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红色小妖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45  |  更新时间:2020-11-11 21:33:30 全文阅读

大概是被陆筱颖的一声“啊”给惊到了,她所见到的那红色又一下看不到了。

汐淡定问着,也注视向陆筱颖刚才注视的地方。

那儿,此刻所见是一扇有些气派的台门大门。

有檐高挑,檐下门框青石的材质,上有雕刻所饰。

同镇上其他老房子毫无违和的色调感,雕刻的装饰之上也并没有浓彩重墨点上。这份带出的大气之感,并不借色彩来强化,却凭着只扫一眼便可看出的精细雕功和整体构造的大方来呈现出来。

门框之内,自然便是门,左右两扇木门,一边尚虚掩,一边已开着。而这么视去,借着那已开了的一半,可以看到,并非只有这一门。

一门重一门,两门之间,上有屋顶,下亦可落脚。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这镇子上就有类似结构的台门。陆筱颖不知道这样的构造,是该怎么称呼的,就跟她从来不知离家最近的那座桥到底叫什么、穿过镇子的河名唤什么一样,但不知其叫法,不代表没见识过。

外公外婆家,那处宅子,也能称得上“老”了,木质架构的屋子,梁为木,柱为木,楼板亦为木。自家独门一户的台门,也许算不上台门里头大的,排场上自然也没此刻陆筱颖眼中所见、隐世这门样貌的,但那台门的大门,便也是这种类似感觉的双重门构造。

儿时的她,过年时,总是喜欢独自在那两重门之间的区域内玩耍。

双重的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大户人家的象征。若是一般的人家,并不会刻意还如此郑重其事地弄两扇大门,两门之间也算是一处开放式的建筑了,毕竟有屋顶的。

反正陆筱颖觉得,要是建造的那个年代中,没点实力,那与其加了这块区域,还不如实在点,买点好吃的呢。

当然了,这种象征也是彼一时此一时,当时不代表现在。

现在看来的话,有的台门或许早已易过主,有的,或许只是维持了样貌没有变而已。就如同样两重门,外婆家那宅子,她觉得也许只是当年那个年代、在那小村子里是算大户人家而已,现在吧,反正也就普通人家,也没觉得有多大户了呢。

落于“此一时”中,保留下来的这些,不管是单重门的台门、还是双重的,都是时光之中走过,弥足珍贵,沉淀至今,价值远不在里头住的是否有钱、当年建时是否有钱,早已不受这点拘泥。更多的,是在里面已渗入至深的回溯和记忆了吧。

哪怕穿梭过一处处台门的人,并没有在里面真正居住过,但只是穿过,也已恍若看到了曾经的模糊的影痕。

而这会,这台门的大门吧,绝对“大户人家”。小时候还蛮喜欢这种重门结构,可以在两门中间玩耍的,这会陆筱颖却全然带不起这种跟“喜欢”有关的感情。

红色的……

不知道那扇掩了一半的门后面,躲了什么,但肯定是有东西的!

刚刚那红色晃过,大概算是彼此都惊吓到了吧。那个红色就闪到了那没开的半边门后头去了!

“哦,红色的啊。”汐慢悠悠地说着,看着那儿,一点不急。

这会,其实尚早,对于隐世来说。

初次把陆筱颖带进来,他也是想着,还是这种时候最合适点。等对于隐世的“天明了”,热闹起来的话,顾个小孩子的周全,那是小事情,就是怕不小心这小花痴真被吓到了。

能那么早过来的妖异,倒还真是……有点巧了。还以为至少这儿是还不会遇到的,进了后面的主街区,才会遇到开始准备今日份生意什么的妖异。

陆筱颖倒是极为紧张,已退到了汐的身后,双手紧抓着汐的衣角。

“对,红色的东西!”陆筱颖极为肯定。

看着那门的方向,刚才是看到了红色的什么,慌了没多想,这会稍微冷静下来,陆筱颖有些懂了,为什么刚才从青石板的巷子走进来的时候,是从台门的那扇不起眼后门进的。

这个气派重门,光看着就会觉得是这儿的入口大门;而这个方向,是陆筱颖来说、正常世界的那个台门、就是刚才她和汐一同进来的后门方位。

那扇单薄简单的后门,原来对于另一个世界、至少另一个世界中这个区域来说,是正门啊。虽然明显这扇、此刻眼前的重门大多了,只是单纯方位一致。这扇于墙上的所占、算是完全容纳进了那一扇单薄的墙上所占面积。

雨链中的水声,也在此时巧合着有了变化。

还是白瀑湍急般流经过每一串雨链、每一个倒风铃间,声音却变了。陆筱颖可不认为是纯巧合,但当然也必定不是她的能耐,倒更有种感觉,是因为汐说过话,配合着汐才轻下音来、以不盖过一些其他细小声音的。

果然,有轻微的说话声,从那大门后可藏匿处传来。

“又……又被人类看到了!”

