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返镇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809  |  更新时间:2020-10-04 22:01:22 全文阅读

晨,已透微凉。从沂竹镇郊外一路回镇,空气因着这凉,显得更是清新。

离开茶山后,汐同水璃倒也是不急,难得地人类那般、优哉游哉地依着那条大路往回走。

尚未亮透彻的天空,已有丝许不算强的朝阳感。这个点也算还早,路上却也并非全然无人影。已经遇到过那么零星几个早起去田间的人类。

有骑着陆筱颖家差不多的非电动三轮车的,车内后头放着锄头之类的农具。也有是简单骑了个也带上了沧桑味的老式自行车的,锄具一把,借着车后座的行李夹固定了下,便简单地同车子平行横放着,也不会轻易掉下来。

共通点的话,应该说遇着的这几个,他们基本都是带着手电筒照明的吧。

此时鸡鸣声已歇。或者说,就算是还有偶尔几声在啼的,到了这儿也至少是算暂且听不到了。

隐世的小妖小异们,这个时候是大都回各自居所去了,耐不住将要盛旺开来的阳气。但这镇子西郊,那处台门外的老油灯,倒是依旧还亮着。不过这从灯中溢出的明,也唯有隐世的妖异方可见。要不然那些经过的人类,也大可不用这一段也开着手电。

“心情不错嘛?”

“那是当然了!”手上拿着一根随手折的狗尾巴草的水璃,一路上哼着轻盈悦耳的小曲调,“还是第一次跟汐侯大人一起走在这儿。妾身当然高兴了。”

尚带着晨露残留的狗尾巴草,在台门那老油灯溢至此处路上的光折射下,彷如缀了晶莹的细钻。

“有吗?”汐随口地反问了这一句。确实,平常没太在意这些小事,没太记得很清楚。大概……估计是头一回吧。

不过换个角度来说,泓汐的地界之内,可远不止川祁镇或是这沂竹镇。以前没有这么一起走过,或许反倒是正常之态。

川祁镇,有泓汐的入口。源处,那儿有入口也是极合情合理的。

当然其他之处,若是有需要,其实也是可以有往泓汐的入口的,只不过也是需要施加术,单独弄个连接。就如这回暂住陆筱颖家,那个房间,屏风之后,便有为了方便直通泓汐的口子。但不是必要,汐也不想多开那么多口子。

维持这些连接通道也是耗力的事。况且,口子要是多了,非天成的口子,维护再佳,也总是容易增加隐患。万一有些别有用心的,借用这些临时通道做什么,对泓汐可没好处。

所以,目前川祁镇之外,唯一单独连了的、直至泓汐的入口,可以说只有陆筱颖家中那房间内。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泓汐是开门做生意的,又有这一带唯一的常年不化的雪山景色,妖流量不小。没有其他可入的口子,至少泓汐整个大地界之内,如要去泓汐,必定是要有通行工具的。比如,沂竹镇上那桥融而为一的廊桥车站,便有可往泓汐去的。

这样一来,也多少能给四下的小妖小异们,多些生计。也算是一举两得。

川祁镇是这样,狭义泓汐的入口,于整个大泓汐地界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是四方可通之所。以阴阳喻,大泓汐地界若为阴鱼,狭义的泓汐,便是那鱼眼。

相对的,阳鱼自然其实也有。只是不是墨泽为首,或者说曾经老山主为首的,山一方。而是同泓汐相连另一边——垚阜。

而沂竹镇,说特殊也特殊,说普通也普通。普通来说,泓汐整个地界内,这样的小镇子不止一处。有水璃一样类似,水一脉化形而守着那方地界中的小地界的,也不止这一处。所以有时候,汐也不可能每一个都有足够的机会陪着好好走走。

这样来说,也确实是难得了吧。

也确实算是难得了,在泓汐之外,这镇子上要小住会儿。

自然这个“泓汐”之外所指的“泓汐”,是川祁镇为入口那狭义的泓汐。准确来说,只有那儿才叫“泓汐”。但往常,也不乏把泓汐实际所辖整片地界都称为“泓汐”、以指地界的情况。

“在沂竹镇小住这段时间,应该还挺有时间陪你走走的。”

“真的吗?汐侯大人不会是陪那个小丫头多,妾身这只是顺带吧?前面可就接她放学挺多的喏。”微微轻下去的声音,带着些水璃的娇嗔。

“那小孩嘛,总是要多陪陪的。她的时间,走得太快了。一眨眼,可能就已经……”

“挂了。嘻嘻。”水璃毫不避讳地说着,对于妖异来说,确实也是如此,眨眼即逝的生命,就如同或许人类眼中,相伴的动物也是眨眼即逝一般,“所以,不管怎么算,都是妾身能陪在汐侯大人身边的时间更多!”

