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初踏隐世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594  |  更新时间:2020-11-07 13:25:11 全文阅读

无音回应的院落,此刻陆筱颖眼中,更是空荡荡得泛起了寂寥。

是顾着看雨链了,可是,也没听到有汐走离开这个台门的动静。难道,是悄悄地走了吗?

毕竟汐不是跟自己同一方世界的,能够悄无声息离开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么一想,心中竟有分委屈和失落散开……以为汐不会丢下自己不管的呢……亏自己竟然那么相信汐……

那这样的话,也只能自己先回去了。应该可以走得出去,不会被困住的吧。

毕竟是汐带自己来的,刚刚雕刻上的鱼还眨眼了,不会这儿其实是奇奇怪怪的地方,会出不去吧……

没有寻到汐的身影,距离此刻陆筱颖已胡思乱想开的思绪,短短的时间,短到或许用“须臾”也不为过。

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一紧张,一乱想,是更容易往消极的瞎想而去的。

再加之,这无人的院落内,极为地安静。

“安静”本没有其主观的任何思想。但在置身其中的人看来,心境不同,“安静”便也不同,随着这不同,又加诸生成出更多的辅助之意,进一步让那心境强化、深化。

心境若平若好时,那么此刻,这一院满载的静,或许便是“岁月静好”;但若此刻,如陆筱颖这般的,所见所感到的静,“秋风萧瑟瑟”,就差多来点秋风了,这点细小微风是完全不够用的。

被细风吹晃了的树上的叶,本来就点上去、并不牢固一般,这会更是显得晃悠悠、即将坠落。

终于,顶不住这微风,其中一片从已是稀稀疏疏、没多少叶片点饰的树枝上坠了下来。

受着地面的引力,缓缓飘下,正如此刻也飘悠悠着的陆筱颖的心情。

叶尚未落地,却有音而起。

汐的声音!

“花痴,这儿。”

近在身畔。

陆筱颖转身去寻,还是没有身影呀。不会这儿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但确实又是汐的声音的感觉,不是幻听。光听到了这个声音,已让陆筱颖觉得那晃悠悠、孤零零而下的落叶、也仿似不再有那么浓厚的萧瑟之意了。

“花痴。”

还是没看到。

“你在哪里呀?我看不到你诶,妖怪哥哥。”

陆筱颖走了几步,一会看看回廊的木柱后面,一会蹲下身细看看雨链的低处附近,总之,没看到!明明声音就始终在她身边。

“呃……你觉得我会在这种地方吗?不过,我好像是忘了点什么。”汐的声音。

“肯定是忘了什么的!你把我丢这里忘了!”陆筱颖有些自言自语地说着,刚说完,仔细一想,这是汐吗?好像之前坟山就遇到过类似感觉的,不是汐,还威胁了自己不能说出去来着。

“你……你是汐的吧?”陆筱颖警觉地问道。

小片刻的平静。

看不到。所以,也不知是不是声音的主人是真假冒了汐,被猜到了便只能无话可说;还是说正是汐本人,对问出这个问题的她有些另一种感觉的没话可说了。

“这个嘛……”

也能称为“须臾”的平静之后,汐的声音再次响起。

随着此话,陆筱颖感觉到了脑袋上有被人摸着的感觉,是汐惯常会做的动作。

“虽然不认识我的声音,有点那个什么了,但整体来说,我家花痴,现在,还是有点警觉性的嘛,还是应该夸奖下的。不过我忘了的什么,可不是忘了你。我只是忘了,看不到,才是你这样大的人类小孩该有的常态。”

不复杂的话语,陆筱颖却听得有点云里雾里了。

看不到妖怪,那肯定是正常的常态。可是……自己之前就是能看到汐的,学校里,同学们也能看到汐的呀。一路来都能看到,那现在说的“看不到”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确实是看不到,但是跟之前的是有是什么很厉害的区别吗?

