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抓现行的鱼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594  |  更新时间:2020-10-15 20:15:13 全文阅读

对于鱼儿来说,区区一堵隔墙那是没什么的,轻轻松松就能穿过去。

前几天,陆筱颖家一楼那隔开着里外屋、有着玻璃相隔的墙,初次面对,鱼儿还会稍微有点么小紧张,还会紧闭上双眼。但现在,已经短短时间里,这项技能是运用到炉火纯青了。

就跟它天生就能飞游在空气中一样,已成为了本能似的存在。

可是,谁曾想到……

这个清晨是如此的不一般。

刚整个身子都进到了墙里头,还没到墙壁对面的空间内,赶巧不巧汐同水璃就回来了。

墙壁挡不住小小的蓝鱼,但是,汐侯大人的妖力,是鱼儿完全无法抗拒的。

这种无法抗拒一则是本身妖力的强弱、压根就不是一个等级水平上的;还有一层,自然也是因着水璃一样也有的情愫,作为汐侯大人一脉而出的水系,对一家之主不一样的情感,也令它无可抗拒。

谁知道他们会刚好这时候、悄咪咪、一点声音都没提前听到地回来了呢?

一被汐的力量包裹住,在那还没被其拉回原本房间内时,鱼儿就立马鱼鳍、鱼尾耷拉着不动了。要是它是个人类的小孩,那么此刻额头上必定已是紧张到冒汗了。

瞬息之中,先是鱼尾退回了汐的房间内,再是鱼身。

最后,待到鱼脑袋也被彻底拽回来时,蓝鱼第一反应就是往水璃处冲去。双眼之中仿佛藏着一汪流转、即将满到溢出的清泉,委屈巴巴地变长了鱼鳍,以鱼鳍去紧抱着水璃的一侧手臂。

小心翼翼地,这满满都是戏的大鱼眼抬起,往汐那方悄悄地看去。活生生一个刚干了坏事、被逮正着的小孩。

水璃笑着,以另一侧手的手指轻点了下鱼脑袋。

“你倒是蛮机智的嗷。刚一出来,就找妾身当靠山啊?妾身可告诉你,这回问题可严重了!你看,想那么大清早跑那房间去还是小事,汐侯大人交代的事……”

水璃那有着笑意的眼,示意了下那堆酒杯残留下的碎玻璃处。

“你看看你,汐侯大人让你做的事情……妾身同汐侯大人,不过出去西郊不远处办点事情,你就这么快不当回事,没认真做了。”

“不当回事”这四个字,水璃一说出,就立马触动到了鱼儿的神经,它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其他好说,可是……绝对没有不当回事的!它可是对汐侯大人很尊敬、很当回事的!要是真的如水璃姐姐说的,那么严重的话……汐侯大人不会……不要自己了吧?那自己不就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没有家、没有家人了?

这么想着时,鱼儿眼中的清泉更是愈加多了些,溢出感更强,只要再稍微一丢丢就能立马止不住地涌出来般。

看着这幅模样的鱼儿,水璃倒是笑意更浓了。小孩子就是好忽悠!

不过,水璃倒是因着蓝鱼这个样子,在说话间那极短的瞬间里想去了隔壁房间内、还在深沉睡梦中的陆筱颖。

还是执念那事那会,汐侯大人让收集有关她事情的关系,本来不在意、已近乎忘却了的一些,对于这会的水璃来说可还新鲜着。

现在的鱼儿,跟那儿时的陆筱颖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了。那花痴登徒子小时候,可有过好几次被父母凶了,她误以为真,再不听话就不要她了的忽悠话,一股子的当真害怕劲。还挺好玩的。跟现在这鱼儿的样子,一样好玩!

“当然了,这也还是小事。”水璃边说边走至太师椅处,悠然自得地坐下,带着那始终不肯松开鱼鳍的蓝鱼,“连这点小事,汐侯大人交代了,你都不上心,那以后可怎么给你更重要的事情哦?妾身都不敢把有的事情交给你了,更何况泓汐的事。”

蓝鱼一听,感觉很有道理!鱼眼中的“泉”是没法说收就收的,但它极为认真地上下点着脑袋。没想到有那么大影响,还幸好水璃姐姐教了自己!

“小臭鱼,你说吧,这事情说起来,还是挺大的事情喏。要是妾身不跟你这么说明白,你自己肯定是没想到的,只想着隔壁那个小丫头的吧?是不是应该相比那个丫头,多惦记点妾身,感谢感谢妾身呀?”

