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茶山,天将明时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42  |  更新时间:2020-09-21 21:18:11 全文阅读

未晚先投宿,鸡鸣看早天。

已有鸡鸣声起,穿透进了茶山。

清晨的露水,尚凝在茶的片片叶间,让绿来得更青翠。

“哦?快天亮了啊。时间还真是快呢。汐侯大人,是吧?”喻礼问着正在他这做客的汐,脸上的笑带着些憨厚之感。

“确实是快。”汐说着看了看手中的茶水。

酒可醉人,茶能清神。仿佛是因着这茶,让饮者一夜清醒,忘了困乏之意,以至于也忘了时间还在不停地流走,若河水不停歇地流一般。

既然忘了还在流动,当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时,自然会觉得时间好快了。

“哎呀,没想到那么快就晚上快过了。没想到汐侯大人会过来坐,都没来得及备上些酒水。这一晚上就喝这个,还真是有些寒碜了。毕竟,我这寒舍里头,茶倒是有的是,当然也就些粗茶了。酒可还真是……”喻礼说着偷偷瞄了眼芷芕。

还是那老习惯,芷芕正嚼着口香糖,同水璃在一块。

这酒……喻礼是没眼前这汐侯大人那么喜。但也不是不喜。只是程度上弱了些而已。要不然也不会常去汐玥楼那,或是苕酒屋那喝酒。但是……

喻礼自己也有些不明白。说是说他才是主子吧,但有的事情还真是好像芷芕说了算。比如酒这一点上。这处坐落于茶山的居舍,没有任何酒水之类的备着,便是芷芕说了算的。

汐也顺着喻礼的目光,瞅了眼芷芕和水璃处,嘴角笑意闪过。对喻礼刚才那小心翼翼的眼神已是秒懂。

这一对主随,汐一直都觉得还蛮有意思,蛮好玩的。有主有随;但有时,主才是随,随又可作主。没有过多的约束,倒是挺自在随和的一份关系。

“茶也不赖。既然快天亮了,那我们……”汐再次看了眼水璃所在处,“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那么快啊?”水璃听了,有些不舍地抬起头来,手上还拿着那把紫砂茶壶。

她前面的桌上,茶具俱全。一侧坐着的便是芷芕。

光是初看她俩这模样,水璃一身的古韵,同这竹制的桌,紫砂的茶具倒是极为相衬。像是水璃才是为主,正在细细倒腾着茶艺的那位。

而芷芕,嚼着口香糖,随意、又显出帅气的一身现代装扮,倒像是一个本对这雅致讲究的艺术完全没兴趣的少女,纯属好玩围观着看一般。

但实则却是相反。水璃对茶艺原本一窍不通,跟着汐过来坐坐,被芷芕拉着试试看,反倒起了兴趣。看似的表象,却又不可全看表象。

芷芕才是那个教着看似颇有样子的水璃的,而不是表象可见、容易误解的水璃才是那擅长者。

“妾身可还有些在兴头上呢!”

水璃这话当然是对着汐说的,所以,语调间也有些撒娇的味。毕竟汐侯大人嘛,对于水璃来说还是不一样的存在。

汐侯大人严肃时、或是不悦时,水璃也是会很慌兮兮的。该尊敬时,那是绝对地毕恭毕敬。

而在最平常的随意中,汐侯大人也是对于她来说家长一样的存在。虽然本身汐侯大人就是泓汐一整个地界来说的一家之主,但于水璃来看,是更亲的家长一样的存在。所以有时候,也会有些类似晚辈在长辈面前撒撒娇,希望得到认可、表扬什么的举动。

但这话在喻礼听来就不一样了。

喻礼再次小心翼翼地瞥了瞥芷芕处。

要说水璃这是本身水属性的体现的话,芷芕名源于植,照理其名就足够体现其自身特性了。但是光看样子,全然没有点柔意在里头。

芷芕也似乎发现了自家主子正在看她,若无其事地嚼着口香糖回看回去,倒反而害得作为主子的喻礼,一脸心虚地双手捧起茶杯来假装认真品茶。

喻礼同芷芕这细微的互视之间,汐则是不紧不慢地回着水璃。

“从你地界跑茶山这不挺快的嘛。随便哪天都能继续来找芷芕玩茶具的。”

“那可不一样了!要到兴头上,那可也是要点时间酝酿的。多可惜了今天的兴致。”

“改天定做一套茶具送你,当作这次的弥补,怎么样?”汐建议着。

水璃的心思,汐还是知道那么几分的。要认真时候认真,现在这会只是小孩子玩闹一样说说罢了。真要是自己认真地说要走,水璃也不会说二话。既然跟着芷芕,喜欢上了摆弄茶具,那顺带送点小东西让她玩玩也不错。