汐像是早就估计到了她会有的疑惑,也没多加解释,只是以语言为媒,指挥着她。

“来,花痴,闭上眼睛。然后跟着我说的做。”

“哦……”陆筱颖一边疑惑着,一边闭上了眼。

“不要睁开眼,放松。然后向后转,直走。我没说停,就继续走,步子可以走小一点。”

陆筱颖乖乖地照做着、闭上了双眼。

可是……不对呀!向后转,直走,怎么记得刚刚站的地方,向后转是这个台门里的房子了?直走,那不是去撞墙吗?

“汐,你是不是说错了,这样才会真撞墙上吧?”

刚才回家正常路上,还说自己老是看天空,撞到墙上他可不管,不会是故意耍自己的吧?

“放心照着做就行。不会撞上的,骗你是小狗。”

“好。你自己说的,骗人是小狗!要是你骗我,那还要学狗叫一下的嗷。”

“可以,没问题。放松下来走,步子小一点。我说睁开眼,你再睁开。”

陆筱颖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照着汐所说的,踏出了步子。

一步、两步、三步……

没有听到汐说停的声音。

但是,有种微妙的感觉。

走了这么几步了,按照道理,不是应该撞墙上了吗?难道……嘻嘻,自己也学会穿墙术了?

或者说……隐世!

继续走着,此时,手碰到了什么!

是手!没有听到汐说“睁开眼”的指示,但陆筱颖觉得此刻抓住了自己手的一定是汐。

没有任何恶意,没有原本觉得另一个世界可能会有的张扬舞爪而来的恶意。

只是抓着自己的手,轻柔地,引导着自己前行一般。

“好了,停!眼睛也可以睁开了。”

睁开眼来,果然抓着自己的这只手是汐的。

复又看到了汐,有种安心感瞬息四溢。像是个误以为被丢弃了的孩童,再次寻得家人和家那般的安心、愉悦。

“啊,妖怪哥哥,又能看到你了!刚刚还以为被你丢掉了,所以才看不到你的!”

“别激动。你真是,嗯……谁说的内向的?”汐笑着说着,手又是习惯性地抚向了陆筱颖的头。

那个谁说的,自然是之前执念那事情之时,交代水璃搜集过一些陆筱颖过往时了解到的。倒不是说背景调查什么,远不需要这种,只是,因为在意了,所以想要更多的了解。

而这个“内向”的说法,确切来说,也不是水璃说的。只是水璃为中间的过渡,转述出来了而已。给出眼前这个小孩“内向”定义的,一切都是来自显世中的因因果果、事事转转。

但是,汐笑着……

这个定义,也只是显示着的定义。就同显世、隐世一道,若是不知另一方的存在,那所下的定义也只会局限于所见到过的表象。而表象之下,“内向”从未是本质。

总会有着诸多的缘由。许是不熟悉的人之前不想过多的展示,许是缺了一个可以展示出外向的平台,许是……其他的什么。性格也什么,说到底,也如这世间万物一致,从来不是非黑即白的。

人为的定义也只是有了诸多不同的性格后,才有的人为的切割。但切割之时,以何为明确的界限,谁都没法准确说明。

为何是以这个为界?更是说不明、道不清的,只是光零零的一个界限的话,左右之间,为何仅左一分毫,就必须得是全然相反的另一个适用定义,更是说不清的。

只是,唯一对的,那便是存在即合理。若不违大道,那么,显的也好,隐的、不多在人前展示的也好,大可展示在青天白日之下。

内向、外向,并没有绝对的孰好孰不好,看似矛盾、却又融合极好的组合也好,完全显、隐一致也挺好,只要不会伤害到他人,那么并无所谓,不需要羞涩地藏起。

比如此刻的小花痴……没有戴了面具的感觉,汐倒是觉得还挺可爱的。

“啊?还有人跟你说过这种事情的吗?不过,我是挺内向的,我也觉得挺内向的。但是,不影响私底下表达开开心的情绪的呢。”

陆筱颖的声音,话音中有着一份未曾藏起的坦率和欢快。

和着水声,在汐听到,让水的声音也带上了好几分的欢悦。

这会重新看到汐,激动完了的陆筱颖,手抓着汐的衣角,死死地,但除了紧拽着的这只手外,周身放松地,好奇地循着水声看着这几步路之后、全然不同的景致。

不是显世!不是那个台门院落!

