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所来之妖异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942  |  更新时间:2020-11-21 21:13:37 全文阅读

竹弦之音悠悠,竹摇之影绰绰,一屏风的灵动雅致。若有若无中,亦有花香从活起了的屏内溢出一般。

这店一楼的空间看似不大,可供客人落座的桌椅不多,但二楼却是颇有些宽敞的。皆是摆放了供入店客人的桌椅之类。每桌之上,也均有着茶杯、水壶之类。以便到店的客人,正式用餐之前,便可先行自品几杯茶水。

壶中茶水,都是老板今日新备上的今日份,皆是苦荞茶。虽有“苦”字,却不苦,茶香四溢,是不同于茶叶所泡之茶的另一种香味,是带出了谷物类之感的麦香。

陆筱颖喝了一口,心情愉悦地拌起那晚上来的小妖、极为热情主动给帮忙端上来的石锅饭。虽说这份热情,她也只是蹭了蹭汐的风,人家那可是,主要是为汐侯大人端上好佳酿,顺带给自己这个汐侯大人的跟班给捎了饭上来而已。

冒着热气的石锅饭,饭香凝成了白色的气。这气,又在边“拌”中,边袅袅地化为空气中的白线往上散去。

还真是第一次吃到诶!原来除了陶瓷碗之外,还有这样的餐具来盛着的饭啊!

“原来还要拌的呀。你不说,我还以为就是这么的上面盖着的呢。”陆筱颖认真地低头拌着面前的石锅饭,但话是对正坐于对面的汐所说的。

不过嘛,回复的却是陆筱颖背后另一桌的。

“就说是没见过世面的嘛,连这都不懂。要不是汐侯大人提点,真是连吃个饭都不会!”

“就是,就是。你看我们,也是跟她同乡了,虽说也就因为她是汐侯大人小跟班、才能算是同乡了,但怎么会有这么没见过世面的同乡的?”说完话,这只正巧同陆筱颖为背对背方位坐着的红色小妖,还回头瞅了瞅陆筱颖那背影。

其他两只小妖也附和着,摇着头。

陆筱颖已经这一路上听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没见过世面”了,听是听到了这隔壁桌的话,但权当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喽。

面前的石锅饭已是拌差不多均匀了,她愉快地勺子、筷子并用的勺起一勺,幸福如猫的笑立马溢在了脸上。凳子偏高,未着地的双脚也是开心地前后晃荡起来。

“好吃吗?”汐饶有兴致地一手撑着头,看着陆筱颖。

“嗯嗯,超好吃!背后那三只红色的,推荐得太好了。”陆筱颖没等嘴中美食完全咽下,便一边嚼动着腮帮子、一边回着。

“看吧,看吧,我推荐得多好呀。就知道这没见过世面的人类丫头,一定会喜欢!”临桌的小妖,此刻不由自主激动语着的,正是那只提出石锅饭的。

但是他刚激动完,一记隔空的拍打便落在了他后脑勺上。

“你激动个啥?就个人类丫头、还没见过世面的喜欢,就激动成这样子,看你那出息!要是被其他个妖异知道了去,丢不丢脸!汐侯大人那认可,那才该激动!”

陆筱颖没有转身去看,只是凭声音可以判断出,这么凶着另一只的小妖的,正是她背对那位。然后这一位,刚凶完,又立马说起了另外于陆筱颖来说、完全听不明白何意的话来。

“不好!那……好像是那瞎婆子!往这个方向来了的样子!”

如此严肃的语调,刚往自己嘴里递了满满一勺子石锅饭的陆筱颖,不由转头去看。好像很严重的样子,那要是严重的话……

是吃得开心着,可不代表她忘了自个是个对于这儿来说异类存在的事实,虽然有汐在。

不过,她也没过分担心,因为转头之前,汐可在她对面继续优哉游哉品着小酒,欣赏她吃饭。汐侯大人都如此淡定,作为“小跟班”的自己应该也不会遇到什么吧。都说打狗都要看主人,那欺负小跟班的话,也更要看小跟班跟着的谁的喽。

“不……不会吧。这个时候?大哥,你确定?”

这是陆筱颖头一回听到三只小妖间互相的称呼,原来自己背后的这只红色是老大呀。

“嗯!”随着铿锵有力的这一声,被称为“大哥”的这一位,已是立马“腾”地从椅上落到了地上。

小妖本就不高,身形高过陆筱颖膝盖没多少。而陆筱颖都坐着脚尚不碰地的椅子,于红色小妖而言更是。因此这下地的动静也是极为明显。

“那个,汐侯大人,刚才可能一惊一乍打扰到您了。”从椅上下来,大哥的红色小妖恭敬地先到了汐同陆筱颖那一桌前。

“不打紧,我家花痴是只顾着吃饭了,刚好添点热闹。你说的瞎婆子,是什么妖?”