“好呀,好呀!汐侯大人最好了!那妾身就先行谢过了。”水璃欢愉地回道。

风拂过茶山,水璃的服饰轻盈,裙袂翩跹之间,不多做什么,便已尽带出一份独属于她的柔情。藏了江南的风、收着江南的水一般的柔情。而这之间,又带着较着柔意更稚嫩了不少的、孩童似的天真烂漫。

当然,若小孩子一般的某些方面,她也就在汐侯大人面前显示了。毕竟她眼中,含了她那小地界的泓汐地界中,独一的一家之长,唯有汐侯大人。至于显示的时候,除了自家的汐侯大人外,其他有没有外人,她都是可以视若无睹的。

“哦,对了,回去之前,有点事情要向你讨教讨教。”

“汐侯大人说讨教,可让我……”喻礼极为随性地抓了几下后脑勺上的头发,完全不顾是否有着客人,任由头发一下乱糟糟起来,“有些受宠若惊了。哈哈哈……是什么事,还需要向我讨教的啊?”

“主子,你装糊涂不能装好点吗?”嚼着口香糖的芷芕插话道,“肯定是那天巷子里头见到的那个人类小丫头喽。上一回离魂,不就你让我去那丫头那,帮你那个……那个什么前前前……世要守约报恩的人的。”

“哦……”喻礼一脸恍然大悟、如梦初醒的样子,“那个女孩子啊。就是那天巷子里遇着那个啊……汐侯大人竟然连我们遇到过、这种小事都知道啊。啧啧……果然,您老人家这回跟人类的瓜葛不浅的。”

不对此话做直接回应的汐,只是嘴角微微扬起了些笑意。

“所以,那孩子的事嘛……”喻礼又去抓了下头发,更让头上显得愈加乱蓬蓬的,“你看汐侯大人连这小事都知道,对那小孩子的事嘛,肯定比我清楚的。怎么可能还会有要向我讨教的呢?”

喻礼又示意了下水璃处。

“喏,我觉得汐侯大人问我,可能还不如问你家水璃来得更靠谱呢。我能遇上那孩子,也就……特殊情况嘛。你懂的。要不然我都很少跑镇子里头去的,虽然那么近。很多事情可真不大晓得了。”

“喻礼大人可真谦虚!”既然自家汐侯大人还有事情要讨教,那估计还要点时间,水璃这会便还是专心致志倒腾着她面前的茶具,只是既然提到了自己,那就接上个两句,“喻礼大人可跟水璃不同。妾身遇见个几百回都看不穿的东西,喻礼大人的话,说不定仅一面就能看透了。”

“啊哈哈哈……汐侯大人,你家水璃说话可真好听啊。搞得我既感觉不好意思,又有些骄傲起来。这会要是真身的样子,我可都想甩几下尾巴高兴下了。”

芷芕看都不看一眼喻礼,轻声嘀咕了几句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的话。

“主子,你那尾巴还是别乱甩了。随便甩一下,万一把这儿一山半水什么的,给甩到了,可赔不起。第一个可疑的就是你,到时候看这边地界之主怎么收拾你?”

喻礼一脸尴尬的笑意。地界之主,还真是眼前就有一位。

“我觉得……汐侯大人说不定不会介意呢。不过,我还是谨慎,谨慎,哈哈。不论是泓汐那边,还是山一方那边,我这都是借住在地界上的客。是好像不能高兴过头,给主人添麻烦。反过来,地界之主有需要,多帮帮忙,我这小日子过得估计也能更舒坦点。毕竟礼尚往来,主人也肯定会多给点照应什么的,对吧,汐侯大人?”

喻礼半开玩笑地说着,话题又转回了正题上。

“那,今天我这客人,不知道能帮上泓汐之主什么忙?你看上的那人类丫头,我可真就那巷子里头、一面之缘而已。要是说不上来什么,汐侯大人可做好心理准备。”

“我只是讨教。你能说多少,算多少嘛。又不是强押着你画押干嘛,就只是喝个茶,闲聊补个话题而已。你也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地提醒我的。”

“哈哈……汐侯大人说的是。我这小心翼翼嘛……哎呀,老习惯了。我自己倒是……”喻礼说着又看了看芷芕处,“没什么感觉。”

这一句,汐纯粹假装着没听到,径直说出了自己想讨教之事。

“我家那个唯一的、人类的小孩子,你既然见过了,有没有看出点什么?”

“看出点什么?汐侯大人这话的意思是……我看出的,就是……她是个人嘛。活生生的。”

“不是这方面。那天,我没在现场,所以不大清楚细节。她是怎么看到你们的?有没有这方面看出点什么?”