水声还是来自雨链。

但不是那个方才陆筱颖盯着凝视过、还有雕刻游鱼会眨眼的雨链。

那个雨链,今天可是天气好得很的,可没有雨水需要雨链引导。

而这儿的,雨链中,水哗啦啦地正往下流着,源源不断。且顺势而下,从中引导而下的水,因着水势猛呈着白色。

这样的雨链,还不只是方才那个正常台门院落中的仅一串。却是整整齐齐地排了一长排。这长度,以肉眼毛估估的估计,也该有方才那个台门那么宽了。

每一串雨链中都是如是的,有着白到如飞瀑的水倾泄而下,一贯如故。奇妙的是,水势如一,水声却并非始终不变。

水的声音一会儿显急,一会儿又显缓。急时若奔腾而过的马匹,跟这雨链中的水势倒是有几分相衬。缓时,却是物与声截然而反的呈现,像是本应有的诸多水的声响是在流经过雨链时已被吸收掉了一般。

不过,更有意思的是……也没有下雨的这儿,水是从何处来的呢?

陆筱颖抬头去看,上方的天空,跟刚才非此处、她所看过好几次过了的天空一样。绚烂着,金色与橘色交织成了别样的华章。

但是……诶?水的源头呢?

话说,这雨链是不是变长、变高了太多。

这么抬头看着,足下不免走了细小两步。真就仅两步,但刚好陆筱颖的这两步却足够让她无意碰到了那一排雨链中的其中一个紫铜倒风铃。

只无意胳膊碰到了一只的倒风铃,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雨链中的水势不减,水声却瞬息缓下来,如潺潺的溪流、在林间慢悠悠地流过一般。

但这不是最重点,未曾因被陆筱颖这微小的触碰移动分毫、依然如巍峨的山纹丝不动着的雨链和雨链上的倒风铃,却发出了风铃被风吹动过的声响!

甚是悦耳的音,陆筱颖不由被声音吸引,视线从上方试图去寻源头处收回。回至雨链上,哗啦啦为雨链所引、势力始终不减往下泄来的水中,竟然还有游鱼跳出!

如由水细细雕琢成的鱼,从这个倒风铃中恰好穿过的水间跳出,又纵身跃进了另一个倒风铃中正流过着的水中。一条、两条……

一时活了起来的整排雨链,有鱼跃、有虾跳、还有浮萍、莲之物也从倒风铃中长出,一切还都是水的颜色、水的质感。

先为音所引,所以复又收归视线于此的陆筱颖,眼中所见唯有这刹那活起来了的雨链“墙”;耳中所闻,水声之中、风铃之音更动人心魄。

不是一只风铃的音,有两只、三只,不对,或许有几十只、几百只,亦或更多。但是,交错的铃音,好好听!

只想站在这里听着、看着,完全不想挪动丝毫、转移视线分毫。

还在这么泛痴时,一个在陆筱颖面前的响指,直接把她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与此同时,陆筱颖完全没留意到过的是,她额间的印记也在那汐的一响指间,闪了一下光泽,像是共鸣回应一般。

“你干嘛打扰我?第一次见识到,都不让我多看会,坏妖怪!”陆筱颖埋怨道,还完全不明汐把她拉回神来的用意。以她所知的,只知道,被打断了,并没有意识到刚才不想再移动的念头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而被汐这一打断,雨链处的游鱼啊、跳虾啊什么的,也一下都没了。一并被打断的,自然还有风铃声。活起来过的雨链“墙”,再次归于平静。只是,物便是物的模样。一对比之下,失了太过明显的生气。

“不打断你,看你站这花痴啊?”