“就……就是一个瞎老太婆。反正也是瞎婆子、瞎婆子的,这儿认识她的都这么叫。”剩下那俩小妖的桌方向来的声音。

“嗯,那瞎婆子可麻烦了!上一回,就那瞎婆子先惹事的。汐侯大人,还请允许我先去会会那瞎婆子。以前也还好,但自打上一回后,反正,我有把握,绝对是那瞎婆子,绝对不能让她来扰了汐侯大人的雅兴!”

一说完,这小妖便快步转过屏风看不到了,那走路姿势颇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

“你俩,不去帮你们大哥下?”汐问了句,说得仿佛正经,脸上那微微浅浅的笑意,云淡风轻,陆筱颖看着可觉得是完全看戏了吧。

“汐侯大人放心,那瞎婆子,大哥一个妖就能搞定。要是没搞定,那我们俩也是她一关,绝不会让他打扰到这儿用餐的!”

屏风中飘出的丝竹之音,隐隐缓缓中,仿佛也轻去了些。万物有灵,在隐世之中,更显如此一般。

也是因此,陆筱颖以不大的声音所嘀咕的这一句,也才能被听得如此清晰真切。

“只是也过来吃饭的话,那你们这样是不是砸了老板做生意了呀?”

在陆筱颖理解中确实如此。开门做生意的,那不就是客人多多益善,才好多赚钱。都是客人,那一个客人觉得另一个客人不顺眼,就不让另一个客人来吃饭,不就是阻碍店家了?

说完话,陆筱颖便看向汐处。总记得,好像眼前这位妖怪大人家,好像开了黑店什么来着的吧。当时河里那事情,问个严晞的魂在哪的线索,还让自己欠债了,所以,这位带自己来吃饭的妖怪大人应该会有点什么感想吧?

“看我干嘛呀,小花痴?好好吃饭,留点肚子,等会还有甜点要上来。”

“哦,不用你操心。那么好吃,甜点的位置,那是跟吃进去的饭饭,两个位置存放的!不会影响到吃甜点的,绝对全部吃得下的!”陆筱颖信誓旦旦地说着,目前来说,嗯……感觉石锅饭吃得干干净净后,再来点什么,确实感觉应该没问题!

“哦?这样啊。”汐轻挑了下眉,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眼神中有着极度的怀疑陆筱颖这份能都吃得下的自信哪来的。

相比之下,邻桌小妖的碎语可就多了,什么“这没见过世面的丫头可真能吃”、“没想到那么能吃,这体形跟吃下去的可没成比例”、“太能吃,要是还不懂事的,真还觉得汐侯大人换个跟班好,反正汐侯大人要个跟班那可容易去了”。

“原来我家花痴……你是妖怪吗?”光线、笑、柔和的问句,汐如是地回问着。这是正认真吃着饭的花痴,也问过他的问题。也正因为这问题,在那时添上了不少的“有趣”之感。

“嗯?”陆筱颖疑惑地抬头,腮帮子动着,虽然也知道吃饭时候说话不是太礼貌的做法,但还是说着话,“我不是呀。你才是呢!为什么这么问我呀?”

“都那么肯定自己吃下去的饭和甜点,是用两个位置存放的,有这样身体构造的,我可在人类里头没听说过。”汐笑语着,自然是知道陆筱颖只是玩笑话的,随而,又转至了“做生意”的话题上。

“不过嘛,我家花痴问的打扰老板做生意这点。要是在我泓汐,那就要试试看谁有这个胆敢拦我上门的客人了。”

汐慢悠悠地说着,陆筱颖可是不回头看都感受到了背后那桌的慌张。有勺子滑落碰到了陶瓷碗的声音传来。

“至于这里,这儿老板的店,那就店主老板说了算。他不觉得困扰,没打扰到做生意,那就是没阻碍。”

汐这话锋回转的语言,明显是让隔壁桌的小妖放宽了心。

“没错,没错。汐侯大人,我们可没碍着老板做生意的!是这瞎婆子……”

另一只抢上话来:“汐侯大人,您可不知道,上一回,那瞎婆子硬说老板的石锅饭怎么个不好吃。明明好吃得好!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就是!我们也只是为老板考虑而已。每天都给大家做着那么好吃的饭菜,虽然也是要付钱的,但确实好吃呀。怎么能让这种胡说八道的老太婆,给抹黑硬生生砸了招牌呢。虽然上一回……上一回,有些给老板添麻烦了……”

“是呀,把老板的碗给砸坏了不少……可那不是,都是那瞎婆子的错嘛!”

