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店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21  |  更新时间:2020-11-19 20:25:16 全文阅读

跟着右拐,行过巷口的两门牌石,青石板的路在足下延伸往前。

果然,走至了通往另一个方向的巷路街道,还是会有那种感觉,这一条此刻所走着的路就是主路,而不多时前还在走着的那一条也觉得是主路过的、仿佛已经不再重要了。

两侧依然木质结构的房子,透着浓浓岁月之感,却又并没显出岁月沉淀足够后会有的那股子沧桑。

“人靠饭撑,屋靠人撑”,或许就是这个理吧。有人居着的屋子,颓然不到哪。虽说这儿所住着的,必定不会是真可称为“人”的人,而是妖异了。

“那没见过世面的丫头,走快点呢!看你把汐侯大人的衣服拽得……”

拐进这条新街后没多久,陆筱颖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有两只小妖就转进了左手侧内的一家店内、不见了。

正因为拽着衣角的陆筱颖,左顾右盼中,边走着,边留意着两侧不同的房子、房子屋檐下不同的木雕镂刻,全然没注意到那两只红色是进了哪一间的屋子里头。

明明……不还都是关门着的吗?

“啊嘞,少了两只!”

陆筱颖刚感叹着,撞上了突然停下来的汐。

“别老走神了,花痴。走丢了,现在是不热闹,等会要找出你来,可就要耗点时间了。”

陆筱颖认真地点了点头,可是……

“到店了吗?往哪走?不是都还没开吗?”

“哎呀,没见过世面的丫头,真是问题多!跟着汐侯大人走就是了!”那只没有一同跟着先行找不见了的红色小妖催促着,说到尾处还急得跺了跺脚。

具体小妖在急什么,陆筱颖其实没有太明了,看汐的样子可并没丝毫的着急感。

只是,确实是这么说,只要跟着汐走就行。就是不知道,能穿墙穿门没问题的汐身后,这么紧跟着、紧抓着衣角的自己会不会被墙或者门给阻下了?

陆筱颖转为全神贯注、又显小心翼翼地跟着汐,贴得更近了分。

青石板的巷子街路,到屋檐对下垂直之处,还有青石板高起的走廊处。刚跟着迈上了这走廊,没想到汐面前那屋子的门竟然开了!

“欢迎光临,还真是着实来了稀客了!还以为那两家伙只是开个玩笑的说法而已。”

门后的屋内世界,显得晦暗,无灯点上。说话的声音,有些苍老,也只是听闻到了其声,未见到其影。

“嗯,打扰了,来得有些早了。听说这店的石锅饭是招牌。”汐简短地几句,但却字字句句中都透着份优雅和礼貌,明明他也没额外做什么。

“汐侯大人,快里边起。”

还未等店主回应了汐的礼貌,未先进去的那只红色小妖便极为客气地做出了“请”的手势,但话语中,却分明藏满了一份焦促。

这份焦促,特别是在立马转而对着跟在汐后头的陆筱颖说的话中,展露无疑。

“那没见过世面的丫头,走快些!磨蹭什么呢!快点、快点!” 焦促所现,语速也有所提快。

“也没磨蹭呀。”陆筱颖只敢细声细语地嘀咕了一句。虽然跟在汐后头,但也算是别人家的地盘,不熟知,哪敢大着声来呀。

待陆筱颖也进了那里头黑魆魆的门后,红色小妖匆忙也跟着进门了。

进门之后,屋内是始终有亮着灯之感的,虽然没寻到具体灯在何处。而最重要的是,门便又关上了!在那只殿后的小妖也进门后,门也是急着般地立马关上了。

陌生之地,有些条件反射的警觉感也是难免的。听到关门声,陆筱颖自然是在这反射下,回头看了眼门处。而就在这中间,她看到了在她后头那红色小妖对着空气,暗语一般点了下头。

“还真考虑周全,谢了啊,老板。要害你,稍微晚些时候开门了。”汐微微一笑,在进门后方可见的屋内光线中,让人安心的笑。

“汐侯大人客气了。难得亲见汐侯大人来的,可是我这小店的荣幸。这周全,说起来,也是这三位常客考虑得更多了,虽然上一回来,还把我这店搞得……。”

空气说着话。

而说话之时,陆筱颖有种错觉,自己后头那红色的小妖,红色的,红色的,红色的还能脸红什么的吗?但真有种感觉,他,被老板说的,有些“脸红”、尴尬、不好意思了的错觉。估计上回来吃饭时干了什么坏事。

“楼上有座,那两位已先行上去,说是选座去了,汐侯大人您可先上去。这儿临街的位,顺带可瞧见开市的景致,估计先上去那两位,也会为您挑临街的雅座。还有这位客人……也是这街区难能一见……可以同汐侯大人一道,先看看菜色。本店,一些小甜品也是有的,人类也可食的那种。”

“哦哦,好的,谢谢。”依然细声细语的陆筱颖,附和了下,便随着衣角的主人——汐往前行去。前行去处,是屋内楼梯。

楼梯之上,已经看到那两只先行进入的小妖,在激动地招呼着“汐侯大人,这儿,这儿”了。

“老板,一会这红三只的账,也算我这。带路过来,辛苦费,算请个饭犒劳下。随便点。”

“啊?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就……就是,怎么好意思让汐侯大人请客呢?”

