到了。还有自己,这个藏于记忆之中、小心翼翼、始终没让汐侯大人发现过的自己,也在意到了。

“不过……”梦溪欲言又止,随后又补了一句,“汐侯大人带个人类来,我大概也有些明白其意了的。”

就算没有今晚在这河畔的屋舍内的谈话,她也知道。从那滴泪开始。

“梦溪,我能问下,沂竹镇为始是什么意思吗?”墨泽说出了他的疑惑。

汐让小颖介入的意思,他也明了。人类有人类的优势,心结因人而生,由人介入来解也是不无道理的,哪怕不是同一个人类。

相较之下,他还是对眼前的梦溪更有些在意的事情。按这个梦溪的说法,汐也是不知她的存在的,以为小颖误入的只是单纯记忆,不知疲地重复展示着历史。那么,梦溪口中的这个镇子是始点究竟是什么意思?

今年的鬼节……可还没成为类似此刻所在幻境那般、过分遥远的回忆。墨泽顾虑的,不过也是有些什么暗潮涌动,还纠葛缠在了一起。

这儿的梦溪,绝不会是直接受到鬼门影响的。毕竟梦溪,可不是亡魂之类,妖异并不受那道门的束缚。

怕就怕在,鬼节、鬼门之事,尚无定论;而梦溪能单独成了这一个独立梦溪的背后,还有另一个未知数,两相之下,若是有些共振类似的效果出现,对山这边、亦或汐侯大人水那方的地界都没什么好处。

特别自己手底下那几位人物,对地界有些小情绪的事,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墨泽大人,倒是挺在意这细节的嘛。是因为……山之主的责任所在吗?”

红瞳的梦溪,嘴角浅浅扬起个转瞬即逝的弧,似笑非笑。

“必然是了,确实我这也是明知故问了。沂竹镇为始,自然就是在沂竹镇,我才成了你眼前的这个‘梦溪’。可不是你方才看时,在这街道上见到的,纯粹过往的影。当然了,上一回,那人类小姑娘来时,她所见的一开始就是我。”

“今晚的嘛。墨泽大人可不是人类,原本也只是想糊弄一下而已,前面给你看的是影,并非我。至于现下所在的,第三回来至这一幕记忆,只是我有些腻乏了。见一回便好的记忆,再特意来看一次,说明你已经察觉了些东西。这第三次,我也懒得控制那亡魂似的自己的影,再从街道那儿走过来。”

说完,梦溪轻柔地把自己的手贴向了自己那半侧皲裂的颊上。本是想抚去的动作,但待到同肌肤亲近时,她却只是小心翼翼地以指肚点了几下如久旱大地的面庞。

“虽然已是事实,但看着这样自己的影子来去,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其他的,你想知道更多的,我也告诉不了你。总之,我是在这沂竹镇的地方,独立成了独立的我。大概,可以用‘觉醒’或是‘苏醒’来说吧。至于细节的为何……”

梦溪故意拖着腔调,似是故意想给墨泽留足悬念般。

“我只能说,最近,汐侯大人来这地多了些。当然这频次,也是从河里捡起那人类小姑娘开始的吧。于我而言,这只是一个前提条件而已。这块地上,有股力量。是这地方天成的、还是外来的,我可就不知了。”

“所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在沂竹镇吗?”墨泽似自语地说了一句。

要说最近汐常来沂竹镇这点确实。以往,他也没少去苕酒屋那,或是去万家灯火林约长老喝上几盅,但在沂竹镇停留时间并不多。自己这屋子这,也鲜少来。要约自己喝酒也会在苕酒屋那为多。

按梦溪这说法,汐常来这,可以说只是给了一个契机,而真正的源还在于镇子上。但知道了这点,墨泽反倒有些更不解了。

要论山同水,严格的界限的话,沂竹镇其实算泓汐一方了。镇间溪河穿过,井池错落。江南之地,下方更有隐水遍布。但从古早至今,老山主那时,现今亦是如此延续,界限未曾真为“限”。

墨泽也是因此,就算承了老山主的山主之位,也是始终在严格来说为汐所属的这镇子上落脚。常年此处居着,同这块地显世居民的沟通来说,恐怕自己可比那先前确实对人类不感兴趣的汐侯大人、更来得熟知了。

对此地居民熟,时间久了,也自然对这地也熟。水域流纹,那是自然没汐侯大人熟悉的。但水之外,山水自古交错,界限不只是从相处上没那么“限”,实际分布上也如阴阳之理,阴中有阳,阳中亦有阴的。

所以归属泓汐的这沂竹镇,除了久居之外,就凭着这阴阳之理,自己也还是对这镇子有足够了解和把握的。但在这种熟悉的情况下,眼前这位梦溪所说的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却完全没头绪。

沂竹镇上,貌似没这种东西啊。只是个普通镇子,大概,相比现今显世里头大部分的镇子来说,古韵是保留了好几分,但也尚未稀有到如此。

“看样子,我所说的那股力量,你也不知嘛,墨泽大人。反正,那是什么,又岂是我个小女子可知?于我来说,倒也是好事。”

梦溪扬起自己的纤手细细瞧着,像是初次见到似的。

“倒是给了这个本被自己放弃了的我,更多存下去的可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