“刚刚是不是你先走的?你说你是不是白天才开始,还没喝酒,就先醉了,走错地方了啊?是不是晃悠错地方了?”

“怎……怎么会走错!是……是我先走的,可你们紧跟着走的,可别想把责任只推我头上。就没走错地方!”

“好像这门……”

有轻扣着门几下的声音传来。

“这门,可是货真价实的那门。这镇子里头,台门是多,可每个门都是独一无二不一样的,这门绝对就是那门,可没走错地啊!”

“那就怪了……咋个还有人类了?那是人类吧?怎么混进来的?还有意识的样子?”

“好像是有意识。刚刚那声‘啊’,可着实吓了我一跳。也就人类的娃,才这么一惊一乍、没见过世面、老咋呼的!”

陆筱颖可都听在耳里。不过听着这样的谈话,不由有些放宽心下来,最主要还是汐在。本来两只手抓着衣角的,这会改成了一只手抓着。但抓得紧,可还是真的,绝对要死抓着汐,不能不小心走丢了!

抬头看了看汐的表情,也同她一样听着这对话的汐,这微微的笑容……嗯……绝对是听到在说某个人类的小孩,看好戏一样听的。

那边的话语也还在继续。

雨链中的水声并未重起,依然轻轻细细到恍如无了的声响、便利着雨链前这两位继续听着门那头的对话。

“可好像真有些不对。有没有觉得今天水声也小了?照理,不是人类就算误入了这地方,也走不过雨链那段,会被迷惑了的吗?有点不对呀……”

“确实嗷。刚那小孩怎么还能惊叫的?那小孩长啥样,你们俩有看清吗?”

陆筱颖若是猜得没错,门后,估计此刻回应的是摇头的动作。

“好像那人类小孩,不是一个人来的,那边上是谁?闯入者!那得赶紧找人来处理啊!”

“先找……哪边汇报?墨泽大人那头,还是……”

“别瞎猜了,出来吧。上回,已经见过面了。”汐说话了,打断了对面的窃语,大概是觉得门后那对话,再瞎猜下去估计还真可能要升级成有闯入者了。

那样的话,好玩倒是也好玩的,假装一回闯入者,看看热闹,最后美其名曰,试验下警觉性什么的也行吧。但……还是算了吧。今天来,可没打算这么玩。

至于门后是谁,汐已经猜到了。小妖而已,不过是见过面。确实……是红色的。

“啊!叫……叫我们出去!被听到了!见过面?”

听得出门后的诧异、还有些忐忑不安。

但随即……

“这个声音……好像有点熟……好像是……”

“汐侯大人的!”

随而是惊喜、带着激动的声音。

然后,掩着的门后,陆筱颖口中所说那“红色”的本体,终于现了真身。

确实是红色的。

“啊!是……是那几只!”这回换成了陆筱颖激动,但立马冷静下来,仰起头来、看向汐寻求着答案,“是那三只的吧?我有没有认错啊,妖怪哥哥?不会很多都长这个样,实际上我还是认错了的吧?”

汐还没回答,倒是看到那从门后走出来的小妖轻声地交头接耳起来。说轻声,但雨链内的水声依旧缓缓悠悠、还未重新响亮起来,这窃声窃语也是足够听到了。

但陆筱颖总感觉,这足够听到……是故意的吧?是故意让自己听到的吧?

“真是个不懂事的人类娃娃,太没礼貌了,竟然说我们是‘只’!”

“就是,就是!称呼汐侯大人也是那么的没大没小。”

没大没小?

听着的陆筱颖懵懵地抬头看了眼汐,又懵懵地傻笑了一下。

这哪里没大没小了?都叫他哥哥了,多尊敬啊!这隐世,是不是跟自己的,一些理解上也出入有点大啊?明明没有没大没小啊!

嗯……不过,汐说不定比自己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大,所以,是因为这个,没大没小吗?那要是这个,陆筱颖觉得自己还是承认没大没小了的。但是的吧,那不是汐自己让叫“哥哥”的吗?可不怪她!