听到已经不是孩童的声音扭捏地说着,而且还是搭配着这红色的、一眼便是妖异的外表,跟在汐后头、没有停留下步子的陆筱颖,不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看汐依然没说什么,自顾自地,带着陆筱颖往一样木质的楼梯上走去,那三只或言语、或表情客套着的小妖,大概也是猜到了汐的意思,真诚请客。也就隔了没一会的事,立马褪了那份扭捏态,转为激动起来。

“那可真谢谢汐侯大人了!汐侯大人真伟大!”

“我……我有点感动得……感动得想哭了!竟然是汐侯大人请我们吃饭。”

……

喜极而涕,陆筱颖算是见识到了。要不是始终抓着汐的衣角,估计刚才那下去踩木楼梯,都要因为这三只小妖各有各的激动态,给踉跄到了。

看汐同陆筱颖上来了,楼梯上先前在的两只小妖,一边激动劲不少,一边往楼上方向退去、给让着楼梯的道。

相比刚才的情景,走到这儿,总感觉安静下了不少。而安静之下,静中更可感“动”。哪怕这份“动”并非源于静所在的环境内,两相对比,外环境的“动”也更容易被捕捉。

这会,正是在愈加进入到店子二楼范围内、愈加走入了“静”之中,陆筱颖才恍然大悟,外头……来源自店子外头感的声音……怎么突然感觉外面热闹了?

人声鼎沸之感,已从音中可辨。有种集市的味了。

但还是两相对比,就更显得这屋里头,更静了。是也能听到外面的声响,但是这些声响都像是被以“屋”为名的结界给隔开了般,始终只在结界之外仿徨,未曾进入到结界之内的领域之内。

“妖……汐……汐哥哥,是开市了吗?”陆筱颖小心翼翼地问着,生怕惊扰到了已至楼梯尽头、这藏于二楼内无影无形无声、唤为“安静”的鸟儿。

汐稍许一愣,停下了步子。

“改口了?前面的字,改成名字,不叫‘妖怪’了?”

“哼!”陆筱颖别过脑袋,轻哼了下。明知故问!明明都听得明明白白,明明、八成,不对九成、好几成到明知故问!

是改口不叫“妖怪哥哥”,改成“汐哥哥”。虽然暂时还有些没叫顺口,但,隐世之中,陆筱颖可不敢没心没肺、依然放心大胆地叫“妖怪”。看红色小妖前边,对自己的吐槽过就知道了。

这三只小妖,陆筱颖觉得还是有不少的善意的,至少也是恶意不足。

比方说刚才催促自己快进门,门关了回头看到那对着空气的点头示意,陆筱颖现在心中已有种基本确定了的猜测。是自己这个人类,仅在这儿出现,就已经足以掀起一股子的闹腾了的缘故吧。

要是换作其他的妖异,陆筱颖还真不认为一定也有这一份“恶意不足”了。

所以,要是在别人家的地盘上,万一还称呼着于这儿而言有些厉害的汐,为“妖怪哥哥”,后二字估计足够被忽略;前二字,则足够被放大!那再加上不是每一个妖异都如这三只小妖的,那自己……感觉迟早会遇到麻烦。汐可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在自己身边,当近身护身符的。

“好孩子!我喜欢这叫法。”汐又以手抚向陆筱颖的脑袋,目光所视的方向,是二楼刚才仿佛瞬息而敞开了的窗处。

那个方向,就是刚才那转弯过来、也是这店子正门所处的巷子。方向是如此,加之二楼,那视野上,必定是比进店前陆筱颖一行所能看到的要高出一大截的。

“是开市了。虽然我有些大条地来了,主要感觉我在,问题不大。不过……”汐又看向二层这、右手侧那儿,两只红色正熟门熟路、却具体不知哪里拉出来个雅致的大屏风来,“这意外遇到的三位,还有这店的老板,想不到考虑那么周到。”

汐没有刻意说重,陆筱颖听来,反倒是有些轻了。没想到其中一只红色小妖,还是听到了这番夸奖,立马松开了那屏风,一脸憨厚的笑。虽然这笑,从人类的角度看去,实话说,反而有些毛骨悚然,但里头的“憨厚”感不是双眼所看出来的,更是感受出来的。

“嘿嘿嘿,哪……哪有那么周到?”