汐边说着,边以指弹了弹离他最近处的雨链上、其中一紫铜倒风铃。

水势猛、原显为白,而他一碰到那倒风铃的表面,没有水成的鱼虾之类弹跳而出,倒是这整排雨链中的水瞬间,成了清澈的碧绿之色,也是极为好看。

“稍微看看就差不多了,花痴。你的花痴劲,到了这儿,有时候可是要稍许收敛下的。”汐又把手抚向了陆筱颖的脑袋,“因为这儿,已经不是你那个熟悉的世界了。隐世之中,最擅长的,便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哦……这句话,可不是这么用的呢。”陆筱颖辩着,她可记得这话是写早春之景的。要是引申的话,貌似倒是有什么纸醉金迷、迷失其间之类的吧。反正,可从没听说过还有汐所说的,跟隐世这么来比拟的。

“怎么不能这么用了,我小花痴?原意之外,不是总有些引申之意吗?引申,源起时候说不定也被认为不能这么用。但若是不拘泥于做出新引申时,是否已有先例,只是单纯的,原意之上、根据实际来联想、套用是否可引申,那也是可以的。”

“‘乱花渐欲’,显世中惯常用的引申是根据显世。那么……”汐继续说着,“以隐世来说,也可引申出适合隐世的引申。比如说刚才,你不就被迷住了眼吗?”

“哪有!”对于这点,陆筱颖可是相当不认可的,哪是迷住了。只是没见过,专注着看而已嘛。

“‘迷’中的人,可往往不知道自己被迷住了哦。”汐的笑意也极为地“迷人眼”,如他眸间透着的深邃,这笑也带上了些,“我要不把你拉回神来,你估计能在这站几天几夜都不会动一下步子。”

这回,陆筱颖没有立马接上话,只暗自细细地品着。

先前只觉得是好端端被汐打断了,那么好看、那么好听。

这么点明了说的话……

嗯……汐说的这个……估计还真可能……

刚才自己是完全不想挪动或者看往其他任何地方,总感觉看无论多久都不会腻。这么想,汐说的估计是真的!

有个妖怪哥哥,突然感觉还不错嘛。虽然是汐带自己来的这里,但既见了世面,也不用担心会进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会被不小心拐走、诱惑走什么的了。

“乱花渐欲迷人眼啊。”陆筱颖轻声重复着这一句。所视之处,也从雨链上移开。

既然可以“乱花”,有汐在也可以大可放心,那么……雨链之外的……

陆筱颖于原地跳转了个身,面朝原是有着石子铺就、还有那棵树的院落方向。

倒是变化不大喏。

只是绕着院落的围墙和屋舍,都像是虚化模糊了般,始终有雾气蒙着的感觉。

院中的石子地面并没有什么变化,是相比之下一颗颗石子都清晰可见得狠的。

倒是……树挺惹眼的。因为原本不过稀稀疏疏的叶子外,唯有那张扬着的树枝,这会却多点上了好多橘黄色的果子。

树上橘黄的色彩,同今天的天空挺配的;但这么缀于院中的话,这个颜色就极能引人注目了。

“那是什么水果?”

“柿子。”

“嗯?柿子树还能那么高的吗?那外面,就是刚刚正常的院子里面,那个没有果子的,也是这棵一样柿子树的品种的吗?”陆筱颖追问道。

还真是头一回见到!原来柿子树还能长那么高的吗?自己见过的果园里的柿子树,可都没那么高。好神奇!

“一样的,其实同一棵树,只是所见的位面不同而已。这儿你见到的,有长着果子,只是这样。外面那棵,你正常能看到的嘛……”浅浅的笑、却显得极为平静,从汐的嘴角展露了下,“也许是再也见不到它长果子的时候了吧。想见,只有这个隐世位面才能见着。”

陆筱颖歪了歪脑袋,以歪斜了的这个视角看向树处。树也还是那棵树。汐的这席话,总感觉这棵树也藏了不少的故事一般。

“你好像知道这棵树的故事呢,妖怪哥哥。”陆筱颖以手比出框来,框中正是那棵树。然后框随着她的动作,移动着。

“你不是前面好像也是头一回来的样子,说了‘貌似是这’。竟然还知道树的故事啊?”

陆筱颖边如是说着,边继续移动着手比划出的框。

“是第一次来,但不代表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第一次来,带你过来,也没走错路一个道理。”

汐刚说完,就被陆筱颖一声不由自主、还带了惊吓的“啊!”给吸引过视线去。

“怎么了?看到什么奇怪的了?”汐倒是问得极为淡定。毕竟这儿,已踏入隐世。

“红……红色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