听到这儿,陆筱颖大概已经懂了,刚进门那会老板有说的“把他的店搞得”,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所以,你们几只,才是上回砸了老板的店喽?”陆筱颖转过头去直问了一句。这一路过来,感觉这三只并不可怕,况且有汐在,她可已经没那么慌了,敢如此地直言不讳了。

“你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才砸了老板的店呢!我……我们,可也是帮老板出气。只不过,中间那么点意外,那么,那么……”声音渐轻下去,明显地,自己都狡辩得底气不足。

而另一边则有声音重了起来,于屏风那侧而来的声音。

听到了红色大哥小妖的声音。

“瞎婆子,今天是绝对不会让你上去吃饭的!有本事,就从我身上踏着过去!”

回应着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婆婆音,但却是中气十足,只是声音中的那份微微沙哑和苍老之感透着仿若上了年纪的老者而已。

“你个东西,别当我看不到,就不知道你那个头了!那么矮小一只,还想挡着我。让开,让开。别人家开门做生意,你这挡别人家财路的小个子,靠边去!”

屏风之中的萧萧竹曳音、悦耳丝竹音都通灵般,完全没有了声响,好似给这另一侧的声音让开空气中传播的道一般。也是因此,还能听见微许的声音,是左右极为有力地挥动着杖子,空气随此而被划破所发出的声音。

“啊!”一声尖叫传来,是红色小妖的,“你……你这又臭又瞎老妖婆,暗器伤人!”

“暗什么器哦!都叫瞎婆子了,还不准我这看不见的瞎婆子,这导路木杖子随便挥几下子?我看呢,是你个长了眼等于不长眼的小个头,自个没长眼!”

“那……我也是绝不会让你再多靠近半步的!”

屏风那侧传着如此,仿佛壮烈的大动静,屏风这侧自然也是被吸引了视线。

唯独汐在那自斟自饮,该干嘛干嘛着,窗外的热闹、对面那楼上的光影,可不都挺好一个夜晚,除了欣赏花痴斯文的吃饭相这雅致被打断了外,都挺好。

其他这一人、俩小妖可就都是完全停下了手中的筷或勺,直盯盯地看着屏风,仿佛能看穿了这一屏此刻唯动、暂且无声的隔障,尽览那侧的一举一动般。

又有杖子挥动于空的细微动静。

“啊!”随而尖叫声传来,“你这老婆子,又……又暗器伤人,太卑鄙了!”

“大……大哥!”这一回,屏风此侧的俩小妖终于坐不住了,异口同声喊着,以快到陆筱颖压根没捕捉到的动作,跑至了屏风那侧。

“大哥,你没事吧?”

“你这老瞎婆,太过分了!上一回说挑剔老板做的石锅饭就算了,这一回还先用武器攻击我大哥!”

中气十足的声音说着话,同时,其步子也在离屏风愈加近之中。

“什么武器呀?真是,你们这三,可真够粘人的。不都长了眼睛的吗?这不就我这瞎老太婆的导路杖子。上回头喏,我也就点评点评老板那石锅拌饭上的那肥牛咸了点而已嘛。多大点事,倒是你们几个,弄碎了老板不知多少只碗!”

“那……那还不是你这瞎婆子挑事的缘故,我们可没想弄碎了……啊,那儿是绝对不可以让你去的!”

陆筱颖双眼一眨不眨地瞧着屏风。室内有着明,看不大清那头的动静,但光影之间、屏内竹影之中,稍许地能辨识出些许轮廓来。

仿佛,那两个妖影被探路挥着的杖子给打到了。

“啊!我也被暗器伤到了!”

“大……大哥,怎么办!拦不住!”

那一侧的声音,有着胆战心惊、颇为壮烈之意,原本也就听着声音为主的陆筱颖,这回是轮到了她的“胆战心惊”。

外头那小妖的声音刚落,极富中气的老婆婆音已到了紧贴屏风之处。

“哎呦,今儿个看样子有贵客啊。这是屏风吗?可惜看不见模样,好东西的感觉呀!”