又是一阵极为认真的点头。然后鱼儿有些手忙脚乱地松开了鱼鳍,飞到水璃面前,摆动着鱼尾、鱼鳍,鱼嘴还搭配着一张一合着。

隔着房间中间那水空间,水璃瞅了瞅汐侯大人处,没有发现呢。那正好。这小鱼儿还真是缺根筋,别人听不懂,汐侯大人可跟自己一样能懂这蓝鱼的鱼语。

哪有自个把事情给抖那么清楚的。什么不是想着臭小颖,只是想叫她起床顺便欺负她,只有她可以欺负什么的。

水璃冲着“手舞足蹈”的蓝鱼,伸手于自己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鱼儿立马懂了,也转身瞅瞅汐侯大人处,一跟汐侯大人对上目光,就乖巧地躲去了水璃身后。

“知道自己不听话的话,等会继续老老实实努力,把这一堆碎玻璃拼起来。”汐倚在那处,手中已多了一杯给自己倒的红酒。

他瞥了眼安置在那桌上的碎玻璃。

就算不正视其眼,蓝鱼都能猜出此刻汐侯大人眼中对这小堆玻璃的嫌弃,刚探出的小脑袋又赶忙知错地缩回了水璃后头。

“水璃。”

“妾身在!”水璃立马正襟危坐起来,看样子汐侯大人有事情要交代自己做。那可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

“有个小任务要交给你下。”

“好呀,好呀!妾身一定不负汐侯大人所望。汐侯大人,是不是……跟这小臭鱼有关的任务?”

“哦?猜到了?那你说说看。”

“这个嘛,妾身也就猜猜了,不一定真会懂了汐侯大人的意。妾身猜嘛……隔壁还睡着的那花痴登徒子不是快要开学了嘛。那这儿,借住所的主都不在的话,小鱼儿呆家里,汐侯大人估计会不放心。”

水璃稍许停顿了下,又继续说道。

“妾身若是猜得没错的话,也算机会难得,汐侯大人是不是也会……顺带去学校体验体验下?”

水璃会这么猜,确实是不敢确定的猜测而已。她所知的,就仅限于知道陆筱颖快要开学了。不只是陆筱颖,她这地界的人类娃娃,但凡上学着的,都快开学了。每年都是这个时候左右,这点她还是清楚得很的。

再之,还有她所知的,便是这一次陆筱颖的学费什么,实际是汐侯大人安排的。

虽然实际处理这事的不是水璃,而是赤潋,但是那天汐侯大人吩咐赤潋的时候,在汐侯大人边上现场的可就只有水璃她了。

那会,汐侯大人是没明说他自己的打算,是否也要去学校里玩玩。但是都来这沂竹镇小住了,还是冲着这人类小丫头的,要是作为“原因”的当事者不在此处,那汐侯大人可不会空呆着,那样就显得无趣了。

当然水璃的角度来说,小颖那丫头上学去,汐侯大人则继续在自己地界上,那多好!

那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同汐侯大人一起了。就算汐侯大人不理自己,只是傻乎乎看着汐侯大人,水璃觉得自己看上个一天二十四小时、再连续个几十年几百年都绝对不会腻。

想归这么想,但水璃也知道不现实。所以,还是刚才说出来的那个猜测,估摸着汐侯大人的安排,也是会去学校里走走吧。

汐则是没有立马回应,把这短暂的停顿,凝成了十足的悬念,看不出其真意。

他杯中的酒,这一瓶的,藏着雪山的雪水精华,若冬;又有着盛夏中所采撷葡萄的沉淀,若夏。两个一冷一热的季节,完美地融合,发酵成了这一种深琥珀色的液体。

而里头,更藏了一丝若隐若现、浅浅淡淡的梅子的青涩之感。

正是这样的酒,若不疾不徐、巷路蜿蜒、台门回转一重连一重的江南小镇。不适合过急地饮,只适合……驻足个小片刻,再缓缓趋步往前行去。要不然,就容易错过了里面藏了的季节、里面纳着的青青涩涩,这些唯有慢下来才能感知出来的细微。

而此刻,对于水璃所说的嘛……

在汐看来,也是如他此刻杯中之酒。需缓、不宜急。

这中间未急着回答的空白等待中,顺带看看水璃和鱼儿的反应,不也挺好玩的嘛?

毕竟,会猜测这种可能性,总归多少会有些期待答案的。中间的等待,哪怕是以秒计,时间多出一分毫,期待而生的焦灼,一般情况下可是会较这一分毫多出不少分毫来的。

然而对面偏偏又是他,就算急着想知道答案,又不能怎么的。

这中间的味,细品,极有趣!

不过汐自己这份偶尔的小兴致,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了。作为泓汐之主,有时候这种说话交流中的小留白时间,对于下面的妖异来说,反而会觉得挺有深意,间接来说也算是某种意义上威信的树立基石吧。

过了小会儿,汐才揭晓已被猜到的结果。

“是有这打算。怎么,你也有兴致?”汐反问着。

“没呢,妾身才不想去体验什么校园生活!”水璃坐在椅上,前后踢动着脚。襦裙的裙摆若花瓣、随着水面的波动而起伏着般。

才不想去!