那松开了屏风的小妖,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鼻子,完全没有顾及另一只没听到的小妖,对他突然松手的小呵斥,继续说着话。

“汐侯大人的小跟班的话,那也是多少跟隐世有关联的。那跟隐世有关联的,还是这镇上的,也算同乡、这儿的妖异了。那还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也就那么稍微考虑下,不是个真妖异,实际是个人类了。”

嗯……所以,妖异了,人类了。

陆筱颖不可思议地睁大了下眼,但足下步子不停,跟着汐,从二层这一张张摆置着供客人落座的桌椅的过道间穿过;拽着汐的衣角也不松开,完全不管那儿已被她捏得极皱皱巴巴了。

原来,自己是……“妖异”!被“妖异”了?汐侯大人的小跟班,没意见,但怎么就“也算这儿的妖异”了呢?要真是,那自己绝对要横着走!大摇大摆地,不拽着汐,不假装自己是现在这样、仿佛挂件一样的,横着走!

“啊,对对对,汐侯大人,就窗边那两桌。您随便看哪桌。果然还是您有眼光,一下就往窗边走了。刚才我们俩,先进来,可讨论了下才觉得果然那儿是最合适的。”

“哦?这样啊。”汐带着浅浅的笑,轻描淡写附和了句。毕竟,这问题,他实在也没看出哪里能体现眼光了。不过也没觉得这两小妖有过多地、故意地阿谀奉承。

耳边是屏风被拉动着的声音,以及,拉着屏风的俩小妖絮絮叨叨的话语。

“看吧,我就一开始就说了,汐侯大人会喜欢看那边风景些。特别有个没见识的丫头,肯定要带那没见过世面的跟班,见见世面的。”

“那我提议的也老有道理了!那没见过世面的丫头,个小人类,人类在我们白天时候,那可是当晚上的,万一靠窗着个凉了什么的。再说了,你不也动摇过了,还说那边桌好的了。”

“我……我是说了。可比你说的另一方位的屋内光线可好多了。”

……

絮絮叨叨之中,屏风已至。一到了同窗、同汐及陆筱颖落座的桌子前,这俩小妖便停下了这些彼此说着彼此、又彼此间实则显示着关系极好的话语。

“好了。汐侯大人,还有这没见过世面的丫头,有了这屏风,大可放心。这屏风,老板的。虽然老板不怎么拿出来用吧。但我们可知道有这好玩意了!”屏风其左的小妖如是说着。

他挺直了腰板说话间,屋内柔和带暖意的晕黄光线染着,他那脖间所挂、汐所赠的那叶片状之饰物,金色的脉络更显华美。两相比之下,同他自身之间那只显着的朴素,有着份反差感。但反差感,也只是更多地显出他对这所收受之物的珍视。

“没错!当然了,我们也不是那种偷鸡摸狗之辈,也就知道归知道。今天,感觉刚好能用,前边先进来提前跟老板打了招呼,帮他拿出来用而已,可是经过老板的同意了的。不过,不过,这个主意可不是老板想到的,可是‘我们’想着或许会方便汐侯大人您。”

……

已坐着了的陆筱颖,手中捧着对面的汐为她斟出的那杯苦荞茶,香气如沁,第一次喝这种茶!双眼灵动,不语,却也似语,看着她那左手侧,屏风、这两只红色小妖。这两小妖,感觉,有点好好玩的。

随后瞅瞅汐,露了个有些傻傻的笑。

一侧是室内柔和的光。屏风雅致,迎光而现,是已活了起来的一屏,有竹影摇曳,有竹声彷如迎了风萧萧而鸣,更有,丝竹之音,若有若无着。

那丝竹音,甚是好听,却似游鱼般不好捕捉。若是无意地聆听,听得真切;但若刻意想去再听真切些,却反倒轻到被萧萧竹鸣给完全盖住了。

而另一侧,隔着窗的屋外,已是灯火通明,若正绽着、并已停格在了那绽着状态下的烟火绚烂。毕竟,已开市了,隐世的“昼”已临。

汐回以陆筱颖那傻傻的笑,一个暖心而亲切的笑。光线落在他脸上,也有着一侧的晕黄暖意,另一侧绚烂的晕红之感。

一侧,与一侧。

同一桌而坐,此侧为隐,彼侧为显。

一侧,与一侧。

若相隔有着必然;相连,在那偶然之间藏着必然也谁说不可?

丝丝线线,偶然与必然之中,木质结构的墙这边为此侧,那么此刻,彼侧,墙之外,此巷之外,正有一妖异带着对今日份的期待往这此店行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