而当这个声音再次说话时,语者,已至了陆筱颖的身旁处。

“哟,还有个小姑娘。这贵客,就你这小姑娘呢,还是你对面这位有意收敛着妖气的呢?”

陆筱颖的身子完全僵在了那,因为这位老婆婆,突然在了她身边就算了……还,还如狗子一般在她脑袋旁不停地嗅着。

“这小姑娘的味道,怎么有些怪呢?不大像这儿的呀?不会……嗯……人类,难道是?”

“汐……哥……哥……”

这妖异来至自己身旁过于突然,陆筱颖原本看向屏风方向的视线都还来不及收回。这会,她极为僵硬地转回视线来看向汐处,齿间挤出了这对汐的三字称呼,轻得已若刚端上桌的石锅饭冒出的热气一般可见、却又虚无为空气。

毕竟,这老婆婆离那么近,还嗅来嗅去的。虽然视线角度上,她看不到这老婆婆的模样,但脖子后处那森森的凉气,已让她主观上觉得说不定就是长得青面獠牙、极为恐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呼唤汐也就只敢这么细的声音了。

“臭瞎婆子,你可别以大欺小,欺负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屏风那侧飘来不知是三只里头哪一只红色小妖的喊声。

这一侧,瞎婆子只当全然没听着。

“怎么称呼啊?”汐还是那淡定的模样,只是,玩弄起了手中的酒杯。

“称呼啊,就瞎婆子嘛。喏,那头的那几个小个头,不都叫挺起劲的。”依然是中气十足的说话声,若是没有那音色的微哑、和沧桑,必定是不会让人同任何老婆婆之类的形象所联系起来的,“倒是……我这瞎老太婆,都叫瞎了,当然看不见您面貌,您又该是怎么称呼?”

这老婆婆的注意力已从陆筱颖身上离开了,陆筱颖倒是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不敢转个头去看这被称为“瞎婆子”的妖异婆婆的模样。

但是,总感觉,至少按她这个人类的习惯了的日常感觉来说,一位明显是上了年纪的老者,对看似比自己大了没多少、叫哥哥真没毛病的汐,用着“您”这一极有敬意的字,还是有些别扭和怪异的。

“称呼……既然在这店里头相识,来者都是客,称不称呼其实没太所谓了。我也不常来这儿的街区,下一次也未必还能打上照面,这种嘛,随意就行。本来也是想来带我跟班吃个饭。”

说至此处,汐刻意示意了下陆筱颖处。说是“随意就行”,可让陆筱颖感觉的,这老婆婆明显往后退了些,没离自己那么近了,妥妥地还是顾虑着汐什么的嘛。

或许有可能跟这老婆婆妖异一来就说了的那句汐“有意收敛着妖气”有关吧,不过也全是陆筱颖的猜想。她可没法感觉出“妖气”什么的,也更不知道有没有收敛了。

“要是不介意,我们这桌刚好有个空位,只是需要新加把椅子的事,可以跟我们拼桌。毕竟……”

汐看了眼窗外。

屏风那侧飘来红色小妖的“啊……汐……不可”的一句。没有称呼完整的“汐侯大人”,明显的,后三字是被未说话的小妖捂住了嘴。大概是听到了汐刚才所说称呼没太所谓,便也乖巧地决定不擅自说出来吧。

“还能看到窗外景致的也就这两桌的位置,那桌,那三只已坐满了。本来就想吃饭之余,顺带同那三只闲聊闲聊最近街坊之间有没有些好玩的事。多一位加入这闲聊,也是件趣事,就是不知道,你意下怎么样?虽然头一回见,但我觉得,你说不定,听闻过更多、比那三只还多的有趣的事。”

屏风之外的动静声,陆筱颖就算不亲眼所见,都能猜出那三只红色此刻的心情。肯定是对这位老婆婆妖异更为不愉快了,那可是被他们尊敬的汐侯大人,给认可说了,比他们听闻过更多趣事了。

“哈哈……”瞎婆子爽朗的笑声响起。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个称呼,但我这老太婆可只是眼瞎,并不全瞎。目不可视,自然也可耳来闻、鼻来嗅,更可借气来感。这位,必定是这地方有头有脸的人物,这点,我这老太婆可是极有把握的。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大人物都随意,那我这老婆子也就随了这份随意,不多矫情,就不客气了。”

话毕,看似不过随便一根枯木而为的导路杖子,便已从瞎婆子手中脱开,一下化为了一张外形粗犷、却反倒有几分古味的板凳来,置放在了汐同陆筱颖这一桌的另一边,所对之处、可见之景便是窗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