虽然能跟汐侯大人一起去的话也不错,可是……就算能不穿校服,那穿自己喜欢穿的衣服……

穿那种现在这个时代的显世人们日常穿的、陆筱颖穿的那种感觉的衣服的话……

水璃完全不想联想开去。

一则不喜欢;还有一则,自己穿的话,难看死了,肯定没穿襦裙什么的有飘逸感、又好看嘛。可不想在汐侯大人面前穿那么丑的衣服,宁愿说不想去体验!

“所以,汐侯大人需要妾身做的,是您同隔壁那小丫头去学校时候,看着点鱼儿吗?”

“嗯。但,也有两点。一个嘛,这里不是泓汐,也不是隐世,显世里头,看着它点别让它不小心乱来。还是那句话,人类面前要装作真的普通鱼。还有一个,你也知道其实。拿酒杯这事,还有那堆碎玻璃,稍微盯着它点继续努力。”

“当然。”汐又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你那有什么小差事要让它做的,比如帮你拿个扇子、拿个梳妆什么的东西,你安排就好。趁着还小,多锻炼锻炼,对吧,臭鱼?”

汐冲着从水璃身后探出头来的鱼儿示意了下。

听到说“锻炼锻炼”时,鱼儿还是蛮开心的。那是不是……说明今天被逮到的事情就算了,以后自己乖乖听话、认真努力就行?但是听到最后的称呼时,它的情绪透过停下摆动的鱼鳍、鱼尾都能感受到,有些小失落。

汐侯大人竟然也叫自己“臭鱼”了,还很顺口地直接说出来了!

蓝鱼对汐是无可奈何,只能无奈地冲着前边穿墙被拽出来那个方向,狠狠白了眼。要怪也得怪臭小颖!都是她先叫出来的!就算她还睡着,也看不到,也得让睡着中的她感受到自己的白眼!

至于陆筱颖真有没有感受到它的这一眼神,鱼儿其实也不在乎。反正它觉得让小颖感受到了,那就是感受到了!

“那就先这样。” 汐看了眼房间内那垂着的帘子,毛估估也差不多时候了,该去屋顶上坐会了。

水璃一下会懂了汐的意,立马站起身来。

“汐侯大人,妾身也跟您一道去!”

“知道我去干嘛吗?”汐笑问道。

“当然知道了。汐侯大人可在妾身负责的地界内,还是离妾身的井那么近的地方,妾身怎可不知呢?”水璃转身又对着鱼眼中满是困惑的蓝鱼交代道,“小臭鱼,你就继续加油杯子的事情嗷。可别再偷懒了。”

又要独自呆着的鱼儿,认真地上下摆了摆鱼尾,表示知道了。但鱼鳍却是明显表示着另一番意思、焉焉地垂在身侧。

水璃自然知道汐是去屋顶上干嘛的。以前汐侯大人在泓汐的多,其作息,水璃是无从得知的。但这两天,在这儿,很容易就能摸准其中一点的规律。

那就是每一日清晨,鸡鸣已过,天尚未全明,而台门内的人们也大多还没醒来、浊气未升时,汐侯大人都喜欢到屋顶上去打坐吐纳。

而这,对于此刻的她来说,也是刚好。

不只是因为可以多呆在离汐侯大人近的地方的关系,还有一个……

这个将要彻底结束的夜……

“愈”。

水璃不自觉想去了赤潋,仿佛有那么一丝丝懂了些,赤潋为什么往日里不喜别人评论她好不好看了。

女为悦己者容。显世中的话语,但是显世中的容颜易老。

隐世中的她,容颜不会因时而去,但是,只是、只有“容”吗?

“容”之外的,水璃更想,把那一份“愈”的角色担起。想要有“容”之外,更大的底气,能跟随在汐侯大人之后。

假如有一日,回来路上汐侯大人所说的那个“也许”会发生,这个镇子后面会很需要自己的能力的话,那么……

那一刻水璃就已暗自下了决心,绝不能让这份信任付诸东流,绝不能让那“也许”到来时,后悔自己的无能为力。

所以,从这一刻开始,跟着汐侯大人一道打坐吐纳,可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万事万物的修行,都离不开时间的沉淀,但更离不开心的沉淀。而静下来坐着,只是坐着,若回归了自身的原始,包容万物、融至万物之中,心始心扩,那么也才有让自己更增一层的空间。

再加上,这静心之时,坐在自己附近的是自己所敬仰的“人”,怎么想都是件无比愉悦的事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