“哦……”喻礼若有所思,像是细细回忆着当时见到时的点滴,“汐侯大人问的是这个啊。说到这个,还真有点什么!汐侯大人你家那孩子竟然能看到我,可真把我吓了一跳啊!一个小孩子,竟然看到了我!那个把我吓的。我本来可就是,你懂的,就是小心翼翼去的。”

刚不嚼口香糖了,品了一口水璃新斟出的茶水的芷芕,被自家主子这话……直接把刚喝进的那口茶水,给呛着喷到了地上。

“呃……喻礼,看到你家芷芕反应没?我家花痴,要还真能把你吓到,那可就真能耐了。”

喻礼尴尬地挠了挠头:“哎呀,我就稍微、就那么一点点夸张了点,我家芷芕还真是……不过,我可还真是被你家那娃娃给吓到了。虽然说是之前是有过离魂吧……不过,我觉得……”

“这也是我要向你讨教的缘由。”汐认真地说道,“是离魂过,但我觉得有点日子了,应该不是这个的因素。”

“是呢。我也觉得不是离魂的因素,所以也有点好奇。不过汐侯大人,虽然是你向我讨教,不过提到了这事吧,我反倒向反过来多问你一句,你那,可一点线索都没有吗?我对你家小孩知道的确实甚少。”

“我自己猜测的,倒是大概是有两种不同的可能性。向你讨教下,我也是想看看,到底是我自己猜的哪种可能性。或者说是,这两种中各占了多少。当然也可能是有我没猜测考虑到的可能。”

“嗯……这么说来的话,仿佛,这讨教,我有些任重道远啊,哈哈。幸好刚刚跟汐侯大人说过,做好心理准备,我可未必能说出什么有用的。”

喻礼呷了口茶,仿佛是给自己压惊一般,随后又接着继续说道:“这么说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汐侯大人也没其他更多线索?”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就算汐侯大人不点头,喻礼也猜到了。要不然也没必要跑他这来喝茶了。还以为今晚喝个茶,是真喝茶,毕竟汐侯大人按他说的,要来这小镇子小住片刻的话,也算是直接相邻的邻居了。

“说到这个吧,其他的我是没汐侯大人清楚。不过那天我是好奇了下……”喻礼又连忙紧张兮兮地对汐解释道,“当然了,汐侯大人家的孩子,我好奇也不会做什么的。这点,您老人家可放心,也别误会啊。我家芷芕可就在边上看着,我也做不来什么。”

“那可不好说。”芷芕极为淡定地品着茶水,刚才那口被呛到喷出来的可惜了,“那天谁盯着别人家眼睛看,还凑那么近的?就算不喜欢去镇子里头人多地方走动,这点常识总是要有的嘛。盯着别人家女孩子的眼睛这么看,不就是做了什么吗?把别人家脸都看红了。”

“芷芕,你可不能当着汐侯大人面乱说啊!万一汐侯大人不愉快了,下次我去泓汐喝酒干嘛的,是吧?多尴尬。再说,人家那小孩子不是天气太热,本来就热红了脸吗?”

都是老熟人了,所以这番话都是毫无顾忌地说着。

“说回正经的啊,汐侯大人,我当时看你家那娃娃的眼睛,是有些什么的。当然没做什么,只是看着。不过这个看着也被我家芷芕给阻止了嘛。就刚说的,显世那些的什么规矩什么顾虑的。”

“你不早说。你要说了,还有另外的一些什么,我才不管你!”听到此,芷芕呢喃着埋怨了句。

确实芷芕只看出了其一,未看出其二。只以为是离魂还有的影响,再加上同汐侯大人走得近的影响而已。

“当时那情况嘛,我也不好说明,当着小孩子本人的面。我觉得那孩子跟隐世牵连,有些深了。到底有多深,是我有些好奇的。看联结有多深,这话好像是我那会就说出来过。但其实吧,我除了看这层外,有些好奇,是不是此世之外,前面的,尚有联结!”

愈加亮起的天色,虽还未全明,但却已开始让灯盏渐失其所需。

是不是此世之外,前面的,尚有联结……

这句话也若渐明起的自然亮度,让汐心头有了丝许的明了。

假如这样,那么去墨泽那蹭晚饭时,自己所想去的可能性的一种,还真或许会是对了。

不局限于仅上一世的前世。钱小姐的前世,曾有过跟喻礼的关联,有着她所不知的十世之约。小颖的前世,或许也有些因果残留,同隐世之间。

但是,既然自己的守护印记给的时候,没有发现其他任何异常,肯定不是印记的关联。那么这一份联结,到底是何,汐还真是有些好奇上了。

心血来潮从河里捞起这小孩,可真是捞到了个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