“嗯。”

“对了,汐侯大人,那鱼儿,名字,真这样不要紧吗?总没个名字,可真要被叫习惯了,变臭鱼了。”

“不要紧。一个名字而已,没必要急。”说到这,汐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名字,还确实是,有些记忆过于模糊了,仿佛那段古早的记忆是被浓雾藏起的水域,浓雾不散便不可窥探、也无法忆起,“但名字也是很珍贵的存在,等它自己吧。要真叫习惯了,顶多‘臭鱼’这称呼算个小名。”

“那倒也行嗷。妾身可记得,显世里头就有说法,就这种感觉的小名,好养活!妾身还有个问题,汐侯大人真一定要那鱼儿学会拿杯子吗?这两天,它可没少摔坏杯子。等它能化人形了,妾身觉得自然就会了嘛。”

这确实是水璃这两天的疑惑。

泓汐是不差这几只杯子,摔了就摔了。虽说汐侯大人还有交代鱼儿把酒杯给拼起来,但任谁看了都知道,意不在真把酒杯给还原成原貌。

所以,为何汐侯大人要执着于一定要让鱼儿拿酒杯、倒酒什么的呢?这层意,学会了可以帮忙斟酒之外,水璃总觉得还有其他什么更深的因素。但她自己想想,始终没想出来原因。

就算可能是安臾的有关,这个技能就算会了,仿佛也不能做什么呀?真要有打架什么的事,水璃自己也是不擅长的,可能也就阿沵最擅长了。

“嗯。总不能让它白吃白喝、什么都不干。太放纵、骄纵惯了不好。等学会了倒酒什么,后面可以让它练练给你摇扇子什么。小跟班,不就是要从小培养更合适的吗?”

“这……这样啊……”

水璃直觉得汐侯大人还真是直言不讳。要说小跟班,从小培养的话……仿佛自己也是喏。不过她倒是极乐意当这跟班的。况且,让小鱼儿当跟班……这事吧,其实上回跟阿沵见面,他俩也是这么想的。

从小培养,好忽悠!

当然要真有事了,她同阿沵为大,自然也要罩着这小鱼。等哪天它要回它的池子后竹塘时,她俩也自然是要帮忙一起恢复那池子池水的。可不能让那一池黑乎乎、既臭又显粘稠的水,让小鱼自个儿面对。

“不过,扇子这主意,妾身也觉得不错!夏天那些蚊子,可嗡嗡嗡地吵死了。虽说是不敢也不会咬妾身的,但想看个月色,有时候听到那些蚊子声音可真有些煞风景。”

“是吧?小孩子,才好教。但,不止于此。”

话锋一转,汐又说回了正经事,他当然知道水璃会问,可不会只觉得真是闹着玩、找个跟班而已,既然问了,也没必要对水璃搪塞。

“为了平衡。”

“平衡?”水璃若明,又更若未明。那天找阿沵,玉竹公祠那附近,阿沵也提到过一句,有抵御职责的是他。但这点,其实水璃一直都是模棱两可的。或者说,沂竹镇,原本三位汐侯大人直属之中,实际上始终只有阿沵是最清楚的吧。

虽然阿沵看似最幼,但有些东西却反倒是他更为透彻。

“嗯,平衡。刚好可以边走边跟你随便说说。毕竟你也是这其间的一个重要的点。阿沵那孩子,妖小鬼大,你们三个里面可能也就他最明白这个。不过现在的话,新的组合里,鱼儿肯定是最不知道的。”

“那是肯定的!妾身可一定要比那条小鱼多知道些!要不然可太丢脸了。虽然好像只是自家人面前丢个面子,也没什么损失的样子。”

汐轻扬起嘴角笑了笑。水璃有时候,言语之间还真是显得蛮可爱的。

当然对于汐来说,这种可爱的认为,也是因着家人这一层,并不是说显世之中常容易误解的爱恋之类的喜欢。光论表象看不出的背后,水璃也好、阿沵也好、亦或是那尾新重生的鱼也好,都更似是晚辈一样的存在。

再早再早的之初,还没有他们、还没有那么多家人之时,泓汐还未成形那会,水这边的地界也就汐自己了。一个个家人的渐渐出现,这种感情,放在显世中的话,或许也只有几辈同堂、尚健朗的长者才知了。

但是,汐所存在的时间,是远非显世中长者可比的,所以这份情感,大概也只有同他相仿的垚阜那的主、已去的老山主,同他更有共鸣。都是见证着地界之中的诸多,从无到有,一点一点地渐渐盎然。