这么内心中想着时,耳中该飘进的话语也是有依旧飘进的。比如说,提到了“妖怪”、“没礼貌”,还有一些总之都没带说她好的话吧。

但听到对面那三只红色小妖提到了“妖怪”,陆筱颖就已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话中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交头接耳中的话语,确实应该说是故意让自己听到、好提醒自己的吧。

其他的用了“只”来形容也好,没有好好称呼“汐侯大人”什么的也好,都不是最大的。最大的问题是,“妖怪哥哥”中“妖怪”二字的前缀。

陆筱颖对于之前汐有跟自己讲过的“妖怪”和“妖异”间的差别,她可还记得,虽然也没法一字一句都记得清清楚楚。但大意是记得的。所以其实,她已经在有时候需要提到什么时,有注意下的,但唯独,在称呼汐为“妖怪哥哥”时,是毫不避讳的。

汐也从没说过什么,欣然地接受着。而陆筱颖觉得,她在以妖怪称呼汐时,并没有其他什么的意思,也是带了一层“这么叫亲切”的感觉在里头的。

这会被点开,仔细一想,还真的是。平常不注意还行,可是,此刻脚下所踩之处,已不是那个从后门进来的普通台门了。入乡随俗,在别人家的“乡”里头,称呼着别人家“乡”里头反感的叫法,确实不好……

这三只不高的小妖,嘴上说着是吐槽吧,但陆筱颖总觉得藏了一份浅浅的善意,在提醒着她一些。毕竟那些吐槽中并没显得太过严厉,或是对她极甚、极甚那种反感到家的味吧。

“这些反正都小事。”还是汐先打断了对面那的交头接耳,慢悠悠的这么一句。

“啊,是是!我们也没礼貌了,都是看到这人类家的小孩闹的。汐侯大人您可千万别介意啊,我们也没什么意思的。”只有一位算是代表说话了,但三只小妖都已是毕恭毕敬在那立成了一排,整齐划一。

“不介意啊。”

确实不介意,从汐那语气中都能听出来,还有从汐顺势又去抚摸陆筱颖的脑袋也可以看出。

“我家小花痴叫我‘妖怪’的事嘛,我都不介意,别人介意也没用。对吧,花痴?至于叫你们几个‘只’的,我倒是觉得听着亲切,你们那边,别太放心上,别介意啊。”

“汐侯大人都这么说了。听到了没?”又是轻声细语,比方才吐槽陆筱颖时候要轻得多。

在陆筱颖听来,果然前面是故意让自己能听得清楚的吧?这会小声说话,都只有断断续续的一点入耳了。

“听到了,听到了。嘻嘻,汐侯大人都这么说,还真是不错的!”

不多时、几下下的细声而语后,小妖们就立马回到了极为一本正经的状态。

“怎么会介意呢?汐侯大人您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对的!”这么说着的,是立于中间那位。脖间挂着那枚祖母绿的叶片状物,金色的脉络,对比其红的肤色、又红的衣饰,显得极为显眼。

“这个点应该算早的,看样子这儿确实如我听闻那样,是来对地方了喽?”

“哪……哪有的话。这儿可比不上泓汐那。汐侯大人您可过奖了。”

“就是,就是。我们三,能那么早来,也还多亏了上回汐侯大人奖赏的这个呢!”语中带着自豪。“那个”自然是指的脖间所挂、祖母绿之物,三妖均有。

“没错!这可是个超级好的东西啊!能挡掉不少的阳气。换以前,我们可不敢那么早过来。”

“哦。看样子你们是这儿老熟客。对这儿应该熟吧?”

对面的红色小妖认真、激动地点着头,但汐继续说着,已是默认了就是熟的样子,对方点不点头他并没所谓。

“刚好,这儿有没有哪家推荐的店?要……有这小花痴也能吃的食物。”

陆筱颖仿佛已看出了对面小妖眼中的不可思议,那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不可思议吗?

不过听了汐强调的后面那句……果然,这儿,实际上,还是有点危险度的呢,对于她来说,如果不是跟着汐来的话。

乱花渐欲迷人眼。

要是误入的话,还真是,或许没有被雨链迷住了神,继续往深处走去了,说不定也会吃了奇奇怪怪的食物,被变成什么小动物都说不定了。也许,被变成动物还是好的呢。

而这会前方正看着的,那个重门结构的大门……她可没自信能那么容易走出去。

那方位是前面进入正常显世台门的后门。但是她依着汐的指示,行入这儿,可没正经走门的。已是在台门内,走了几步就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面必定是还有些其他门道的。

不过嘛……陆筱颖确认似的,又抓紧了些汐的衣角。没错!抓紧汐就好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