而对于那个捡来的人类小孩子——陆筱颖。汐也有想过,照理说是头一回头一世见到,但喜欢的感情中,仔细去思的话,也有一份恍若隔了许久许久,终于等到家人复又归来的感觉。

好像在好早的好早就见过。也是如是,喜欢的形式可以无限制,但是却多少有长者愿守其的关切在里头。总而言之,跟水璃她们都有一份相似的情愫。

所以,正是年岁已悠久,面对过独行,更知能有相伴者的珍贵。不可错过,那么就义无反顾去且行且珍惜便可。

正如这一段茶山走至镇内的路,且行且珍惜着每一刻时光。并不为即将来的风雨而珍惜,而只是单纯更好地静享此时此刻。让世事无常因着这珍惜,而若静止下来,若能把此刻延长成永恒。

“我说的平衡,其实也不只是沂竹镇有。”汐继而接着说道,“泓汐整个地界都有。镇子算点的话,整个地界就是最终结成的网。”

汐刚说了这几句,水璃就已立马有些明朗开了。

泓汐地界内,有她这样存在的城镇,她也是知道的。都是一家人,当然或多或少会知道。只不过各自有着各自的小地界,不怎么会见面。偶尔见面了,基本也是在泓汐。

原来各自的存在,不只是化形天成之地而已啊。

“网维持着平衡。一个平衡,可能你平常没什么感觉,但其实我之外,你们也在维持,显世同隐世间的平衡。还有一道平衡,是地界内与外的平衡。说白了,就是守护一方地界的安宁,以防有些什么。”

边走边认真听着的水璃,愉快地甩着手中那狗尾巴草。如细钻的露水被甩出去了不少,但最重要的还是她此刻暗自的欣喜。

想不到原来自己还是有帮上汐侯大人的忙的呀。如果这么说的话,那自己也算是守着这儿喽。

“这算是大的。小的来说,就光沂竹镇上,虽然开始嘛,可能刚好有你们三也是巧合,但巧合久了,就是必然了。安臾是御,阿沵是抵……”

“那妾身的是什么呢?这两个合起来就是‘抵御’了吧,有抵有御,有攻有守。”还未等汐说完,水璃便迫不及待问了起来。

跟阿沵说的他是抵御职责的话连起来了。但水璃更关心自己是怎么样的角色。

“你啊,愈,治愈的愈。很适合你吧?”

“一般般。妾身也好想像阿沵那样!不过光说说,妾身也是知道不可能的。阿沵有阿沵的能耐。”

“你也有你的能耐嘛。我是觉得挺适合你的。”汐说着顺势去摸了摸水璃的头,一如惯常会去摸陆筱颖脑袋的动作一样,“三方的平衡,离了任一方都有可能会有虚缺。”

说到治愈,水璃其实心里也有点感觉,确实可能这个更适合她。但是……

“可是,妾身连鱼儿那池塘也没办法做点什么。这样的‘愈’是有需要的吗?”

“两码事。那个池塘,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们各自的凝魄化形之所,本来就只有你们自己为主才有办法的。魄若不在,外力终归只是外力,就算短暂性好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是这么说吧。但总感觉妾身有些……”

知道了答案后,水璃反而有了些其他的担忧。感觉自己也从来没具体做过什么吧。上一回河里头,执念那事,想帮那花痴人类陆筱颖一把,还不是最后靠的汐侯大人出现了。能不能真担得起汐侯大人这份信任,隐隐地转化为犹豫与踌躇。

“泓汐那么久来,也算是风平浪静。这个结果后面,不就是因为大家各安其所,各守其界了吗?不用顾虑太多的,需要的时候,你自己身上的潜力,可能只是你没看到而已。没事的时候,也是好像没什么事要做一样的,正常。这样没事做的光景越长越好。”

“比如阿沵。要是没什么状况,他就算是再宅个几百年不露面,也不要紧。但不代表他没守好自己的责。你那也一样。安臾那嘛。出现了点故事,现在蓝鱼那是有些空缺了。哪天,可以回后竹塘的时候,还要你帮它一起净化。也许,这镇子后面会很需要你的能力,水璃。”

“是,要热闹的事吗?”

汐对这问题笑而不答。究竟是不是,如喻礼说的,也算“天机不可泄露”。真正发生之前,一切都只是假想的可能性。他也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是以防万一的各种猜想而已。

“刚才说的,那条臭鱼那,就先别告诉它这些了吧。混混沌沌不知道也挺好的。”

“汐侯大人,妾身要是没听错,您方才,是特意称呼了‘臭鱼’了吧?”水璃双眼笑若弯月。

“最近听多了,越听越顺耳。”

“那就干脆点这么定了,就当作鱼儿小名呗。只是个小名,反正大名还是等着它自个儿认证来嘛。妾身也觉得叫着挺顺的!反正要是说起来,也是那小人类起的头。妾身可只是跟着叫叫而已。”

说话间,已至镇、非郊区处了。笔直往前铺开的路,通往着河道、通往着桥。

一切尚以安静为主调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